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永远比你想象中来得更措手不及,还没等卓越把这件事给办妥,临时接到个任务,需要出发。

    紧急出发也便罢了,这一次,是去别的城市,有点远,机也要两个半小时。

    接到一纸调令,他为难不已。如果是以前,一定毫不犹豫,即刻出发,可是如今有了牵挂,又是在这么特殊的时刻。

    “卓队,车子还有十五分钟到你家门口。”电话里是龙逸的声音,他显然是一边开车一边在说话。

    “知道了!”他应了一声,简单收拾了几件衣物,大多是他的军服。

    看着他的动作,小染也大抵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干嘛面色那么凝重,又不是没离开过,你去忙你的好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现如今不只是照顾不照顾的问题,而是……你外公那里事情还没有解决……”他顿了,在想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

    还以为是什么事,莫小染笑道,“没关系,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说起来,还算是我自家的事,放心吧,我能解决的好!”

    “小染,不管做什么,记得,凡事别冲动,还有,也不要冒险,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他一脸严肃的叮嘱着,总是有千般万般的不放心。

    看着他那么紧张的样子,她忍不住笑着调侃,“我不是一个人,我是一个神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卓越很认真的解释。

    他过于认真的样子,让她笑出来,“好了好了,你不用解释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啊,你不要搞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这样我都紧张了!”

    “小染,这次不一样,这次是要调到别的城市,可能要好一阵子才能回来!”他握着她的手,才把这件事告诉她。

    莫小染微微一怔,这倒是她没有想到的,“很远吗?”

    “有点!”点点头,他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那也没关系啊,你反正会回来的,大不了就是多等几天的事呗!”她想了想,故作轻松的说,不想让他走的时候还背着包袱,“我一个人可以撒欢了,没有你唠叨,我开心死了!”

    知道她是故意在宽慰自己,卓越叹了口气,“好吧,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和……宝宝,等我回来!”

    说话间,外面已经听到汽车的喇叭声,显然已经是到了。

    “快去吧,别耽误了任务!”轻轻推了他一把,莫小染说道。

    他沉默了一,紧紧的握了握她的手,然后缓缓松开,再提起包,转身了楼。

    她没有跟去,只是站在二楼窗口看着,看着他上了车,然后跟自己挥手,也微笑着跟他挥了挥手。

    鼻子有点酸酸的,但是不能让眼泪掉来,坚决不能让他带着心理包袱走。

    扬着笑容挥挥手,然后看着车子很快的开远,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心里顿时觉得空落落的。

    虽然从结婚以后,他这样离开过无数次,可自己似乎依然不是很习惯,不过,终究是要慢慢习惯来的,从选择了他,就注定了这样的生活,不是吗?

    “嫂子好像很宽心嘛,都没楼来送送卓队你?”龙逸一边开车一边说,方才他也一直看着的。

    卓越摇了摇头,“她是怕哭,所以才没送!”

    太了解她了,不过是太不舍,才害怕离别。

    “也是,卓队你这才新婚燕尔的,最近的任务似乎特别的多!”龙逸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别发牢骚了!我这也不算新婚了,都有几个月了!”卓越道,“营地不用回了,直接去机场!”

    “是!”龙逸应了一声,脚的油门踩足了。

    …………

    车子很快在莫宅门口停了来,莫小染深吸一口气,不是她不听话,而是既然决定了,还是想去找外公问个明白,不然的话,这几天都不用睡了。

    打开门,看到舅妈正在园子里给花浇水,一抬头看到她,忙把手里的水壶给放,“小染,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回来,我这都没准备什么菜,你等着,我这就买去!”

    莫小染微微勾了唇角,“小舅妈,我外公呢?”

    陈怡微微一愣,然后指了指里面的子,“在里面!”

    “我去看看外公!”说着,她就进去了。

    陈怡唇瓣动了动,想说你外公都好几天没楼了,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说,算了,还是让她自己去看看吧。

    “外公!”敲了敲门,听到里面沉默了,然后才传出来声音,“小染么?进来吧!”

    她推了推,果然门就开了,进去看到外公是躺在床上的,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精神。

    “外公,你怎么了?”很是惊讶的问道,外公看上去好像是病了啊,可是没有人告诉过她啊!

