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对她确实不太好!”杨斯墨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陈怡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希冀,也许事情还是有转机的?

    不过,接来就听到他说,“不过,她看不到呢,呵呵……”

    莫小染有些无语,这家伙严重心理变*态啊!

    只可惜卓越现在在外地,家里只有她跟小舅妈,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这个杨斯墨,还真的很会选时机,还是说,他根本是早有准备的?算的可真准!

    心里想着,那边杨斯墨手里晃荡着他的电话,“你也不用打什么算盘,我也没打算对你怎么样,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我女儿唯一喜欢的老师,我不会毁了你,不过……偏偏又这么巧,你是我仇人的外孙女,那……只能委屈你一了。等东西到手,我一定会很快就放了你!”

    “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你真的到手了,你以为就没事了吗,你以为犯了法,就可以这样逍遥法外了吗?”莫小染质问他道。

    这种人,难道心里一丝一毫的顾虑都没有吗,真的就什么都不怕吗?

    “犯法?!”他仿佛听到了什么惊讶的事,“我犯什么法了?我禁锢你了吗,还是勒索赎金了?我只是在你的家里做客,跟你聊会儿天,顺便等你的家人回来,我是在保护你,免得有坏人来欺负你们两个弱女子,我是好人来着,怎么就犯法了?!”

    他很有些得意的样子,莫小染斥道,“无耻!”

    这个杨斯墨,比之前绑架她的那些人还要无耻。

    那个什么狼的集团,绑架了她以后,起码是光明正大的绑匪,勒索或者谈判什么的,就是嚣张的罪犯。

    可是他不,他偏偏钻法律的空子,还要满嘴的歪理,这种人,最是让人厌恶了。

    “如果让锦涵看到你这幅嘴脸,简直让人寒心!”她别过脸去,一脸不屑的说。

    杨斯墨瞬间脸色变了变,他抬起手,莫小染还以为他要打自己,闭上了眼睛。

    孰料,他的手只是空中顿了顿,然后解开袖口往上卷卷,这才说,“你不用在这里跟我逞口舌之快,我要怎么做,也用不着你教。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心里有数,你有时间,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

    冷哼一声,他起身走到了院子里。

    子里,便只有她跟陈怡,还有两个黑面人。

    这两个人,简直就如石尊雕像一般,站着一动不动,也没有表情。

    莫小染忽然想起来,这就是杨斯墨身边的保镖其中的两个,看起来,是比较难对付的。

    只可惜她现在大着肚子特别不方便,如果换在以前,就算不能制服对手,起码也不至于逃脱不得啊!

    “小舅妈,你没事吧?”看向陈怡,她关心的问道。

    陈怡摇了摇头,一脸紧张的说,“小染,你没事吧?刚才我看你差点摔倒……”

    说着,她想站起身来,却还没站起来,就被身后的人一把按住,重重的重新坐来。

    “你们干什么!”莫小染怒了,最恨有人动她的家人了。

    动自己没事,但是不能动她的家人,这是她的底线!

    黑面人还是没表情,一点反应都没有。

    倒是杨斯墨,闻声走了进来,淡淡的扫过一眼,叹了口气,“你们不要白费心机了,这两个,都是越南退役来的特种兵,就凭你们两个,来十个,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老老实实的坐好了,等你们可亲的老人家把东西给我,你们都会没事的!”

    说着,还往自己的胸口拍了拍,“相信我!”

    莫小染只是愤愤然看着他,并没有开口。

    过了没两分钟,她忽然皱紧眉头,往边上的沙发倒了倒,控制不住的声声呻吟。

    她这一动作,把陈怡给吓到了,“小染,你没事吧,你怎么样了?”

    可是莫小染却只是紧皱着眉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牙齿紧紧的咬着唇瓣,甚至沁出了血丝。

    这样,陈怡就更害怕了,“小染,你怎么了,你回话啊,你别吓舅妈啊!”

    她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到莫小染的身边,一旁的黑面人想要拦她,看了一眼,动作又顿住了。

    “舅妈,我肚子……好痛,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撞到了……”她断断续续的说,显然是极为痛苦的。

    “肚子痛?肚子痛怎么办?你还没到要生的时候啊!”她太过紧张了,自己没有生产过,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又怕又忧,一子就哭了出来。

    杨斯墨有些心烦,不耐烦的看了他们一眼,“别演戏了,在我这里,是没有用的!”

