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是不是被卓越传染,多多少少有些影响吧,她也成了个行动派。

    这边说走,那边就牵着杨锦涵打车回家了,莫悠远说送她,坚持不要,便抄了车牌号,目送着她上了车。

    这回过头來,立刻开了小型家庭会议。

    “悠然,你真是多嘴!”莫天成忍了很久,方才就想骂她的。

    扁起嘴,莫悠然道,“我又沒想那么多,更何况,子业本來就是给我打电话了!”

    “哎,爸,说起來,这卓越不是处了什么事儿了吧?”方才怕小染担心,陈怡一直不敢说出口,现在小染不在了,便把顾虑说了出來。

    莫天成摇摇头,“应该不会有事的!你们,都不要瞎想!”

    虽然这样说,但是大家心里都沒个底,莫天成想了会儿,抬起头看向莫悠然,“悠然,你给那个谁……再打个电话,问问看情况,他们不是都在一起的吗?如果太忙了,就说一声,好让小染也不要那么担心,如果别的……再说吧!”

    他现在,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看着情况來。

    “都是他打电话给我,我哪儿敢打给他啊!”莫悠然摇头,“他那边分分钟都是很忙的,指不定有什么事,万一打扰了他……”

    “莫悠然,你还会有怕的事儿啊!”莫悠远忍不住嗤了她一句,但是说完,也知道确实是这么回事,总不能逼着去给人打电话吧。

    “那就等他打來再说!现在小染回婆家了,在那边住住也好,换个环境散散心!”虽然自己很是不舍,可是为了她好,也许回去,是一件好事。

    “爸,可是杨斯墨那边……”莫悠远开口道,这是最关心也最担心的问題,杨斯墨真的会就此罢休吗?

    “杨斯墨那边,应该沒什么事了,总之,大家都当心一点,我找个机会,再单独跟他谈谈!”

    莫悠然直接惊叫道,“还跟他单独谈谈?爸,你跟他谈上瘾了?!跟这种人,有什么好谈的!”

    “住嘴!”莫天成呵斥道,“什么时候,我的事,轮到你來做主了!你记着,等那个谁打电话來的时候,一定问问卓越怎么了!”

    “知道了!”莫悠然不耐烦的说,“还有,人家不叫那个谁,人家有名字的!”

    说完,她转身上楼去了。

    “嘿,这孩子,现在脾气越來越大了,看來不只是做老姑娘才会脾气大!”莫天成摇了摇头。

    然而莫悠远的眉头一直紧皱着,他并不太乐观,实在是因为太清楚杨斯墨的秉性,这个人偏激固执到了一定的地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最重要的是,他的女儿现在还在小染的手上。

    不过……这或许也是一把双刃剑。

    因为女儿在小染的手上,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女儿在小染的手上,所以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小染。

    …………

    坐在计程车上,莫小染的手,一直轻轻的牵着杨锦涵。

    这个孩子太敏感也太脆弱,稍稍一点的不留神,会让她有被遗弃的感觉,所以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能给她一点安全感。

    “莫老师,我们要去你家吗?”她抬起头问道。

    点了点头,莫小染说,“是啊!”

    “可是,昨天我们不就是在你家吗,为什么现在还要去你家,你有几个家?”对于她來说,还不太明白。

    “昨天是我娘家,今天我是回婆家啊!”她笑着说,“就是我丈夫的家里!”

    “丈夫是什么?”她眨着眼继续问。

    连计程车的司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家孩子真可爱啊!”

    “是啊,很可爱的!”揉了揉她的脸蛋,莫小染微笑着说。

    孩子么,都是小天使一般的可爱,看着杨锦涵,很难想象,这么可爱的女儿,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行为和思想极为偏激的父亲。轻叹一声,她能做的,不多,真的不多!

    很快车子就在卓家大院的门口停了來,车子不好开到院子里去,付了车费,车牵着锦涵的手,慢慢的往里走。

    “这里很漂亮啊!”这里保留的原生态比较多,树木郁郁葱葱,跟她家那种欧式的富丽堂皇是不太一样的。

    “待会儿会有个婆婆,她是老师的婆婆,你叫她婆婆就好,好吗?”提前先跟她商量一,毕竟,杨锦涵对陌生人,还是很排斥的。

    “为什么你的婆婆,我要叫婆婆?”她蹙着秀气的眉,不是很理解。

    “这个婆婆和那个婆婆,不是一个意思!”她说了,发现有些解释不清楚,“总之,你答应我好不好?”

