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楼,莫小染的心里暖暖的。

    沒过多久,路天娥果然就來了,看到她坐着,问她,“要不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妈,有什么事儿,您就直说吧?”她说道。

    点了点头,路天娥倒是捧了一杯热牛奶坐在她的边上,“我是想认真的问一问你,这个孩子……怎么办?”

    说的时候,她指了一楼上,不然的话,莫小染真的是要迷茫了,哪个孩子?

    “呃……”她沉吟了一,确实暂时还沒想到好办法,自己这里,确实也不是长久之计,可是送回杨斯墨那里,似乎又不太可能。

    “这孩子不是家里大人有点儿事这么简单吧?”她是性格不太好,有时候也不讲理,但是不笨,看的出來。

    家里大人就算暂时有点儿事,会都不打个电话过來吗?这孩子看起來郁郁寡欢的,也很少提起爸爸妈妈什么的,绝对是有点问題的。

    “妈,总之不是我非法绑來的,她家里有点矛盾,我暂时带上几天,肯定还是要回去的!”她只能这样说了。

    “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不要给自己惹上麻烦。你看,你现在自己一个人也不容易,这么大的孩子,万一出点什么事,真的不好交代!”她说,“而且家里多了一个人……”

    话还沒说完,就看到杨锦涵登登登的从楼上跑來,很生气的指着路天娥,“你是个坏婆婆,我不喜欢你,你也想要分开我和莫老师!”

    她声音很大,也很尖锐,气呼呼的样子,小小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莫小染沒想到她会突然跑來,不是已经睡着了吗?

    “锦涵,不能这样儿!”她连忙说道。

    不管怎么样,那是她婆婆,锦涵住來,本來路天娥就不太赞成了,如果再这样闹的话,那是真的留不住了。

    “莫老师,你要听她的话不要我了吗?我不要回去,我不要爸爸,我不要……”她一边哭一边说着,可怜兮兮的。

    或许是动静太大,把路曼玉也给吵醒了,揉着眼睛哭着就从房间里出來了,“妈咪……”

    子里,顿时乱成了一团。

    一个叫一个哭,两个大人一个哄一边,她无奈的叹息一声,这事儿肯定是说不去了,“妈,我先带她上楼,改天再说!”

    路天娥沒有说话,专心的哄着路曼玉,不过从脸色可以看得出來,她很不高兴。

    也是,锦涵这么一闹,不但闹了她,还把曼玉也给吵醒了,肯定是不高兴的。

    拉着杨锦涵上楼,好容易才把眼泪给止住,擦着她的小脸蛋,她说,“你怎么偷偷跑來了,不是已经睡着了吗?”

    杨锦涵抽噎着说,“我醒了看不到你,以为你也不要我了!我好怕,家里好多好多人,关了灯也有,我看不见,我怕……”

    轻声的安抚着她,想着她所说的家里好多人,估计就是那些保镖,真不明白,杨斯墨非要搞那么多的保镖,到底是为什么。

    “你家里有那么多的保镖,爸爸有沒有说为什么?”将她搂在怀里,自己抱她,实在是有些不太方便的。

    “爸爸说是为了保护我,但是我知道不是的!”她说,“我知道他是怕我跑出去!”

    “那你又为什么要跑出去?”

    “因为我不想跟妈妈一样,我不想被关起來!”她低声的说着,垂了头。

    之前,莫小染就觉得事情挺可疑的,只不过后來发生了不少事就耽搁了,现在听她说,就更加觉得有点问題了。

    “什么跟妈妈一样,妈妈怎么了?”她小声的问着。

    “妈妈死了……”眼睫眨了眨,又要哭的样子。

    把她搂紧一点,莫小染说,“不哭,不哭!妈妈不是车祸死的吗?”

    “……”她就不说话了,缄默不语。

    “爸爸对妈妈做了什么?”她接着再问。

    脸色变了变,可还是沒有说话,小小的牙齿快把嘴唇都要咬破了。

    莫小染看着有些心疼,就沒有再问去,“好了,老师不问了,你也别再想了,锦涵不怕,过去的都过去了,你不会有事的!大家都很爱你,你很乖,对不对?”

    迟疑了一会儿,她小声的说,“可是那个婆婆要赶我走!”

    “婆婆不是要赶你走,只是怕你爸爸担心你,其实我们都很喜欢你的啊!”她只能这样跟孩子解释。

    杨锦涵本來就敏感而脆弱,如果让她觉得是路天娥要赶她走,一定会当成敌人看的,那就比较麻烦了。

    “莫老师,我刚才是不是很不乖?”她突然问道。

    “不会,锦涵是最乖的小朋友了!”在她的额头吻了吻,然后说,“那么最乖的小朋友,你该睡觉了,好不好?”

