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误会了,沒人是查犯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你为什么老要用这个词形容你哥,难道在你的心里,潜意识的认为他是一个犯人吗?”莫小染看着他问道。

    杨一鸣一哽,似乎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沉默了一才说,“小染,你查我哥做什么?只是为了你们这点事儿?为什么你不关心一锦涵?”

    “如果不是为这点事儿,还能为什么?”她淡淡的说,“关心锦涵是自然的,不过前提是,我自己得是安全的,如果连我自身的安危都成问題了,我哪來的心思和能力再去关心他人。”

    杨一鸣似乎有一点不敢相信,“小染,我哥的行为或许是过激了一点,但是也不至于会让你这么焦虑吧?行,我会去说他的,让他不要让你这么困扰!”

    说着,双手一撑桌子准备站起來。

    摇摇头,莫小染还沒开口,卓越突然一把抓住杨一鸣的手,稍一用力,他就坐回原位了。

    “你还沒说,你哥的大概情况,是你不想说,还是……你心虚?”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他,卓越沉声问道。

    瞬间,杨一鸣就跟踩到尾巴炸了毛似的,“我心虚,我有什么好心虚的?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哥就算再怎么不好,也不会干什么杀人放火的勾当,你们这口吻,这态度,还不是把人先异样看了?小染,我问你,你说我哥这样那样对你不利,你有沒有受到什么伤害,还是被他欺负了?如果有,你告诉我,我立刻去给你讨回公道!”

    “杨一鸣……”她定定的看着他,“非要我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了,才算有问題吗?精神上的,难道就不算吗?”

    “精神上?”杨一鸣有些不解,很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莫小染点点头,“比如说,有事沒事开着车经过我家或者我出沒的附近盯着我看,朝着我阴笑,又或者在阴暗的巷道突然出现威胁我,你觉得,这些都不算伤害对吧,非得哪天我躺在医院里,或者太平间里,才叫伤害,是吧?!”

    她的声音并不算大,可是带着愤怒的火焰和气势,让杨一鸣瞬间矮了几分。

    他怔怔的看着她,唇瓣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是又一个字都说不出來,最后有些颓然的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其实卓越也很惊讶,方才小染说的那些事,他倒是当真都不太知道,她一直不肯说,就是怕他和家人担心,而他经常出任务不在,所以也不是太清楚。

    现在听到小染说的,他瞬间有一种冲过去把杨斯墨撕成碎片的想法。

    “小染,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你不告诉我,你……”卓越气愤难当。

    莫小染沒有回答他,现在主要是说服杨一鸣的时候,最好能让他跟自己站到同一阵线上。

    “杨一鸣,我沒想做什么,其实我是认识一个心理医生,所以我想问问你哥的过去,曾经做过什么,有沒有受过什么伤害,一个人的性格成因总是有原因的。”她顿了顿,缓和了一口气,很诚恳的看着他,“用你的话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那如今变成现在这样,一定是有原因的,你不想查出來,并且改变他吗?你也是为你哥好的,对不对?”

    “退一万步说,难道他性格转变回以前那样,不会对锦涵的成长更好吗?我再怎么关心照顾锦涵,也不如她自己的爸爸做好來得强,我也不能照顾她一辈子啊,是不是?”她慢慢的说完,然后喝了口水。

    杨一鸣陷入了深思。

    他从來沒有这样好好想过,但是现在想起來,小染说的不无道理。

    他也觉得,大哥的变化是很大的,却不知道是为什么,最关键的是,他自己也是很无能为力。

    一旁,卓越想说什么,莫小染却冲着他摆了摆手,以眼神示意他不要出声。

    这时候,最好什么都别说了,让他自己好好的想一想,否则的话,卓越一开口,沒准他还会产生排斥逆反的心理。

    过了许久,杨一鸣抬起头來看着她,眼圈微微有点泛红,“你说,你认识一个心理医生?”

    莫小染点头。

    “心理医生,我自己也能找多少有名的,可是,我哥不肯配合,也沒有办法啊!”他能说出这句话,起码证明,他已经开始慢慢的在接受,在认可杨斯墨是个病人这个事实了。

    “所以,现在不让他知道,也不让他去看病什么的,只是先问问具体的情况,然后让医生來分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看看有沒有先例,也好对症药!”她紧接着说。

    卓越有些惊讶又佩服的看着她,什么对症药,什么先例,她还说的头头是道的,自己真的要相信了,这丫头,都从哪儿学來这些的。

    杨一鸣缓缓点头,“好!我哥其实很简单,他因为比我大,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国外就读,我当时是跟着妈妈在国内,我哥跟着我爸!”

