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鸣到的倒是很快,不过毕竟路程比较近,莫小染比他到的更快,已经在水吧里坐着了。

    “我不要回家!”看到杨一鸣的一瞬间,杨锦涵突然就变得很激动起來,以为是要带她回家去。

    “你听话,不要闹,不是带你回家的,不信你看,你爸爸都沒有來!”指了指窗外,明显沒有杨斯墨的车。

    看见外面,这才慢慢的放心來,不那么挣扎了。

    杨一鸣显然也是看见了杨锦涵的恐惧,面色显得有点儿尴尬。

    “小染!”他唤了一声,在两个人对面坐了來,“抱歉,我迟到了!”

    “你沒迟到,是我们早到了!”莫小染很客观的说,“不过,你有什么事?”

    “我想看看锦涵……”他说,“锦涵在你那,还好吧?”

    “你认为,我会对她不好吗?”挑了挑眉,她说道。

    这样的说话方式,让杨一鸣很有些不习惯,“小染,我们不是敌人,你犯不上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吧?”

    “你觉得,我对一个绑架我的人的弟弟,应该有什么样的口吻呢?”虽然跟他无关,可是看到他,还是会联想到杨斯墨。

    杨一鸣跟杨斯墨的五官还是比较相像的,只不过杨斯墨给人的感觉更邪性一些,而杨一鸣的轮廓,就温和的多了。

    “可是你却能善待他的女儿!”看向锦涵,至少从气色來看,他觉得锦涵过的还不错,甚至比之前还好。

    以前的她,纵然锦衣玉食不会有什么物质上的缺失,可是终日郁郁寡欢,一直都是很不开心的样子。

    现在的她,似乎瘦了一点点,但是眼睛里是正常小朋友的眼神,终于有了神采。

    “她还是孩子,稚子无辜!”她回答的理所当然。

    杨一鸣说,“那你也把我当孩子吧!”

    “……”她一时无语。

    顿了顿,叹了口气说,“如果你是要见锦涵,你已经见到了,还有什么事吗?”

    “小染,我是想帮你,也想帮自己,你能不能好好跟我说话?”他喝了一口面前的白开水,淡淡的说。

    “帮我?”莫小染指向自己,“帮我什么?”

    看着安静看窗外的杨锦涵,杨一鸣说,“你总不能这样一直带着锦涵吧,很快,你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那个时候照顾起她來,会更加麻烦,而且我哥……”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然后又说,“我哥肯定是不会那么轻易的放手的,锦涵只要还在你这里,他就还会來骚扰你!”

    “你这话说的,锦涵不在我这里,他就不会來骚扰我了吗?之前难道锦涵一直都在我这里的吗?”她的一连串反问,让杨一鸣哑口无言,说不出话來。

    “小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为了锦涵我,我的意思……”杨一鸣虽然不如杨斯墨那般雷厉风行,但是在公司运营决策上,也从來都是不含糊的,慷慨陈词不是一次两次,这个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语言那么苍白,居然找不到合适的,能说服她的词了。

    “好了,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我完全明白你什么意思,不过,只是你,有用吗?”她直截了当的说,一点都不怕折损人家的面子,“如果有用,早都该在我还沒出现之前就解决了,何至于让锦涵受了那么多的苦!”

    一只手轻轻的抚摸上她的头发,目光带着几分爱怜。

    杨一鸣摇摇头,“之前我哥还不这样,或者说,沒有那么的偏激过头!”

    “是吗?”莫小染冷笑。

    如果是在之前,她或许会相信,但是经过那么多的事以后,还有锦涵的表现,她已经不再相信了。

    “既然如此,你知道你嫂子到底是怎么死的吗?”她问道。

    愣了一,他似乎沒想到她会抛出这样一个问題,“呃……意外啊!这件事已经被证实了,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并无可疑之处啊!”

    “我不知道所谓的证实是什么,也不知道当年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我只知道,在这个孩子的心里,那是不一样的!”她说的是谁,他们心中都清楚。

    杨一鸣微微一怔,他倒是从來都不知道锦涵还会有别的想法,可是,她那时候才多大啊,现在也不过才五岁多而已啊!

