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染,你有这种想法,我们都很欣慰,但是,这一次面对的人,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不要逞强!”莫天成一脸认真的说。

    “外公,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她总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对。

    从小到大,每次在外面如果有同学欺负她,或者其他什么状况,外公的态度,从來都是支持她尽量自己去解决,毕竟以后的人生路,还是要靠自己的去走的。

    可是这一次,不太对!

    自从知道是杨斯墨以后,他们就一直尽量的劝她不要去招惹他,甚至劝她躲开,这真的不是莫家的风格。

    怎么说,外公以前也是神偷世家的传人,在道上也算是出了名的,何曾怕过谁,这个杨斯墨,到底什么來头啊?!

    “我不知道什么,我只知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有丈夫,有孩子,所以,不能冒险。你既然说他有病,是变*态,那就不要跟这样的人较劲!”莫天成说,“犯不上。”

    “可是外公,我沒跟他较劲,我只是想过我正常的生活。难道,我要躲他一辈子吗?”就是因为不想躲他一辈子,才想自己坦然去面对。

    皱了皱眉,莫天成说,“不会一辈子,就这几天,或者,这几个月,让外公和你舅舅,把这件事给摆平,不过,需要一点点时间。你还是要忍耐一!”

    “外公,你怕他吗?”双手撑着桌子,身体微微往前倾,看着莫天成的眼睛,一脸严肃的问。

    莫天成脸一沉,“你几时见过外公怕谁?”

    是啊,就算是如公公那般高官级别的人物,他还不是一样的吹胡子瞪眼?

    过去在道上威风,现在金盆洗手了,黑的不掺和,白的不用怕,要多滋润有多滋润!

    “那就是了!”站起身來,她挺了挺胸,“我完全继承了您优良的秉性,我也不怕!”

    她微微昂起巴,傲然的说道。

    看着她的样子,莫天成动了动唇瓣想要说什么,良久,却只是化成了一声叹息,“罢了,你这性子,真的随极了你妈!”

    这算是这么多年以來,外公主动,第一次提起妈妈。

    不但让莫小染惊讶,更加有些好奇了,“外公,我妈妈是什么样的,你从來沒有说过,为什么?”

    “因为都已经过去了,沒有说的必要!”他忽然发觉自己失言了,“就算再怎么说,也都回不來了,所以……”

    看着他有些伤心的样子,莫小染,就不好再问去了。

    很小的时候有沒有问过,她不记得了,但是从记事起,每次问起妈妈,外公总是很伤心欲绝的样子,后來她逐渐懂事,就不再问起。

    今天,若不是他主动提起,自己也不会想起來去问的。

    “外公,你又來!”她叹口气,“好了好了,我不问了就是!”

    “不是外公不说,实在是……不知道从哪里说,每次我看到你,想起的都是你妈妈小时候的样子!”他说。

    莫小染一头黑线,这是哪儿跟哪儿,为什么想起來是小时候的样子?还是妈妈的?

    “那就从小时候说起好了!”她不介意听个长长的故事,“如果外公你肯说妈妈的故事,也许我考虑不跟小姨出去!”

    嗯,这似乎是个不错的交易哎!

    “这个……让我好好整理,年纪大了,已经不太想的起來了!”莫天成起身,然后朝着楼上走去。

    扭转头,看向莫悠远,他摊开双手,“别看我,那时候你舅舅我也不大,不太记得了!”

    恩,看來摆明了都不想跟他说。

    “得,还是跟我逛街去吧!”莫悠然说完,有点小心翼翼的看了莫悠远一眼,“行吗?”

    “我的人生我做主,有什么不行的!”她豪气干云的说,然后起身拿上包包,“小姨,走!不出去都对不起你身上这身打扮!”

    “……”合着家里人都不是人,不能欣赏她的漂亮衣服,怎么不出去就对不起这身打扮了?

    或许是吃饭的时候说的话打动了莫天成,他居然沒有再拦阻,然后莫悠然顺手把陈怡也给拐上了。

    莫悠远也沒意见,他甚至很乐意看到。

    莫小染年纪太轻,会容易冲动,而悠然那个性子,毛毛躁躁的,陈怡虽然过于保守,能看着她俩,总归是好一些的,临出门前,不忘跟妻子叮咛一番。

    开着车子,莫悠然倒是兴致很高的,“这眼看着都快入冬了,你们俩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呢?”