    点了点头,她躺來盖上被子,再次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陷入了梦乡。

    长舒了一口气,还真的是觉得很累的,可是这件事还真的是蛮蹊跷的,本來以为杨斯墨的妻子不过是场车祸意外,可看孩子的反应,似乎有什么隐情。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把自己搅进这么复杂的局里。

    先是杨斯墨跟外公那陈年往事,接着甚至是他的夫妻旧事!

    杨斯墨,杨斯墨,自己怎么就跟这么个人牵扯不清了呢?!

    再次看了眼手机,沒有未接电话,很是失望,也不知道卓越什么时候才能有点消息。

    …………

    早上楼的时候,看到路天娥正在接电话,接完了,脸色似乎有点不太好。

    出于礼貌,沒有去听她在说什么,而是等她说完了,才走楼去。

    “妈,早!”她唤了一声,“不如今天我去送曼玉上学,反正我也沒事,就当活动活动了!顺便去买点儿菜!”

    “也好!”

    如果平时的话,她一般都是拒绝的,说什么肚子大不要到处乱跑,可是今天,这么干脆利落的答应了,倒是有点怪怪的。

    “小染……”她忽然唤了一声,正要上楼换衣服顺便叫上锦涵的,莫小染愣了,回过头來,“嗯?”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路天娥抿了抿唇,摇摇头,“沒什么,就是路上当心点,毕竟两个孩子!”

    微笑着点点头,“知道了,谢谢妈!”

    带上两个小家伙一起去幼儿园,一路上,锦涵都是沉默不语的,相较于路曼玉的活泼,她就安静了很多。

    看着她不开心的样子,莫小染想了想,“你是不是也想去幼儿园?”

    杨锦涵点点头,但是很快又摇摇头,“我才不想去!”

    真是个傲娇的小家伙!

    莫小染摇了摇头,那边路曼玉却说了,“你不是不想去,是去不了!”

    说完,还做了一个鬼脸!

    本來还好的,但是昨天晚上吵到了她睡觉,就心里有些不高兴了,出于报复的说。

    “我是不想去,就是不想去!破地方,不好玩,有什么好去的!”杨锦涵自然是不服气的,大声的反驳。

    “你是去不了!”

    “不想去!”

    “去不了!”

    “不想去!”

    “去不……”

    “不想……”

    两个人唇枪舌剑,居然这样都能掐起架來,莫小染连忙在中间挡着,“一人少说一句,都不许再吵了,不许再吵了!谁在吵,我就把谁丢车去!”

    一句话,两个人都不说话了,互相狠狠的剜了一眼,背过脸去。

    莫小染叹了口气,“曼玉,你怎么能这么说锦涵,跟她道歉!”

    “我不!”撅起嘴,路曼玉很不服气,还有点儿委屈,“嫂子,自从她來了,你都不喜欢我了,每天都只关心她,过几天我哥回來了,看你怎么跟他解释!”

    一边是抱怨的吃醋一般的话,一边又小大人一样,莫小染有点哭笑不得。

    “莫老师就是最喜欢我……”一旁,杨锦涵又很得意的加了一句。

    “最喜欢的是我!”路曼玉立刻反驳。

    这眼看又要吵起來了,她有点儿头疼,“好了,都别吵了!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孩子!”

    果然有点威力,他们都不说话了。

    “你们都是莫老师最喜欢的小朋友,但是大家在一起,本來就应该和睦相处,互相争执、吵架,甚至骂人,是对的吗?”她声音稍稍严肃了一点,果然还是带有震慑力的。

    垂头,也不知他们在想些什么。

    一路无话,安安静静的到了幼儿园,把路曼玉给送了进去,看着里面的东西,杨锦涵的眼睛里,流露出渴望。

    她不是沒看到,但她又不是监护人,她能怎么办?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牵起她的手,“走吧!”

    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跟着她往前走,就是因为什么都不说,只是这样眼巴巴的看,才更让人心疼。

    莫小染狠心,拉着她快步的往前走,“好了,我们來想想今天吃什么,待会儿去买!”

    刚走了沒几步,就接到一个电话,本來还很激动,拿起來一看,不是卓越,却是杨一鸣,有那么点淡淡的失落。

    “喂?”她应了一声。

    “小染,你现在在哪儿,锦涵还跟在你的身边吧?我能见见她吗?”杨一鸣关切的问道。

    “行,当然行!”她回应道,旋即有些讽刺的笑,“她的亲生爸爸倒是放得心不闻不问的,你这个做叔叔的,还算是尽责啊!”

    “小染,说个地方,见面再说!”杨一鸣显然不想在电话里多说什么。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