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女声明显的默了,然后很是不悦的说,“什么事儿你都找我,什么时候又整出个孕妇来?!你这是……”

    杨斯墨道,“她的孩子不是我的。”

    “……”莫小染有些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

    “不是你的你还管,你可真够伟大的!”冷笑两声,然后门被推开了。

    接着,莫小染眯了眯眼。

    实在是子里的光线太昏暗了,以至于她根本不太看得清来人,但是很快,也就能适应了。

    女子很快的走到她的面前,低头,一双眸子在她的身上上扫视,似乎在探究着什么。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可是又无法逃避。

    “你看看,是不是很要紧。”杨斯墨站在一旁,可以看得出,他对这个女子的态度,还算是客气的。

    她是什么人,是同流合污的,还是?

    “我有分寸,你先让开,既然不是你的孩子,也不用太担心保不保得住,是不是?”她的声音冷冷冰冰的。

    不过,杨斯墨居然听话的退了出去,可那女子又说了,“等等,把这条狗也牵出去!”

    用巴示意了对面的保镖,被人辱成这样,居然能面不改色,也算是一种本事。

    莫小染很惊异的是,杨斯墨没有多说什么,挥了挥手,那保镖就出去了,然后,子里就剩他们两个人。

    那女人也不着急给她检查,还是居高临的看着她,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威风凛凛的。

    终于,莫小染有些忍不住了,“你不先帮我检查一吗?万一有什么闪失,这可是人命……”

    “是人命!”她点头,“但是,跟我有什么关系?!”

    莫小染突然噤声,这也太酷了点。

    眼睛已经适应了光线,子里他们进来的时候开了灯,亮了许多,现在可以看清她的轮廓。

    这五官轮廓,是典型欧洲人的轮廓,立体分明,但是眼睛和头发都是黑色的,应该是亚洲人,总之,非常漂亮干练的一个美女,看着就是让人觉得很强势的。

    不过,这人说的话,也未免太不好听了一点。

    “得了,你能面色平静的跟我说这么多,代表就没多大的事!”终于在床边的椅子坐了来,她的双手还插在兜里,“能让杨斯墨这么着急的女人,你还真是这些年来的头一个!”

    唇瓣动了动,莫小染挤出一句,“我想,你是误会了!我跟他,不是你想象的关系!”

    “是不是误会,我自己会分清!什么关系,也跟我没关系!”她每一句话,似乎都要把人逼到死胡同里一般。

    顿了,她又说,“把你的手伸出来。”

    愣了愣,莫小染看看她身边连个医药箱似乎都没有的样子,恍然道,“中医?”

    “不笨!”这是她给的评价,然后低头,兀自开始给她把脉起来。

    有没有事,她自己心里清楚,不过不知道这个看起来美女的大夫,能诊断出多少来。

    过了一会儿,她收回手,然后道,“你气血有点弱,最近应该思虑过甚,心浮气躁,肝火旺盛,降降火,补补血,没多大的事,但是……”

    她这一个但是,莫名的让莫小染心头一紧,听起来似乎真的有点道理,那还有什么?

    “但是……”她唇角勾起一抹浅笑,“应该没受过什么撞击,也就是说,摔倒啊震荡什么的,是没有的,你装的?”

    不待她反应,又说,“想哄男人担心?”

    莫小染张了张嘴,话还没出来,又被她打断,很不屑的嗤道,“幼稚的女人,总喜欢玩这种装柔弱的戏码,不过能做到你这个份上,也算是不容易了!”

    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莫小染决定好声好气的跟她谈一次。

    就凭她能驱使杨斯墨出这个子,并且带走保镖,也许,她能帮自己逃脱离开的。

    “不管你怎么想,我一定要澄清的是,我跟杨斯墨没有任何的关系,我结了婚,有老公,孩子也是我老公的,我很爱我的老公,不是你所认为的那样!”她低声的,坚定的说。

    看着她,美女的眼中闪过一抹犹疑,“那你……”

    “我如果说,我是被杨斯墨绑架来的,你信吗?”她继续低低的说道。

    “杨斯墨,绑架你?”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轻笑出声,“图什么?图财吗?杨斯墨的财富,绝对不是你所能比拟的!”

    顿了,上打量了一番,“图人,我不信他的口味重到这种地步了?”

