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让她不要管了,可是,她怎么可能放心的,尤其在外公说了那么一番话以后,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搬回来住,否则一直不会安心的。

    “小染,又回娘家?”看着她拿着个小的行李箱,路天娥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迟疑了一,她点点头,“妈,最近我家有点儿事,所以我要先回去住一段时间,这阵子卓越不在,您多费心了!”

    她也知道,作为一个已经结了婚的人,她这样频繁的往娘家跑,甚至住来,是不太好,可是现在这种情况,确实没有办法。

    “我倒没有多费心,不过……我们家也不是小户人家,你总这样往娘家跑,让人看到了,难免说闲话,好像我们待你不周似的!”她一脸为难的说着。

    “妈,日子是过给自己的,干嘛要让别人看怎么样,卓家对我好不好,我自己心里有数啊!”她不认同这个看法,“不过,我这次确实是有点事,等事情办完了,一定不这样儿了!”

    路天娥幽幽的叹息一声,“罢了,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我哪儿还管的了,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了了,更何况是媳妇!”

    看着她,小染想说什么,想了想,抿抿唇还是拖着箱子走了。

    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除非能直接留来,可是……这也是不可能的。

    站在路口打车,不知第几次发誓,等生完孩子,一定要去学车买一辆,不过现在,只能暂时屈服,还是叫个车方便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班高峰期,路上一辆车都拦不到,正焦虑的时候,一辆车子缓缓的从面前滑过,然后停了来。

    她意识的往边上咧了咧,卓越不在,家里人不知道,肯定不会是来接她的。

    可是车主人偏偏探出头来,“莫小染……”

    小染愣了,看过去,居然是程欣。

    “你好!”她礼貌的笑了笑,毕竟交道不算很深,所以也仅限于客套。

    “在等车吗?”程欣倒是很友好的笑着问道。

    她点了点头,“是啊,好像是班高峰期,都打不到的!”

    “对,而且是交班的点,很难打,你去哪,我送你?”程欣直接问道。

    “这个……太麻烦你了吧?我是回娘家去的!”她拖着手里的箱子,觉得麻烦人家不太好意思,毕竟不是特别的熟,可是不麻烦她,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打到车。

    天气已经很冷了,天黑的也特别的快,眼看着,不一会儿就要黑来了。

    程欣点头,“顺路,我送你吧,不麻烦的!”

    看着她一脸诚恳的样子,看看天色,想了一,便不好意思的说,“那实在太谢谢你了!”

    说着,把行李箱放到后备箱里,然后打开副驾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对了,你知道我娘家在哪里?”不然的话,她为什么说顺路呢?

    程欣笑着说,“你忘了,你结婚的时候我来过啊!再说了,我跟卓越本来就是好朋友,知道也不稀奇啊!”

    恍然大悟!

    “对了,你手里怎么还提着箱子,这是要在娘家长住吗?”看着她,程欣奇怪的问,“你挺着肚子还一个人出门,万一有点什么事儿可怎么办!”

    “没关系,又没那么娇贵的!”她拿出纸巾擦了擦鬓角的汗水,“我也不是长住,就是回去住几天,卓越不是又出去了嘛,我反正也是一个人,回家热闹一点!”

    家里的事,不想对外多说。

    “卓越又出任务了?”程欣挑了挑眉,“你这个军嫂,可真够不容易的!”

    小染有些羞涩的笑,“所有的军嫂不都是不容易的么?相比之,我这也不算什么了,起码很多时候,卓越还是会回来的,人家那种一年都见不上一两次的,才是真辛苦!”

    “你倒是真想的开!”程欣一边不紧不慢的开着,一边微笑着说,“预产期什么时候?”

    “大约要过完年了!”摸着肚皮,一种浓浓的幸福感就油然而生。

    顺着她手的动作看了一眼,程欣说,“那你肚子可够大的,是双胞胎吧?”

    “啊,这个真没问过!不过应该不是,如果是的话,大夫应该会说了!”她低头看了一眼,好像是比较大,但是从来医生都没提起过啊!

    “可是看起来个头真的不小呢!”程欣说,“自从你们结婚以后,也没怎么看到你了,你现在还上班吗?应该不上了吧?”

