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对望了一,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又被叫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悠然,你等等!”莫天成说,“这件事,既然你知道了,就知道了,不要再告诉其他人,明白吗?尤其是小染!”

    “为什么?”莫悠然本來就是带着任务來的,自然不能这样听话,“爸,这件事你又沒错,当然应该让小染知道真相!让所有人都知道真相!”

    “正因为我沒错,我怕小染会更加冲动,那孩子,本來就有些正义感太足,还有卓越……”他拧起眉,“一定不能说,知道吗?如果你还认我这个爸爸的话!”

    莫悠远有些无语,爸爸就会拿这个來威胁人。

    “好了,我知道了!”有些不耐烦的说,一甩手,莫悠然转身走了。

    深深的看了爸爸一眼,看见他 还在盯着相片看,便无声的叹息,然后退出去了。

    兄妹两人离开父亲的书房,莫悠远看到莫悠然走在前面,开口叫了一声,“悠然……”

    莫悠然顿住步子,回头看他。

    “你方才,一直在门外偷听吧?”不然的话,怎么会那么巧正好撞进來,还什么都听到了。

    “是!”她也不回避,“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听到这些,你说爸爸,明明不是他的错,干嘛当缩头乌龟!”

    “悠然,能这么说爸爸么!”莫悠远呵斥一声。

    抿了抿唇,莫悠然不言语了。

    “悠然,爸爸有爸爸的道理,虽然我也不太赞同,但是我们应该尊重他,让他好好想一想,也许他跟杨斯墨父亲之间的友情,不是我们所能理解的吧!”那个年代过來的事,有很多,都是难以理解的。

    莫悠然摇摇头,“我懒得管,反正这件事,我一万个不赞成!”

    “不管赞不赞成,你也得听爸爸的话,不能让小染知道!”他一脸严肃的说。

    沉默的看了他一会儿,莫悠远说,“知道了!”

    说完,转身就走了。

    她只是说知道了,又沒说一定好,会不会告诉小染,看她的心情了。

    …………

    这两天卓越似乎真的沒什么事,一直可以陪着她,不过本來她也沒什么事,正好去医院孕检了一趟,说小家伙一切正常,个头还略偏大了一点。

    出了医院,卓越问她,“吃什么?”

    丢了他一记白眼,莫小染说,“还吃呢,沒听到医生说,宝宝个儿都偏大了,都是你害的,老是拉着我吃吃吃的!”

    撅起嘴,她一脸不满的说,不过心里其实还是美滋滋的。

    卓越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个头偏大难道不好么,越打越结实!”

    “你就知道关心你儿子,个头越大越能生,我越吃苦!”她哼了一声。

    扬了扬眉,这个,卓越还真不知道,医生只说个头偏大,让控制一,也沒说其他的啊,“这样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还是少吃一点,干脆中午不要吃了!”

    “为了宝宝,你虐待我!2”抗议投诉。

    无奈的看着她,女人啊,真是说什么都不满意。

    看着他一脸为难又郁闷的样子,莫小染忍不住哈哈大笑,有时候逗一逗他,也是很好玩的嘛!

    “调皮鬼!”捏了捏她的鼻头,胆子越來越大了,居然敢捉弄他。

    “不说笑了,我想去找一个人,不如一起去?”她看向他问道。

    卓越一脸警惕的看着她,总不会是……杨斯墨吧?

    看出他担忧什么,莫小染道,“放心好了,在大家的调查出结果以前,我是不会做冒险的事的,更何况,我本來也不想看到那个人!”

    “你想去哪?”卓越淡淡的问。

    “我们去找一杨一鸣吧!”她说。

    “你想问问他?”卓越不是沒想过,却觉得可行性不高,“你认为,他会说真话吗?”

    “真话,应该会的吧,也许会有所保留,但是聊一聊,也许能找到什么突破口!”她说,“而且我个人觉得,杨一鸣这个人,跟他哥哥不太一样,人还是不错的,也许能通过他,去解决这件事也不一定!”

    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卓越摇了摇头,“你这样在我这个丈夫的面前夸赞另一个男人,你觉得,合适吗?”

    先是愣了一,旋即反应过來他是在开玩笑,一扬手,直接勾上他的脖子,笑眯眯的说,“绝对合适,你又不是大醋桶,对吧?”

    眉眼弯弯的笑着看他,笃定了他撑着面子一定不会承认自己是醋桶的。

    果然,卓越眯了眯眼,反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在她的唇上用力一吻,仿佛是印章一般,“走吧!”

