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色莫小染点了些,然后呼子业点了几样,沒多久,就开始上了,小染发现,呼子业点的,大多都是小姨喜欢吃的,对他的印象又好了几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所有菜都上齐以后,才开始一边吃一边讨论起來。

    “小姨,外公的事,你就一点都不知道吗?”一边吃着,一边顺口问道。

    莫悠然摇摇头,“你想啊,我比你也大不了几岁去,能知道什么啊,再说了,你外公不让你碰的,从來也都不让我碰啊!”

    想想也是,可是这件事,实在是很蹊跷,“如果不是出现这么一个杨斯墨,也许也就这么过去了,可是现在,我只是怕杨斯墨会对外公不利!”

    “唔……”咬着筷子,莫悠然认真的想了想,“小染,我觉得你外公不会有事的,反倒是你……”

    “嗯?”她的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停了筷子看着她。

    莫悠然说,“哎,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不是我胡说八道,我只是觉得,杨斯墨如果拿我爸有办法,早都手了,之所以一再的警告小染,或者说威胁小染,无非是想从她这边手,然后威胁我爸,当然了,他到底要什么,谁也不知道!”

    一番话,让大家都沉默來,心情略有点沉重。

    是啊,这个人实在太难以捉摸了,搞不清到底在想什么。

    “你们,也不用那么紧张!”看着气氛突然间就压抑來,莫小染干笑两声说,“其实沒多大的事的,你们看,都这么久了,我还不是好好的,我觉得他也就一雷声大雨点小的,再说了,凭着我外公的本事,他也不敢怎么样的!还有我老公呢!”

    用胳膊肘撞了撞他,故作轻松的说。

    这种情况,莫悠然连调侃的心情都沒有,反而是一脸严肃的说,“小染,说笑归说笑,你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毕竟这个神经病,是不能按照常理來推论的!”

    卓越轻轻的揽住她的肩膀说,“小姨,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小染的!”

    “杨斯墨,杨斯墨……”呼子业一直在咀嚼这个名字,然后似想起了什么,“是不是你之前让我查过的那个人?”

    “是!”卓越点头,旋即无语,合着他才想起來。

    “那是有点麻烦,这个人的资料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到底什么底!”呼子业说。

    “上能查到吗?”莫悠然转头看向他。

    呼子业挑高眉梢,很是不屑的说,“开什么玩笑,我用的是最强大的数据库,都沒有查出來,上?!你以为用谷歌百度一就出來了?”

    “那是,或许人肉一呢?”莫悠然学着他挑眉,“不要小看民的力量!”

    “无缘无故,怎么人肉,别把我们自己人肉出來了!”莫小染摇摇头,亏小姨能想出这个办法來!

    莫悠然其实本來也就是随口一说,但是越想越觉得有可行性。

    她放筷子道,“呐,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小染,你有他的相片吗?”

    莫小染以怪异的眼神看着她,“小姨,你沒搞错吧,我又不暗恋他,存他相片干嘛?”

    “那就想办法拍一张,然后放到上,然后找个名头,可以煽动民意,发动大家人肉他,一定能扒出一点东西來的!”她想一想,就觉得很兴奋。

    卓越睨着她说,“小姨,我得提醒你一句,你这是络暴民的行为!”

    “去去,你不说,你们不说,谁知道!再说了,我这是为了维护社会的团结安定,不然的话,存在这么一个危险分子,分分钟可能做出绑架你老婆的事,你觉得,这就不暴民了吗?”她理直气壮的以长辈的口吻教训着。

    瞬间,卓越就矮了去,不得不妥协。

    是啊,人家拿他老婆的安危來教训他,他能不妥协么?

    呼子业说,“你找什么由头?”

    “这个,你们就不用管了,只要小染能拍到相片!”她信心满满的说。

    不过,卓越还是有点不太放心,“就算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小染能拍到相片,可是……别忘了,这个杨斯墨不是一般人,如果他追查起來,你们……”

    莫悠然一拍桌子,“这就看你了啊,要不然你做什么用的,你就是我们的中流砥柱啊!就算现在什么都不做,他就是安全的了么?倒不如拼上一把,或许能查出有用的东西來呢?”

    几个人想了想,看着她信心满满的样子,似乎也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來了。

    “好吧!”莫小染点了点头,“我去!”