    “着急什么?”陈怡是真的不太明白,有点好奇的问。

    “哎哟我的嫂子,过冬了意味着要换季了,换季了,难道不准备新衣服吗?你怎么都不张罗着买点儿的,去年我看你的衣服就不新,八成是前年买的吧?”难为她一边开着车,还能一边条理清晰的分析。

    摇了摇头,陈怡一脸认真的说,“不是,是四年前买的!”

    “……”服气!

    莫悠然说,“嫂子,我哥不是沒钱,我们家不是大富大贵也是小康之家,不缺那点银子,你俩一沒负担二沒孩子,省什么钱呢啊!”

    陈怡摇摇头,“不是省钱,而是觉得沒必要。尤其是羽绒服,还是很好穿的,样式也沒过时,再买多了,浪费!”

    同时,莫悠然也摇摇头,“小染,你舅妈我是掰不过來了,你可别学她啊!女人就要好好的爱自己,你不舍得花卓越的钱,将來留给别的小三花了,痛哭都來不及!”

    “悠然,你这都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交给小染!”陈怡不赞同的斥责。

    莫小染倒是沒有什么反应,幽幽然的说,“小姨,这么说來,你是花的老呼的钱了?”

    “那不是!”莫悠然摇头,“他是他,我是我,跟他有什么关系啊!”

    “咦,这就撇清关系了?”莫小染摇摇头,“小姨,你要是跟人家沒关系,我可就让卓越给老呼安排相亲了啊!”

    “安排什么相亲啊,你们问人家有中意的人了沒有?!再者说來,你们当初不是给他安排了我吗?这就又安排新人,也太沒诚意了吧!”她嘟囔着。

    就算是略有点反应迟钝的陈怡,也忍不住捂着嘴偷偷的笑起來,悠然这个样子,分明是热恋中啊,还嘴硬呢!

    “嫂子,你别笑啊,我说的是实话,我是跟那个人沒关系!”莫悠然一本正经的说,“还有小染,你上次设计我,我还沒找你算账呢!”

    “小姨,其实我觉得你挺乐意被算计的!”莫小染吃吃的笑,一路上,倒是心情愉悦了许多。

    先在银泰城逛了逛,一圈简单的逛來,莫悠然收货四个袋子,莫小染一个,陈怡,零!

    提着一堆的东西,陈怡说,“我们现在是回家吗?”

    以一种极其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莫悠然道,“嫂子,咱们这才哪儿跟哪儿啊!早着呢,你还什么都沒买呢!”

    “我……真的不需要了!”陈怡有些为难的说。

    “不会是我哥限制不然给你买吧?放心吧嫂子,有我在,一定给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让我哥一看,就饿虎扑食的把你给吞掉!”她一本正经的说,还能腾出手來去拉了她一把。

    瞬间,陈怡的脸就红了起來,这个悠然还真是的,大庭广众,说这样羞人的话!

    莫小染虽然觉得小姨的话粗了点,可是话粗理不粗啊!

    “是啊,小舅妈,你都沒几件鲜亮的衣服,不如一起买几件吧,我们一起买,沒准还有打折!”她一本正经的说。

    连莫小染都这样说了,陈怡有些困惑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灰色的长袖上衣,面是黑色的直筒裤,一双中规中矩的休闲鞋,沒觉得哪里不妥啊。

    “舅妈,走吧!”亲热的挽上她,难得一家三个女人一起逛街。

    以前不是这个有事,就是那个沒兴趣,现在能一起亲亲热热的逛街,还真是感觉不太一样。

    经过一家专卖店门口的时候,一套玫红色的套装引得陈怡驻足多看了两眼,不过也只是两眼,然后又跟了上去。

    莫小染一扭头,就看到小舅妈眼神中闪烁的希冀,毫不犹豫的走进去,“舅妈,來试试看!”

    陈怡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随便看看!”

    “嗨,试一,又沒说一定要买,万一不好看呢!”莫悠然本來都走到前面了,发觉她们俩沒跟上來,又赶紧回头,帮腔着说。

    “是啊,不好看,就不要试了!”她居然能顺水推舟的这样说。

    售货员小姐在一旁忙不迭的说,“不会的,不会不好看的!这是今年的新款,米兰时尚周的时候有同款型展出,几位小姐一看就是识货的人,先穿上试试看嘛!”

    这么热情的服务,让陈怡很有点抹不开面子,加上售货员已经拿了合适的尺码,过來拉陈怡,“这位小姐试对不对?试衣间在里面,您先去试试看,好看就买,不好看就不买!”

    实在沒有办法,陈怡只得犹犹豫豫的进去了,不一会儿出來的时候,整个人,简直是焕然一新,莫悠然和莫小染直接就看呆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