在杨斯墨的面前,杨一鸣一直都是保持着仰视的态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是天,是他的偶像,是他心中无可替代的大哥,所以自己一直都是跟在他的身后,以他当成自己的楷模,但是如今,不一样了。

    为了锦涵,为了小染,更为了他,自己必须要强大起來,不能再任由他这样发展去。

    显然,杨斯墨也察觉到了他的这种变化,眼神里,有了微妙的改变。

    “一鸣,长大了!”他说。

    杨一鸣巴略抬起,“都已经二十多岁了,再不长大,就太晚了!”

    “长大了是好事,就不要再做幼稚的事了,今天的事,就算了,不要再有一次!”淡淡的说,他试图转身就走,可是杨一鸣却显然不肯这样就罢休。

    “我不是幼稚,我这是理智!我知道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呢?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他大声的质问着,一点都不畏惧。

    杨斯墨脚步顿了顿,缓缓转过身看着他,“做好你自己的事,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

    “好,我不管你,但是你也不要这样对锦涵!我是叔叔,我带她出去,沒什么不妥!”他坚决的说。

    “你可以带她出去,但是你故意甩掉保护的人,我怎么能放心让你带她出去?以后,不可以!”显然,今天这是最后一次,沒有以后了。

    看着他还要走,杨一鸣一个箭步挡在了他的面前,“你等等!你那是什么保护的人,简直就是监视!你的女儿不小了,五岁了!再这样去,她会疯掉的!你这样派人日日夜夜的监视她,她又不是犯人,就算犯人,还有自己的自由,还有望风的时间呢!”

    “不是监视,只是保护!你想太多了!”杨斯墨并不打算承认。

    “哥,你醒一醒,你不能再这样对锦涵,如果你再这么执迷不悟去,我就……我就……”他话却说不去了。

    杨斯墨微微眯起眼睛,“你就怎么样?”

    “我就把锦涵带走,让你永远都看不到她!要不我就报警,告你虐待,剥夺你的抚养权!”他蹦出这么两句。

    可是,杨斯墨却是轻蔑的笑了起來,扬起手,修长的手指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然后道,“一鸣,你太年轻了,我说过,不要那么幼稚!好了,我还有事要做,不陪你玩了,记得走的时候关门!”

    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嘛!

    看到他的背影,杨一鸣突然脑袋一热,脱口而出,“如果你再这样去,我就联合所有的董事,解除你董事长的职务,拿你所有的股份,让你身无分文,看你还怎么去雇那些人!”

    他几乎是沒过脑子的,就是想着怎么才能让他停來,让他妥协來。

    结果,他成功了!

    话音刚落,杨斯墨就停步子,缓缓的转过身,看着他,深深的看着他。

    他只是看着他,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眼神,让杨一鸣莫名的有些慌了,知道自己似乎说错了话,不知道该怎么挽救,张口结舌,“哥,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杨斯墨却轻轻摇了摇头,只说了四个字,“拭目以待!”

    然后,头也不回的出门去了。

    这一次,是真的走了!

    浑身的力气似乎顷刻间就散去,杨一鸣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有些颓废。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方才要那样说,也知道,自己那句话已经激怒了大哥,可是,已经沒有办法挽救回來了。

    话都说出口了,也收不回來了,关键是,他也沒觉得自己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不是吗?

    他只是想让他给锦涵一点宽松的余地,只是希望他不要这么苛待自己的女儿,难道有错吗?不是他想威胁他,也不是自己想霸占公司,只是想让他能够收手,能够明白!

    感觉好像有人在看着自己,抬起头來,扭过脸一看,不远处,廊道边上,杨锦涵就这样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他,安静的让人几乎察觉不到。

    也不知道她站了多久,更不知道听到了多少,总之,就是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然后在他看过去的一瞬间,一转身,进去了。

    只有几个保镖,看着让人心烦。

    站起身,他决定还是回公司一趟,家里,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

    卓越送完路曼玉,就匆匆忙忙的赶回去,实在是不太放心。

    虽然杨一鸣的危险性,要大大降低了很多,可还是不太放心的,万一出什么意外呢?

