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这新房从买了以后,莫小染就沒來过几回,她好像一点都沒有人家那种买了新房子的兴奋劲儿。

    除了买房的当天开心了一,后面几乎都要忘了有这件事儿了。

    看着已经完全是焕然一新的房子,感觉跟从天上掉來差不多,这晃到那,楼上楼的跑,显然很兴奋。

    看着她的样子,不用说,也知道很满意了,卓越很痛快的付清了尾款,然后就在客厅中央先坐了來,优哉游哉的。

    “老婆大人,还算满意吧?”他颇有些得意的问。

    “还行!”不能太给他颜色了,不然要开染房的。

    “要搬进來住吗?”他又问道。

    莫小染怔了怔,然后叹了口气,“你不是不知道,刚装修好的,不敢住!”

    “也是!”他颔首,“那这么说來,这房子买的有点亏,不如卖了,重新再买个精品现房!”

    沒想到他怎么会突然这样提议,莫小染愣了,立刻连连摇头,“好好的房子,好不容易才刚装修好,干嘛要卖掉啊!”

    看她宝贝的样子,他也不过只是随口逗逗她,卓越笑起來,“饿不饿,要不要吃饭去?”

    “这房子,注定是要闲置一段日子了!”忍不住叹口气,想想,确实是有点点浪费。

    “反正跑不了,闲不闲都是你的!”直接将钥匙拍到了她的掌心里,卓越一脸认真的说,“走吧,先垫一五脏庙!”

    虽然有些舍不得,还是跟着卓越一起了楼。

    如果可以,她还真的想搬过來,这小区环境不错,保安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部队上退伍來的,安全性极其可靠。

    但是不管怎么是无毒材料,刚装修完,她可不想拿肚子里的宝贝來冒险。

    卓越带她去了楼的嘉和一品粥,点了一份排骨粥,一份肉焖面,两个人,也就差不多了。

    “过两天,我可能又要驻扎在部队!”一边吃饭,卓越一边说道。

    “哦!”她淡淡的应了一声,沒有什么表情,这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你不问问我什么时候回來吗?”他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她似乎一点关心的样子都沒有呢?

    “你知道?”她却莫名其妙的问。

    “一般來说,是三天!”卓越回答道,结果又是“哦”了一声,只能听到轻声的喝粥的声音。

    他瞬间觉得自己简直是自讨沒趣,“小染,你有心事?”

    “沒有啊!”她抬眼,奇怪的看着他。

    “你对我的去留,一点都不关心?”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被人轻视了,她一点都不在乎自己。

    擦了擦嘴,原來是这个事。

    莫小染说,“不是我不关心,而是我关心也沒用!就像你方才说的,一般來说三天,可也有特殊情况,这种特殊情况,是连你自己,都无法掌控的吧?”

    卓越怔了怔,还是点点头承认了。

    “那就是了,如果连你自己都无法掌控,我问这些,也沒用啊!我想你明天回來,你回得來么,我想你别走,你能不走吗?”真难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一个字都说不出來,他叹了口气,“那好吧,算我多问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自己多保重!”

    意识到他情绪的沮丧,莫小染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居然伤害了他,咬了咬唇,“其实我不是不关心你,我只是学着照顾自己,你的职业性质就是如此,又不能改变,那我只能努力适应,努力去习惯这种聚少离多的生活!”

    听着她的话,看着她坚韧的面庞,卓越突然觉得,似乎是自己太矫情,想太多了。

    笑了笑说,“你说的也对,只是,真的辛苦你了!”

    “说实话,辛苦倒是不辛苦,就是有点寂寞!”她很坦白的说,“好在家里现在人多起來了!”

    说起这个,卓越想起來,“对了,我看你最近跟她……关系似乎好了很多?”

    这个“她”,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说的是谁。

    莫小染点点头,“我觉得她有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虽然外在好像不是很明显,可我能感觉得到,你觉得了吗?”

    卓越愣了愣,然后摇摇头,“不觉得!”

    他的心里有一个梗,路天娥当年抛弃他们父子,现在走投无路又回來了,就算再可怜,也是有限的,她会知错就改?只怕是表面暂时现象吧!

    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况,倒是他所乐见其成的,所以也就沒有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如果真是这样,也就好了!”

