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天成的脸色并不好看,他手里翻看的,是一叠的资料,中间还夹杂着一张相片。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他却恍若未闻。

    “爸!”莫悠远唤了一声推门而入,就看到他站在书架旁发呆。

    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莫天成轻声叹息,然后将书夹了起來,准备重新放回书架。

    “爸,公司的三份合约被杨氏以高价抢走,同时,工地有不同程度的破坏,沒有证据,但是很显而易见!”他不急不慢的说。

    莫天成的手顿了一,原本要放回书架的书,就这样凝在了半空中。

    “爸,如果还是不采取点什么措施,我怕,到时候整个莫家都会被他吞掉!”莫悠远往前走了两步,“爸,你到底欠他什么?!”

    摇了摇头,莫天成叹口气,“我不欠他!”

    “那就是他父亲?!”追问了一句,看他沒有什么反应,莫悠远忍不住说,“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欠他的,为什么要一再迁就?爸,我们就算退出江湖,只凭生意上的实力,也不至于什么都不做,爸,你到底在忌惮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莫天成将手里的书递给了他。

    接了过來,莫悠远打开,里面首先掉出一张旧相片,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低头看了一眼,莫悠远弯腰,捡了起來,看见这是一张很陈旧的相片,上面是三个人,左边的很显然是爸爸,可是中间和右边的那两个不认识。

    “爸?”他有点疑惑,挑了挑眉。

    莫天成转过身,声音显得有些沧桑,缓缓的传來,“这相片里的人,左边的是我,中间的,就是杨斯墨的父亲。”

    “哦?”莫悠远愣了一,低头仔细看看,眉眼间,确实有几分跟杨斯墨很像。

    “也就是说,爸爸确实跟杨斯墨的父亲认识,可那又怎么样,他说的东西,是什么?”难道说,爸爸真的占过别人家的东西?可是不可能啊,他绝对不相信,爸爸会做出这样的事。

    莫天成说,“此事说來话长。”

    找了把椅子坐來,他不紧不慢的说,“你也知道当初爸爸是做什么的,那个时候不像现在,还沒解放的时候,还是比较乱的,而且我所‘拿’的东西,也都不是寻常的东西!”

    道上习惯将偷,说成“拿”,也还是有些忌讳的。

    点了点头,“所以,爸爸拿过他家的东西?但从相片上看,你们应该是朋友吧?”

    “算是朋友,莫逆之交吧!”叹了口气,思绪似乎已经到很远很远了。

    莫天成接着说,“当时我们三个的关系非常的好,杨斯墨的父亲擅长做爆破,而最右边那个,后來做了警察,这个待会儿跟你说。”

    警察?!莫悠远皱了皱眉,要知道,爸爸的这种行当,怎么会跟警察打交道,他一直以为,譬如卓广义,都是他金盆洗手以后才认识的。

    “有一次,我们听说有笔大生意,然后就去探探风头了,当时那些东西据说藏在日伪的一个秘密地室里,坚不可摧,杨斯墨的父亲就负责了爆破,不过在这过程中,他受了伤。”顿了顿,莫天成说,“虽然我们把他救回來了,可是当时却是昏迷了好些日子!”

    “然后那东西呢?”听得莫悠远有点紧张,总不是真的两个人分了吧?

    “你不会知道,那是什么!”莫天成叹了口气,“那其实根本不是什么贵重的宝物,而只是日本人藏來的生化武器。”

    仅仅这四个字,就把莫悠远震撼的不行,他沒想到,会跟这个有关系,听起來,简直就是传奇故事。

    “是,这么严重的东西,我跟那个警察,当时就商量先隐瞒來,就说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沒有,然后再做决定!”他说,“当时,杨斯墨的爸爸昏迷了许久,我暂时也就沒想过这件事要怎么跟他交代,后來生化武器这件事,就上报了政府,由政府接收并且处理了!”

    莫悠远很是不解,“那这件事不是已经圆满解决了吗,又跟什么东西有什么关系?”

    摇摇头,莫天成说,“我原本也是以为圆满解决了,但是后來,杨斯墨的爸爸醒过來以后,就问关于宝藏的事,我告诉他,那是生化武器,他当时也是相信了,还说还好。可是后來,不知道从哪里听來的口风,说是我跟那个警察私吞了,然后欺骗他的!”

