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早就提醒过你,这种事,來软的不行!”一个清脆的女声,带着几分讥讽的笑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杨斯墨冷冷的说,面色在月光的映衬,变得格外的阴暗。

    女人笑意更深了,“不用我管?那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消息的?最后,还不是得有求于我?”

    “你弄错了,我们只是合作的关系,我沒有求过谁!”他继续说。

    女子点点头,“对,我倒是忘了,你是杨斯墨,是杨氏第一接班人,你当然不需要去求谁,不过,你别忘了要对付的是什么人?莫天成可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别到时候肉沒吃到,落了一声骚!”

    女人笑得很得意,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忽然,杨斯墨猛然转身,一把抓住在阴暗角落里的她,逼近,“别以为我怕了你,别以为我什么都得依靠你,我只是图方便而已,如果你以为这样就代表能牵制我,做梦!”

    “我沒想过牵制你,我只是想着,我们能合作的更加愉快一点!”女子咯咯的笑着,笑容无比甜美。

    杨斯墨微微眯起眼睛,眼神翛然骤深。

    …………

    “小姨,小姨!”莫小染好不容易看到她,一个箭步给拦了來,也不管这还是在街上。

    旁边的人看到一个孕妇奋不顾身的挺胸上前,拦住了一个美女,纷纷往旁边让了让,也不知那美女做了什么。

    “小姨,你到底在躲什么,我找了你好几天了!”她气喘吁吁的说,能找到她,也真是不容易。

    莫悠然微微一怔说,“找我?找我干什么?我不是一直都在吗?”

    “你一直都在?你明知道我不能去家里找你,也知道我找你干什么,你电话为什么打不通?”直截了当的问。

    “我电话……打不通吗?”她很惊讶的样子,然后掏出手机看了看,“哟,沒电了,我都沒注意到!”

    生怕她不信一般,还送到她的眼前晃了晃,“喏?”

    一抬手,挡开她的手机,然后说,“别做戏了,你要是存心不想接电话,有一万个理由,不过,你只需要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莫悠然干笑两声,往周围看看,“小染,这是大街上,人多,这样影响不好,别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不如找个说话的地方吧?”

    “小姨,你金蝉脱壳从小用到大了,以为我还会上当吗?就这里说,哪儿也不去!”她板着脸,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莫悠然暗暗叫苦。

    莫小染一扬脖子,“说吧!为什么躲着我,电话也不接了,这都好几天过去了,那天散的时候还说的好好的,你这是畏罪潜逃吗?”

    或许是畏罪潜逃四个字的声音大了一点,有不少人纷纷侧目。

    莫悠然意识的就想挡脸,妈哎,跟她沒有关系啊!

    “小染,你别这么大声!还有,说话不要那么难听,什么畏罪潜逃啊!”她缩了缩脖子,“我只是最近有点儿忙,然后忙忘了!再说了,我不是说了有消息通知你吗?现在不是沒有消息嘛!”

    “真的沒有消息?”莫小染扬了扬眉,一脸狐疑的看着她。

    “沒有,当然沒有!”她连忙点头,“有的话,我不就告诉你了,怎么可能瞒你,对不对?”

    莫小染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小姨,我俩从小玩到大的!”

    “那是,那是!”

    “你身上有几颗痣,我都知道!”

    “那是,那是!”

    “你打什么鬼主意,我从來都能看穿!”

    “那……”这丫头,到底想说什么。

    “所以,你别装了,你真的是沒有消息,还是不想说?”她道,“小姨,之前我们不是说的好好的,都已经定约了,你怎么能半道背信弃义?你先跟我们结的,怎么就被敌人挖了墙角了呢?”

    莫小染俨然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不知道的,真以为兄弟联被敌人挖走了。

    看着她,莫悠然只觉得头疼,又很是愧疚,“小染,不是……”

    “我相信你小姨应该是沒有消息,不是欺骗你!”不知何时,呼子业來了,一把轻轻的从后面搂住她,看着莫小染说。

    “老呼,拉倒吧,我小姨是不是真的有问題,我还不知道,难道你也……”不会他也叛变了吧?!自己怎么就那么命苦?!

    “我也什么?”呼子业说,“我只是相信她。你既然是悠然的亲人,也应该相信她,不应该对她有所质疑!”

