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莫悠远唤了一声,他也有些迟疑了,说不上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把这栋房子搜个遍,或许就能找到他们想要的答案了,可是,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允许他们这样大肆去搜。

    “怎么样,还不满意,是不是要让我将房子给拆了,你们才能满意啊?”杨斯墨质问道,却很是得意的样子。

    看着他张扬的嘴脸,莫悠远都有些按捺不住,恨不得一拳直接砸过去。

    “看来,是我们想多了!”莫天成转身看向他,淡淡的说,“不过,小染是在你手里,这一点没错,你既然答应了,总应该做到!”

    “我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至于您所说的人,我只是大概也许知道她在哪里,可不代表,就是我绑架了他们啊!”摊开双手,杨斯墨一脸无辜的说。

    “悠远,我们走!”虽然很是不甘心,可是又能怎么样,抓不到证据,总不能直接将他这里弄个天翻地覆,没有人帮忙,一切都是妄谈。

    “慢着!”杨斯墨突然呵斥道,“你们满意了,就这样走了,那我们事先说好的呢?你们把我这里当什么了,以后我家岂不是大马路,随随便便谁都能来参观?!”

    “哥,算了!”杨一鸣在一旁小声的说。

    既然已经证明了哥哥的清白,他的宗旨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更何况,他们还是小染的亲人,闹得太僵,也不好!

    “算什么算!你一边儿去,早让你走了,怎么还没走!”对他厉声呵斥,就是这家伙,简直是回来搅局的,如果不是自己的弟弟,真的饶不了他。

    “那你想怎么样?”微微眯起眼睛,莫天成道,“是,不错!我莫天成是老了,是在江湖上没有威信了,可是你别忘了一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还有三千钉。就算我再不济,逼急了,你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只要你放小染和陈怡平安,这件事,就算了结了,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的半辈子,都生活在噩梦里!”

    杨斯墨微微一怔,旋即笑了起来,“老爷子还当真认真生气了,不过开个玩笑而已!放心好了,您要的,一定都办到,至于现在嘛,你们两位,可以走了!”

    如果再让他们逗留来,保不齐会发现什么,为免夜长梦多,还是让他们早点离开的好。

    “爸,真的走了?”莫悠远有些不敢置信的问。

    甚至连小染和陈怡都没看见,就这样走了?还搭上了至宝?那这一趟是来干什么?!他很有些不甘心!

    “不走,还能在这里住来吗?”莫天成冷声说到,然后转身楼。

    在旋转楼梯走到转口的时候,忽然看见楼站着一个小女孩。

    看上去不过五六岁的模样,长得煞是可爱,也正在朝着楼上走过来。

    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们,显得水汪汪的。

    走在后面的杨斯墨,拐了个弯才看见她,顿时一惊,“谁把小小姐带进来的,把她带走!”

    怒声的呵斥,显然,很是有点生气的。

    身旁的保镖连忙去拉杨锦涵,她却使劲的扭了扭身子,但是小孩子的力量,终究还是挣脱不了的,所以她只能被迫的拉着,然后回头看着他们。

    “哥,你不能这样对锦涵,她还是个孩子!”杨一鸣看不过去了,三两步拨开人群跑去,然后一把将锦涵搂进自己的怀里,“你不能这么粗暴的对她!”

    “一鸣!她是我的女儿,要怎么做,怎么管,都是我的事!”杨斯墨冷声道,然后朝着两边的保镖一使眼色。

    保镖立刻会意的上前,试图将他们拉开。

    杨一鸣是怕伤到锦涵,所以一双手紧紧的抱着她,死活不肯松开,而保镖顾忌着这俩人毕竟是雇主的至亲,生怕过火了反而会弄巧成拙,也不太敢用力,一时居然有些僵持不。

    “你们要找的莫老师在那里面……”从杨一鸣的胳膊缝隙中露出一个脑袋,一扬小手,指向了楼梯边上。

    这句话一出口,在场的大人无不惊讶万分。

    莫天成和莫悠远是没想到,这样看起来简单的一出闹剧,这么小个孩子,居然会说出这句话来。

    那么,这话是真是假呢?

    杨一鸣正在忙于跟保镖争执,冷不丁身的孩子说出这么句话来,他都没听清说的什么,就知道身边的人都愣住了,除了跟他僵持的保镖。

    杨斯墨的脸,瞬间就冷了来。

    他没想到,告密的,泄露的,恰恰是自己的女儿,关键是——她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脸色只是微妙的变化,莫天成这种老江湖也察觉到了,立刻转身摸向旁边的楼梯。

    看上去只是楼梯,会不会有什么机关?

