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她准备侧身闪人。

    不过杨斯墨不可能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她!

    他既然正面而來,就不会轻易的将她放过去。

    往前一步,就挡住了她,一双眸子在这么黑的夜晚,显得是那般的阴鸷。

    他紧紧的盯着她,冷声道,“你以为就可以这样走了吗?”

    心头蓦然一紧,但还是强自镇定的看着他,“你要做什么?”

    忽然,杨斯墨手上一用力,两只手抓住她的肩膀,往墙壁上一推,莫小染只觉得后背重重的撞在了墙上,有一些吃痛,皱了皱眉。

    就在这一个瞬间,他忽然倾身上來,压住了她的唇。

    睁大眼睛,莫小染彻底傻了!

    她就算知道杨斯墨不会善罢甘休,知道这个人的性格比较极端,也沒想到他会这么做。

    他只是想逼迫自己屈服,想让她去给女儿做家教,不是吗?可现在这样……又是什么意思?她根本不相信,他会对自己有兴趣。

    难道……也是胁迫的一种手段?!

    如果是的话,也太卑劣了,这样流的手段!

    “放开……”含糊不清的说,用力的挣扎着,奈何力气到底是不够大的。

    杨斯墨其实并不是真的要侵犯她,可能吓她的成分比较多,所以只是贴着她的唇,用力的压着,并沒有更深一步的举动。

    双手死死的抓着她的肩,她根本拒绝不得,男人的力量,天生要比女人大得多。

    挣扎不开,莫小染只觉得无比屈辱,愤怒和羞耻涌上心头,她直接抬腿朝着他的要害处踢过去。

    杨斯墨是练家子,一伸手就抓住了她,咬着牙,她的手被他挟持着,只能背在身后,也用不上力气,他按压得很紧,以至于手想要拿到正面根本就不可能。

    这人,根本是练过的么!

    恼火的想着,手里甩了甩,摸到了方才就准备好的手机,便小心翼翼的按着,想要打开屏幕,直接拨号出去,不管先打的哪一个,能求救也好,上次绑架的事,绝对不能再上演一次了。

    看着她愤怒的眸子盯着自己,而身体已经不再挣扎了,显然是妥协了,唇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杨斯墨道,“我本无心这样对你,其实,我一早就给你指了一条光明大道,不过你们一家子,都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也沒有办法!”

    眉头皱了皱,莫小染敏感的察觉不太对劲,他说的是,你们一家子都这样,那……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

    联想到舅舅和外公的怪异反应,她冷静來,靠着墙,轻笑着说,“你这种人,真是可笑啊,明明是自己蛮不讲理,还要将责任推到别人的头上。做不做锦涵的家庭教师是我的自由,你用外力胁迫我,还说我不识好歹?”

    顿了顿说,“再说了,这跟我家里人有什么关系,他们根本和我的工作,私人的事情,沒有半分联系!”

    看着她,杨斯墨叹了口气,“现在,你做不做锦涵的家教,我已经不关心了,我比较关心的是,你那个号称很疼你的外公,到底是比较在乎他的东西,还是在乎你这个外孙女?”

    “什么意思?!”果然另有内情,“什么东西?!”

    杨斯墨见她并不像是伪装的,很是一脸迷茫的样子,不由得意的大笑出声,“哈哈哈……看來,你的好外公,什么都沒有告诉你呢!啧啧,我突然很有兴趣,想知道到底,是哪个对他比较重要呢?”

    “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怎么可能认识我外公,你才多大岁数,他老人家叱咤风云的时候,你还在传开裆裤呢!”莫小染一脸不屑的讥讽,她想要知道更多的内情。

    “是啊,你外公当年是很厉害,不过,再厉害的人,原來也不过如此卑鄙!”他哼了一声。

    这时,身边有人经过,他便收了声沒有说话。

    从外人的角度來看,这简直就像是小情侣在路边说着话。

    莫小染看了看经过的人,却是沒有开口。

    杨斯墨有点惊讶,等人走了才说,“你为什么不叫救命?也许,会逃脱呢?”

    “有用吗?”她更是笑着回应,“这条路路过的人并不是很多,就算我叫了,人家未必肯帮,沒准跑的比我还快,我还会激怒你,这是何必!”

    “你倒是很想得通!”杨斯墨挑了挑眉,手上的力道略微松了点,“是你自己走,还是我打昏你带你走?”

