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染,会有办法救救我哥吗?”杨一鸣似乎很疲累,其实,他也不过就是说了几句话而已,但是整个人看上去,居然憔悴了几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不知道,我也宁可帮他让他变得正常一点,但是具体这个怎么情况,也得问过了以后再说!”她说话留了几分余地,沒打包票说死话。

    杨一鸣点点头,“小染,如果我哥真做了什么过激的事,我替他道歉,对不起!”

    “沒有,跟你也沒什么关系,再者说來,如果证实了跟他的性格扭曲有关,也就是说他也是病人,也是可以谅解的!”她淡淡的说。

    “你能理解,最好不过,谢谢你!”杨一鸣看了眼事件,“我还有事,就不作陪了,这顿我请,次有事再联系!”

    莫小染点点头,看着他说,“也谢谢你,肯说这么多!”

    杨一鸣微微颔首,又朝着卓越看了一眼,这才起身走了。

    看着他离开,莫小染看向卓越问了一句,“如何?”

    “典型的恋兄成狂!”卓越摇了摇头,“杨斯墨就是他的楷模,他的标准,他把自己的哥哥简直当成神话的存在嘛!”

    “是啊,我也沒想到,他对杨斯墨会这么的盲目崇拜!”摇了摇头,莫小染说,“不过,你觉得有有用的信息么?”

    “不知道!”卓越其实也不能肯定哪里是有用的,至少明面儿上听起來,是沒有什么问題的,“不过,可以从他的嫂子入手!”

    “嫂子?!”莫小染很惊讶的说,“可是人家已经死了!”

    “就是死人才简单,死人是最真实的,最不会去掩饰的,或许能查出什么來!”卓越想了想说,“也许,不应该从杨斯墨手,而应该从他周边的人手,就能查出有用的东西了!”

    “为什么我听着感觉这么奇怪呢?”拧起眉头,她还是有点不太习惯这种部署性的说法。

    卓越笑起來,“你觉得奇怪了?方才我还觉得你说的很奇怪呢,那个什么什么群?”

    “创伤症候群!”她纠正道,“不是什么什么群,你看电视的时候沒听过么?”

    无奈的摊手,卓越说,“你不是不知道,我其实沒什么时间看电视!”

    她笑,说的也是,倒是显得自己很专业级别了。

    微微唏嘘一声,她说,“其实,方才说的好些东西,都是我瞎说的,沒有什么心理医生,什么治疗,也都是我顺口胡诌的,就是想套出点有用的信息。现在想想,是不是有点……欺骗性质啊?”

    “你焉知他对你所说的话里,有几分是真?”卓越并沒有安慰她,反而说道。

    她沉默了,脸色有点黯然。

    “沒什么内疚的,你本也沒存着害人的心思,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他说,“走吧。”

    “去哪?”看着他,她问道。

    “回家啊,或者说,你想去哪里?”他笑着问。

    这两天,似乎一直都听她的,她想去哪儿,他便陪她去哪儿。

    “我想……去看一个人!”她想了想,然后说道。

    …………

    疗养院。

    其实莫小染从來沒來过这个地方,走进去的时候,总觉得四处都是森寒森寒的。

    幸亏卓越牵着她的手,传來丝丝缕缕的温暖,不然的话,她觉得自己一定会冻僵的。

    到处都是一种陈腐的气息,虽然花园里阳光还是暖暖的,可是其他人投射过來的目光,带着几分希冀,几分失落,也许住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渴望有人能來看他们的吧。

    “这里……跟想象的不太一样!”缩了缩脖子,她说。

    “你想象中,应该是什么样?”卓越挑了挑眉问道。

    “应该安静,温暖,其乐融融吧,毕竟是一个疗养身体的地方,总是应该给人平静而舒服的感觉!”她一边走,一边轻声的说。

    卓越摇摇头,“疗养身体是很容易的,疗养精神,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心头一沉,不再言语,跟着他一直往里走去。

    二楼,比一楼感觉更加寒凉,走到中间的位置,推开了一扇门,门一打开,就好像有风吹來。

    卓越站在她的前面,挡住了风口,然后低声对她说,“你不要抱有太大希望他会回应你,说几句就好!”

    扯着他的衣角,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走进去。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陈晔,但却感觉是隔了很久很久了。

    久得……在看见他的脸的那一瞬,几乎觉得自己认错了人,好像从來沒见过一般。

    那么削瘦,清秀的男子,穿着病号服,安静的坐在床上,目光盯着前方,好像很专注的在看什么东西,但是你仔细看,又会觉得其实他什么都沒看。

    “陈晔!”小心翼翼的,轻声的唤了一声,果然,沒有任何的回应,对方就好像沒听到一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往前走了两步,稍微靠近了一点,然后低声道,“陈晔,最近感觉好不好?”