    那个杨斯墨,根本是个疯子。

    回想起那张空白的生平简历,就觉得背脊有些发寒,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这种情况,实在有些太奇怪了。

    家门口已经沒有人了,显然他们已经走了,什么时候走的倒是不知道了。

    掏钥匙开门,走进去,却见莫小染坐在客厅里静静的看着电视。

    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哪儿也沒去,什么也沒做,就是坐在那里看电视,卓越有点意外。

    “杨一鸣走了?”他问。

    莫小染点点头,眼睛都沒看向他。

    “沒再说什么吗?”接着问。

    “沒!”她还是简短的一个字。

    说完,就看见眼前一个硕大的脑袋,挡住了她的电视机。

    卓越看着她说,“你能不能看我一眼?”

    她果真就看他一眼,就一眼!看完,立刻撇开,顺便用手去拨开他的脑袋,“让让!”

    简直是哭笑不得,他回头看了一眼,“什么节目这么好看?”

    “苦情剧,一百八十集!”她说。

    卓越咋舌,“你看到第几集了?”

    “第十集!”她看了一眼,回答道。

    “那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他又问了一句。

    “看完吧!如果好看,可以再重温一遍!”她眼睛几乎是直了。

    仿佛上午发生的事,根本沒有任何影响,或者说她根本就忘了,这,简直有些太反常了!

    卓越顺手关掉了电视,不让她再看去,“一直盯着电视不好!你什么时候开始看上这种苦情剧了?也不怕胎教不好!”

    “你说错了,我这正是为了胎教!”她说,“你看,苦情剧看多了,眼泪流多了,宝宝就沒有眼泪不会爱哭了,再说了,我不看苦情剧打发时间,干什么去?!”

    出门都要小心翼翼,尽量少出门,又不用上班,她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摇了摇头,看來,她这是变相的抱怨呢。

    坐到她的身边,卓越说,“我其实想了想,那小孩是挺可怜的,如果条件允许,她來家里,你带带她,沒什么不可以。”

    “我其实也不介意,不过她爸爸介意,我觉得带过來,难!”她说着,看向他,“更何况,如果锦涵真的來了,能保证杨斯墨不会來吗?我不想看到他!”

    真是难为这么讨厌一个人。

    卓越点点头,“我也不想看到他,可是这世上,总有一些你不想看到的人,会晃在你的眼前,要么你躲开,绕他远远的!”

    “凭什么,我又沒做错什么事,大马路又不是他家开的!”莫小染愤愤不平的说。

    “要么他躲开你,有你的地方都不來!不过显然,是不会的!”卓越接着说,“还有,你只能做到无视。无视他,当成空气一般,陌生人,不管做什么,对你都沒有影响。”

    “我也想,可是我觉得也难!”摇了摇头,杨斯墨其人,根本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也不用想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总有解决办法的!”揽着她的肩膀,卓越说,“再说了,这件事,小舅舅不是说他解决么?”

    莫小染嗤之以鼻,“他能解决什么,我自己的小舅舅,我还不知道?他就是个地道的生意人,我们家的生意一般般,又比不上杨氏大集团,沒戏!”

    “那你还答应的这么干脆!”看着她,一脸的惊讶。

    莫小染笑了笑,“那我能怎么说?他要查,就让他去查了,反正也查不出什么,不让他们做点事,他们就觉得对不住我一样,忙吧忙吧,折腾过于旺盛的精力!”

    如果让莫悠远听到这番话,一定吐血。

    费尽心力的想要帮忙,想要帮她摆平这件事,结果她却是这么看的。

    卓越不打算就这个问題讨论去,“新房今天交尾,去不?”

    “去了也住不进!”她歪了歪头,看着他说。

    “那就不进!”他多干脆一人啊,简单,那就不去呗。

    “去吧,不去更无聊!”站起身,她踢掉拖鞋,进换衣服去了。

    卓越笑了笑,就知道她在家里闷不住,不过自己趁着有假期,就想好好的陪陪她,因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临时有任务要走,能陪她的时间,真的是争分夺秒的。

    不一会儿,她就换好了衣服出來,自从肚子开始显出來以后,她的衣服就开始日渐宽松,不过,别有一番风韵。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莫小染有点莫名其妙,上看了看,“哪里不对吗?”

    “这里不对!”走过去,他用手在她的胸前比划了一。

    “怎么不对?”她不解。

    “大了一号好像!”一脸认真的说,“不过,我喜欢!”

    “……”莫小染一头黑线。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