    “不是为我,确切的说,是为了我外公,总之,这事情中间有点误会,他是为了我外公手上的东西,所以才把我挟持做了人质!”她急急的说,因为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会不会杨斯墨随时进来。

    皱起眉,美女显得有些困惑了,“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外公的东西……什么东西,阿墨不缺东西!”

    看起来,她跟杨斯墨关系不浅,直接就脱口而出昵称了。

    “总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被绑架来的,我情非得已,所以,你能帮我离开吗?”她直接说出请求,“大家都是女人,我是被逼无奈,你看我现在还大着肚子……”

    “等等!我为什么要帮你?”打断了她的话,美女看向她,“你怎么可怜,是你的事。”

    “你不相信我吗?”莫小染问道。

    “我信你,但是跟我没关系!”她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这是一个自我保护的姿态,她接着说,“不管阿墨是不是真的绑架你,他有他的理由,他有他的决定,不管怎么样,都是他跟你的事,我无权插手。”

    这是一个极其自我,自我到了极端的女人,只要不影响她的利益,旁人的死活,跟她无关。

    还真的是物以类聚,这样的人,是杨斯墨的朋友,也不稀奇了。

    莫小染还想说什么,外面已经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就推门而入。

    杨斯墨走过来道,“没事吧?”

    “有我在,会有事吗?”她站起身来,高挑的身形,站在杨斯墨的身边,一点都不相形见绌。

    “我是说认真的!”杨斯墨还以为她在开玩笑,而他,现在没有心思开玩笑。

    “我也说认真的!”她说道,“她想逃走!”

    莫小染心头一惊,没想到她会直接说出来。

    就算自己跟她说了,她不肯帮忙,拒绝了就是,居然还会直接说出来。

    杨斯墨的态度更令人惊讶,他挑了挑眉,“她跟你怎么说的?”

    “她说你绑架了她!”还是悠闲的双手插在兜里,两个人谈笑自若,完全当面前的人成了摆设。

    莫小染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这两个,简直非人类啊!

    “你不相信?”杨斯墨扭头看向她。

    “信不信,都跟我没什么关系啊!”摊开双手,她一脸的无所谓。

    杨斯墨笑了起来,“我果然没叫错人,就知道,找你是最稳保的!如果去了医院,一定会上了她的当!”

    “你也就只会这样找我帮忙!”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上快的闪过一抹失落。

    不过掩饰的很好,只是一瞬间,几乎会让人以为自己看错了。

    “那也代表我对你的信任!”轻轻拥抱了她一,“关越,现在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了!”

    “你女儿呢?”用巴示意了他的身后。

    “还是老样子,或者说,更严重了!”叹口气,似乎觉得不应该再站在这里说这么多,看了一眼莫小染,走过去说,“你不用白费心机了,你的那点小主意,早八年,我都玩遍了,现在就老老实实的呆着,等老头子来把你接回去,如果不听话的话,我不保证,他是竖着接你回去,还是横着接你回去!”

    顿了又说,“对了,也别想伤害自己或者自寻短见什么的,还有个人在我手上,我一点儿都不担心!”

    说完,他转身就走。

    莫小染只觉得浑身冰冷,他比之前的那些绑匪还可怕,他比他们要更懂的运用人性的弱点,就算自己可以拿自己不当一回事,却不能拿舅妈不当一回事。

    外面传来两个人楼梯的声音,然后,那个保镖又进来了。

    相同的位置,相同的姿势,甚至连表情都是相同的。

    死气沉沉的意味着她根本不要想办法逃出去,没有可能!

    这个关越,又是什么人,似乎没有听说过呢?看起来跟杨斯墨很熟稔的样子。

    现在的她,忽然很希望能看到杨一鸣,也许他会心软放自己和舅妈出去?

    只不过,这种事,杨斯墨应该也不会让杨一鸣知道的吧?

    而且这里还有保镖,只听杨斯墨话的保镖,该怎么做,才能逃跑呢?

    …………

    杨斯墨跟关越一起了楼。

    “你的能力,真的超出我想象!”关越说,“还有什么,是你求而不得的东西?”

    “有很多!”他叹息一声,“比如我女儿的谅解!”

    “想不想得到她的谅解,完全看你自己,明明是你自我太纠结了!”关越毫不客气的说,“你自私,所以你选择了让她继续这样去!”

    “不错,我是自私,你不也是吗?”看向她,他轻笑。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