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悠然沉吟了一,“沒事,这事儿有你舅舅在呢,甭操心那么多了!”

    说着,打了一个哈欠,“哎,我都困了,睡吧,啊!”

    看她翻了个身,好像真的要睡过去了,她今天晚上,还真的就睡在这里了,她还以为随便说说的呢。

    不过,听了这么多的话,莫小染怎么可能还睡得踏实,翻來覆去一整夜,都沒怎么好好合眼。

    倒是到了早上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醒过來,也不知道几点了,但是外面太阳好大,应该已经很晚了吧。

    这个季节來说,这么大的太阳,只怕已经是正午了。

    转头看了一眼时间,居然已经十一点多了,还真是能睡!

    洗漱以后楼,家里真是静啊,到处都是静悄悄的,感觉像沒什么人在。

    “舅妈,我小舅舅呢?”她探着脑袋问道,家里也就陈怡经常在家的。

    还有小姨一早也不见了,她什么时候起床的,自己都不知道。

    她昨天晚上跑过來,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自己一宿沒睡好,她倒是睡得踏实了。

    “你小舅舅一早去公司了,你小姨也出门了,外公去打牌了,现在家里只有我一个!”顿了说,“哦不对,还有你!小染,吃什么早点?”

    “早点?小舅妈,现在该是午饭了吧!”她说话间,已经走楼了,果然家里只有他们两个。

    但是感觉太奇怪了,或许是舅妈说的太利落了,一口气就把所有的事都给交代了?

    坐來倒了一杯水喝,然后看了她一眼,“小舅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沒有啊!”陈怡摊开双手,“要吃饭吗?差不多快好了!”

    “恩,也好!”点了点头,到底也是饿了的。

    两个人的午餐,也算是丰盛了,特意给她炖的汤,还有鸡蛋和牛奶,莫小染默默的吃着,歪头看向陈怡,“小舅舅在公司不回來正常,可是外公也不回來吃午餐吗?”

    “你外公牌局那边有自助餐提供的,很丰盛的,你就不用替他操心了,现在全家人最重要的就是你,把你照顾好了,就万事大吉了!”她一本正经的说着,顺便往她碗里夹了一块排骨。

    “小舅妈,你这话,像是排练过的呢!”她往鼻梁上推了推眼镜,然后说道。

    陈怡眼眸闪过一丝慌乱,但是很快的垂眼皮掩饰住了,“你胡思乱想什么,排练什么啊!你当是你们家卓越部队演习啊!”

    “唔,说起來,卓越是好几天沒给我打电话了,我去楼上打一个给他!”说着,将碗筷一放,推了推说,“有劳小舅妈了!”

    “你打个电话还要上楼的呀?”陈怡追着问,有点不放心的叮咛,“当心你的肚子!”

    莫小染一回头,嘻嘻的笑,“我这不是想说悄悄话嘛!”

    说完,一转眼,人都不见了。

    陈怡叹口气摇摇头,这孩子!

    上了楼,莫小染往看了一眼,看到小舅妈收拾了碗筷,然后去后花园了,这才蹑手蹑脚的來到外公的房间。

    伸手轻轻一推,还好,外公的房门倒是沒锁,一推就开了。

    进去看了看,顺手再将门给关上,嗯,静谧无声。

    她实在觉得有点可疑,昨天晚上小姨刚说完那些,今天全家人几乎都不见了,外公真的是出去打牌了吗?

    床铺叠的整整齐齐的,显然人已经离开很久了,外公的卧室很简单,几乎沒有什么累赘的东西,除了几个柜子,干净的一尘不染。

    想了想,将上次外公说过的那个抽屉拉开,然后打开隔层,看看里面的东西倒是还都在。

    爸爸妈妈的相片也在,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摩挲了一番。

    留恋不舍的放,再摸摸看,里面确实沒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

    在外公的房里也沒有什么发现,索性出门,她决定,给小姨打个电话。

    刚出了房门,迎面就撞上了一个人,因为猝不及防,身体连连往后退了两步,险些摔倒。

    好不容易撑住身子,站稳了,才看清面前站着的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男子,黑脸黑面的,看上去很有些生冷。

    “你是什么人,怎么进來的?!”她吃了一惊问道。

    可是,那人连话都不说,伸手就來抓她。

    莫小染眼明手快,一侧身,险险的躲过,然后反手一击,,

    不过对方显然是练过的,不但轻松的挡住了她的回击,而且一扬手,直接就将她拿了。

    扣住她,面无表情的往楼走,她使劲的扭动着,“放开我,放开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

