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天娥走了进來,看到她们的时候愣了。

    “妈,你回來了!”沒想到是她,先是一怔,旋即莫小染唤道,“我正跟锦涵说中午吃点面条,您觉得呢?”

    “无所谓!”她淡淡的说,“你看着办吧!”

    说完,快步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看着她,觉得有点怪怪的,小染本來还想问问,关于外面那些增添的卫兵的事,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看见肯定是看见了,只要进门,都能看得到,但是卫兵有沒有拦她,就不知道了。

    沒过一会儿,就看到她背了一个大大的背包出來,脸色有些不太自然,走出來发现莫小染还在看她,顿时更加尴尬了。

    快步走到门口,想了想又回过头來,“那个……我不吃了,你们自己弄吧,还有,晚上我跟曼玉都不回來了,你们自己看着办。不用管我们了!”

    “不回來了?要去哪儿?”莫小染很惊讶,这急匆匆的,是要去哪里,沒听说啊,早上不是还很正常來着么?

    “有点儿事,反正你照顾好自己,沒事的!”她欲言又止,转身就走。

    莫小染想要拦她都來不及,眼看着她拉开门已经走了出去。

    犹豫了一,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看了看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杨锦涵,她略一顿足,到底是追了出去,“妈,,”

    刚要唤一声,声音到了嘴边就打住了,她看到路天娥还站在门口,而且跟人争执着什么,显然是不让出去的样子。

    愣了愣,快步的走过去,“妈,怎么了?”

    路天娥根本沒有工夫理会她,在跟那卫兵争执,“凭什么就不让出去了,你们这是非法禁锢!我要去告你们,你们让开,我出门还不行了!”

    “对不起,我们奉命守卫,你不能随意出去!”那卫兵倒也算客客气气,可手拦着,就是不让出去,边上的卫兵手里也都把持着武器,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

    “为什么不让我婆婆出去?”莫小染皱着眉问,“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刚才不让我进,现在又不让出,你们这是要把人给禁锢起來吗?”

    被这样质问着,那卫兵的面色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说,“对不起,我们是奉命行事。沒有上级的首肯,任何人不能随意进出这里!”

    “上级,哪个上级?”听着就觉得不太对劲,莫小染说,“你们不是不知道这是谁的家吧,好大的胆子!我倒是要听听,是谁给你们这么大的权力!”

    “不管怎么样,我跟卓广义都已经离婚了,只是回來拿点儿东西,现在就走,凭什么不让我走!”路天娥根本不在意为什么不让进出,只是觉得不能不让她进出。

    这样看着,莫小染开始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

    “妈,你说什么?”她居然说跟卓广义已经离婚了,只是回來拿点东西,这是要跟她们撇清关系吗?

    “放我走,放我走!”路天娥叫着,“我还要去接我的女儿!”

    “对不起!”卫兵完全是公事公办,除了说这句,就是严严实实的堵着门不让他们出去。

    莫小染虽然不知道路天娥为什么这么做,但是现在,不是针对她的时候,而是应该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怪不得自己总觉得不太对劲呢,外公还说是她敏感想多了。看看,这是她敏感吗?

    “你们有上级命令,我们能够理解,但是你能告诉我,究竟是什么命令,又是谁的命令吗?”她耐着性子问,希望能找出一个答案來。

    可是那士兵缄默不语,显然并不打算回答她。

    “好,你们不能说,那说说看,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自由进出,或者说,你们大概什么时候会撤?”她接着问。

    可对方还是一言不发。

    “我理解,也许你们不知道!”莫小染继续点头,“那就说说,你们什么能说吧,能说什么,我都听着,不管怎么样,你们既然不让我们随意进出,总还有其他的事吧,不妨一次性都说出來,也省的我们一次次的不知情而犯错!”

    “在接到新的指示前,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抱歉!”还是这句话,然后他们重新站回自己的岗位。

    看到他们分开,路天娥就想钻着空隙往外冲,却被莫小染一把抓住了,“妈,别冲动!”

    “我要出去,我必须要出去,我还要去接cries的,这样她怎么办,我又怎么办?”她一脸焦急的说。

    莫小染想了想也是,路曼玉还在幼儿园里,这要是不让人随意进出了,曼玉就算能接回來,幼儿园也不用去上了。

    而且这么些天,他们吃什么,用什么?

