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染实在觉得是太顺利了,坐在前排的莫悠远扭头说了一句,“事情闹大了,对他沒有好处,更何况,他本來就只是有所图谋,达到目的了,也沒必要再挟持你们不放!”

    “达到目的?”拧起眉头,莫小染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达到什么目的了,不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吗?”

    说到这个,莫悠远倒是沉默不语了。

    方才爸爸已经呵斥过一次,显然是不想让小染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莫天成说,“很简单,找个古董,感觉像是值钱的,给他,告诉他就是里面找出來的,就解决了!”

    “古董,什么古董?”虽然说起來很轻松很有道理的样子,可是听起來,就不那么的纯粹。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总之,只要这件事能够解决,一点点东西,算不了什么!”他叹了口气,希望真的是这样结束吧。

    想一想,风光半生,这次简直是屈辱到了极点,可是,自己已经老了,只要家人无恙,其他的,倒是都可以不用在意了。

    “外公……”她还想说什么,车子一拐,已经进了自家的房子。

    “还好,一路平安!”莫悠然停车,然后打开车门,“小染,我抱小家伙进去吧,你别累到哪里了。”

    “好!”她也不逞强,将杨锦涵递了过去。

    大约是已经睡得很沉了,所以这次也沒挣扎,很顺利的接了过去,然后莫悠然抱着她进,子里凌乱一片,估计是之前留來的。

    “小染,你们今天也累坏了,上楼去睡吧。”莫悠远说到,“这里,我來收拾就好!”

    陈怡一直被他揽在怀中的,这会子挣扎着说,“还是我來吧,你沒弄过,怎么会……”

    “不弄又怎么会。”莫悠远抱紧了一些,不让她乱动,“今天已经让你受苦了,听话,上去好好睡一觉,别的什么都别想!”

    他一脸认真的说着,坚决而不容拒绝。

    咬了咬唇,陈怡的眼中已经隐隐有泪意了,点点头,然后跟小染一起上楼去了。

    楼,莫天成还在喝茶,莫悠远在收拾东西,毕竟从來沒做过什么家务,现在弄起來,还真的挺慢的。

    “爸,那个玉……”忍了再忍,还是忍不住想说提起。

    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抬起头看了看,然后莫天成才说,“都过去了,以后再不许提起!”

    他既然这样说了,莫悠远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忍忍,不问了。

    今天的事,一定会找机会给找回來的,决不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当他看到陈怡惊惶的样子,自己的心都已经揉碎了,小染更是受了不少的惊吓,杨斯墨!

    “悠远,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是,现在家人无恙,比什么都重要,我们最大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他们!”自己的儿子,自己心里还是很了解的。

    莫悠远“嗯”了一声,显然也沒多听进去。

    叹了口气,莫天成站起身,往楼上去了,“好了,你好好想一想,这里稍微收拾,你也去睡吧,你今天,也累了!”

    “嗯!”他再次应了一声,头也不抬的继续收拾着。

    摇了摇头,莫天成一脸无奈的上楼去了。

    夜色逐渐降临,黑压压的天幕,显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压抑,让人透不过气來。

    莫小染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四周静的一点点声音都沒有。

    房门,悄悄的开了,似乎是风吹开的,吱呀一声,让人骨子里都渗着发寒的感觉。

    “谁?!”她惊恐的叫了一声,然后扭过头去,可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沒有。

    看來,是自己想太多了,也许是上來的时候,就沒有把门关好?

    这样想着,挣扎了一会儿,还是起身去关门,结果手刚碰到房门,就有人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吓了一大跳,意识的想要缩回去,可是已经來不及了。

    “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脱了吗?”一声冷笑,从黑暗中缓缓露出來的,可不就是杨斯墨的脸。

    她惊魂未定,倒抽一口冷气,“你怎么进來的,你想干什么?!”

    “这里对我來说,还不是易如反掌!”他笑着一步步朝她走进,“你不但走了,还要拐走我的女儿,你说,我该怎么对你才好呢?你外公拿了个假的來糊弄我,我又应该怎么对你才好?!”

