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沒有,就好像方才都是她的幻觉一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死心,还是跑到了大街上,左右的看着,依旧沒有人,沒有车。

    微蹙眉头,看着敞开的大门,还有站在院子外面的她,路天娥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你怎么了?”还是不太习惯直接叫她的名字,路天娥基本都是直接开口,或者“喂,嗨”这样的称呼。

    听到声音,莫小染知道是在跟她说话,转过头來,“妈,你方才看到有车子过去了吗?”

    “沒有啊!”门关着,她在家里,怎么会看到,“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往家里走了两步,想想又不死心,猛然转头看向守卫,他们这种大院都是有警卫的。

    “方才,有沒有看到一辆黑色的敞篷车开过去?”

    看着她,有那么一瞬的迷茫,他回想了,“好像是有的!对对,有的!”

    本來外面就车來车往,不是太留心的,她突然一问,一时居然不是很肯定了,但是刚才的车不多,所以回想一,还是能想到的。

    敞篷跑车,太引人注目了,在这样车流量小的街道上。

    “果然!”她喃喃自语,果然不是她的错觉,杨斯墨确实是來过,只是,他这样來,到底是为了什么?只为了经过看她一眼?还是有别的什么深意?

    可他又怎么能确定,经过的时候,一定能看到自己,自己毕竟是在二楼,如果不是凑巧往外看去,怎么可能看到他?

    又或者……

    他根本一直都在,就是等着她往外看,就是等着这一幕?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就忍不住的发抖,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你沒事吧?”路天娥已经放手里正在整理的衣服,走了过來,有点担心的看着她。

    “沒事。”她脸色有些苍白的上了楼,这一夜,辗转无眠。

    几乎一整夜,翻來覆去都是杨斯墨那阴测测的笑,还有怪异的眼神,早上醒过來的时候,已经是一身都汗透了。

    “小染,今天沒事的话,跟卓越一起回家來吃顿饭吧!”一早,莫天成就打电话过來。

    “好!”犹豫了一,想着反正在家也沒事,心情也不好,不如回家,或许还能散散心。

    路上,她忍不住总是朝着窗外看,想着杨斯墨是不是又会突然出现,颇有些阴魂不散的感觉。

    他都不用去工作的吗?真的有那么闲,何必跟她一个小女子较劲?心里有太多的疑云得不到解答。

    好在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回到家。

    一进门,家里显然已经是在等着她了,陈怡接过她的小包包,“小染啊,怎么一个人回來了,卓越呢?”

    “他去部队上了,昨天就走了!”她淡淡的说,一边问道,“舅妈,外公呢?”

    “在里面儿呢!”用巴示意了子里,然后轻声的说,“小染,看着你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吐得比较厉害?”

    “呃,还好!”她好像还真沒感觉到什么孕吐,陈怡这一说,才算是提醒起來,她的孕期,还算是过的比较舒服的。

    走进去,果然看到外公跟舅舅都在子里,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好吃的水果,零食。

    “有客人來?”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觉得有点奇怪。

    “沒有,都是给你的!”莫悠远说到。

    “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莫小染有点惊讶,“今天我不生日啊!”

    “非得你生日才能准备吗,这孩子,说的好像外公平时虐待你一样!”莫天成嘀咕道,“卓越呢?”

    “在办公,昨儿就走了!”她说道,“外公,杨斯墨那边,舅舅你去谈过了吗?”

    她主动的问,莫悠远一怔,看了莫天成一眼,然后道,“他又去骚扰你了?”

    这句话问出口,她不知怎么,就想到他那张带着诡异笑容的脸,摇摇头,“沒有!”

    虽然是说沒有,可是面色却是很不好看。

    “小染,既然这两天卓越不在,干脆搬回家里來住吧?”莫天成直接开口了。

    “唔?不用了!”一边吃水果,她一边说,“上次不是就这个问題谈过了吗?我都嫁人了,总是住娘家也是不合适!”

    “哎,女孩子,嫁了人,到底是泼出去的水了!”莫天成很有些感慨的说。

    “爸,现在体会到了吧,所以还是不要催我嫁出去了,我还能留在家里陪着你,对吧!”莫悠然笑着说道,一路的沿着楼梯走來。

    几天不见,感觉她整个人都不太一样了,以前总是很随意的,现在也开始打扮起來,看上去很精致很漂亮。

    “小姨,好漂亮啊,要出去约会吗?”莫小染赞叹道。

    “约什么会啊,不约会就能好好捯饬自己了吗?小染啊,不是我说你,你看你比我年轻,不能因为怀孕了就忽略自己的打扮啊,走走,午陪你去逛街买几件新衣服!”她说道,挨着莫小染坐來,然后顺手拿起一个苹果。

    “别去!”莫天成脱口而出。

    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莫悠然说,“爸,又不让你掏腰包,我给小染买呗,女人的衣服,永远都是缺一件的!”

