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不走了!”她想了想,做出了决定,“我是说,我不这样沒事儿就往娘家跑了。卓越不在,就应该是我照顾你跟曼玉,是我做的不够好!”

    “你……”路天娥唇瓣动了动,还是说不出柔软的话來,“你做好你自己就行!”

    她笑了笑,知道她的性格就是嘴硬,也沒有觉得心里不舒服,吃着外卖,想着自己好歹还算学过几天烹饪,虽然最后因为杨斯墨的事儿而学不去了,但是基本功还是会一点的,应该,学着做菜什么的了。

    吃完饭要收拾,路天娥却不让,“你挺着个肚子,瞎忙活什么啊,万一有个好歹,你让我跟卓越怎么交代!”

    笑容凝结在脸上,卓越……

    莫小染看着她提着饭盒去扔的背影,一直看着,看着她扔到垃圾桶再回來。

    路天娥一抬头,看见她盯着自己,冷不防吓了一跳,“怎么了?”

    “妈……”她唤了一声,“卓越,给你打过电话吗?”

    她这一声问,很不肯定,也很心虚。

    如果卓越沒打过,那就是白问了,如果打过……那不是给自己添堵么?给她打了却沒给自己打?

    问出口,就有点儿后悔了,但是又有点期盼着那个答案。

    路天娥倒是不明白她这什么意思,“沒有啊!怎么了?你不是想告诉我,他给你打,却不给我这个当妈的打吧?”

    “不不!”连忙摆手,别好容易建立起來那么一点点儿温情又给破坏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因为……他这次走的时间比较久,又沒有电话过來,所以,有点儿担心……想着是不是给妈您打过……”

    路天娥笑道,“我以为什么大事儿,半个月?半个月你就受不了了?”

    脸色讪讪,她有些不太自然了。

    “这算什么,当初卓越他爸一走都是大半年的走,一点消息都沒有!做军嫂,军嫂是那么好当的吗?”她摇头,接着又叹息一声,“习惯就好!”

    说完,就去忙别的去了。

    习惯就好……

    这声音似乎一直萦绕在耳边,让她久久挥之不去。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可是,当真是习惯就好吗?当真就是她小題大做了吗?

    但如果真的只是这样,为什么呼子业就可以打电话回來呢?她不懂,真的不太懂,是不是她太脆弱了?

    入夜,看着沉睡在自己身边的杨锦涵,小小年纪,但是睡相却还是不赖的。

    沒有乱踢乱蹬,安静的如同一个小天使一般。

    一手支着头,看着她,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也会如这般的可爱,无暇?

    她生产的时候,卓越会陪在身边吗,还是依旧在任务?想到这个,就不免有些怅然,不敢再往想去。

    轻轻将她往怀里揽紧一点,闭上眼,还是先睡吧,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

    白色的玉,晶莹剔透,对着烛光,显得是那么的完美,莹润。

    两根袖长的手指捏着,对着烛光认真的看着,转來转去,360度每一个角度似乎都要看遍了。

    许久,才收了回來,女子银铃般的笑声,“就这么一块玉,就把你打发了?”

    杨斯墨皱了皱眉,“假的?”

    “不,真的!”她一脸认真的说,“玉是真的,也很值钱。”

    “那你什么意思?”把玉收了回來,就算不是非常懂行,但是摸着,也知道是块好东西,带给她看,只不过是为了更加确认一。

    “我的意思是,东西是好东西,却不是那里找到的,那里的东西,你还是沒有得到!”女子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一脸严肃的说。

    “你怎么知道?”杨斯墨看看那玉,这么贵重的东西,如果说当初付出很大的代价,他也并不怀疑啊。

    女子抽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排整整齐齐的女士烟,抽出一根点燃,吸了一口,然后喷出口气才说,“如果真是里面的,老家伙这么狡猾,会这么轻易的给你吗?”

    “他不得不给,他最重要的人,在我的手上!”杨斯墨很是笃定。

    红润的唇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最重要的人?”

    眼睛斜睨,“杨斯墨,你最重要的人,现在在哪里?”

    “什么意思?”皱起眉头,他一脸不悦的说。

    女子笑了笑,又抽了一口,烟雾袅袅,将她的脸整个笼罩住,朦胧而看不清晰,“你看,你最重要的人,都在你敌人的手里,所以……什么是最重要的?不要那么虚伪了,除了名利,权势,什么都是假的!”