    莫小染也不回应,只是不停的呻吟着。

    “这位杨先生,不管有什么恩怨,有什么问题,都应该以人命为主吧?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啊,两条人命啊!如果小染出了什么事,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不是吗?”陈怡这个时候,倒是冷静来了,还能有条有理的分析。

    不管怎么样,她不能让小染有事,一定不能!

    “莫小染,不要再装了,你刚才根本就没撞到,想要骗到我,不可能的!”杨斯墨冷冷的说,顺便推了推她。

    她仿佛全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被他这样一推,滚了滚,滚落在地上。

    “啊——小染——”陈怡立刻尖叫起来,只是双手被反绑着,不能去抱她,拼命的叫着她,“小染,小染!”

    “杨斯墨,你要是见死不救,你这是谋杀!”她眼泪鼻涕一把的控诉。

    这,杨斯墨也迟疑了,他也不是很确定,忽然之间,脑中涌入了大量的记忆,很多的血,苍白的脸,心头仿佛被什么狠狠的拧了一把,几乎透不过气来。

    “带她们上车!”拧着眉头,他冷声吩咐道。

    上了车子,莫小染还是躺着,陈怡一边哭,一边看着前面,“开快点,再快一点!”

    “小染,你不要怕,舅妈陪着你,你不要怕!”她反复的念叨着。

    莫小染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说不出来,疲累的闭上眼睛。

    陈怡又想要尖叫了,却感觉自己的腿上明显的被捏了一把,到了喉咙口的尖叫硬生生憋了回去。

    …………

    莫小染傻眼了!

    她原本是想着杨斯墨会给她送到医院,这样也许会有机会逃脱的,最不济,也能跟医生护士打个招呼,给个暗号,能报警也行啊!

    但是她绝对没有想到,杨斯墨带她们来的不是医院,而是他家!

    她来过一次,这是她最不想来的地方,偏偏阴差阳错又到了这里。

    “把她们两个人分开关起来,送上楼!”杨斯墨冷声吩咐道,然后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关越,快点来一,有急事!”

    不管莫小染再怎么不情愿,还是被送上了楼,她快的在舅妈的掌心里写了一个“等”字,然后根本来不及有其他的暗示,就被带上了楼。

    关在房间里,动弹不得,边上还有人看着。

    她躺在床上,终于能深深的体会锦涵的感觉了。

    这边上只有一个保镖,而且她是大人了,她无法想象,锦涵一个孩子,面对着这么多的保镖,睡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中,性格如何能不扭曲?

    最后成长起来,会不会如杨斯墨一般的极端?

    “我……好痛,你叫……杨斯墨,好不好?”她张了张唇,虚弱的冲着那个保镖说道。

    但是保镖纹丝未动,显然,她的话是没有用的。

    “如果,我出了什么……什么事,你主子落不到好……你也不会,有什么……咳咳,好的!”她试图能说服他。

    只要他走开了,自己也许还是有机会寻求逃脱的办法的。

    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呢?

    “你不用白费口舌了,他们从来只听我的命令,不会有任何自己的意识和判断!”杨斯墨一边说着,推门而入。

    她瞬间觉得特别幻灭,闭了闭眼。

    “我已经叫了大夫了,不管你是真的有事,还是假的有事,都不用太担心,很快,一切都会有答案的!”他点了点头,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我……”她深吸一口气,“如果孩子有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那就到时候再说吧!”他比划了一,“不要让她床,你一步也不许离开!”

    保镖微微的颔首,然后他就退出了房间。

    看来,想要脱身真的是难于登天了。

    自己真不知遭了什么霉运,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这种事。

    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杨斯墨在给外公打电话的声音,是啊,外公如果回到家,却扑了一个空,该是多么的着急!

    看了看四周,这个子黑沉沉的,感觉特别的压抑,也不知道有没有窗户,到处都好像是封闭的一样。

    正在想着,似乎听到楼传来了停车的声音,然后就是有人说话,接着……上楼。

    现在也看不到小舅妈了,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说白了,她们两个就是人质,是杨斯墨谈条件的人质。

    “什么事?”似乎是个女人的声音,很清脆。

    “有个孕妇,你帮忙看看,有没有事,好像……摔了一跤!”是杨斯墨的声音。

    莫小染愣了一,是谁?!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