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莫家的人也要到了,她留在这里,着实是不合适了。

    关越冷冷一笑,“你这倒真真是过河拆桥,还拆得挺快!”

    “我欠你几次,我都记得!”他淡淡的说,把酒杯放在一边,“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一并还清……”

    后面的一个字,直接被堵住了。

    火红的唇,**辣的印在他的唇瓣上,密不透风,严严实实的将他包围起來。

    她的吻都是凶狠凌厉的,跟她的人一样,带着强势和霸道,用力的吻住他的唇,然后肆意的在上面搜刮所有她想要的。

    只可惜……到底是一无所获。

    杨斯墨甚至连一点点反应都沒有,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也不躲避,也不迎合,那么香艳的唇,竟似勾不起他的一点点兴趣,只是面色淡然。

    终于松开了他,靠近,用手指暧昧的摩挲着他唇瓣上自己留來的唇印,“你沒有机会,永远都别想还清!”

    说完,她收手,利落的转身走人,不带一丝留恋,仿佛方才那个热情火辣的人并不是她一般。

    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杨斯墨沒有阻拦,也沒有任何的动作,一直到她彻底看不见了,才伸手扯过一张纸巾,将唇上的浅色唇印给抹去。

    她对他的心意,他不是不知道,只不过,终究不是他的那盘菜。

    外面传來了车子的声音,不是驶出,而是驶入。

    他信步走出,站到门口,将将好看到人朝着他的方向走过來。

    莫悠远跟他打的照面并不多,但是看到了,就有一种瞬间想要一拳揍过去的感觉。

    想了想,忍了,悄悄的紧了紧手指。

    “贵客大驾光临,真是让我这里蓬荜生辉啊!”杨斯墨笑眯眯的说,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在迎接贵客。

    远远地,朝着莫天成就伸出双手去,“莫老爷子,真是久仰大名了,上次拜会以后,一直沒有机会好好的聊一聊,真是荣幸啊!”

    莫天成直接忽略了他的手,“既然已经來了,就不要來这套虚套的,开门见山的说吧!”

    杨斯墨的笑意更深了,“老爷子真是快人快语。不过,不管怎么说,也请先进來再说,站在院子里招待客人,可不是我们家的待客之道!”

    父子俩对望了一眼,显然是在判断里面的情况。

    看到他们这样,杨斯墨笑起來,“看來,是在担心我这里是不是有什么机关奥妙?既然你们那么不放心,那我就先进去探个路,要不要进來,就随你们自便了!”

    说着,他就转身朝着子里走进去了。

    看着他大步的走进去,莫天成拧了拧眉,“都已经到这里了,就看看他能整出什么幺蛾子,就算是刀山火海,今儿咱们父子,也得好好的闯一了!”

    莫悠远点了点头,领头在前面走了进去,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对,也是自己先挡着。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客厅,杨斯墨已经端坐在沙发上了,面前放了一壶茶,三个杯子,一副等待客人的模样。

    刚走到客厅正中央,就有几个保镖蹭的一上來,形成一个包围圈,将他们圈在了里面。

    莫悠远立刻做出备战的姿态,目光冷冷的扫视一圈。

    举起杯子,杨斯墨挥了挥手,那些人便又退了,他指了指面前的位子,“坐!”

    “杨斯墨,不要再耍花样了,小染到底在哪儿?!”莫悠远冷声问道。

    陈怡跟小染都被抓走了,怎么能不心焦。

    “啧啧!”杨斯墨发出咂嘴的声音,“莫先生,我以为你跟着莫老爷子,多少也学了几招,都年纪不小了,怎么做人还这么冲动?跟老爷子多学着点,你看人多淡定!”

    在他对面的沙发坐了來,莫天成挺直腰板,“杨家小子,你说的事儿,是我跟你父亲直接上一辈的事,就算你要來谈,也不应该牵扯到后辈们,把小染和我儿媳妇都给放了,有什么话,慢慢谈!”

    “老爷子,您好歹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怎么也沉不住气了呢?”杨斯墨不无嘲讽的说,“还是说,您真的也老了?”

    “你叫我们來这里,总不是为了在这磨嘴皮子吧,不是更幼稚?”莫天成也不生气,淡淡的说,“你不就是想要知道当初我跟你父亲找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在哪里么?”

    说到这个,杨斯墨的眼前亮了亮,“如果您能识大体,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先让我们见小染和陈怡,不然的话,一切都免谈!”他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大口,然后说。

    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样子,杨斯墨颔首,“好,好气魄!让你们看人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怎么相信,你带來的东西是不是真的?”

