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姨!”她倒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卓越点头,“看,其实他们也并不是真心想隐瞒你什么,很多时候,人做事都是有些情非得已!”

    “了解了,首长,已经受教了!”调皮的敬了个礼,那个活跃的莫小染似乎已经回來了。

    提了提手里的便当盒,“先吃饭吧,伤员!”

    一顿饭虽然简单,却也是吃的恰为温馨。

    吃完了,莫小染才摸着肚皮说,“可怜啊,你还这么小,就要跟着你妈我吃便当!”

    卓越睨了她一眼,“你可以选择不吃的!”

    “有别的可选择的吗?”她抬起头问道。

    “有!”他点点头,一边将便当盒丢到垃圾袋里,“你还可以选择不吃!”

    “哎,我好苦命啊,我还是孕妇,就这样虐待我啊!”她苦着脸叫道。

    卓越忍俊不禁,“好了,晚上舅妈给你炖汤送过來,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大不了我去买,少在这里装可怜了!”

    “我哪有装可怜,我是真可怜!”她反驳道,“不过卓越,我去问我外公的话,你可不可以不要去?”

    “为什么?”他扬眉问道。

    “因为如果你去的话,我怕我外公顾忌更多,反而会不肯说了!”她想了想,还是自己一个人去面对比较好。

    “你不怕了?”他大抵也知道是这个结果,却还是多问了一句。

    摇了摇头,她说,“你不是说了,他们都是我的家人,不会害我的,我还有什么好怕的?你说的沒错,我是应该开诚布公的直接问,也算了了心事了!”

    “很受指令,好同志!”煞有介事的摸了摸她的头,卓越一脸严肃的说。

    甩了甩头,脱离他的掌控,莫小染也学他严肃的样子,“首长,严肃点,说正事儿呢!”

    “我觉得,我很严肃了!”卓越应道。

    “那您的手……”指了指放在自己胸前的手,她后面的话沒有说去。

    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他还是一脸正经,“哦,帮你测心跳,看來是正常的,不需要叫护士來查看了!”

    说完,又镇定自若的将手收了回來,一点儿都不脸红。

    随着两个人越來越熟悉,他也越发的沒节操了,不过,,她喜欢!

    …………

    莫小染这趟医院住的并不算久,本來也就沒什么大问題,所以住院也沒什么太大的作用,所以还是回家养养。

    以她这种沉不住气的个性,回到家沒多久,就想去找外公问个究竟。

    不过卓越不赞同,觉得她疲劳过度,怎么也应该先休养一,最重要的是,,他也加入了一起隐瞒她的阵营。

    这一点,莫小染并不知道。

    在那天跟她谈完了以后,卓越就去找了呼子业,很简单,他对他不会有所隐瞒。

    在他那里,自己大抵知道了一切。

    “提议我跟外公开诚布公的是你,现在说不着急的又是你!”她嘟着嘴说,“什么都是你说了算!”

    “我并沒有说你不能去,只是说,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卓越一脸认真的说,“你刚出院,着急什么,你不知道cries多想你!”

    正说着,路曼玉就放学回來了,一开门看到她,很是惊喜,“嫂子……”

    一边叫着,一边扑了过來,直接扑进她的怀里。

    幸好她有准备,稍稍往后退了一步,不然的话,一定会撞到肚子。

    “cries,说了多少遍,轻一点,你会撞到小宝宝的!”路天娥在身后叫道。

    “沒关系!”弯腰來,她看着路曼玉有一点惊奇,“你方才叫我什么?”

    “嫂子!妈咪说,不能再叫莫老师莫老师了,要叫嫂子!”,她稚声稚气的说。

    心里感觉到倍为温馨,轻轻的拥住她,这时,路天娥也走了过來,有一点尴尬的说,“你回來了,我这几天带cries比较忙,沒去看你,所以……”

    “沒关系!”她笑了笑说,“妈,谢谢你!”

    她这么一说,路天娥更加有些窘迫了,“我其实沒做什么……”

    “嫂子,你是不是因为有小宝宝了,所以不能做我老师了?”看着她 的肚子,小家伙一脸认真的说。

    “大概……也许……应该是吧!”歪着头想了,然后笑盈盈的说,“不过现在的老师不也很好?不管是谁,都会是个好老师的!”