    望着她,缓缓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她这才笑起來,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乖!”

    打开门的时候,果然路天娥是在的,看到她时,有些惊讶,“你回來了?”

    “是啊,妈!”她叫了一声,然后往边上侧了侧,“叫婆婆!”

    “婆婆!”虽然很是畏惧,不过还是鼓足勇气,小小的叫了一声,双手紧紧的抓着莫小染的大腿。

    路天娥脸色明显有些不太自然,或许是这声“婆婆”叫的她有点不舒服吧。

    “这是谁家的孩子?”她还算平静的问。

    “一个朋友家的,家里有事,先跟我住两天!”她同样平静的回答。

    这是在路上就想好了的,不想让她太担心,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人家的孩子,会不会不太好啊,你自己还怀着身孕,要是出了什么万一,怎么跟人家交代……”路天娥显然是有些不赞同的。

    “也沒办法,她妈妈不在了,爸爸……已经出远门了,现在只能先照顾着,等人家回來再说了!”她找了个托词给推脱过去,然后说,“妈,我有点儿累了,先上楼去歇歇!”

    她都这样说了,路天娥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

    “对了,曼玉呢?”牵着她上楼,才想起來沒看到路曼玉。

    “还沒放学,最近报了个兴趣班,课比较多!”路天娥说道。

    “哦!”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拉着杨锦涵进了自己的房间,放东西,松了口气,有一点累了。

    “要喝水吗?”她问道。

    杨锦涵摇摇头,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她的房间,“莫老师,这是你的房间吗?”

    “是啊!”她说,“这两天,你跟我住,好不好?”

    “好!”这正是她所希望的,欢快的说道。

    看着她开心的样子,自己的烦恼,似乎也忘了,笑了笑说,“老师有点儿累了,你先自己玩一会儿,好吗?”

    “好!”她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很乖巧。

    点头去一旁看电视,声音还知道关轻一点,很明显,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

    莫小染掏出手机,思索了一会儿,看着还算安静的杨锦涵,起身走进了卫生间,关上门,再次给卓越拨过去。

    关机,还是关机,一直关机。

    靠着门,她长长的出一口气,心里却愈发的堵了。

    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一点儿消息都沒有,这都半个月了吧?不是说好了十天半个月就回來了吗,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沒有回來?

    电话打不通,人就更加失落了。

    晚饭的时候,路天娥來叫她,“我叫了外卖,要不要一起吃?”

    路天娥从來不会做饭,她这么一说,莫小染才忽然想起來,自己离开这么多天,她们母女俩,是怎么过來的?

    “锦涵,去吃饭吧!”她叫了一声,然后楼,看到桌上摆了不少的饭盒。

    “嫂子你回來了!”路曼玉抬头看了看她,坐在凳子上,显然是在等待吃饭。

    “是啊,你看,还有小朋友來了呢!”她牵过杨锦涵,让她坐在路曼玉的边上,可是杨锦涵却不肯,死活靠着她坐了來。

    “cries,吃饭了!”路天娥说了一声,然后把筷子分发过去,招呼了一,“都吃吧!”

    拿起筷子,看着桌上至少六个饭盒,莫小染微微拧起眉,“妈,你跟曼玉,天天都叫外卖吗?”

    “也不常是,偶尔也吃吃泡面什么的!”她说,“有时候也去饭店。”

    路曼玉嘟起嘴,嘴里咬着一块排骨,“是常常吃泡面,从不去饭店!”

    “cries!”呵斥了一声,路天娥道,“还是那么顽皮!”

    但是莫小染知道,曼玉说的应该不假。

    自己倒是忽略了这一点,卓越不在家,卓广义偶尔才能回來那么一趟,时间还不一定,大部分是住在部队里的,留着她们母女俩,不但孤单,而且连饭都沒有。

    可是他们以前,也都是这样过來的吗?

    “以前也是吃泡面和外卖吗?”她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

    “以前爹地会做!”路曼玉脱口而出,“爹地做的可好吃了!”

    “cries!吃饭不许说话!”路天娥皱着眉呵斥。

    “妈,对不起!”她咬了咬唇,忍不住说,“是我太自私了,我自己回娘家,沒考虑到你们,对不起!”

    路天娥神色颇不自然,还是不太习惯跟她这种温情的相处,“有什么对不对得起的,你在不在,我们母女不是一直都这么过!”

    话虽说也是,但她总觉得过意不去,自己也不会做饭,但是起码应该照顾老小,沒尽到一个做媳妇的责任啊!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