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天成整个人已经要昏过去了,如果不是莫悠远还在身边,如果不是他到底经历过大风大浪,只怕此刻已经躺在医院了。

    千防万防,却沒想到,小染到底还是被牵连进去了,还累了一个儿媳妇。

    这件事都是自己不好,老了老了,倒是老糊涂了,一直犹豫不决,结果反而害了自己家的人!

    “爸,你沒事吧?”莫悠远关心的说,这个杨斯墨,实在是太狡猾了!

    本來已经布好了局,然后打算今天约他出來,把事情给解决,却沒想到,对方声东击西,跑到这里把小染给弄走了。

    并非他们疏于防范,而是本來杨斯墨这么久以來,都沒有动过小染,而他们压根儿也沒往这方面想,所以给他钻了空子。

    现在懊恼也沒有用了,当务之急,就是把小染他们给找出來。

    “沒事!”摆了摆手,莫天成稳住自己的身体,“杨斯墨不知道到底玩什么把戏,让我们回來,现在又打电话让我们去他家,只怕,这是请君入瓮啊!”

    “爸,要不然我自己去会会他,你在家里休息,还是不要去了!我跟您保证,一定把陈怡和小染给救回來!”太不放心,所以莫悠远打算还是一个人单刀赴会。

    摇了摇头,莫天成道,“他的目标是我,为的也是我,你去,是沒有用的,所以,还是得我去,总之,这件事因我而起,就算搭上我的性命,也要保全他们的平安!”

    “可是爸,根本就沒有他要的那种东西,子虚乌有的事,如何凭空给他迸出一个!”莫悠远很是着急。

    如果说真的是什么无价之宝,那么也便罢了,大不了东西不要就是,沒有什么比亲人更加重要了,可是偏偏沒有,怎么变一个给他?!

    他的话,却让莫天成眼前一亮,“你说什么?!”

    怔了怔,莫悠远一时沒明白爸爸什么意思,“我说……子虚乌有的事……”

    “你说,凭空蹦一个?”莫天成看着他,意味深长的说。

    愣了一会儿,莫悠远犹豫着说,“爸,你的意思是……”

    他点点头,“当年的事,他也还小,并不知道多少。确切的说,他父亲知道的也不多,毕竟是昏过去了,可是政府对于这件事的笔墨并不多,是沒人知道那里不过只是化学武器,可是也同样沒人知道那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只需要拿出一件珍贵的东西,告诉他,就是里面的,也许……可以蒙混过关?”

    听起來,似乎是有那么点道理,可总觉得还是不太放心。

    “爸,如果杨斯墨还是不相信呢?再说了,拿什么去代替呢?”他不怕杨斯墨怎么样,只怕他会对陈怡和小染手。

    “我沒打算一定能让他相信,只要可以拖延时间!”莫天成深吸一口气,脸上又恢复了几分镇定,宛如当初那个指挥若定的莫老大。

    他挺起要办说,“悠远,我让你去联系的叔父,都怎么样了?”

    “这……”莫悠远迟疑了一,不知道怎么开口。

    本來还镇定自若的他,突然有些动摇了,看向自己的儿子,“这什么这,什么意思?”

    “爸,我都去联系,联系好了!”他结结巴巴的说,有些不太敢看他。

    “嗯,那就好!我只要能拖延时间,等你那些叔父们派來的人一动手,不怕杨斯墨个小崽子不乖乖就范!”他虽然退出江湖了,多少还是有些威信在的,现在混在道上的那些人他不认识,可是那些大哥什么的,还是有些交情的嘛!

    他挥了挥手,“走吧!让我们去会会这个小兔崽子,好好的跟他较量较量!”

    见他要动真格的,莫悠远有些撑不住了,一拦身,挡在了莫天成的面前,低着头唤了一声,“爸!”

    皱了皱眉,莫天成看着他道,“你这是干什么?!”

    “爸,对不起!”他不能再隐瞒了,如果爸爸抱着自己必胜的心去,只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对不起,我是去联系了那些叔父,可是他们已经不认当初了!”

    “你说什么?!”这个打击可有点大,莫天成连连后退两步,显然接受不了这突如其來的挫折。

    “他们说,您已经金盆洗手不问江湖事了,自然不是江湖中人,也不应该再调动江湖上的力量!”他低着头,大致把话说了出來。

    其实原话还要更加不好听,不过他不敢说。

    如果不是因为如今莫氏正经行当的公司经营的还算不错,只怕他连那些人的面都见不到。

    “他们……”捂了捂胸口,他拧着眉说,“他们真是这样说的?!这些混账东西!当初说什么,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一声召唤,一定听从吩咐,现在不过让他们帮个小忙……”

    想了想,似乎又有点不甘心,“悠远,你扶我,你开车,我要亲自去跟他们掰扯掰扯!”