    “可我还是想让莫老师教我!”刚一出口,立刻捂住嘴,好像说错了话一样,然后扭脸看向路天娥。

    路天娥睨了她一眼,她就吃吃的笑,看起來,关系倒是和谐多了啊!

    “对了,爸爸呢,最近好像一直都沒有看到爸爸啊!”莫小染这才想起來,是有许久沒看到卓广义了。

    “看不到他,一点儿都不稀奇!”路天娥哼了一声,在收到卓越警告性的目光时,才转过头道,“cries,我们还是先回房吧!”

    看着她们走了,卓越才道,“爸爸一直都很忙的,其实你很少在,所以不知道,爸爸会经常这样不在家,所以他跟我妈才……”

    后面的话沒说去,可能就是聚少离多,所以才导致了后來的离异吧。

    点了点头,她道,“我知道了,那……我明天去看外公吧!”

    兜兜转转,她还是沒忘掉!

    卓越叹了口气,“暂时不要了,呼子业说,已经把杨斯墨的相片拍來了,而且在查,等有消息,然后再去?”

    “你是不是……也有事瞒着我?”女人敏锐的直觉,让她觉得卓越的口气有点不太对。

    “有!”卓越犹豫了,倒是沒有否认的点点头,“不过,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不是什么大事!”

    “我……”莫小染想了想,“算了,如果你真的不能说,就不说吧!反正已经很多人了,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我也不觉得稀奇了!”

    “小染……”伸出手搭上她的肩膀,他说,“不是有心隐瞒你,如果你想去问你外公,等上两天,就两天,到时候我陪着你去!”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她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了。

    …………

    “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卓越看着莫小染已经睡了,才來到楼打电话。

    那边,呼子业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还是能听得到的。

    “已经查的差不多了,只不过还需要一点点时间!”呼子业说,“当年的事情毕竟实在太久远了,想找点证据,哪儿那么容易啊!而且如果老爷子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估摸着真的一点证据都沒有,毕竟为了防止恐慌,这种事,都是隐瞒來的!”

    “那看起來,还是有点难度的!”卓越应了一声。

    呼子业颇有点不耐烦的说,“照我说,这么麻烦做什么,给他找什么证据,他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敢做违法乱纪的事,砍不断他的爪子!”

    “老呼,这里不是战场,不是拿着枪杆子就能解决的!”卓越说,“再者说了,你不是也说了,老爷子有所顾忌,不想伤害故人之子,有所忌惮,就总会比较的麻烦一点!”

    “哎,如果不是为了我们家悠然,你不是为了你家的小染,真沒必要搞的这么麻烦!”他叹了口气说道。

    卓越不由得笑了笑,“这么快就你家的了,什么时候办事啊?”

    “哪儿有这么快,我们现在都很享受现在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不着急!”呼子业一边说着,一边还在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后來,就听他惊异的说,“咦……好像有发现?!”

    微微一愣,卓越坐直了身体,“什么发现?!”

    “你等等,我看看!”呼子业顿了,然后说,“这里有一条旧新闻,好像是表彰莫老爷子的捐献,至于捐赠什么给国家,倒是说的比较含糊其辞,说是具有卓出贡献!”

    “那有什么用?”卓越微微眯起眼睛,“并不能说明,他就沒有私吞什么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里的新闻时间跟当时比较相符,沒准能说明,他是真的捐赠了,而不是私吞了,也许能让那个变态的家伙相信呢?”呼子业看着电脑的屏幕说道。

    卓业沉吟了一,“你觉得可行吗?他是比较偏激的,我们都知道!这仅仅一则新闻,他会相信吗?”

    “相不相信,我们已经做的最大的努力了,总不能把心窝子掏出來给他看吧?!”呼子业有点恼火,“我倒是觉得,最大的问題症结不在那个杨斯墨那里,而是老爷子那,如果能说通老爷子不要太执着,一切都不是什么问題了!”

    卓越沉默了一,其实他也有这种感觉,不过莫老爷子的牛脾气,他也是略有所耳闻的,想要说服他,谈何容易啊!

    “行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了,尽量再查查看吧,我从小染那争取了两天的时间,你查的多了,有资本了,我拿着这些资本跟小染一起去问老爷子,看看有沒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他说道。

    呼子业说,“那也只能这样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