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悠远怔了怔,其实他也不是很确定,但是看爸爸很笃定的样子,好像确实一般。

    进来的时候就打量过了,这里的结构很简单,看上去是很普通的复式小楼,但是因为保镖的数量特别的多,又不能随意走动,如果有人能帮忙,就会方便的多,偏偏没有,一切只能靠自己。

    只说了这么一句,莫天成就不再开口了。

    而没过三分钟,电视墙又慢慢的亮了起来,还是那个画面,又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在小染和陈怡的边上,都放了一部手提电话。

    方才似乎是没有的,就是断电的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放在那了。

    杨斯墨拨通以后,正信步走进来,然后看着他们,开了免提放上扩音器,“来,跟你的亲人说两句吧!”

    “小染……”莫天成开口唤了一声。

    电话那边,传来不太确定的声音,“外公?”

    他们甚至可以从大屏幕上,看到小染皱着眉头在接电话的样子,莫天成的声音颤了颤,有种流泪的冲动。

    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瞬,很快他就冷静来,“小染,你现在还好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有没有伤害你?你都告诉外公!”

    “外公,你现在在哪,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你照顾好自己……”后面的话没说完,杨斯墨直接收回电话,然后直接切断。

    他很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好了,你们的要求,都已经满足你们了,也该谈谈正经事了吧,我要的东西呢?”

    深吸一口气,莫天成朝着莫悠远使了个眼色,莫悠远有些不太情愿,但还是慢慢的,将那个白玉扳指掏了出来。

    杨斯墨伸出手来,白玉扳指就这样的躺在了他的掌心里。

    抬起手,对着灯光仔细的打量,微微的眯起眼睛,“就是这东西,让我父亲几乎把命都搭上了?”

    莫天成沉默不语。

    “啧啧,看起来,似乎真的是价值连城,怪不得你这么舍不得!”看了他一眼,杨斯墨换了个角度继续观察。

    莫悠远说,“你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可以放了小染和陈怡了吧?”

    他眼眸一转,“我怎么知道这东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得先找人验过了,才知道!”

    “你……”莫悠远没想到他会出尔反尔,真是个小人!

    电视屏幕啪的一声也关掉了,再看不到小染跟陈怡,他得意洋洋的说,“人,我是一定要放的,不过我想请他们多做客两天,到时候,自然会放人的,放心好了!”

    “你一定要把事态闹大吗?”莫天成看上去似乎也不着急,就这样看着他,淡淡的说。

    杨斯墨轻笑,“闹大又怎么样,难道我会怕你们吗?”

    “闹大是不会怎么样,但是闹大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莫天成说着,从内衬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电话,上面显示了一连串的号码。

    “这是什么?”眯起眼,杨斯墨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冷声问道。

    “如果你在五分钟之内不放人,我只要按去,不但会自动报警,所有的各大媒体,也都会收到消息闻风而来!”他说,“不要妄图夺,我有这个,就自然有备份,更有精准的定位。现在你们年轻人,不是流行玩这个吗?”

    莫悠远看着他道,“本来我们是想把事情和平解决的,你不要逼人太甚!”

    扬了扬眉,杨斯墨没想到他们还会有这招,摇着头笑道,“你们以为,我不怕警察,会怕媒体吗?”

    “你也许不怕,你父亲怕不怕,杨氏怕不怕?”莫天成说,“要不要让媒体把一个过世那么多年的人的新闻,好好的重新扒一遍,还有,我听说你妻子的死也是有可疑的,还有你女儿曾经被绑架过?媒体对你们这么一个传奇家族,一定会很有兴趣的!”

    他每多说一句,杨斯墨的脸色就愈发的难堪一些,说到最后,几乎是双拳紧握,紧咬着牙关。

    “其实,我也不想老朋友被骚扰,更不想大家闹的这么难堪!你要的东西,都已经得到了,何必这样咄咄逼人不放?你既然能这般神通广大,还怕会被骗不成?我们拖家带口,也跑不到哪里去!”莫天成见他青筋暴突,缓了缓口气说道。

    微点了点头,杨斯墨说,“好,很好!老人家到底是老人家,很有一手!那我们就好好的交易,你们走吧,我会准时把人放了的!但是……人不在我这里,我要通知放人的!”

    “在不在你这里,你心中自然有数,既然都已经松口了,何必这样挣扎,没有意义!”莫悠远往前走了一步,“把她们放了吧!”