    “呸,她是我小姨!”莫小染表示不屑,“小姨,你说,是不是真的有事瞒着我们?外公跟舅舅到底说什么了啊,你到底听到了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背叛了!”

    莫悠然有点不太敢看她,只是低声说,“小染,我……我真的是不知道什么,你别问我了!”

    “好了,小染。悠然说沒有,就是沒有了,不要再逼她!”伸手一挡,呼子业很是心疼的看着自己的爱人,然后转头对莫小染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如果有消息,悠然一定会说的,至于其他的,我想,我这里的东西,也许能帮得上忙,不过,最好叫上卓越,一起约个时间再谈!”

    “呼子业,我知道你心疼我小姨,但是这件事,我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她有点儿生气了。

    为什么每个人,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她怎么感觉怪怪的。

    这种感觉让人很难受,你完全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她愤然转身离开,莫悠然有些担心,“小染不会有事吧,你追上去帮忙看看,看着她,别让她出事了!”

    呼子业淡淡的看着她,“我的使命,是保护你不会出事,小染,自然有卓越在!”

    脸上微微红了一,她说,“你相信我沒有隐瞒?”

    “我相信的是你,不是任何事,你说沒有,就是沒有!”呼子业回应道。

    心头一暖,莫悠然眼睛里有点酸酸涩涩的,她说,“其实我是有所隐瞒的,我倒是听到了一些东西……”

    声音有一点哽咽,不管怎么说,她还是骗了小染,也骗了他!

    呼子业揽住她的肩膀,以低沉温和的声音轻声道,“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有我在,一切,都可以慢慢说!”

    “其实,这件事不是故意瞒小染,只是怕她会一时冲动,而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听起來比较离奇!”她前后简单的将听到的事告诉了呼子业。

    呼子业耐心的听着,脸色时而疑问,时而凝重,听完了以后问,“所以,那个杨斯墨所要求的,根本是一个子虚乌有的东西?”

    看着她点头,他沉吟了,“你确定,你爸爸不是骗你的?”

    莫悠然顿时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我爸就算对我再怎么凶,我也相信他是不会骗我的,尤其是这种事上!坦白说,我爸平生拿过不少东西,但是从來不会死不认账。拿了就是拿了,沒拿就是沒拿!”

    不管怎么说,老爷子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

    “好了,你不要激动,我也不过是随口问问,沒有别的特殊含义!”呼子业安慰她道,“所以,这件事比较麻烦,因为沒有任何他想要的‘东西’能够去摆平他。”

    “是!”叹了口气,莫悠然说,“我爸又不肯强硬一点,非怕伤了故人之子,但是这种人不强硬,还指望他自己能心软收手吗?”

    “怪不得……”呼子业若有所思。

    看着他的样子,似乎知道些什么一样,莫悠然忽然想起來了,“对了,你方才跟小染说什么,你这可能有些有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几张相片,可以人肉他啊!”这不是他们先前商量好的方案吗?虽然,也不是很认同。

    莫悠然略有些惊讶,“这么快就搞定了?我看看?!”

    “放在家里,沒有带过來!”呼子业说,“不过,我看小染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她的性格就是一追到底,一定会追着你再问的!”

    “那也只能暂时先拖一拖了,爸爸说,他会自己处理好的!我们都不想让小染受到任何的伤害,也许爸爸说的沒错,知道的越少越好!”

    叹了口气,忽然觉得爸爸说的也沒错。

    “你说的案子,我会回去好好查一,也许能查到点什么。”他毕竟是情报大王,弄这些,还是有一手的。

    莫悠然却摇摇头,“那是很早之前的事了,你们的档案里都未必会有,你确定,一定能查到吗?”

    “死马当做活马医,沒准真能查出点证据,好让那个杨斯墨死心!”他一脸认真的说。

    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似乎也有道理,莫悠然叹了口气,“对不起,要把你也扯进我们家这点事儿里!”

    “说的什么见外话,你现在,还把我当外人看吗?”微微侧身,在她的脸颊吻了一记。

    莫悠然有些红了脸,轻轻的推搡了他一,“讨厌,还有那么多人呢!”

    “那又何妨?”呼子业很不以为然的说,更加亲昵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