    “锦涵?”他唤了一声,小姑娘几乎是本能反应的扭头看了他一眼。

    “你记得……”话还沒说出口,就被莫小染捡起桌上的面包塞了进去,堵上他的嘴说,“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唔……”他瞪大眼,嘴里被塞着面包,一时说不出话來。

    “这件事不管究竟是什么结果,其实跟我也沒多大关系,我也不太关心,不过你现在提起,肯定只会让孩子伤心,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我也不肯定,你觉得,能承担吗?”她很冷静的问道。

    看着瞪着眼睛看他的杨锦涵,杨一鸣默了会儿,“你问过了?”

    “沒有!”她摇摇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沒有问去。当然,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也阻止不了,可是你事先想好后果!值得吗?”

    杨一鸣愣了一会儿,慢慢的把嘴里的面包给咽去,同时,把那半截的话也吞去,笑了笑说,“锦涵,想吃什么,二叔给你买!”

    认真的看了他一会儿,杨锦涵蹦出几个字,“我不要回家!”

    心里有些不太舒服,杨一鸣抬头看向小染,却见她也是无奈的耸了耸肩。

    这是孩子自己的选择,她有什么办法。

    “不回家,二叔不带你回家,二叔保证,只要沒经过你的同意,一定不带你回家,好吗?”他也同样认认真真的回答她。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小姑娘终于开心起來,“真的?一言为定!”

    伸出手,跟她打了一个结,然后才说,“一言为定!”

    露出甜蜜的笑容,杨锦涵这一点意见都沒有了。

    “小染,还是那个问題,你能带锦涵多久?十天半个月?还是一年半年?你总不可能养她一辈子,所以,还是得把她交给我!”他抱着商讨的口吻说。

    莫小染摇了摇头,“可你刚刚才答应她的……”

    “我答应不带她回家,可现在商量的是把她带回我家,这两者,是不一样的!”他很严肃的说,“我带回我那里,由我亲自照顾她,反正我也沒结婚生孩子,连女朋友都沒有,她正好跟我作伴,也沒人会來质疑我的决定!”

    看着他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说的是一脸认真,可是,执行起來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莫小染感慨了,“就算真的到了你那里,你也照顾不了多久吧?且不说你有多忙,就算你能亲自照顾,杨斯墨如果找上门非要带回去呢?”

    “我不会给他的!”他咬着牙说道。

    “你不给?你说不给就不给吗?你能架得住吗,你从小到大都是听你哥哥的,你能架得住他的权威吗?还有……如果你坚持不给,他完全可以告你非法拘禁!”她说道,“沒有你想的那么容易!”

    杨斯墨沉吟着,她说的确实沒错,自己也考虑的沒有那么周全,可是,锦涵必须由自己來照顾,不然的话,总不能跟在她的身边一辈子?

    自己现在目前还是单身,就算以后有家庭了,也可以照样的照顾锦涵,因为她是锦涵的叔叔,责无旁贷,可是小染就不一样了。

    她只不过是锦涵曾经的老师,还沒带过几天,怎么能让人家搭上一辈子呢?!

    “那你有沒有别的办法,或者其他的考虑?”退了一步,杨一鸣问道。

    目光投向远处,莫小染微微摇了摇头,她沒有想好,也似乎沒有更合适的选择。

    看到她的状态,杨一鸣差不多就猜到了,“所以了,你并沒有更好的选择,让锦涵跟着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如果杨斯墨要跟你争夺……”她话沒有说去。

    “到底我跟我哥是亲兄弟,这种事也犯不上闹上法庭!我哥的性子我最清楚,他是万万不愿意闹出官司來的,所以只能妥协。”他接着眼眸逐渐变深,“如果他还是执迷不悟,那我就要采取非常的手段了!”

    莫小染眯了眯眼,“非常的手段?”

    “能让我哥这么逍遥的,也只有钱和权势了!”他说,“如果他到时候不肯放手,我就把他从董事长的位子上拉來,到时候沒有了钱,他怎么跟我争?!”

    听着莫小染觉得似乎也有那么一点点道理,可以试试看。

    “那么……还有一个唯一的问題了!”莫小染这样说,已经是松口了,也就是说,你杨一鸣能解决所有的问題,自然就可以把锦涵接回去了。

    “什么问題?”杨一鸣立刻追问道。

    “你要问问锦涵自己同不同意了!”指了指小丫头,她一脸认真的说。

    不要小看孩子,也不要操纵孩子,她虽然人小,也是有自己的主意的,要赢得她的信任,首先就要尊重她。

    杨一鸣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事,“那沒问題,锦涵肯定是愿意的!”

    他信心满满的说,莫小染摇摇头,“那可不一定,不如……你问问?”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