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外公是关心自己,她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

    叹了口气,莫天成说,“小染,你要知道,外公做这么多,隐瞒这么久,就是不想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外公这辈子,没觉得对不起谁,就只觉得对不住你,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外公都不能让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外公,你不要这么说,是小染欠你的,如果没有你,小染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得来!”这话是实话,如果没有外公,她都未必能长这么大。

    摇了摇头,莫天成道,“小染,今天既然跟你说了,外公就索性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

    “什么事?”心里突然就被提起来一般,心都仿佛提到了嗓子眼,她隐约感觉出外公要跟她说什么,可是……一直想知道的事,真的面临了,却又觉得很紧张很紧张。

    “小染,在那边柜子面第三个抽屉里,你去打开……”用手指了自己的对面。

    莫小染看过去,那是最普通不过的一排柜子了,她起身走到那前面,回头看了外公一眼,却见他直直的盯着自己,然后微微颔首。

    便伸手将抽屉打开,打开了以后,就听到外公说,“你把手伸进去,里面有个夹层,在拉开!”

    迟疑了一,完全照做,果然摸到了一个夹层,然后用手一扣,就拉开了。

    “外公,然后呢?”她回头问道。

    “你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他半撑起身体,沙哑着声音说到。

    拿着那个小小的抽屉,看到里面是一个小盒子,很陈旧的小盒子,但是很干净,显然是保存的极好的,没准还经常拿出来擦拭。

    小盒子躺在她的掌心里,就好像躺在她的心坎上,小心翼翼的拿过来,然后重新坐到外公的身边,“外公……”

    “打开!”他点点头,示意她可以打开。

    深吸一口气,她将那盒子打开,却没看到什么贵重的东西,反而是一张略有些泛黄的相片,相片上的人,似曾相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合影,两个人都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尤其是女人,她看了一眼,就好像心头被狠狠的撞了一,感觉无法呼吸。

    “外公,这是……”她心中有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却不敢开口说,等待着他说出来。

    “这两个人,就是你的爸爸妈妈!”莫天成用手指指了一,沉声说道。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真的听到了,还是觉得很激动,“外公……”

    声音略有些颤抖,喊了他一声,又低头看着相片里的人。

    那是她最亲密最亲密的人了!虽然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也没见过,但是那种熟悉而温暖的感觉,却浓浓的将她包围起来。

    “爸爸,妈妈……”她轻声呢喃,用手指摸索着相片,眼眶有些微微的泛湿。

    “小染,是外公对不住你!如果当初,不是外公极力反对你爸妈在一起,也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你爸爸妈妈也许不会出事,所以……是外公欠你的!”他挣扎着坐起来,情绪有些激动的说。

    之所以从来不提起,之所以从来不让她问,就是心里存了太多太多的歉疚,这种歉疚,让他不敢去提,只能尘封起来,好像这样,自己就会心安一点。

    “外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的声音有些发颤,虽然她很想知道爸爸妈妈的事,但是外公为什么要这样说?

    “当初,我不同意你爸妈在一起,我是觉得他们在一起是不合适的,可是你妈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一点都不听话,一定坚持要跟着你爸爸,后来他们有了你,我一直都不肯认,再后来,他们出国,结果发生了意外……如果,如果当初我不是那么固执,把他们留来,也许就不会发生那些事!”

    每每想起,那都是他心底最深的痛,他是有多爱这个女儿,可是最后,还是失去了她。

    虽然是空难,虽然是意外,可是……也许是能改变的,不是吗?!

    莫小染怔忡许久,她脑子里有点乱乱的,毕竟,外公说了太多,而且有点乱,她需要时间来理清一,“外公,这不怪你……你也说了,那是意外……”

    虽然想起来,心里还是会很痛,可是也不能怪外公不是吗?空难……谁能预料到呢?

    “可是外公,你为什么不同意爸爸妈妈在一起?我爸爸……哪里不好?”她问这话,并非责怪的意思,而是想弄清楚,爸爸到底是哪里让外公不满意了,爸妈,又是什么样的人?

