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莫天成沉默了,沉默了很久很久。

    而从他的沉默中,莫小染也感觉出什么,看來,那个杨斯墨不是信口胡说,也不是子虚乌有,是真的其中有什么事。

    “小染,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什么了,还是……杨斯墨又去找你了?”他淡淡的问道。

    “外公,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事?”她很奇怪,从來不觉得外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也不觉得神偷世家这个威名有多么的不能见光。

    可是,搞什么搞的这么神秘兮兮的?

    “沒有什么事,有什么事,也跟你沒有关系!”莫天成说,“你照顾好自己,其他的,不用管!”

    从來沒有这般冷漠的声音,莫小染抗议了,“外公!什么叫沒我什么事,人家都找上门來了,说是要他的东西,他什么东西?!”

    虽说从“神偷”的手上,曾经得到过不少东西,可是沒有人会这样光明正大的找上门的,多半,那些也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而且之所以说“神偷”,就是神不知鬼不觉,你根本沒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他干的。

    “小染,杨斯墨这个人太阴森,你最近先别管,让外公把这件事给解决了!”他口气是那么的坚定,不容拒绝的说。

    “可是外公……”后面的话还沒说出來,就被他打断道,“好了,天色已经很晚了,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抿了抿唇,她也不好再说什么,那边已经传來了嘟嘟声,电话被挂断了。

    怎么可能睡得安稳!

    脑子里反反复复想的,都是外公的话,杨斯墨的话,交替呈现。

    这当中,到底是藏着什么秘密么?

    夜深人静,秋深了以后,连蚊虫似乎都绝迹了,静的听不到一点点声音。

    躺在床上,莫小染身上盖着薄被,紧闭着眼眸,就连睡梦中,都是眉头深锁的。

    一只手,轻轻的掀开被褥的一角,然后整个人躺了上去,双手刚要抱住她,却被她猛然推了一把,霍然睁开双眼。

    “咕咚”一声,发出闷响,莫小染瞬间清醒过來,“谁?!”,顺手揿亮床头灯。

    “你这力气,还真够大!”卓越一边说着,从地上爬了起來,摸着后脑勺。

    方才撞在柜子上了,还真有点疼。

    其实也不是说莫小染的力气有多大,而是因为她的睡相本來就不太好,他怕惊动她,因此只靠在边缘处,差不多半个身子在床外面的,她一用力,自己就跌了來。

    “你回來了?!”莫小染很有点惊讶,沒想到他会这个时候回來,“一点声音都沒有,吓死我了!”

    “你这么有自保能力,就算有贼,也应该是贼吓死了,而不是你!”卓越哭笑不得的说,重新爬上了床,然后顺理成章将她紧紧的抱进了怀里,“看來,我是可以放心了!”

    “谁让你偷偷摸摸回來的,我沒把你当贼直接乱棍打出去,已经是不错了!”她哼了一声,却是往他怀里偎了偎,不得不承认,他回來的实在是太及时了。

    简直就是温暖的发源地啊!

    卓越笑了笑,“我不这个时候回來,怎么查岗啊!”

    “查什么岗?”她迷茫的看着他,一时沒反应过來。

    想了想,才明白什么意思,直接丢他一个白眼,有谁偷情会偷到自己家里來的,更何况他妈还在,做媳妇的又不是傻子!

    不过也知道,他只是开玩笑,她说,“你來迟了,我洞察先机,人已经先走了!”

    “是么?谁这么大的狗胆,次我一定把他抓住!”他很配合的说,却是紧紧的抱着她,嗅着她的体香。

    本來事情办完以后,其实按照以前他的习惯,会是明天早上才回來。

    他习惯晚上在营地睡个觉,第二天早上洗个澡再回家,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他开始有了牵挂,一可以离开,就立刻想要回來,想要抱着她,才能睡一个安稳的觉。

    “你回來了,真好!”她低低的说,不再跟他斗嘴,而是温声的撒娇,往他怀里一个劲的钻。

    察觉出她的不太对劲,莫小染是一个不太习惯宣泄自己感情的人,可是今天,有点反常呢!

    “怎么了?”稍稍分开点距离,低头,看着她的脸问。

    “就是突然觉得自己一个人,好累!”她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毕竟整件事,她自己都沒有理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呢!

    “你怎么会自己一个人呢?”卓越轻声的说,“你有家人,有外公,你还有我,还有……它!”

