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样的笃定,反倒让杨一鸣沒什么信心了,“锦涵?二叔带你回去好不好?”

    本來打算说,不带你回家,去二叔家里,结果根本沒有说去的可能,小朋友立刻激烈的反对,“我不要,我不要,你走开,走开!”

    一边说着,一边拼命的开始丢东西。

    莫小染也沒想到,她的反应会那么的激烈,“锦涵,别激动,别激动!二叔只是问问你,不是真的要带你走,别怕,老师在呢,别怕!”

    或许是她的声音带有极大的安抚性,好不容易,她的情绪总算是稳定了來,但是看着他的眼神,依然带着警惕性。

    杨一鸣无奈的看了莫小染一眼,她冲自己耸耸肩,示意自己也无能为力。

    这可如何是好,总不能把锦涵一直丢在她那里吧?

    “莫老师,我们出來很久了,婆婆要担心了,我们先回家吧!”拽了拽她的袖子,她人小鬼大的说。

    她哪里是怕什么婆婆担心了,分明是怕杨一鸣真的要带她走,所以在找个托词和借口离开,这个鬼灵精!

    莫小染有些无奈的笑,低头说,“再怎么样,也要跟你二叔打个招呼不是,不然的话,是很不礼貌的哦!”

    这个倒是很配合的,她立刻摆了摆小手,“二叔拜拜……”

    说着,滑凳子,显然这就是要走了。

    杨一鸣有些无奈,强把她留來是不可能的了,也不是他做事的风格,只能苦笑着说,“那你要乖乖听莫老师的话,不能惹她生气,更不能调皮捣蛋哦!”

    说这个,她还是很听的,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转身就要走,杨一鸣却圈住她道,“二叔这么听你的话,你是不是也应该奖赏二叔一?”

    说着,很主动的把脸凑过去,示意她应该给个香吻。

    杨锦涵皱着眉看他,一脸为难的样子,最后勉为其难的凑过去,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那很为难的样子惹得莫小染一个劲儿的在笑。

    “好吧,那你们路上当心点!”他说,想了又很快的追了上來,“不如,我送你们吧!”

    “不用了,门口叫个车,很快的!”她回答道。

    “我送你们不是更快?”杨一鸣说,“更何况,现在为了安全,我送你们,更好一点!”

    他目光微沉,莫小染知道他的意思,略一沉吟,就点了点头,“那好吧!”

    杨一鸣开车果然是很快,不一会儿,就他们都送到了家门口,依依不舍的再次跟锦涵告别,这才开车离开。

    牵着锦涵的手往家里走,却发现不知何时,门口的警卫从一个变成了六个,两边各三个。

    拧了拧眉,感觉有点怪怪的。

    刚要往里走,就被人拦了,“站住,请出示证件!”

    莫小染愣了愣,“什么证件?”

    这是她的家,进出还要证件的,太荒谬了吧?她嫁过來这么久,从认识卓越第一次登门开始,也沒要过什么证件啊!

    “出入证!”卫兵很公事公办的口吻,脸上也是很严肃的。

    “我沒有!”她都沒听说过,哪里來的出入证,“我自己家,要什么出入证的!”

    简直是莫名其妙嘛!

    说着,就想往里进,可是那卫兵却丝毫不肯放行,拦着手说,“沒有出入证,一概不得随意进出!”

    “笑话,沒听说自家还不能随意进出的!你们是什么人?!”她感觉怪怪的。

    心头突然滑过一丝不祥的预感,总不会是……杨斯墨都手眼通天到这种地步了吧?

    要知道家门口的警卫可是直属,是公公卓广义的部队上的,如果这都能通,那得是多大的本事啊!

    正差点要起争执的时候,一旁的另一个卫兵走过來了,这个人她认识,正是经常在家门口站岗的。

    他走过來先是敬了个礼,然后对着拦她的那人说了句什么,那卫兵才看了看她,然后说,“失礼!”

    敬了个礼,退到一边,显然是他们已经可以进去了。

    虽然能进去了,看上去也似乎是误会一场,可小染心里总觉得很奇怪,哪里不太对劲。

    往前走了两步,想了想,又收回脚,回头看向那个说清的卫兵,“你好,麻烦能问问你,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卫兵一怔,勉强的笑了笑,不太自然,“抱歉,我们只负责站岗,什么都不能说,您还是先进去吧!”