    “这个……”外公却迟疑了起来,目光落向她手里的相片,思绪似乎飘的很远很远。

    “也是外公当年固执,觉得你父母是门不当户不对……”他叹声道,当初自己正是意气风发,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就这样轻易的夺走了他女儿的i心,甚至引得女儿背离他,如何能不震怒。

    他一怒之,要断绝父女关系,其实不过是威胁而已,可是没想到,她的脾气就那么的倔,宁可断绝关系。

    那是他的女儿,他嫡亲的女儿,从小呵宠到大的,却为了另一个男人,而要背离他,怎么能不伤心难过。

    “门不当户不对?”莫小染简直不能想象,一向慈爱的外公,怎么还会有这样古板的想法,“就因为这个,您就要拆散我爸妈?”

    “小染,是外公对不住你……”他歉疚的说着,想要握住她的手。

    可是莫小染的手往回缩了缩,不动声色的避开,低头看着相片,“外公,那我爸爸……还有妈妈,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都是做什么的?”

    “你爸妈都是极为优秀的人,是外公当时的偏见,都怪外公!”悔之晚矣,人生往往就是如此。

    “那……为什么我没死?”抬起头看向他,眼睛里充满了疑问。

    她这样突如其来的问,让莫天成心头一惊,“小染,你不要胡思乱想!”

    “外公,你不要紧张,我不是胡思乱想,我也没想死,我只是不明白,既然是空难,为什么我爸妈都不在了,我还好好的?”她有些疑惑的问道。

    莫天成摇摇头,“这个只能说,是老天垂怜我,或者说你父母给我一个恕罪的机会。他们走的时候,并没有把你带走,而是留给了你舅舅,当时你舅舅刚结婚,他们偷偷的把你留来给你舅舅,然后说等出国办完事回来就接你,却没想到,阴差阳错,倒是让你活来了!”

    “这么巧合?!”莫小染很惊讶,居然这么的巧。

    “是啊,所以说,是你爸妈冥冥之中,让我来照顾你好恕罪。所以小染,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一点点伤害的!”他抬手摸着她的头,温声说道。

    但是显然,莫小染想的却不是这些。

    她拧起眉头说,“外公,我不觉得是上天的巧合,你不觉得,我爸妈就跟知道会出事一样吗?不然的话,那个时候的我才多大?”

    看着他的眼睛,她继续说,“您也说了,当时我小舅舅才结婚没多久,就这样把那么小的我交给舅舅,他们真的那么放心?还是说……一早知道会出事,所以才把我留了来?”

    “这……空难这种事,总不可能是人为制造的!”莫天成并不赞同,“更何况,当时有调查有取证,一切都是有报道的,不可能是假的!”

    “我没说空难是假的,但是……爸妈真的就这样死了吗?还是说,他们一早就知道会遭遇什么不幸?”也许是女人的敏感吧,但是她总觉得,太过巧合的事,就不是巧合,一定有什么因果在里面。

    “你说你爸妈还没死?”莫天成却理解成了另一个意思,眼睛蓦然一亮,但也只是那么个瞬间,又黯淡去,“不,不可能的,都过去二十多年了,不可能的了……”

    看着他陡然失落的样子,莫小染的心里也有些于心不忍,毕竟是老人家了,这样让他情绪起起伏伏,确实不好。

    她说,“我也不是说爸妈还活着,只是觉得事情太巧了,我这么的幸运……不过算了,也许真的是我想多了!”

    “小染,外公理解你的心情,你很想爸爸妈妈还好好的,外公更希望他们能好好的活着,就算拿我这条命去换,我也愿意……”

    看着他情绪有些激动,莫小染连忙说,“外公,你别这样说,我相信,爸妈在天之灵也一定不会怪你的,他们更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你不要这样想,我爸妈也一定不会怪你的!”

    “小染,你就不用安慰我了,这么多年,我每次梦见你妈妈,她都是恨我,埋怨我……”心头压抑的沉甸甸的,一直不敢说,不能说,现在都说出来,就舒服多了。

    “不会的外公,你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把我照顾的这么好,他们感激你还来不及呢!”她轻轻的拥住莫天成,“外公,你也说了,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们就不要计较了好不好?”

    “可是小染,终究是我对不住你啊!”他深吸一口气,“所以,这件事,外公会解决好的,你就放心养好身体,别的,别管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