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放心……”话还沒说完,书房外面就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时间,缄默无语。

    “进來!”莫天成说道。

    推门,却是陈怡。

    她已经习惯了,进來轻声道,“爸,外面有个人,说是想要拜会您!”

    莫天成挑了挑眉,“有说他是谁吗?”

    “我问了,他不说,只说您一定想见他的!”陈怡也很是为难。

    推拒了吧,万一人家真是什么贵客可怎么办,不推拒,又死活不肯说自己是谁,只能先來问问了。

    莫天成看了莫悠远一眼,莫悠远立刻会意道,“我先出去看看!”

    “不用了!”莫天成说,“我随你一起出去!”

    三个人出了书房,來到客厅里,莫天成说,“让他进來吧!”

    陈怡应声去了,不多会儿,就听到皮鞋踩地的声音,啪嗒啪嗒作响。

    蹙紧眉头,眼看着人进來了,看上去还是很年轻的,只是莫悠远瞬间脸色就变了,“杨斯墨?!”

    他虽然沒正面交锋过,起码也调查过,知道这个人长什么样,只是沒想到,居然会这么光明正大的來到莫家,这小子,胆子还真够大的。

    听到莫悠远的叫声,莫天成眉心蹙得更紧了,目光幽深的看着他,上好好的打量了一番。

    皮鞋铮亮,笔挺的西装一丝不苟,就连头发,都是梳得整整齐齐,全身上,干净利落的让人挑不出毛病。

    也或许正是因为太整齐了,反而给人一种全身都不自在的感觉。

    “你來干什么?!”莫悠远立刻呈现警备状态,现在,估计莫家和卓家两家的人,都把他当成敌人了。

    陈怡就算对外面的事情不太了解,但是这两次家庭会议,也熟知了杨斯墨的名字,当听到丈夫叫出來时,手中的瓷杯,啪嗒,碎落在地。

    一地的茶叶芬芳。

    “儿媳妇儿,给碎片收拾了,当心别扎到手!”莫天成淡淡的说。

    莫悠远则是眼睛紧紧的盯着杨斯墨,不知道他此行何意。

    杨斯墨笑了笑,“莫先生何必这么激动,难道,不是您主动要來见我的吗?”

    “你终于肯露面了!”还是不请自來,居然能直接找上家门,这个杨斯墨,也够有些斤两。

    莫悠远看着他,“我是要见你,不过不是在我家,有什么事,出去谈!”

    拿上衣服,他并不打算跟这个危险人物逗留在家里。

    可是显然,杨斯墨并沒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自发自觉的在莫天成对面的位子坐了來,微微一笑,“对不起,既然是要见我,那主动权就在我的手里,我想在哪儿见,就在哪儿见!”

    莫悠远还想说什么,却被莫天成打断了,“悠远,过门都是客,不要失礼了!”

    这也就是说,认可了他坐在这里谈事情。

    杨斯墨笑了起來,“到底还是莫老爷子见过大世面的,说起话做起事來,都不一样,有气量!”

    说着,将手探入了怀中。

    看着他的手往怀里探,莫悠远立刻紧张起來,“把你的手拿出來!”

    他目露凶光,从來沒有这样严厉的表情。

    缓缓的,杨斯墨的手从怀里拿了出來,却是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烟盒,“啪”的一声抖开,冲着莫悠远的方向,“來一支吗?”

    看他沒有反应,又冲向莫天成,“不介意吧?”

    莫天成沒有开口,他就自发自觉的点燃,袅袅的烟雾升腾起來映衬着他的脸,都有些朦胧。

    “你今天來,不是为了只在我这里抽上一根烟吧?”莫天成冷冷的说,由始至终,沒有一丝发怒的表情。

    “我知道,最近跟令孙女的事,让莫老爷子对我有些误会,很不开心!”吐出一口烟,杨斯墨轻描淡写的说,“不过,这其中是有些误会,我希望不要造成我们之间的不愉悦!”

    “既然是误会,那就好好谈一谈,我们的要求很简单,放过小染,从此以后不要再纠缠她,你走你的阳光道,跟我们半毛钱关系都沒有!”莫悠远上前一步说道。

    杨斯墨沉默不语,只是闷头抽烟。

    抽了半根,才开口道,“怎么会沒有关系呢,当年我父亲跟莫老爷子,称不上莫逆之交,也算是好搭档吧,就算他老人家已经不在了,我也称得上是故人之子,就这么撇的一干二净,从道义上说,不太好吧?”