    “人都已经來了,你现在胜算最大,难不成,你对自己就这么沒有自信?”老爷子开始用激将法了。

    杨斯墨哈哈大笑,“激将法对我來说不管用,老爷子,难道你只有这点伎俩了吗?”

    “杨斯墨,你要的是东西,也不是想把事态闹大吧,卓越是干什么的,你也知道,闹大了,对你绝对沒有好处!”莫悠远冷声说道。

    扬了扬眉,他翘着二郎腿晃着说,“既然是这样,你们为什么不干脆就闹大了,或者让你们那个乖女婿,來救人?”

    他露着笃定的笑容,“这种事,你们自知理亏,老爷子你当初是干什么的,如果让上面挖出來你的过往业绩,只怕连你的好孙女婿都沒有好果子吃吧?”

    “你想的太多了,我们沒有什么好担心的,倒是你……我只是顾念这当初跟你父亲的情分,所以才对你一再忍让,但是你现在动了我的家人,我的底线,那就只能对不住你父亲了!”莫天成脸上是冷若冰霜。

    “那我还真是受宠若惊!”杨斯墨说着,眼神变得阴鸷起來,“还要谢谢你当初的好心,让我父亲郁郁寡欢了这么多年!”

    看着他的眉眼,真的跟当初的老伙伴是很像,莫天成叹了口气,“如果我告诉你,当初真的什么都沒有,只是生化武器,官方为了不造成恐慌,对此事做了隐瞒,你真的一点都不相信吗?”

    他希望再争取一次,尽量能够和平的去解决。

    杨斯墨说,“信,当然信!等我重新投胎成三岁小孩,你再跟我说,也许我就信了!”

    “爸,沒什么好说的!”莫悠远摇了摇头,他根本是冥顽不灵。

    深吸一口气,莫天成点点头,“好,你要的东西,我有!但是,不看到小染,就算让我死在这里,我也不会让你得到的!”

    看着他坚决的神情,杨斯墨点点头,一转身,手里拿了一个遥控器,对着对面的电视墙按了一。

    莫悠远和莫天成面面相觑,一时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电视墙缓缓的亮起來,然后屏幕上显现的,显然是莫小染和陈怡两个人,不过很明显,只是监控摄像头,而且两个人是分在两个房间里的。

    房间里各有一名保镖在看守着,小染好歹是躺在床上的,面色有些苍白,眼睛紧紧的闭着,不知道是睡是醒,而陈怡则是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惊惶。

    “老爷子,你看,他们都在休息,我沒有愧对您吧?”用手指了屏幕,然后他笑眯眯的说着。

    “我要听到她们的声音,否则的话,我怎么能确信她们是不是真的安好?”目光紧紧的盯着屏幕,莫天成冷静的说。

    终于,杨斯墨的脸色变了变,“老爷子,做人不要太得寸进尺!你的要求,我已经做到了,我要的,你起码也得让我看到吧!”

    “我要听到她们的声音,不然的话,就算我死,你也不会得到想要的!”他还是那句话。

    杨斯墨冷笑两声,“死?!老爷子真会说笑,你怎么会死呢,您是谁,大人物啊!只要您召唤一声,整个江湖上的人,起码一半都得听您的号令吧?哦,对哦,怎么沒有人跟我打个招呼,让给点面子呢?”

    莫天成唇瓣抿紧了一些,还是坚持说,“我必须听到她们的声音!”

    他这样的坚持,杨斯墨纵然脸色不好看,也只能咬牙站起身,暂时离开了。

    周边都是保镖,莫悠远看了一眼父亲,他双手安然的放在两侧,眼睛紧紧的盯着屏幕,唇瓣紧抿,一声不吭。

    “爸!”他轻声唤了一声,莫天成也不回应,只是眼睛一眨不眨。

    杨斯墨离开了,有些不悦,面色阴沉沉的。

    这老头不是好对付的,他一直都知道,不过让她们接电话是个麻烦的事,只怕会透露出,她们就在这里的事实。

    眉心打了几个结,他想了想,抬起头看了看,然后抬手把主电源的电闸给拉來了。

    瞬间,客厅里的电视墙一片黑暗。

    上面的监控画面立刻沒了,莫悠远一怔,抬起头四处看去,电灯和其他一些小电器都是亮着的,冰箱和空调的声音瞬间沒了,显然走的不是同一条线路。

    瘪了?这么巧?!

    正在思量间,就听到莫天成很轻很轻的声音,“小染和陈怡一定就在这座楼里,一定!”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