    说着,转身又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去。

    莫小染还想追问的,可是看來,大概什么有用的信息都问不出來了。

    她只能摇了摇头,然后牵着杨锦涵往子里走去。

    路天娥不在家,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今天这一整天,似乎都不太寻常。

    从早晨起來路天娥接过那个电话以后开始,好像哪里都透着不对劲的感觉,具体又说不上來。

    “锦涵,你自己先看电视好不好?”她一边说着,一边换上拖鞋。

    “好!”她还是很乖的。

    在这里,她一点儿都不会觉得无聊。

    这里虽然也不是常有人陪她玩,可是起码沒有人时时监视着。她想打滚就打滚,想看电视就看电视,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足以让她流连忘返了。

    看着她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莫小染这才走到二楼,从窗户口往外看去。

    这一看,不由得吓了一跳。

    在门口的时候,她以为增添了岗位,有六个卫兵,但是站到二楼往看,这哪里是六个卫兵啊,站了一整排,几乎是把卓家的院子给围起來了。

    不安的感觉在心底滋生蔓延,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打电话给卓越,可是现在根本就联系不上他!

    她还能问谁?自己的婆婆也不知道去哪了,这个家……简直都快成了空巢了。

    可就算是空巢,这么多人把一个空巢围起來,又是为了什么?!

    这样想着,沉吟了一会儿,最后决定往家里打一个电话。

    所幸,电话是莫天成接的。

    “小染?”他说,“怎么想起打电话过來了?”

    “外公,您能联系的上我爸吗?”她直接了当的问。

    这样一问,直接把莫天成给问晕了,“什么?!”

    “哦,我是说,您能联系上我公公吗?我不知道怎么给他打电话……”咬了咬唇,有一点委屈。

    自己还从來沒想过要怎么联系卓广义,因为从來沒想过有一天,会无助到只能去联系他的地步。

    “联系你公公,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莫天成立刻有些敏感的问道。

    “我不知道……”她很迟疑的说,她是真的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反正我早上送我小姑子去幼儿园,回來以后,发现家门口被警卫兵包围了,我还差点进不來,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听着她说,感觉有点含糊不清,但是事态又形容的很严重的样子,莫天成不免也有些紧张起來,“你别急,慢慢说,把事情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谁包围起來了,包围你家?”

    “我也不知道,看着是警卫兵,有几个还是以前的,但是增添了好多好多,我……有点儿怕!”犹豫了一,还是把心底的恐慌给说了出來。

    莫天成也急了,“别怕,小染!你好好看清楚,是增加了几个卫兵,还是你太过敏感了?别是误会了!”

    “外公,我现在在二楼往看,有多少人,我还会看不出來吗?真的是被包围了,外面站了一排!”顿了顿她说,“而且,我进家门的时候,也是的的确确被拦了來。”

    “你婆婆呢?”沉默了一会儿,莫天成问道。

    “早上接了个电话,后來我送曼玉去幼儿园,回來她就不见了!”她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莫天成又想了一会儿,本來想说你问卓越了吗,话到嘴边又咽了去,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样吧,你呆在家里,哪儿也别去,也别慌!如果只是警卫兵,不用担心,增添些防守也是常有的事,毕竟现在卓越还在执行任务,沒准只是加强警卫來保护你们的!”他尽量去安慰莫小染,然后说,“我这就给卓广义打个电话问问,看看他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嗯!”也只能这样的了,莫小染应了一声,“那我就在家里等消息好了!”

    挂了电话,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再仔仔细细的看过去,那清一色的都是统一的制服。

    不管怎么说,外公有一点说的沒错,只要是警卫兵,就沒有什么好怕的,说白了,不过是增强防守。

    打完这个电话,她反而更加担心卓越了,如果家里这边都需要这么大的阵仗來保护了,那么可见,他的任务有多危险了。

    叹了口气,她自己得先保持镇定,才能再想其它。

    了楼,看到锦涵还在看动画片,她问道,“锦涵,我们中午煮点面条好不好?”

    就两个人,那就简单一些好了。

    “好!”脆嫩嫩的小声音,她笑了笑,转身刚要进厨房,就听到外面传來钥匙开门的声音,扭过头來,正好房门就被推开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