    莫悠远对当年的事不是太清楚,所以有些困惑的看向莫天成。

    “故人之子,就是这么对付我的外孙女的?我也算是见识到了!”莫天成冷笑。

    “我想,我已经说了,这是一场误会!”杨斯墨说,“先前,我并不知道,她这么巧,是您老人家的孙女。而且……我也并沒有做什么啊!”

    摊开双手,他一脸无辜的样子。

    “小染被你逼的工作都沒有了,哪里都不肯聘用,你还说沒做什么?!”莫悠远有些愤怒的说。

    “这个……其实不是不可以解决。”伸手,将烟头捻灭,他说,“就看莫老爷子怎么想了!”

    微微眯起眼睛,莫天成说,“你想做什么?”

    “很简单!”他笑了起來,“当年的东西,是我父亲跟您一起拿回來的,怎么说,也应该是一人一半吧?就算他老人家已经过世了,我想,以老爷子在道上这么多年的地位,也不会翻脸不认账吧!”

    “什么东西?!”莫悠远忍不住问道。

    “悠远!”莫天成呵斥了一声,意思他不要多嘴。

    看到这一幕,杨斯墨笑了笑,“看來,老爷子到底是保密工作做的好,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知道呢!”

    “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沒有你要的东西!”莫天成声音冰冷的说,“小染的事,不过是一件小事,找你谈,只是希望不要为了一件小事,闹得大家面子上不好看。如果你不肯罢手,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耸了耸肩,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既然老爷子都这样说了,那也就是说,沒有什么可谈去的必要了!”

    站起身來,杨斯墨转身往门外走去,走到一半,然后掉转头道,“哦,对了,我听说,令孙女已经有身孕了,您就快做太爷爷了吧?真是可喜可贺呢!”

    说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转身走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莫悠远快走两步,有点想追上去让他说个明白,可是却被莫天成叫住了,“站住,别追了!”

    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脸色明显不太好看,很是不解,“爸,到底是什么事?杨斯墨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东西?”

    “他胡说八道,你也信?不用问了!”莫天成冷声道,转过身,径自上楼去了。

    很明显,父亲是有事瞒着自己,而且,应该不算是小事。

    看他的脸色,感觉不太好看,这么多年以來,都沒有见过父亲这么凝重的表情了,杨斯墨,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莫悠远从來都以为,在父亲面前,自己算是最亲近的人了,几乎所有的事,都由他接手,代管,可是现在看來,还是有不可言说的事。

    双手紧握成拳,抬起头看着楼上的方向,眸光幽深。

    莫天成上了楼,关上房门,长长的舒了口气,可是胸口却愈发的压抑了。

    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沒有想到,还会有人找上门來。

    当年的事,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他以为,往事如烟,却不曾想,有一天,烟也会吹回來,并沒有散去。

    扭头,看向桌上压着的一张相片,相片底朝上,不用翻开,也知道那是莫悠闲的相片,他对小染,终究是亏欠的!

    ……………………

    卓越还当真是行动派,中午还一起吃了饭,果然傍晚的时候就走了,她还原以为,他会明天才走。

    空落落的子,还是不太习惯,她远沒有自己嘴上说的那么潇洒,他不在,她心底还是惦念的。

    可那又能怎么办呢?她不可能将他留,让他不要走,有些时候,有些事,到底是很无奈的!

    叹了口气,站在窗前无聊的往外望去,院子外就是大街,不过一直车流量不算大,所以不是很吵闹的那种。

    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的开过,开得很慢,太过于慢的速度,引起了她的注意,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就是这多看的两眼,让她倒抽一口凉气,,

    那是,杨斯墨?!

    沒错,那是他的车,自己坐过,所以记得。确实是他沒错!

    可是他到这里做什么?又为什么要刻意从门前开过,而且……敞篷的车里,他抬起头,看向她的窗子,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几乎是本能的连连往后退去,她受到了惊吓。

    并不是怕他,而是那种感觉,那种阴森可怖的感觉,那样的笑,那样的情景,实在让人汗毛都竖起來了!

    定了定心神,再次往前走去,到了窗边再往外看,却是一个人都沒有了。

    哪里有车,哪里有人,就好像都是她的幻觉一般,根本沒有任何的痕迹。

    胸口剧烈的起伏,她突然转身匆匆的跑楼,一口气跑到了院子大门口,猛然拉开大门,,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