    莫小染心知他终究还是有些放不,便也沒多说什么,有些事,不是说放就能放的,她跟路天娥之间虽然也曾闹得不可开交,可终究沒有血缘关系,不存在谁欠谁的。

    越是爱之深,才越是恨之切,这个道理,她懂。

    “这么巧!”

    莫小染刚想说走吧,就听到一个声音,有些狐疑的转过头去,愣了,“程欣?!”

    有好一阵子沒有看到过程欣了,沒想到,今天在这里遇见她。

    “小两口好甜蜜啊!”她笑起來,“最近你好像有些发福了,看來婚姻生活很滋润啊!”

    “你怎么在这里?”卓越也很惊讶,看着她问道。

    “跟个朋友约吃饭,这就要走,真巧!”她说,“不过今天沒什么时间了,改天再聊吧!”

    说着,摆了摆手,又走了。

    真是有够雷厉风行的。

    看着她的背影逐渐消失,莫小染的手意识的抚上自己的脸颊,“我是不是胖了?”

    卓越瞬间沉默。

    女人真是难以避免都会问这样的问題,他还以为莫小染会例外,结果也免俗不了。

    程欣说了一句她发福了,她就立刻开始紧张了。

    “这个……比以前胖了一点点,不过我觉得,这样更好,尤其手感,更好!”他一脸认真的说着,免得她以为,自己嫌弃她。

    “是么?”莫小染有点狐疑,“你的意思是,我以前太瘦了?手感不好?”

    “……”果然跟女人对话需要极强大的智商和思维逻辑,不然的话,分分钟都可能被带进坑里。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其实你怎么样都好看!”让他哄女人,简直比上阵打仗还困难。

    正说着,看到莫小染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一言不发,心里瞬间有点毛毛的,不会这就生气了吧?

    “我随口说说,你不必当真,不管怎么样,你在我眼里都是好看的!”这样总行了吧?偷偷把最后一句给咽了來。

    可是,莫小染压根就沒有理会他,而是拧起眉头,“杨斯墨?”

    听到这个名字,卓越一怔,立刻回头看过去,可是只看到一个匆匆一瞥的背影,然后人已经不见了。

    不过,背影倒是当真有些像的。

    “不会是你看错了吧,哪儿有这么巧!”卓越说道,不希望她的心情太过起伏。

    “我也觉得不会那么巧,可是我沒看错,真的就是他!”她很确认,“奇怪,这么晚了还出來干什么!”

    “谁知道,我们也不用管他,跟我们沒关系!”卓越说着,朝窗外看去,正好看到杨斯墨打开车门上车,果然还真是他。

    不过,他好像沒有发现他们的存在,所以还算太平的过去了。

    “这个人,总是古里古怪的!”摇了摇头,莫小染心里有一种说不來的感觉。

    “那就离他远一点,这样的人,不跟他打交道接触也就是了!”卓越站起身來,“我们走吧?”

    点了点头,她也跟着站了起來。

    ………………

    莫家宅子。

    莫老爷子的书房里,莫悠远站着,对面坐着自己的父亲。

    莫悠远在等待受训。

    “你不是说这件事可以办妥的吗?可为什么小染还是会受到威胁?”莫天成有点生气,恼火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莫悠远说,“爸,我沒想到整个人这么冥顽不灵,不过我上次已经让他弟弟带话了,他若是不肯罢休,到时候我们再动手不迟!”

    “就是因为卓越不方便插手沾染这些事,所以才交给你,让你办的妥妥当当的漂亮些,可结果呢?”莫天成说,“都几天过去了?对方一点表示都沒有,真是摆明了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看着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样子,莫悠远连忙说,“爸,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就算过去如何,如今您毕竟已经金盆洗手多年了,别人不卖面子,也是情理之中!”

    “照你这么说,你的意思是,我还得给人赔礼道歉,求人家放过,是不是?”太大的落差了。

    以前他可以不计较,不去对比,但是现在小染有事了,可自己的名号却已经不好用了,未免有些太生气了,还真是人走茶凉。

    “爸,我并沒有报您的名号!”莫悠远说,“您都已经退出这么久了,就不要再趟这趟浑水了,我相信,就算不借用您老人家的名号,我也能办妥这件事!”他目光灼灼的,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说到。

    “好,你既然话摆这儿了,我也就好好跟你说说,不管怎么样,小染一定不能有事!”莫天成严肃的说。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