    一手抚上她的小腹,温柔的抚摸着。

    摇摇头,她什么都不想说,只是听着他沉稳的心跳。

    卓越知道,她只是想找个可以依靠的臂弯,便也沒有多说什么,轻轻的一手拍着她的后背,“睡吧,先睡吧!”

    闭上眼睛,在他的怀里,沒有多久,就沉沉睡着了,这一次,就睡得特别安心,好像有他在,就什么都不用怕一样。

    看着她沉睡的容颜,卓越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

    或许是因为不常在身边,所以从他的眼里看,她的变化还是很大的。

    初初见面,就是一个美丽张扬的小女贼,漂亮可爱又嚣张得不像话,可是现在,已经褪去了一身的刺,变得温柔无比,也许是因为怀孕,让她有了太明显的变化,不过,不管怎样的她,都是能轻易的牵动他的心神。

    闭上眼睛,感受着怀里的温暖,不一会儿,他也睡着了。

    两个人相拥而眠,莫小染醒过來的时候,只觉得身体都有点麻了,稍微活动了,一抬头,刚好撞上卓越的巴,两个人都是吃痛的一声闷哼。

    沒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形醒來,她揉着头顶看着他,只见他紧皱着脸捂着巴,不由得又是好笑,“早安!”

    “你这个早安,可真让人吃不消!”卓越含糊不清的说。

    “你不会一夜都沒睡吧?”看着他,感觉就好像刚回來一般,一点变化都沒有。

    “一夜不睡就不是这种状态了!”收回胳膊,他的胳膊已经麻痹了,需要好好的活动一。

    “我……”莫小染坐起來,“你要吃早点吗,我去给你弄点早点?”

    “你会弄吗?”他笑,她的那点半吊子厨艺,去学了沒几天,还是丢掉了。

    他这无心的一句话,让莫小染又想起了学烹饪这件事,更想到了杨斯墨,脸色黯淡來。

    察觉她明显的变化,卓越道,“怎么了?我不是笑你的厨艺,我只是想说,我们不如买点早点吃,也挺好!”

    “不是,我是想说,杨斯墨!”她抿了抿唇,还是提起了。

    虽然一大清早就提这个令人倒胃口的名字有些不太合适,但是既然想起了,就得说说。

    难得卓越回來了,她正愁不知道该跟谁说去呢。

    “杨斯墨怎么了,他又來骚扰你了?”卓越的脸,瞬间沉了來。

    他最担忧的,也是这件事,可是想着莫家也知道了,起码能保护着小染,也就沒太挂心。

    “是!”她毫不犹豫的点头,“也不能说算是骚扰,我想,他是想借由我,威胁我外公!”

    这,卓越听糊涂了,有些不太明白,“什么意思?威胁你外公?”

    他不是为了他女儿的什么事,才不停的找小染么,怎么又跟莫老爷子有关系了?

    “嗯!”她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说,“卓越,我怀疑,外公有事瞒着我!”

    “你是说,这个杨斯墨从一开始就不是奔着你,而是奔着外公來的?”想了,卓越分析道。

    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一开始就心怀不轨,还是后來的临时起意,但是从这两天他说的话,还有外公和舅舅的态度來看,我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不能告诉人的!”

    轻轻的扯住他衣衫的衣角,“卓越,陪我去问问外公和舅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昨天晚上试探着问了,外公什么都不肯说,也许有你在,他就会说了!”

    仔细的想了想,卓越摇了摇头,“小染,还是不要问了!”

    “为什么?”她有点惊讶,一大早的拖着他,把这件事都给说出來了,结果却沒得到他的支持,反而让她不要说,真是不解。

    “你外公如果沒有事瞒着你,不管谁在,也沒什么可说的!”他说道,看到她想反驳,立刻又接着说,“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不肯告诉你,不会是我在,就说了,那一定是难言之隐,小染,直接问,不会得出任何结果的!”

    “你的意思,就让我装聋作哑,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不闻不问?”她有些郁闷。

    摇了摇头,卓越说,“不是让你装聋作哑,而是直接问不会出结果,我们可以自己查!”

    “怎么查?”拧起眉头,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我们查不出什么的,还是去问问,也许真的只是我想多了?”

    卓越察觉她突然明显的变化,愣了一,“为什么不能查?”

    “我沒有说不能查!”她的眼神有些闪躲,她只是突然想起了,外公虽说金盆洗手很久了,到底是混过的,万一被他查出來……

    却不曾想,以外公跟卓广义这么多年的莫逆之交,怎么可能不知道!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