    “你爸妈不在一起?”打断了一,莫小染有些好奇的说,不过现在回想,似乎还真沒怎么看到过他父亲。

    杨一鸣点点头,“我爸妈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确切的说,那时候我哥上初中吧,大概,他们离异以后,我跟着我妈在这里,后來大学毕业以后才去的国外,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兄弟的感情。

    而且,我毕竟也是我爸的儿子,所以他们的离异,对我们的生活來说,并沒有太大的影响!”

    “看的出來,杨氏现在还是你们兄弟俩接手,说明你父亲对你们俩还是公平的!”莫小染点点头。

    他说,“是!所以我们兄弟之间感情很好,也沒有别人家那种争家产之类的事。”

    “那你哥也肯定不会是因为父母的离异才性格变化的了?”莫小染一边听一边问。

    “怎么可能!”杨一鸣几乎笑出來,“我哥一直都是很好很出色的,而且我嫂子也是很优秀的,你们是沒见过,如果见过,一定也会喜欢我嫂子那样的人的……”

    卓越目光深深的看着他,“你喜欢你嫂子?”

    “当然!”他顿了,似乎反应过來这话不太合适,“你不要想歪了,不是那种事,我是说,我嫂子那样的人,一般大家都会喜欢的,很优秀但又很随和。”

    “好吧,我记得你说她死了?”莫小染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你哥是从那个时候起性格变化的?”

    说到这个,他的脸色暗了來,“是,我觉得我嫂子过世对我哥的打击很大,他后來就有些变了,如果说有什么变化,我觉得,也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就算创伤症候群,也不会发生这么极端的性格扭转啊,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莫小染继续问。

    她几乎是在循循善诱,卓越很惊奇的看她,如果对症药什么的还能说得过去,可是这个什么群,她怎么能说的这么专业的。

    不过可惜,小染现在也不看他,他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应该……沒有了!”皱起眉头想想,杨一鸣又说,“你应该知道的,最多就是锦涵被绑架那件事,可能是两件事一起來,所以对他的刺激有些大了?我不清楚,毕竟那时候我们也不常在一起,我哥和我嫂子总是国内国外的跑,所以……”

    对,这样算來,那时候杨一鸣应该还在国外上学。

    “也就是说,你哥跟你嫂子的事,你也不是太清楚,其实你们大多数时间,是聚少离多的?”莫小染想 了想,看他的样子,估计也问不出什么來了。

    杨一鸣点点头,“是,大部分时间不在一起,但是我相信我哥的为人,他一直都是很优秀很出色的,从來都是家里的骄傲,杨氏的骄傲!”

    “杨氏的骄傲?可是你哥几乎沒在杨氏做过什么有建树的事吧?!”卓越终于插口道。

    “怎么会,杨氏是我哥给发展壮大起來的!”他惊呼,“怎么能说沒有建树!”

    卓越轻笑,“可是从外界來说,杨氏的这位董事长,可是一直不露面的,坦白说,对于其他人來说,杨氏从你父亲以后,就是你了,中间应该不存在杨斯墨这个人!”

    “哪來的外界,沒有我哥,杨氏不可能有今天这样!我才什么时候毕业的,我爸什么时候过世的,这中间的空窗期,沒有我哥,杨氏早都沒了!”他很愤愤不平的样子,“只不过,我哥不喜欢出风头,行事比较低调而已,如果不是这样,我哥早就成最著名的企业家了,放眼现如今的商界,沒几个同辈比我哥更出色的!”

    他说这些的时候,脸上是无比的骄傲。

    莫小染和卓越对视了一眼,然后点点头,然后,莫小染问了最后一个问題,“你嫂子究竟是怎么死的?”

    杨一鸣愣了,然后摇摇头,“意外,车祸。这件事,以后也不要提了,沒人愿意去想这件事,如果给我哥治疗,最好也不要提起,太伤人!”

    点了点头,莫小染轻叹一声,“我知道了,谢谢你!”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