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染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心情烦闷无比。

    她总觉得,似乎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里,而且是越陷越深那样,完全一团迷雾看不清楚。

    杨斯墨那边还是扑朔迷离,外公这边却也是一层又一层,不知道外公隐瞒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小姨为什么都不肯说,他们到底,都在藏什么?!

    秋日的暖阳正是舒适,可是抬起头,却觉得那么的刺眼,一阵眩晕,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头晕沉沉的,感觉浑身乏力,醒过來的时候,眼皮仿佛有千斤沉,她使了很大的力气,才睁开眼,然后看到面前朦朦胧胧的光。

    “你醒了,小染?”关切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是卓越。

    “我……在哪?”张了张嘴,却发现声音特别特别的轻,沒想到自己会这么的虚弱。

    “你在医院,在大街上你昏倒了,有人打电话把你送进來的!”卓越说道,“还好你包里有身份证和电话,不然的话,我都不知道上哪找你!”

    “你不是本事很大,能把整座城都翻过來么?”她牵强的笑了笑,唇瓣扯得有些疼。

    “还能开玩笑,看來是沒什么问題了!”卓越点了点头,不过满脸都是担忧之色,“你怎么会好好的一个人昏倒在大街上的?”

    “我也不知道,就是全身突然一沒力气了!”她说话都似乎很吃力的样子。

    卓越很是心疼,“好了,先别说话了,你现在需要的,是好好的休息!别的什么都别想!”

    “我……”她还想说什么,然后看到门口涌进來好几个人。

    “小染,你沒事吧!”

    “怎么会昏倒的?!”

    “卓越你怎么沒陪着她啊!”

    乱七八糟的一堆声音,她有一点头疼。

    “别吵!”挤出了两个字,就不想再说话了。

    瞬间,他们都停止了争吵,然后齐齐看向她,“小染,你沒事吧?!”

    “我沒事!”摇了摇头,她说完,又紧闭唇瓣。

    “她身体还很虚弱,让她先好好的休息一,也才刚醒!”卓越一扬手,将莫家的人都给拦,“有什么问題,暂时先问我,我回答不了的,等小染休息好了再说,好吗?”

    莫天成皱着眉问,“卓越,小染的身体沒事吧,医生怎么说?”

    “大夫说她有点贫血,还有点缺钙,总之,需要好好的休养一,但都不是什么大问題!”卓越很简单的回答。

    “为什么小染会昏倒在大街上,她一个人逛街吗?为什么沒人陪着她啊?”陈怡也很紧张的问,“如果沒人有时间,小染可以叫我的啊!”

    “这个……”有些为难的回头看了一眼她,卓越说,“还是等小染恢复了,自己跟您说吧!”

    莫悠然接了电话就急匆匆的赶來,连带着呼子业也來了。

    看着她,一脸的内疚,“小染,小姨不是故意的……”

    一句话,所有人的矛头都转移到她的身上了,“你怎么了?你对小染做什么了?”

    炮火的转移,让呼子业一把揽住她,“不怪悠然,这事儿都怪我,我跟悠然还有点事做,就沒把小染留來,让她一个人先走了,是我的错!”

    卓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并沒有说什么,反倒是其他人,纷纷开始责怪,“她还挺着肚子呢,你们有什么事这么重要,把她一个人给丢,这幸亏沒出什么大事,要是万一……你们怎么心安!”

    咬着嘴唇,莫悠然一句话都沒说,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一旁,莫天成干咳了一声,“好,暂且不说了,还是小染的身体要紧,让她好好休息,我们都别吵她了!”

    “卓越,这里,你能照应着吧?”看了一眼,莫天成然后吩咐道。

    卓越点头,“沒问題!外公,您身体不太好,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大家都有事,就不用留。这里有我照应就行!”

    “我反正沒事,不如我也留來!”陈怡很是不放心的说。

    名义上,这是外甥女,她差不多已经当成自己的女儿在看了。

    “不用了,舅妈,我看着就行,您还是抽空炖点汤给小染,小染最喜欢喝了!”他主动索要东西,果然这一招有效,陈怡立刻连连点头,“好好,我这就回去炖汤去!”

    一群人闹哄哄的,莫小染紧紧的闭着眼睛,就好像睡着了一样,等他们都走了,才缓缓的睁开眼,看了看,“他们都走了?”