    杨斯墨摇头,“我跟你不一样,我在乎的不是东西,而是完成我父亲未竟的心愿!”

    听了他的话,女子大笑起來,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直笑到呛住咳嗽,咳出了眼泪才说,“好,好,就算你崇高,但是你崇高错了!这根本就不是你父亲的心愿,你被人耍了!”

    “你胡说八道!”杨斯墨不肯相信,他看向她,凭什么她什么都知道?

    “你不信,就算了!”站起身,掸了掸落在身上的烟灰,将烟头用修整完美的指甲捻灭,“我只是给你提供点消息,顺便帮你打量打量,其实,本來就跟我沒什么关系,不是吗?”

    “你凭什么说我被人耍了?”他就是不太服气。

    “随你,信不信!”女子似乎并不打算多做解释,“你就当完成了你父亲的心愿,也好!再见!”

    “站住!”杨斯墨一个箭步上前,“把话说清楚。”

    他的速度很快,挡在了女子的面前,结果手还沒伸出來,女子一抬脚,高跟鞋踩在他的皮鞋上,一秒,手肘已经顶到了他的肋骨,冷冷的说,“我可不是那个不中用的女人,你不要用错地方了!”

    腰间吃痛,肋骨都险些要断了,杨斯墨吃痛,眼睁睁看着她松开自己,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手里摩挲着那块玉,老家伙真的是在骗他?

    他们说,什么生化武器,会不会是真的?还是……

    在他陷入深思的时候,手机响了,拿起來,看到是杨一鸣的号码,拧起眉头挂断。

    这边刚挂断连两秒都沒有,就又打过來了。

    他很是不耐烦,到底还是接了起來,“什么事?”

    “哥,你真的不打算回头了吗?”杨一鸣的声音,带着几分惋惜,几分试探。

    “什么回头,一鸣,这是你跟我说话的口气吗?”他冷声问道。

    那边,杨一鸣道,“哥,我给小染打过电话,锦涵在她那过的很好,锦涵很快乐!”

    “所以?”

    “所以,你干脆别管了,锦涵我会帮你照顾的,你能不能先找个医生,我认识一个很好的心理医生,你要知道,并不是说你有病,每一个人,都多多少少有一点心理方面的……”

    话还沒说完,就被杨斯墨冷漠的打断了,“你就是直接一点,说我是精神病,对不对?”

    “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锦涵是我的女儿,你让我别管,让我交给你?”杨斯墨冷笑,“一鸣,你到底在想些什么,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就能让你晕头转向了是不是?!”

    杨一鸣深吸一口气,“怎么到了现在,你还是执迷不悟呢,这跟小染就沒什么关系,是你,是我,是我们本身的问題!”

    “对,你们都沒问題,就我有问題是吧?那你就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杨斯墨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气恼的直接砸在了地上。

    不过,杨一鸣的话倒是提醒了他,锦涵……

    锦涵还在她家,这是一个多么好的上门要债的机会啊。

    老狐狸,你最好不是在耍我,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

    “悠远!”

    门外响起的声音,是莫天成的。

    莫悠远将电脑页最小化,然后再走过來开门,“爸!”

    “怎么还锁上门了,你从來都不锁门的!”莫天成随口问道。

    “哦,可能是风刮的吧,我沒注意,也可能是顺手关上的!”他回答道。

    “悠远,爸爸知道你还是不甘心,不过,什么都别做了!”莫天成叹口气,“能平静來最好,不要再多生事端了。”

    “爸,当初为了那块玉,你可是差点命都丢了!就这样白白的送出去?他绑架了陈怡和小染,就这样任由他逍遥法外?”怎么都觉得不甘心,实在太不甘心了。

    “如果他能改过,那自然是最好了,他是对我有一些误会,如果他继续这样偏激去,也一定不会有好场的,但是……我们就不要管了!”他不想再管那么多,对老朋友,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东西都是身外之物,我已经说过了!为什么你就是看不透呢?”莫天成说,“还有,最好让小染把那孩子送回去,这样牵扯不清,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爸,当初的资料虽然找不到了,可是我们问心无愧就行,不能这样对着杨斯墨总是一味的妥协!”莫悠远说,“这样只会让他以为,我们真的做错了什么,有愧于他!”

    “悠远,我们沒有本钱了!”沉默了一会儿,他才叹口气,不无痛心的说道。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