    等到了楼,她反而叫不出声了,因为她看到,本应该在后花园的小舅妈,居然也在客厅里,但是她被绑住了。

    双手被反绑着,嘴巴也贴上了胶布,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來。

    “小舅妈!”她叫了一声,身后却被轻轻的推了一把,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眼看着她的危险动作,陈怡瞪大了眼,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但是又叫不出來。

    好在,她险险的控制住自己。

    沒有摔倒,但是也受惊不小,在沙发上坐了來,环顾四周,除了两个一模一样的黑脸人,并沒有其他人。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谁派你们來的!”她皱着眉问,对方倒是沒有封她的口。

    见他们都不回答,便想了想又问道,“是不是杨斯墨让你们來的?!”

    话音刚落,就听到缓慢的脚步声,声音是越來越近。

    她的心也越來越紧张,看着声音的方向。

    不一会儿,果然一个熟悉的人影,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杨斯墨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好久不见,莫老师!”

    “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杨老师!”她不无讥讽的说,冷笑一声。

    杨斯墨微微一怔,旋即笑了起來,“对哦,我倒是忘了,你看我们多么巧,我是你的老师,你又是我女儿的老师,实在是太巧了呢!”

    “废话少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她冷声道,倒是沒想到,杨斯墨会真的敢这么做。

    “杨斯墨,你现在这样是绑架你知道吗?”她呵斥道,“你知道你自己女儿的痛苦,也想干跟那些绑匪一样的事吗?”

    杨斯墨扬了扬眉,“绑架?!不不,不是的,你误会了!我这绝对不是绑架,你看,家是你的家,我也沒虐待你,沒带你去哪里,更沒有勒索赎金,所以,这不成立,这不是绑架!”

    简直是强词夺理!

    莫小染懒得跟他争辩,直接开门见山的说,“说吧,你到底要干什么?就算你把我绑起來,也是得不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

    “这个……你说了不算,要看你慈爱的外公怎么说了!”他一边笑着,一边掏出了手机。

    然后,莫小染就眼睁睁的看着他给外公打电话。

    “莫老爷子,你好啊,我在哪里?哈哈……”他笑了起來,“你一定很想知道我在哪里对不对?你约了我,却看不到我,是不是很心焦啊?!”

    心头一惊,听着他话里的意思,外公是约了他见面的?只不过他爽约了,调虎离山?!

    眼睛看向小舅妈,却见陈怡别开眼不敢看她,显然是心虚的。

    看來,杨斯墨说的是沒有错啊!

    “來來,听听你最想听的声音!”那边,杨斯墨说着,然后把电话拿到了莫小染的耳边。

    紧咬着嘴唇,她就是不说话,不想让外公听到自己被挟持了,更不想让他着急担心。

    “啧啧,你亲爱的外孙女不想跟你说话呢,怎么办?不如,我帮帮你吧!”杨斯墨说着,然后使了个眼色,对面,将陈怡嘴上的胶布给撕去了。

    “你不出声,我就让人在她的脸上割一刀,这如花似玉的脸蛋,可就废了!”他半威胁的说。

    “你敢!”莫小染当时就急了。

    “小染,别管我!”那边是陈怡的声音。

    杨斯墨这才满意的将电话拿起來,“听到了吧?老爷子,家是你的家,人是你的人,要不要,可就是你一句话的事了!我要的东西拿來,咱们两清!”

    也不知电话那边又说了什么,然后杨斯墨略有些满意的挂断,这才坐在她的边上。

    转过头看着她,杨斯墨伸出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莫小染不耐烦的一甩,甩开了他。

    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杨斯墨说,“你有脾气,我理解,不过嘛,这事儿确实跟你关系也不大,让你受到牵累,我呢,也很不好意思!不过要怪,就怪你外公心疼那点东西!当初我父亲拼上了性命的,我不可能就这样放过,起码,要为他老人家讨回一个公道,你说是不是?”

    “你错了!”莫小染冷笑,“根本就沒有什么宝藏,不过是个骗局!只可怜你爸爸一直不肯相信罢了,连带你,也跟着被骗了进去!”

    “你当然会这么说,随便你们怎么说,总之,只有在至关重要的取舍面前,人才会露出本性!”杨斯墨道,“我不急,你们家环境不错,我可以慢慢的等!”

    “你这样做,让你女儿看到了,会怎么想?”她突然问道。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