    正说话间,外面传来了推门的声音,杨斯墨怔了怔,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一时大意,忘了通知保镖,别让他进来了。

    杨一鸣站在门口,有些错愕,本来准备换鞋的动作停了来,看着他们,“莫,莫先生……”

    他印象中,这两位都是小染的亲人,怎么会都在家里?

    再看看哥哥还站着,俨然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心里闪过一抹不祥的预感。

    “哥,你们这是……做什么?”他干笑一声,试图缓和一气氛。

    “没你的事,出去!今天不想看到你!”杨斯墨呵斥道,然后冲两边的保镖道,“送二少爷出去!”

    “哥,你这是干什么!你到底要做什么?!”杨一鸣顿时就觉得不对劲了,一用力挣扎开,死活不肯走了。

    “杨二公子,你哥绑架了小染,应该就在这栋楼里,你劝劝他,还是放了小染,不要一再的错去了!”莫悠远看向杨一鸣说到。

    杨一鸣跟莫悠远单独打过交道,深知他跟小染的关系,但还是瞪大了眼,“绑架?!不可能!”

    谁都可能去绑架,他大哥怎么可能!且不说他有多出色,他根本没有必要去绑架人啊,还是小染!没有人比他更痛恨绑架这回事了,怎么还会去做呢。

    “可不可能,您不妨上楼去看看再说!”指了指楼上,莫悠远也开始怀疑,小染跟陈怡,是不是根本就近在咫尺?

    杨斯墨冷眼道,“你听外人的话,不信自己的哥哥吗?”

    “哥,如果没有的话,干脆让大家看了也就死心了!”杨一鸣甩开保镖试图抓住他的手,扑过来抓着沙发,“你光明正大,你不心虚,那就让他们看看,看看他们是误会你了!”

    冷哼一声,杨斯墨道,“当我家是什么地方,随随便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还任人搜查,传出去,我们杨氏以后怎么立足?”

    “哥……”杨一鸣还试图说服他,可是却被他呵斥一顿,“你竟相信外人的话,也不信我吗?!”

    被他一通呵斥,杨一鸣不敢出声了,从小到大的震慑力,不是那么容易就消失的。

    “既然你不心虚,那就让我们参观一,不当搜查,只参观!”莫天成说道,“老头子一把年纪了,对你产生不了什么威胁,你也答应放了小染了,何必再弄出这么多的事!”

    “我做什么事,怎么做,不用你们教!”杨斯墨冷冷的扫视一圈,“好,既然你们对楼上那么好奇,那就上去走一遭!不过,如果没有你们要的人,那可得给我一个交代,否则的话,让我出去如何立足?”

    莫天成和莫悠远对视一眼,不管怎么说,先上去看看。

    几个人一前一后的上了楼,旋转楼梯很大,简直让人炫目,走到二楼,看着上面几乎是一目了然,一共就那么几个房间,还有个空荡荡的客厅。

    “要一个一个看,还是一起看?”杨斯墨嗤了一声。

    “都行,只要能找到小染!”莫天成说道。

    他的年纪,爬上这样设计复杂的楼梯,还是有些消耗体力的,额头已经有细密的汗珠了。

    “那就别费劲了!”杨斯墨说,“把所有的门都打开,让客人们看个清楚!”

    他一声令,所有的保镖,都将门给打开了,一时间,数扇门大开,里面的摆设清清楚楚的展现在眼前。

    都是大体摆设相似的客房,可是没有其他不同,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哪里来的小染和陈怡。

    顿时,莫悠远怔住了,莫天成也是一副凝重的表情。

    “怎么样,要不要把衣柜和床底都掀开给你们看看?”杨斯墨冷笑,看着他们,目光森寒。

    杨一鸣张口结舌,也没想到是这样,但是心里又有一丝宽慰,大哥一定不是这样的人,早就说了。

    转头道,“莫先生,莫老爷子,想必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家兄一定不会做这样的事的,小染的电话打了么?要不,我给她打个电话问一问,也许并没有绑架什么的,只是个误会罢了?”

    他的话,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莫天成紧蹙眉心,他深深的思索着,这件事不对劲,实在是很不对劲,到底哪里不对,也说不上来。

    放眼望去,整个二楼,似乎并没有不妥的地方,可是小染他觉得应该就在这栋房子里,难道,真的要拿他没法子了吗?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