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呢,人靠衣裳马靠鞍这句话是真真的沒错。

    不过就是换了套衣服,感觉跟变了一个人一样,让人几乎要认不出來了。

    而陈怡还有点不太习惯,对着镜子这里拽拽那里看看,“不太合适吧?”

    “沒什么不合适的,我觉得挺好!”莫悠然走过來说,“看看,就该穿鲜亮点的颜色,你又不是老太婆!”

    “我就是觉得太招眼了,有点不太习惯!这么嫩的样子,我怕驾驭不了!”陈怡有点为难的说。

    “这颜色不嫩,刚刚好。”果断的回答,莫小染也很喜欢,“小舅妈,别脱了!”

    “对,就这样穿着吧!”莫悠然也在一旁说道。

    “不行不行,这哪里穿的出去,我还是先去换回來!”说着,就转身想要回更衣室。

    两个人哪里会让她就这样轻易溜掉,一左一右的一拦,“不行,别脱了,服务员,买单!”

    莫悠然很果断的去付了款,几乎是绑架着将陈怡给带了出去,她实在也沒地方换了,只能作罢,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看着她们,莫小染笑得很开心,把烦心事都几乎要忘了,一转身,却在专柜的玻璃镜面,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反射出來的光芒,显得有点模糊,不是那么清楚,但是轮廓她也认得,是杨斯墨!

    他居然又出现了,难道真的是在跟踪自己的吗?

    心里很是不解,但是已经沒有先前那么恐慌了,毕竟,还有两个亲人在自己的身边,她要坚强,她要什么都不怕!

    一旁,陈怡正在跟莫悠然说着什么,看到莫小染脸色不太对,连忙问道,“小染,怎么了?”

    回过神來,她笑着摇了摇头,“沒什么!逛了半天,有点累了,我们去喝杯咖啡吧?”

    “喝咖啡算了,对宝宝不好,喝点果汁倒是可以的!”莫悠然笑嘻嘻的说,“不过,你请客!”

    “小姨,你宰我这个小辈,于心何忍?”她嘟着嘴说道。

    陈怡连忙说,“我來掏好了!”

    “不用,嫂子,你真以为小染舍不得啊,她是跟我们哭穷呢!”莫悠然笑着说。

    三个人并肩往楼的甜品店去了。

    莫小染意识的用眼角的余光往后瞟了一眼,她想看看,他有沒有跟上來。

    不过,似乎沒有人的身影,管他呢!

    她现在心里有点明白,如果杨斯墨真的是在跟踪她,这样跟踪,时不时出现在她的面前,又不做什么,目的,应该就是让她恐慌。

    那种心里的承受能力和压力,是极其难受的,这根本是一种无形的心理暗示,因为你不知道他接來要做什么而恐慌,你不知道他打算怎么样儿恐慌。

    其实,你干脆抛开來想,如果他真的很能耐,早手了,干嘛玩这种卑劣的小手段,也就释然了。

    既然他的目的是这个,自己就偏不让他达到目的,她就该干嘛干嘛,完全当他不存在,这样,他就不能遂心了!

    坐在甜品店里,慢悠悠的品着果汁,和家人说着话。

    他们都很疼自己,是自己生命里最亲最亲的人,她决不能让他们因为自己,而活得惶惶然,所以,并不打算告诉他们,看见了杨斯墨。

    果然坐不算太久,就看到不远处再次出现了他的身影。

    就站在甜品店外,依靠着楼梯的边缘,颀长的身形,看上去还是很帅气的。

    可是,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帅哥,却是做着极其让人厌恶反感的事。

    看到她看自己,杨斯墨唇角微勾,又露出了那一模一样的笑容。

    邪肆的,诡异的,淡淡的浅笑,说不清里面包含了什么,很简单,又似乎很复杂。

    但是所不同的是,这一次,莫小染沒有受惊,也沒有后退,而是定定的看着他,回以他一抹浅笑。

    比笑,谁不会?!

    她能笑得比他更从容,更自信,更灿烂!

    显然,杨斯墨是沒想到她会是这种反应,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住了,整个人有点发愣。

    发现他的这一变化,莫小染笑容更深,更加意味深长了。

    说明自己的策略还是有效的。

    他怕她的从容镇定,惊讶于她的无惧无畏,那自己就要做的越发的好,好得让他觉得这样做实在太无聊太沒有意义!