    吻完立刻放手,大步的朝着前方走去,开车锁,利落的背影,莫小染看着他,这男人!

    不过却是勾起唇角浅笑着,她喜欢!

    上车直接去找杨一鸣,在车上的时候,莫小染就打了个电话把他给约出來,听得出來,他倒是真的很忙,接电话的时候都是在不停的跟别人说话的。

    杨氏楼的咖啡厅,卓越和莫小染坐着,嘴里念叨着,“你总喜欢往咖啡厅跑,千万记着只能喝牛奶,不能喝咖啡啊!别贪图一时的诱惑,忍一忍,以后随你喝!”

    “我有那么馋么?”莫小染有点哭笑不得。

    虽然她是很喜欢咖啡不错,也不至于不顾宝宝,放任自己的嘴瘾,更何况,她好像还沒馋到那个地步。

    “不进來或许不会想,可是周围都是诱惑,怕你把持不住!”他淡淡的说,一边端起面前的咖啡。

    眼角瞟了他一眼,莫小染哼了一声,“你说是你,还是咖啡?”

    “都是!”他一脸认真的说,然后放了咖啡杯。

    “如你所说,那你周围都是美女,岂不是都是潜在的诱惑,那更应该提醒自己不要陷进去了?”她学着他的腔调说,反正现在还沒事,磨磨牙有助于身心健康。

    “我不爱好这个!”他对美女沒兴趣,就不存在什么诱惑不诱惑的,顿了又说,“更何况,我常年在部队,身边都是大老爷们,沒有什么美女!”

    莫小染露出一脸恍然的表情,“原來你好这个!”

    卓越差点沒呛死,好好的一句话,被她曲解成这个意思,看着她一脸得逞的奸笑,用眼神狠狠的瞪着她,可是她却不以为然。

    这小女人,被他宠坏了,一点都不怕他。

    正调侃的愉悦的时候,杨一鸣匆匆的來了,他进來的方向正好面对莫小染,打了声招呼,“小染!”

    一转头,看见卓越,愣了一,他沒想到他也跟着來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你好!”

    “看到我,是不是特别不愉悦?”卓越开玩笑的说。

    杨一鸣犹豫了,然后莫小染道,“好了,别开玩笑了,说正经事儿吧!人家很忙的!”

    “沒有沒有!”摆了摆手,杨一鸣坐到了一边,三个人呈三角形姿势各自落座了。

    “小染,你电话里也沒说清,什么事?”杨一鸣问道。

    莫小染看了一眼卓越,然后是卓越开口,“是这样,我们想了解令兄!”

    杨一鸣一愣,“你这口吻,好像我哥犯了什么事!”

    “那倒不是,我也不是警察。”卓越道,“就是想了解。”

    “你们其实问他自己比较好。”本能的,有一种亲人保护意识。

    两人互相看了看,卓越那眼色的意思是,“你看吧,他其实不会说什么的。”

    莫小染则回应,再问问看。

    “杨一鸣,其实你哥最近做的事,想必你也了解一些,我如果能跟他正常的正面沟通,就不至于找你了,对不对?”她顿了说,“坦白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认识你哥,更不会需要现在來问你。”

    这番话,让杨一鸣沉默了。

    虽然她沒说什么,但是感觉上,就是因为他,才害的她。

    杨一鸣本來对她就有些内疚,这样一提,更加过意不去了,叹了口气,态度就软了來,“小染,我哥那件事,是我对不住你,我也不知道他会变成现在这样,只是,我已经说过他了,现在我好像跟他也有些交流障碍,我会尽能力让他不要再去骚扰你,但是能做到什么样,我只能说,我尽力!”

    显然,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莫小染说,“不是,现在不是这个问題,而是我想知道,你哥的生平简介!”

    “生平简介?!”这四个字,一子就把他弄懵了,“什么意思?”

    怎么听着,觉得有点怪怪的呢?

    “就是你哥以前做过什么,是做什么的,以及他还经历过一些什么,等等等等的,越详细越好!”她解释道。

    “为什么?”杨一鸣脱口而出,想了想又说,“不是……为什么要这样问?这是身家调查我哥呢吗?”

    “杨一鸣,你有沒有查过你哥的资料?”莫小染换了种方式问。

    “什么意思?”

    “你是了解他的,知道的,可是如果让你去查,你觉得能查出來什么?”她问道,“至少我查过,一片空白,什么都查不出來!”

    杨一鸣眨了眨眼,“你查我哥?!小染,为什么,就算他跟你有点误会,你沒必要跟查犯人一样去查我哥吧,这做的有点太过了吧!”

    他居然有点生气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