    “怎么走是小事,但是走之前我想问问你。”她看着他的眼睛,“你这算不算是绑架?”

    绑架两个字,算是触动了他的神经,他的眉梢跳动了一。

    莫小染接着说,“那你有沒有想过,当年锦涵的感受?她面对着绑架犯的时候,又在想什么,你这样做着跟当年绑架你女儿的人相同的事,你又有什么感觉?”

    杨斯墨的脸色越來越难看,他冷声道,“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不用废话了,我要得到的东西,绝对不会就这样放弃!”

    说着,用力的推了她一把。

    就是这一把,她已经憋足了一股劲,然后用力的身一踹,,

    杨斯墨大约是被她分散了注意力,根本沒有防备,而且人本能意识的就是防备自己最脆弱的地方,就算他以很快的速度回过神,也是用手挡住了前面,却沒想到,她踢的是侧面,他的腰身。

    人的腰身,也是个很柔软和敏感的部位。

    她这一脚踢过去,还是带了很大的力道的,踢过去以后,她几乎不带犹豫,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卓家小楼的方向狂奔,不算很远,路上有路灯,到了警卫门口,她就不怕了,杨斯墨总不能当着别人的面,光明真大的绑架!

    喘着气跑到警卫边上,然后才停來回头看去,空荡荡的一片,显然,他是沒有追上來,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一番狂奔,也让她力气耗的差不多,累的双手扶着膝盖,张大嘴巴,拼命的深呼吸着。

    心跳还是很快很快,她脑子里有点混乱,需要好好的理一理。

    打开门,正好面对上路天娥有些错愕的眼,也是愣了一。

    她说,“你慌里慌张做什么呢,我听到外面的声音,吓了一跳!”

    “沒事!”喘了口气,“路口好像有小事故,我是跑着进來的,妈,你还沒睡啊?”

    “嗯,我在做面膜,做完了就睡!”她应了一声,然后拍了拍脸,莫小染才发现她还敷着透明的面膜。

    “那,我先上楼了!”她说道,然后逃也似的回到了楼上。

    背靠着门板,手机从掌心里滑落,还停留在按号的面板。

    本來,电话是要拨出去了,可是听到他说的那些话,按键的手,又停顿了來。

    她不知道,杨斯墨跟外公之间到底有什么事,但是,有事是很明显的,也不知道他嘴里所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电话不能贸贸然的打出去,她得弄清楚,杨斯墨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她刚开始以为,他的目标只是自己,可是从今晚说的來看,很显然,他的目标是外公,或者说,外公手里的东西,而跟自己沒有多大关系了。

    事情似乎变得越來越出离复杂了。

    定了定心神,手机突然响了起來,吓了她一跳。

    进了子,她甚至忘了开灯,手机的光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很是明显。

    弯腰拿起來,然后看到是家里打过來的,然后深吸一口气接了起來,“喂?”

    “莫小染,你能不能靠谱点,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不是说了让你 回去就打个电话回來么?这都多久了,你一个电话都沒有,家里人都快急死了你知不知道?!”

    一张口,莫悠然的声音就喋喋不休的传了过來。

    “我……”她犹豫了,“我们家路口有个小事故,所以耽搁了,我也刚到家,不过,沒什么事!”

    “啊?小事故?”一听她这样说,立刻紧张起來,“沒事吧?!”

    “沒事!”摇了摇头,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姨,外公在吗?”

    “呃……在,你要说话吗?”

    她点点头,“你让外公接电话!”

    沒多久,就听到莫天成的声音在电话里,“小染,你现在在家里,沒遇到什么事吧,那就好好休息!”

    “外公,我想问你个事儿!”她打断到问道。

    莫天成微微怔了一,“什么事?”

    “我想说,您以前认识杨斯墨吗?”虽然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但还是忍不住问了,总觉得这件事太奇怪了。

    “不认识,为什么这样问,是不是他又來骚扰你了?”莫天成立刻很紧张的说。

    “真的不认识?”还是有一点狐疑。

    “小染,他比你大不了几岁吧,我怎么会认识这么个小娃儿?他长大成人了,我都金盆洗手好多年了吧!”莫天成说,“你怎么想起來问这个了?”

    外公说的也有道理,可是……

    “那,你不认识他,认识他的爸爸,或者其他什么亲人吗?”从岁数來说,确实不太可能,可杨斯墨为什么口口声声什么东西,东西,是什么?!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