    “小染,你笑什么啊?”陈怡正在认真的讨论莫悠然的终生大事问題,突然就看到莫小染在笑。

    关键问題,她笑得有点莫名其妙,好像跟她所说的事根本不搭边,而且好像也沒有在看她们一样。

    心不在焉的莫小染,笑得有点奇怪。

    转过头來,她又笑了笑,这次是冲着她们的,“沒什么啊,只是看到小姨好郁结的样子,觉得好玩!”

    随口找了个理由。

    莫悠然立刻叫起來,“还不都是你害的,明明沒有的事,非要扯出个东南西北,也就嫂子你还信她!”

    陈怡温声道,“不是嫂子信她,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悠然啊,又不是外人,沒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不会跟你哥说的,你觉得喜欢就好,我瞧着那人也不错……”

    “嫂子啊,饶了我吧!”用力的吸着柠檬水,莫悠然哀嚎。

    看着他们的样子,莫小染笑得更加开心了,随意的眼眸一扫,再次看向外面,不知何时,杨斯墨已然不见了。

    走了?还是暂时又藏匿了?

    她决定,不去关心了,他在不在,在干嘛,都不应该干扰自己的正常生活。

    从商场里出來,天都已经擦黑了,女人的潜力真的是无穷的。

    看了看那天色,莫小染直接说,“小姨,舅妈,太晚了,我就不回去了,我先回家了,你们回去帮我跟外公说一声!”

    “不行!”这次,两个人倒是齐声说道,“都这么晚了,怎么也应该回家了再说,今天就别回那边了,反正卓越也不在家,你这时候要是走了,让我怎么跟你外公交代,他还不扒了我的皮?!”

    莫小染笑着说,“小姨,反正你都被扒过好多次了,也不在乎多这一次!”

    “你这孩子……”莫悠然无语。

    陈怡语重心长的说,“小染啊,悠然说的沒错,你这么晚了一个人回去,实在是不放心,还是跟我们先回家,等明天再回去吧!”

    “真的沒事!你们看,现在还那么多人呢,再不行,我直接打车回去,还不行吗?”她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什么东西都沒带,也不想住來,哪天再回來住两天好了!”

    她坚持,她们也沒有办法,都知道莫小染一旦坚持起來,是有多么的倔强。

    叹了口气,只能做出最后的让步,陈怡说,“那……你去打车,我送你上车,然后记车牌号。你记得回到家了,给我们打个电话,行吗?”

    看了看她,莫小染点头,“行!”

    出租车还是很好拦的,这边商业文化广场,车來车往很多,上了车,陈怡还是不放心的再三叮嘱,“小染啊,到家了一定要打电话过來,知道吗?”

    “知道了!”用力的点头,她关上车门。

    车子朝着卓家开去,她无聊,玩起了手机。

    一路还算是顺畅,也沒发现有人跟踪,快到卓家大院的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故,路口被堵了,缓慢的要死。

    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挪动多少,反正也不过几步的距离,莫小染直接给了车费,“师傅,我就从这车好了!”

    了车,然后沿着路一直往前走,好像是出了点小事故,但是因为纠缠不清,责任可能推脱,所以围了不少人。

    扫了一眼,围观的人真多,到底国人爱凑热闹啊!

    不过,她沒有这个兴趣,还是远离是非地吧!

    快走了几步,前面不远就可以看到警卫了,进了大门就好了,自己出來这一整天了,晚上,还真的有一点点凉。

    快走了几步,路灯笼罩着她,拖出长长的影子,忽然,迎面而來一个人,朝着她,走了过來。

    眉头微蹙,当他越走越近,她看清,果然是杨斯墨。

    原以为他会受挫离去,沒想到,居然还沒死心,还跟着过來了。

    想了想,握紧了手机,如果他有什么不轨,起码自己可以报警,后悔沒穿个高跟鞋,也能做防身之用。

    想着身上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眼看,他就在自己的眼前了。

    打算当做不认识擦肩而过,可是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杨斯墨突然一扬手,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重重的按在了墙壁上,转过头看着她,笑道,“想不到,你还挺有胆色的!”

    “彼此彼此,杨先生也很有胆色,一而再再而三的做这种无聊的事,我不明白,杨氏的生意惨淡成这个样子,让您身为董事长,都这么的闲?”她语带讥讽的说,“还是说,我该理解成你在锻炼杨一鸣这个弟弟,把所有的担子和任务都交给他?那你还真是一个好哥哥!”

    杨斯墨笑了笑,“你不用讥讽我,我要做什么,从來都不用别人管!不过,这种情况,你还敢这样跟我说话,我还是要称赞一你的!”

    “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杨先生的称赞?”她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好了,天色太晚了,我要回家了,就不跟您多聊了,再见!”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