    卓越点点头,然后道,“你不想看到他们吗?”

    “我只是觉得很累!”她声音有一点沙哑。

    “怎么了?”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卓越本來就觉得事有蹊跷,现在看她对自家的人这个态度,就更觉得有问題了。

    “卓越,我觉得很怕!”她缩了缩身体,将被子裹紧了一点。

    以前,她都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勇敢,可是现在,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勇敢了。

    仿佛所有的人都瞒着她,什么都不肯告诉她,这背后到底隐藏些什么,她该信谁,该听谁的?

    “怕什么,有我在!”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源源不断的给她力量和温暖,“只要我在,我会一直的陪着你,沒有什么可怕的!”

    摇了摇头,她说,“卓越,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了,我今天找过小姨,她明显是知道什么,或者说,外公说了什么了,可是她不说,她什么都不告诉我,还要让我相信她,我该不该相信她,为什么他们都瞒着我,口口声声是为我好,为我好,就是什么都不让我知道吗?!”

    “那你呢?”一直安静的听着她说话,听她说完,卓越微笑着反问。

    莫小染微微一怔,一时沒明白什么意思。

    “你之前,不是也瞒着他们,杨斯墨的事,都沒有告诉过任何人,包括我?”他浅笑着说。

    “可我只是不想让你们……”她刚说出一半,就说不去了。

    看着他含笑的眼,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又有那么一点迷茫,“我,我当初只是觉得是小事,不想闹太大的,不是故意想瞒你!”

    “我知道!”他点点头,温柔的说。

    “我其实沒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我……”她感觉自己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卓越只是一直的笑,然后拉着她的手说,“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其实不用那么的激动,我明白的!”

    “那你……为什么不会怪我?”莫小染忽然之间,觉得有那么的感动。

    自己现在很介意家人都瞒着自己,可是卓越呢,当初自己何尝不也是瞒着他,他有沒有生气,有沒有介意过?

    “我为什么要怪你,你都说了,沒有做什么对不住我的,而且……你也沒有任何恶意,不是吗?”他一直微笑,也是一直很温柔的声音。

    小染有些哽咽了,“卓越……”

    “我在!”他点点头,跟她的手指交错,握紧。

    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莫小染道,“我明白了,他们都是我的家人,我不应该怀疑他们,更不应该想太多。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所有的事,想知道当年的事,更想知道我爸妈的事,因为那些也都属于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想知道,很想知道!”

    “那就告诉他,去问你外公,明明白白的问,把你跟我说的这些,都告诉他!”卓越说,“开诚布公,往往比什么都來的行之有效!”

    她点了点头,却还是有一丝犹疑,“如果外公还是不肯说呢?”

    “你还沒试,怎么知道呢?”他反问,“不要一开始就否定了自己,也许,结果会出乎你的意料呢?”

    看着她紧咬的唇瓣,卓越伸出一只手,轻轻的将她的唇从牙关里拨出來,“别咬,我心疼!”

    说着,凑过去,在她的唇上印上一吻。

    心里有一种悸动的感觉,她轻轻的回应着他,主动加深这一吻,许久许久,才分开。

    “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他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小染微微点了头,他笑,起身朝外走去。

    卓越刚走沒多久,她的电话就响了起來,接起,却看到是小姨打过來的,有点惊讶。

    “小姨?”

    “小染,对不起!我打电话來,是专程跟你道歉的,对不起!”莫悠然上來就道歉,“方才人多,我不太方便说,如果不是我刚才沒有拦着你,也许你就不会晕倒了!”

    “小姨,跟你沒关系,是我自己情绪激动了一点,现在已经沒事了,你不用这么自责!”她现在,是真的不怪她。

    现在想想,也许小姨跟外公真的有难言之隐?自己也只是想知道真相,并不是真的觉得他们在害自己。

    只是这种被人隐瞒的感觉,真的是不太好受啊!

    “小染,不是小姨瞒你,实在是……你外公不让说!而且,这件事其实跟你当真沒有多大的关系,你安心养胎,别想太多了,时机合适,我会告诉你的,好不好?”莫悠然思忖了很久,才给她打这么一个电话。

    小染颔首,“好!”

    刚刚挂了电话,就看到卓越端着盒饭走进來,顺口问到,“谁的电话?”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