    “爸!”莫悠远重重的唤了一声,“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您沒听说过人走茶凉吗?您已经离开那么多年了,沒人再会把一个过气的老大当回事了,再说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去救小染,您去找他们,还有什么用?只会浪费时间!”

    他的一番呵斥,让莫天成清醒了几分。

    是啊,现在当务之急是救小染,他只顾生气,气过头了。

    可是,怎么救呢,怎么救呢?

    本來想好了,只需要稍稍动用道上的力量,就能摆平这件事,可是如今,一切的计划都破灭了,沒有人会帮他,也沒有人会真的理会他!

    想來想去,又气又恼,直接扬手甩给莫悠远一个耳光,长这么大,就沒这么打过他,“你怎么不早点说,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这是要害死小染啊!”

    莫悠远不躲不避,硬生生挨了这一耳光,脸偏向一侧,脸颊有明显的手指痕迹,“爸,怪我,我沒想到,杨斯墨会对小染动手,更沒想到,会这么的快!”

    他是懊恼,懊恼自己的算计不够,才会被敌人窥得先机。

    本來想着让爸爸约他出來,然后他肯和解自然最好,不肯的话,就用武力让他肯。

    可是沒想到,却被别人占了先机。

    “你沒想到的事多了去了!”莫天成呵斥道。

    接着,又长长的叹息一声,“不,也不怪你,怪我,是我老了,沒用了,连自己的外孙女都保护不了,悠闲,是爸爸对不住你,连你的孩子都保不住!”

    老泪纵横的缓缓坐來,有些绝望。

    “爸,不怪你!”莫悠远有些心疼,“姐姐也不会怪你的!再说了,现在一切还沒定数,我们一定会把小染救回來的!您得坚强,就算为了小染,您也要坚强!”

    他说这话,仿佛是给莫天成激励了斗志。

    眼睛亮了亮,莫天成一用力撑着站起來,“对,你说的对!小染现在还沒什么事,我们去救她,一定要去救她!”

    人一旦有了坚定的信念,往往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坚强的多。

    他沉吟了一,“悠远,去把我房里那个白玉扳指拿來!”

    “那个?!”莫悠远很是惊讶,“那是爸爸您这辈子最珍爱的宝贝了,也是最珍贵的,价值连城,您要把这个给杨斯墨?!”

    “有一点你说错了,我最珍爱的宝贝,就是你们这几个孩子!”他坚定的说,“去拿來吧,只要能保证我的子孙平安,沒有什么比这更价值连城的事了!”

    莫悠远咬了咬牙,到底是上楼取來了。

    看了一眼,那块玉晶莹通透,泛着温润的光泽,握在掌心,莫天成深吸一口气,“我们出发吧,不能再耽搁了!”

    …………

    高脚杯里的颜色如同血一般,轻轻的一晃,芬芳就散发出來。

    “不喝一杯吗?”关越举着酒杯,遥遥朝着杨斯墨的方向。

    他眼眸如鹰隼一般,“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让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

    “但你却一直用你的思想在麻醉它!”她似笑非笑的说,红唇接近酒杯,浅浅的抿了一口。

    “不要跟我说那些高深的道理,你是去研究心理学了吗?”杨斯墨有些不耐的看了她一眼,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剖析内心,可是偏偏,她最爱做的事,就是这个。

    “还沒。”她淡淡的说,“如果你愿意接受做我的研究对象,我也许会考虑去学一学。”

    “敬谢不敏!”他端起黑咖啡喝了一口。

    “你打算关她到什么时候?”以巴示意了一楼上的方向。

    “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别人的事來了,你不是一向都说,与你无关的吗?”杨斯墨斜睨了她一眼,避重就轻的回答。

    关越笑起來,“别人的事,是与我无关,但是一直以來,我都对你的事很感兴趣!你确定,你把她弄到这里來,真的只是为了做挟持,而不是对她有点别的什么特别的?”

    “我对大肚婆沒兴趣!”直接冷冷的甩出一句。

    “大肚婆生完了,就不是大肚婆了!”她轻笑着说。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站起身,径直走到她的勉强,将高脚杯从她的手里抽走,“你该回去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