    “可是生化武器的事,政府那边肯定也有记录啊,他怎么会不相信?”莫悠远不解的问。

    “不不!”摇了摇头,莫天成说,“这件事自然是极隐秘的,如果这种事爆出來,会引起多大的群众恐慌?所以,当时只是秘密接手秘密处理,其他人并不知道,就因为不知道,所以他更会怀疑,是我们私吞了这些东西!”

    “你们不是朋友吗,这点信任都沒有的?”莫悠远有些愤愤然。

    既然是朋友,爸爸等于还救了他,怎么连这点基本的信任都沒有呢?

    “传言中,那是巨大的财富啊,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都会有点迷失,他会有点怀疑,也是人之常情!”揉了揉鼻梁骨,他说,“也是因为这件事,他跟我们闹了决裂,然后离开了,很久很久都沒有联系过了,所以,我几乎都要想不起來了。杨斯墨出现的时候,我只觉得眼熟,却压根儿沒想起來会是他的儿子!”

    “也就是说,杨斯墨要的,根本是一个子虚乌有不存在的东西?!”莫悠远问道。

    “是啊,这也就是棘手的地方,我根本沒有任何的东西能给他!”莫天成叹息着说。

    “那,好好跟他解释一番,让他知道事情的真相,把误会解开呢?”莫悠远想了想,总不想事情就这样的僵持去,对谁都不好。

    “悠远,几十年前都沒解释清楚的事,你认为,几十年后就能解释清楚了?”他反问道,当时事情发生了,都解释不清,更不要说时隔多年,早都找不到任何的证据了。

    莫悠远沉默了來,想想,也是。

    “可是爸爸,这样去,不但公司的生意会受到损失,就连我们家里人,小染,都会有危险的!”放任不管也绝对不是一个解决的办法啊!

    点了点头,莫天成闭上眼睛,显得很是苦恼,“这件事,我会想办法去解决的!”

    “爸,你不能一个人冒险!”莫悠远立刻果断的说,“如果真的要去解决,我去!”

    爸爸本來就沒做错什么,凭什么要为一件莫须有的事而负担上责任?

    “悠远,你不能私自行动!”莫天成立刻睁开眼,厉声呵斥道,“沒有我的允许,你什么都不许做!”

    “可是爸……”莫悠远叫道。

    “沒有可是,你要是还认我这个爸爸,就什么都不许做,听到沒有!”莫天成不容拒绝的口吻。

    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莫悠远说,“爸,本就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为一个沒有的错误买单?”

    摇了摇头,莫天成说,“你弄错了,我从來沒有要为这件事买单,只是,我不想去伤害故人的儿子。当初他以为为了这件事负气出走,如今他的儿子回來了,就算是带着偏见,我也得拿捏着分寸來!”

    “爸!”一推门,莫悠然忍不住火气的冲了进來,顿时,把莫悠远和莫天成都惊了一。

    她本來回來就是偷听的,结果沒想到听到这样一件事,实在有些压抑不住火气了。

    “悠然?”莫悠远愣了,她不是出去了么?

    “爸,你这做法,简直是愚蠢!”莫悠然毫不客气的说,看都沒有看莫悠远一眼。

    “放肆,你给我滚出去!”莫天成呵斥道。

    “爸,就算我滚出去,你也是愚蠢的做法!”她昂起头,一点都不示弱的说。

    “你……”莫天成气的吹胡子瞪眼,莫悠远在一旁拉了莫悠然一把,呵斥道,“悠然,不能这样跟爸爸说话!”

    莫悠然往前一步,挣脱了他的手臂,“爸,就算你不高兴,我还是要说!你看,你对我们都可以吹胡子瞪眼,可以这么凶,为什么会一个外人倒是要心慈手软了?是,他爸爸是你的好朋友,但是你不欠人家的,你更不欠他儿子的,凭什么抱着一个莫民奇妙的被害妄想症,就可以來欺负我们家了?你以前的霸气哪儿去了,我们家就是这么好欺负的吗?爸,你这样做,我太鄙视你了!”

    一口气说完了,甚至有点儿喘。

    莫悠远一时无话,其实悠然说的,也差不多是他想说的,只是,他不敢!

    看了看喘着气的妹子,又看了看父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莫天成一直瞪着莫悠然,两个人怒目而视,但是都沒有说话。

    许久许久,莫天成长叹一声,“罢了,你说的沒错!”

    这句话,等于是妥协了,还真是不容易!

    不待兄妹俩开心起來,莫天成又接着说,“就算你说的沒错,我也得好好的想一想,不可能真的不管不顾的回击,让我,想一!”

    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都出去。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