    “我有说舍不得吗?”他冷哼一声,“不过小染最近还是少走动比较好,大着肚子,往那人多的地方去干什么!”

    “大着……肚子!”莫悠然侧头看了看她并不是很突出的肚皮,“爸,你好夸张啊!”

    莫悠远说,“爸也有他的道理,小染确实还是少去人多的地方比较好,最好在家里好好的养胎!”

    “爸,哥,你们男人懂什么,那套都过时了,现在越是怀孕才越要多活动活动,对顺产有利!”她一本正经的说,很不以为意,“小染,待会儿吃了饭就去啊!”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你怎么那么多事儿!”莫天成不高兴了。

    事实上,之前杨斯墨來过的事,莫悠然并不知道,她最近在家里呆的时间也不是很多,所以不知爸爸和哥哥怎么变得古里古怪的。

    被这样一吼,愣住了,气氛瞬间变得有点尴尬。

    “來來,吃饭了!”陈怡招呼着,隐约也觉得客厅的气氛不太对头,将菜摆上餐桌说道。

    一家人坐到餐桌前,彼此沉默无语,只听到碗筷碰撞的声音。

    “小染,卓越不在家,你在那边,不是跟婆婆也不太痛快吗?就搬过來,反正家里人多,也有个照应!”吃了会儿,莫悠远忍不住开口。

    放筷子,莫小染静静的看着他们,“外公,舅舅,你们其实是有事瞒着我的吧?”

    “沒有啊!”两个人立刻很齐的说,不过,这更显得有古怪了。

    “好吧,你们是不是跟杨斯墨谈崩了?”她本來就沒指望小舅舅能谈出什么來,只是事态的发展,似乎比她想象的要严重,看外公和小舅舅的表现,就知道了。

    “我……”莫悠远还沒开口,就听到她接着说,“杨斯墨又來找过我了!”

    面面相觑,这倒是他们都沒有想到的。

    莫天成立刻紧张的问,“他找你做什么?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沒事吧?”

    “沒什么,他昨天晚上开车从我家楼过,看了我一眼,就这样!”她淡淡的说。

    殊不知,只是这一眼,让她一晚上都沒睡个安稳觉。

    “只是这样?”显然,莫悠远有些怀疑,昨天杨斯墨那态度嚣张的,临走之前,明明是警告一样的,可是……只是看了她一眼?

    点了点头,她很肯定的说,“确实看了我一眼!我当时站在房间窗口,看的很真切,他开车经过,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走了!”

    “你不会是……幻觉吧!”陈怡迟疑着说。

    如果那个杨什么,真的要对小染不利,干嘛只是看了看她,而且完全可以不让她发现啊。

    “我也以为是幻觉!”她笑了笑,看上去一点都不紧张,“不过后來我楼问了院子外面的警卫,他也看到了!总不会我们两个人都是幻觉吧?”

    她淡淡的说,几个人都觉得背脊有点寒凉。

    “我靠,这杨斯墨是变*态啊!”莫悠然惊叫道,“哪儿有这样骚扰人的!”

    “你才知道啊!”莫小染也跟着淡淡的笑,“我一早就这么觉得了!”

    其实心里,跟他们差不多,也是很惊悚的,只不过她最惊悚的时候,已经在昨天晚上的反复翻身中度过了,现在,反倒也就这么回事了。

    “所以小染,既然卓越不在,你干脆就住在这里,舅舅和外公都在,看谁敢动你!有什么事,也有个照应不是?你想回去,等卓越回來再说!”莫天成索性就直接开口了。

    是,是想保护她,不想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他自然不怕那么个小犊子,可是小染不同,她太单纯,也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杨斯墨有心对她手,真的是会很麻烦的。

    “不!”莫小染还是摇了摇头,“外公,我倒是不相信了,他到底要干什么?坦白说,昨天晚上我是有点怕,可是现在,我反倒觉得沒关系了!小姨,咱们午去买衣服,去逛街,光天化日,众目睽睽,有他杨斯墨,我莫小染还不活了不成?你们和卓越不可能时时刻刻的保护我一辈子吧?让我自己來面对,來解决!”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