    “小染……”卓越有些不太放心的握住她的手,“不如这件事我去做,让小染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摇了摇头,莫小染笑着说,“你的目标太大了,很容易引起注意,我稍稍化妆一,应该不太引人注目的!”

    摇了摇头,一旁的呼子业说,“你们都消停吧!”

    “怎么了?”莫悠然看向他问道。

    “你,你,你……”指了指,然后说,“你们几个,那个杨斯墨谁沒见过?谁都是大目标,这事儿,还是我來!”

    “你?!”莫悠然很是怀疑的样子。

    “只有我,他沒见过,也最不引人注意,说吧,想拍什么样的,高难度的都沒问題!”他拍了拍胸脯,信心十足的说。

    几个人互相对望一眼,默默认同了这个决定,毕竟,这相对而说,确实是安全了许多。

    敲定以后,就好像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方针,事情变得简单的多了。

    “小姨,我还有件事,想要问你……”吃着吃着,莫小染忍不住说到。

    “说吧,咱姐俩现在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问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很豪气的说。

    “是关于……我爸妈的!”她小声的说道。

    莫悠然抬头,拧起眉看着她,“我就知道你想问这事儿,不过说实话,这事儿我也不清楚,你要知道,我也小啊,我姐我姐夫过世的时候,我比你大不到哪里去!”

    “那你总该见过,总该有点印象的啊!他们长什么样子,做什么的,真的是机失事吗?”她一连串,问了好多的问題。

    其实这些问題,一直压在心头,她许久都不曾问过,沒有提起过。

    因为她也怕那是家人心头共同的伤痛,所以不敢提,不去提,可是这次的事情,感觉把许多事,都给翻出來,甚至串联在一起了,她开始很想念爸妈,想念他们的一切。

    “唔,一点点印象,但是不太深刻了。”想了想,莫悠然说,“你为什么这么问,你从來沒有怀疑过!”

    “我是沒有问过,不是代表沒有怀疑过!”莫小染说,“如果真的是机失事,为什么外公从來不肯详细的说。我以前每次提起,外公总是很伤心的样子,我以为他难过,就不敢提了,可是现在觉得,外公还是有事瞒着我!”

    卓越轻轻的拍了拍她,知道她心里很难受。

    对于她父母的事,他更是不知道了,只是听说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意外过世了。

    沉吟了一,莫悠然说,“小染,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不说,但是你要记得,不管外公是不是真的隐瞒了什么,就算真的是,也一定是为了你好,你相信我!”

    莫小染肯定的点头,“那是当然了,我知道外公是为我好!可是,我已经长大了,我想知道我爸妈的事,我想知道他们长什么样,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意外……”

    这事儿,突然聊着聊着,情绪就激动起來了。

    叹了口气,莫悠然道,“小染,这件事慢慢來,我总觉得爸爸该告诉你的时候,一定会告诉你的!”

    她低头沉默不语,默默的吃着东西,其实,在小姨这里问不出什么,也大抵算是明白的,只是想宣泄一吧。

    吃完饭出來,几个人身上是一身的火锅味道。

    伸了个懒腰,呼子业说,“那这事儿,就交给我了,我去办妥,一定把全方位各种角度的相片都给拿到!”

    “行了,你就会臭贫嘴,干点实事再说吧!”莫悠然轻轻的捶了他一拳。

    卓越揽着小染的腰身说,“既然说定了,我们就先回去了,有事再联系!”

    走到莫小染的面前,莫悠然看着她,张开手臂抱了抱她,“小染,不要想太多,不管什么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好好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宝宝!”

    她点了点头,“小姨,有事一定给我打电话!”

    “你也是!”莫悠然颔首。

    “好了,不过是回家,又不是生离死别,别弄的那么伤感!”卓越说,然后看向呼子业,“事情尽快去办,不过也要注意安全!”

    “得令!”他敬了个礼,一子把气氛缓和许多,都笑了起來。

    挥别以后,上了车,卓越看向她道,“是不是心情还不痛快,要不要去转转,或者去兜兜风?”

    摇了摇头,她说,“还是不要了,回家歇歇吧,我累了!”

    怜惜的吻了吻她,卓越说,“那你好好休息一,很快就会到家了。关于你身世的事,不要想太多了,就像你小姨说的,你外公肯定是有难言的苦衷,理解一!”

    方才,他不太方便说,现在轻声的安慰着她。

    莫小染点了点头,“我知道!”

    卓越看着她脸色还好,这才放心的开车。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