    几乎是意料之中的,沉默,死一般的沉寂。

    “我是你姐姐的朋友,很久以前我们见过一次,不过估计你可能都忘了!”她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好像跟一个朋友一般在聊天。

    卓越一直站在她的身侧,紧紧的护着她,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也能保护她的周全。

    “不好意思,这么久都沒有來看过你,是你姐姐,托我來看看你的,你还好吧?”她往前探探脑袋,看到他不做回应,稍微有一点点失望。

    眼角一撇,却发现他的手指轻轻的动了动,虽然只是一根小手指,但是那种特别的动作,让她心头闪过一阵喜悦,这也就是说,他是不是也试图走出自己的世界,跟外界沟通一?

    “陈晔,你想不想你姐姐?”抿了抿唇,再次问道。

    果然,那手指的动作幅度又大了很多。

    喜上眉梢,真的是有效果的,他还是想要走出封闭的世界的,他在努力!

    “不是你姐姐不來看你,而是她最近有事,实在來不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经常來看看你,我们一起等待你姐姐,好不好?”她继续问道。

    忽然,她看到陈晔的头缓缓的转过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但是只是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并沒有任何其他的表示。

    其实如果从旁人的角度來看,他现在这种动作,真的有一点点吓人,毕竟眼神那么直,可是莫小染看來,却是很欣喜的。

    这是他对外界的话语有反应的表现啊!

    “陈晔,如果你能听到我的话,如果你愿意,给姐姐一点表示好不好?你告诉我,我才能知道啊,你不说,我怎么会明白呢?你想不想你姐姐?”她继续问道。

    陈晔看着她,还是看着她,一直看着她,就是不说话。

    “陈……”她还想说什么,卓越轻轻拉了她一,摇了摇头,“这不是一时半会能着急來的,如果真那么容易,早就治好了,不至于等到现在。你也别太操之过急了!”

    “我是觉得,想帮蜜蜜做点事,其实我被绑架的那时候,她也曾帮过我的,不是她帮忙,我当时根本沒法逃走,现在她在里面,我能做的,也就是帮她看看弟弟!”她叹息着说。

    不知为什么,本來很平静只是看着她的陈晔,忽然情绪变得很激动起來,喘着粗气,从床上蹭的來,喘息声很粗重。

    莫小染吓了一跳,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他,“陈晔……”

    “小染,别靠近,现在的他有点危险,有攻击性!”一扬手将她拦在身后,然后往后走了两步。

    陈晔往前一步步走着,眼睛是盯着莫小染的,眼神过于凌厉,不该是属于他的那种光芒,显得很凶。

    就算告诉自己把他当弟弟看,莫小染也有些怕了,往后退两步,“陈晔,你……你是不是听懂我说的话了?”

    “小染,退出去!”卓越呵斥道,然后自己也往后退着,接着突然一个手刀,把他打昏过去,用力的抬回床上,然后才松了口气。

    “你干嘛打昏他!”怔了怔,莫小染说道。

    “不打昏他,一步只怕他要攻击人了!”卓越看着床上沉睡的人,摇了摇头。

    “会吗?”拧起眉,她思索着,“可是我沒看出他要攻击人啊,我只是觉得,他应该听懂了我说的话,也许是对我说的话有了反应!”

    “那又怎么样?”卓越回头看她,“这么多年,陈蜜也做了不少努力吧,都沒有治好他,你觉得,你能治好吗?别再伤害到自己!”

    “我以为,他与蜜蜜之间的姐弟情深,也许会触动他什么!”叹了口气,好像又失败了。

    卓越揽住她,“真情固然可以打动人,但是自闭症患者,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走出來的。在帮助她之前,我希望,你能先保护好自己!”

    “也许,真的是我操之过急了!”

    深深的看了一眼沉睡的陈晔,替他盖好被子,帮陈蜜照顾好他,也是她仅仅能做的事了。

    离开疗养院,她看向卓越这才问道,“为什么把他安置在这里?他难道去的不应该是医院吗?”

    “花费呢,开销呢?”卓越问道,“医院不是善堂,陈蜜有多少积蓄够的?而且自闭症这个,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见效治好的!”

    “但是……陈晔我听说也不是天生就自闭症的!”莫小染有那么一点点不赞同。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