    她只觉得自己的后背都已经是汗水了,咬了咬唇,“我……根本就沒有什么东西,那只不过是一场误会,为什么你就这么执迷不悟呢!你看看,锦涵……”

    用手一指,他的背后,不知何时,锦涵也已经醒了,从子里跑了出來,“莫老师,莫老师……”

    “锦涵根本不是我拐走的,是她自己不要你,你做父亲做到这个份上,不觉得失败吗?”她质问着,又说,“还有,我外公根本不欠你什么,如果不是念着跟你爸爸的情分,何必这样的迁就你!”

    “胡说,你们都是胡说,我才不会相信你的!”他的面目,突然变得狰狞起來。

    “小染,锦涵不见了!”莫悠然大约是发现锦涵不见了,起床出來找,一脸紧张的样子。

    “小姨,锦涵在这里……”她刚一扭头,却发现锦涵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大惊之,看向杨斯墨,“是不是你藏起了锦涵?小姨……”

    再一抬头,小姨也不见了。

    “我小姨呢?”已经不能用惊恐來形容了,她全身上每一个毛孔都是张开的,说不出的恐惧。

    “你看,所有的人都背弃你了,一切都是因为你!如果沒有你,锦涵怎么会不要我,你,都是因为你……”杨斯墨狞笑着,整张脸开始变形,变得扭曲。

    “不,不是……”她一步步往后退,可是身后已经是墙,退无可退,然后杨斯墨的手就这样伸了上來,几乎要遏制住她的喉咙。

    “你放开我,放开……”惊吼一声,突然睁开眼睛,醒了过來。

    这一清醒过來,才发现是一个梦,可是身上的被子都已经被打湿了,衣服更已经是湿透了。

    一场噩梦!好在只是一场噩梦!

    可是,这场噩梦,又说明了什么问題呢?

    陷入深思,心还是跳的很快,就在这个时候,她清楚的感觉到肚子里,似乎动了一。

    在这宁静的,刚做完一个噩梦的夜里,这种蠕动,实在是太明显了,明显的让她又惊又喜。

    一手抚在自己的小腹上,她轻声的问,“宝宝,是你吗?”

    仿佛听见了回应她一般,又动了一,这一次,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掌心的动作。

    一时间,心头涌上了复杂的感觉,这是不是代表宝宝在安抚她,让她不要那么害怕,还好,还好她有宝宝作伴。

    “不怕,不怕,我有宝宝作伴,宝宝也有妈妈,对不对?”她低着头,轻声的跟孩子说着话,方才的那种恐惧,已经减轻了很多。

    “我们一起加油,我们都要坚强,等爸爸回來,对不对?”她低着头,轻声的说着,忽然就很思念卓越了。

    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了,也不是那么依赖男人的小女人,可是在这个午夜梦回的时候,突然就疯了一般的思念他。

    如果他在,那今天的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如果他在,会不会就有更好的结果?如果他在,自己现在是不是能偎入他的怀中,好好的睡上一觉?

    这样想着,心里就倍觉孤寂,重新躺來,却是再也睡不着了。

    想了想,翻找到自己的手机,沉吟了很久,才给卓越的号码拨了出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虽然她心里已经有所准备了,可还是不免失落。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來,沾湿枕头,她从來沒有觉得自己会这么的脆弱过。

    …………

    “这个任务非常的重要,所以,希望你能亲自执行!”

    卓越看着手上的文件档案,脸色很是凝重。

    一号机密,特级机密,包括身边的人,龙逸龙泽,呼子业,等等,都不能知道,唯一知晓的,只怕也只有自己的爸爸了。

    手指关节突出,最近他已经很累了,只盼着完成这次任务赶紧回家。

    小染的肚子越來越大,杨斯墨那件事还沒有解决,他一点儿都放心不。

    “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执行这样的任务!”他这句话,险些脱口而出。

    这么多年,做为一个军人这么多年,从來都沒有想过,会有自己也不想执行任务的一天。

    但他却不能说,因为这是他的使命,除非脱这身军装,否则的话,就不得不尽军人的天职。

    捏着那纸档案,已经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了,几乎纸张里面的每一个字,都能背來了。

    站起身,走到窗边,从这里的落地窗看去,整个城市的核心重要位置,几乎是一览无遗,他绝对沒有想到,这次跟小染分开,绝对不是分开十天半个月这么简单。

    怎么办?他能怎么办?仰起头看向天际,已经泛起了一丝鱼肚白,可是他连给她打一个电话的勇气都沒有。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