    “没什么,一点小感冒,就是老了身子不利索了,所以犯懒了!”他叹了口气,然后朝着她伸出手来,“小染,过来坐这!”

    看着她坐了来,又说,“怎么今天来了,是不是想外公了?”

    一边说,还得意的冲她眨了眨眼,莫小染有些忍俊不禁,笑起来说,“是,我是想外公了,可想可想了!”

    “嗯,这话很受用,但是不对呀,你是不是有事想要求我?”他看着她。

    这丫头从来可都是嘴硬心软的典型,嘴巴上一直不肯服输,居然会主动说想他了?

    “你看吧,我说你好不行,不好也不行!”莫小染说,“那我不想你了!”

    “你这鬼灵精!”手指头戳了她一,然后脸上的笑容逐渐收起来,他叹声道,“你是为了杨斯墨的那件事来的吧?”

    莫小染的笑也僵住了,有些不太自然,“外公……”

    “傻丫头,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外公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还有前两天你小姨那粗枝大叶的,怎么会跑来偷听?你啊……事情做的太明显了!”似乎是叹息,又似乎是在教诲。

    “外公,我不是怀疑您什么,只是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杨斯墨突然的好像矛头就转向您了,这是为什么?”既然外公都已经主动提了,那她就更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不是外公不肯告诉你,只不过这件事太过久远,也跟你没多大的关系!”莫天成其实更不想去回忆过去,很辛苦的过去。

    “外公,其实从杨斯墨找上我,想用我来威胁您的时候,就已经跟我有关系了!就算您不说,您觉得,他会放过我吗?”她耐心的说着。

    莫天成语塞了,这也是他这几天所反复考虑的,不管怎么样,他也不希望小染受到任何的伤害,一点点都不希望!

    “所以,如果您告诉我,起码有一天万一我一个人面对他的时候,还能想法子去说服他,或者应对他,我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大的危险!”她认真的说。

    “你说的……也有道理!”他叹了口气,“整件事说起来也是很多年以前了……”

    他有些疲累,这件事,已经反复说了三遍了,早知道,当初把他们都聚在一起全说了算了。

    莫小染很认真的听着,这对她来说,是第一次听,不时还会插话问一问,听完了,有点茫然,又有点恍然大悟,“那整件事说起来,是跟外公您没多大关系,他这完全是臆想症啊!”

    “也不完全是!”摇了摇头,他说,“其实当年可能有些误会,因为后来就分开了,所以也许,杨斯墨的父亲,如果有了误会,这样告诉儿子,也是无可厚非的!只不过……”

    小染一怔,“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我有点疑惑的是,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找过这个问题,反而是如今,好像阴差阳错一样……”他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换成别的小犊子,他完全可以动用自己以前的力量,去摆平这件事。

    偏偏是杨斯墨,偏偏是故人之子,他就不能不忌惮。

    “是不是因为碰巧发现我是您的外孙女,所以才找到了您?”那这样说来,还不是自己连累了外公?!

    摇了摇头,莫天成并不赞成,“你对家里的事了解不是太多,其实就算没有你这出,你舅舅的公司,跟杨氏也是有那么一点合作,就算两家往来并不频繁,如果他有心查,也不会查不出来。所以……此事有一点蹊跷!”

    小染回味了,觉得外公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难道是中间发生了点什么吗?”

    “那就不知道了!”莫天成拉过她的手,“小染,这件事外公已经告诉你了,就不要再提再去想了,你保护好自己,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他也完全是冲着我来的,实在不行,我这条老命给他,也算是个交代了!”

    “外公,你怎么能说这种话!”莫小染惊叫起来,不赞同的说,“本来你就没错,为什么要承担这样的责任?不管怎么说,我,我们大家都会陪着您,绝对不会让您有什么危险的!我就不相信了,身正不怕影子斜,难道还怕他不成?!”

    “小染,出门的话,就尽量跟卓越一起,我准备找杨斯墨谈一,彻底的把事情做个了断,不然的话,不能让你们总是这样活在威胁!”

    “外公,如果你要找他,我陪你一起!我也不觉得是什么阴影,光天化日,他有本事学那个什么……再绑架我一回?!”反正也都经历过了,大不了硬碰硬。

    “小染,不许胡说!”他立刻呵斥道。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