    莫悠远也立刻跟上去帮忙,父子俩在旋转楼梯的一侧拼命的摸索着。

    看着他们的动作,杨斯墨才算回过神来,立刻呵斥道,“还不快阻止他们!”

    这一声令,所有的保镖又都放了杨一鸣这边,去拦阻莫天成父子,杨一鸣瞬间得了空,甚至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他抖了抖,总算轻松了一点,看过去,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

    这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了,突然的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

    所以当保镖们扑上来的时候,楼梯的门已经打开了。

    原来,这个旋转楼梯之所以特别长,特别高,完全是因为这中间,还有个隔层。

    也就是说,在一楼和二楼的中间,还有个二分之一楼,只不过因为是隔层,楼梯入口的门又是严丝合缝关闭着的,不注意,根本看不到。

    方才莫天成和莫悠远这样一通摸索,居然——开了!

    根本不带犹豫,俩人立刻冲了进去,保镖紧随其后,速度很快的将他们按住。

    莫天成一个旋身,从保镖的擒拿手里居然逃脱了出来。

    关键是,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逃脱的,就感觉只不过转了个圈,居然就已经逃出了包围圈。

    相对而言,莫悠远的身手就比较硬气也好认的多。

    他跟保镖是扎扎实实的过招,很明显,身手还是很不错的。

    但是这样的话,一时间也进不去,倒是被拖住了。

    “哥,这是……”杨一鸣站起身来,指着那个隔层,声音都有些微微的颤抖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可能确确实实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才会遮掩的这么严严实实。

    他在这里这么久,从来都不知道,这还有一个隔层。

    在这座城市,他有房子,所以一直住在自己的房子里,这是以前留来的老房子,至于这隔层是原先就有,还是后来才修的,他就不得而知了。

    可是,为什么会有隔层,现在那隔层里,又藏着什么秘密,还是说,小染真的在里面?!

    一想到这个,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拔腿就往里面跑,顿时,场面就有些乱了套了。

    “一鸣,给我站住!”杨斯墨站在后面呵斥道。

    杨一鸣脚顿了顿,这是习惯性的,多年养成的,但也只是那么一瞬,还是往里跑,用力的去推开门。

    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也在快的奔跑着。

    他从来没看到,自己的女儿可以跑的这么快,这么欢快,像一只会翔的小鸟。

    “锦涵——”他叫了一声,回来那两个字,却是梗在喉咙,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莫小染在房间里,隐约听到外面不太对劲了,声音似乎很吵也很大,隐约还有熟悉的声音。

    “小染,莫小染!”杨一鸣一边叫着,一边一扇一扇的踹开门。

    她意识的想要回应,看向面前站着的保镖,眼珠一转,“外面发生什么事了,你不出去看看吗?”

    可是那保镖还是站着一动不动,就好像没听到一样。

    “万一你的主子有危险呢?”她试探着问道。

    对方还是不为所动。

    “如果真有什么事,杨斯墨怪罪来,你敢承担那个后果吗?”她接着问。

    “那都不是我的职责!”终于,他开口了,脸上跟铁板一样。

    吁——

    莫小染长长的吁了口气,这保镖被杨斯墨**的,果然真不一般啊!

    摇了摇头,她突然一抬头,扯起嗓子,“救命啊——”

    最原始的办法,但是也最直接,管他外面来的谁呢,这么好的时机不自救,就没有机会了!

    杨一鸣在外面终于听到了声音,一脚把门踹开,一秒,那保镖就已经在门口。

    他根本都没有看清怎么一回事,就被子里的保镖给撂倒在地。

    “唔——”哼了一声,杨一鸣却是确定了一件,“小染?!你真的在这里?!”

    “莫老师——”小小的声音,然后一个身影快的扑上来,带着几分哽咽。

    莫小染一声救命啊,把自己喊得都缺氧头晕了,现在根本有点反应不过来,怀里已经有个温软的小身体了。

    “锦涵?”她有些惊讶,没想到她会跟着进来。

    “莫老师,你是被爸爸抓进来的是不是,他是坏人!爸爸是坏人,我不要他,呜呜……”语无伦次的说着,到了后面,就哭了起来。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