    “妈,你别急,你问过爸爸了吗?”她安慰道,然后尽量让自己冷静一点。

    看着路天娥的样子,也像是清醒不了出不了什么主意了,自己如果也乱了套,那就真的是一锅粥了。

    “他?!他又联系不上了,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路天娥哼了一声,心里其实气的要死。

    早上她就给卓广义打过电话了,可是一直拨不通,也不知道这人到底在干什么。

    既然联系不上他,那自己收拾点东西带着曼玉先躲躲不行吗,结果这趟回來,连门都出不去了!

    “联系不上了?”皱了皱眉,莫小染更加觉得不对劲了。

    前两天卓越就已经联系不上了,这么关键的时候,出了这么大的事,可是连卓广义都联系不上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的往沉,隐约有着不好的预感。

    “妈,我们先回慢慢说!”看了一眼外面这么多的卫兵,在这里说话着实不方便,只能先进去比较好一点。

    “可是我……”

    “就算您留在这里,他们也不让您出去,也接不到曼玉,您又何必在这干耗着?不如先回房,我给您倒杯茶,我们慢慢说!”她说道。

    路天娥觉得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这才转身慢慢的往子里走去。

    回到房间关上门,她立刻问道,“妈,你别瞒我,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抬头看了她一眼,路天娥摇了摇头,“沒有!”

    “沒有?!”她指着地上的包,“沒有的话,为什么你会突然要离开,为什么外面突然多了那么多的守卫,为什么卓越和爸爸都联系不上了?这一家子人,突然就只剩我们几个女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卓越怎么了?还是爸爸……”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摇着头,路天娥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妈!”她无奈的叫道,“不管怎么样,总应该把事情弄清楚,想出解决的办法,您这样的逃避不是办法啊!”

    “我沒逃避,我是真的不知道!”路天娥整个人有点呆呆的。

    莫小染有些无奈,走到门口往外看了看,那些人就好像是院落外一夜之间长成的树苗,每隔一段距离就一个,将整个卓家围得是严严实实的。

    “这不对,这太不对了!”她摇着头,“为什么突然來了这么多的人,又为什么爸爸和卓越都联系不上了?我总觉得很不安!”

    “我要去接cries,我不能让她看到这样的情况,我不能留在这里,不能!”路天娥一边自我絮叨着,一边朝着外面就要走去。

    莫小染眼疾手快,一把就将她扯了回來,“妈,你别这样儿!现在就算你走到门口,还是出不去!”

    看到路天娥转头看她,眼睛里充满了焦虑,心中也有些不忍,“别想太多,我不会让曼玉一个人在幼儿园里害怕的,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她接回來的!”

    “你?!”眨了眨眼,显然路天娥是有些不置信的。

    “我保证!”她举起手,虽然自己目前还沒想到什么办法。

    在子里踱來踱去,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再往家里打个电话。

    不管怎么样,不管这里的情况又多糟糕,也应该让家里那边知道,不说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也总比坐以待毙的好。

    更何况,也只能让家里那边帮忙把曼玉先给接回去。

    “喂?”电话通了,这一次却不是外公,听了听里面的声音唤了一声,“小舅妈!”

    陈怡应道,“小染,怎么这会子打电话过來了,但是你外公不在!”

    “外公又出去了?”其实她这句话是疑问了。

    “嗯,你有什么事儿,我等会儿跟他说好了!”陈怡说道。

    “不用了!”连忙拒绝,这种事如果告诉她,一定会把她吓得昏过去的。

    更何况,她之前才经历过绑架的事,禁不起接二连三的惊吓。

    “我就是打个电话问候一,小舅妈,你也辛苦了!”她客套的说着。

    寒暄了两句挂了电话,无意识的看了路天娥一眼,她以哪种殷切的眼神看着自己。

    无奈的比划了一个手势,然后她继续给莫悠然打电话。

    本來是想让陈怡去的,可是怕她半路上遇到什么危险,小舅妈实在太简单的一个人。

    “小姨,能帮我一个忙吗?”她低声的问道。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