    “是,不上了!”她垂眼眸,敛去其中的晦暗。

    但是程欣显然是不知道其中内情的,颔首道,“不上也好,好好的养胎,你现在是身体最重要了!”

    听着她的叮咛,小染略点了点头,不过对她来说,如果有的选择,宁可去工作,这样的呆着,真的很闷,也很容易胡思乱想。

    个中内情,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

    她打断了程欣的话,然后问道,“对了,你跟卓越是军校同学,为什么没去部队上呢?还是已经退役来了?”

    程欣微微一愣,然后叹了口气,“我其实,是逼不得已!”

    “嗯?”挑了挑眉,莫小染没太明白什么意思。

    “如果有的选择,这么多年的军校自然不想白念,不过受了伤,所以不能再留来了!”她淡淡的说。

    这倒是让小染很惊讶,她原以为是她不想做了,或者其他什么的,但是没想到是因为负伤。

    迟疑了一,然后小心翼翼的说,“就算负伤了,也可以转作文职的啊,如果你喜欢的话!”

    她虽然不是很了解部队上的流程,但是照她看,程欣应该是那种很能干又很聪明的女人,想转作文职难道不行吗?

    程欣笑了笑,一只手插进利落的短发里捋了一把,“我是记忆力不太行了,转文职也没什么用,既然是个没用的人,何必拖累人呢,对不对?”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笑着的,但是小染从她的笑容里,看出了落寞。

    那种落寞,让她有些心疼。

    她太能够体会那种感觉了,自己也很想继续工作,可是却不能坚持去,完全外力的迫不得已,比自己放弃更加来的痛苦。

    可是程欣比她还要难过,因为自己如果解决了杨斯墨的事,想上工并不难,但程欣不一样,这决定了她可能永远要远离她热爱的事业了。

    “你记忆力怎么会不行,你看,你随手笔画给我做出的衣服都那么好看,你真的很厉害的!”她安慰着她说。

    程欣微微一笑,“那是不一样的!不过,谢谢你安慰我!当时我很难过,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我不是安慰你,说的是认真的!”莫小染顿了,然后道,“其实……我也跟你差不多,本来我是想上班的,但是现在也是因为迫不得已的原因不能上了!”

    “卓越不让你去工作?”程欣挑眉问道,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摇了摇头,她咬着唇说,“因为其他的原因,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程欣沉默了一,然后说,“想开点,其实也好!你就当好好休息一了,等生完宝宝了,没准还要照顾两年的,到时候再看了!”

    “是啊!”她也是这么想的,也就算是巧了,当老天让她休息了。

    看了前方的路,拐个弯差不多就要到了,两个人一聊天,不知不觉还挺快的。

    “前面过了路口就停吧,我走两步就好,不然你进巷子再转出来麻烦的!”小染说道,“谢谢你了!”

    “那么客气干嘛,能帮个朋友,开心还来不及呢!”程欣笑着说,一边拐弯。

    小染很有些感慨,“我朋友并不多,能交到你这个朋友,是我的福气!”

    “什么福气不福气的,既然是朋友,就不要说这样的话!”程欣笑着说。

    车子,缓缓的停了来。

    打开车门,莫小染了车,然后到后备箱拿了行李,跟她挥手作别。

    程欣摆了摆手,车子开出一段,又退了回来,“小染……”

    小染一怔,转过头来,就看到她的窗户缓缓降,然后露出她的小包包。

    程欣笑着说,“聊的开心,都忘了拿东西了吧?”

    她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把包都给忘了,上车的时候顺手往边上一放,车就忘了。

    “看我,才是记性真的差了!”一拍脑门,接过包包,她笑着说,“谢谢了!”

    “别客气了,天都黑了,赶紧回去吧!改天约你出来喝茶逛街!”程欣说道。

    “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对了,我好像还没你的号码呢!”莫小染这才想起来,掏出手机。

    程欣微笑着报出手机号,两个人互相交换了,这才离开。

    提着包包,拖着行李箱往家的方向走去,心里感觉舒畅了许多。

    背后,一个黑影越来越接近,她好像全然无察觉一般,继续往前走着。

    外公家这个巷子不算阴暗,两边的路灯到了这个季节开的都比较早,把人的影子拖得长长的。

    她不疾不徐的往前走着,后面的人也越跟越近,然后一伸手——扑了上来!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