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路天娥一样,她接着说,“我希望你能帮我去幼儿园接一曼玉,我们……现在有事忙,暂时不去了!”

    “你们?”莫悠然奇怪的问了一句。

    她打得理所当然,“是啊!我跟我婆婆,现在都有点儿事,所以曼玉的事,就交给你了,你也见过不止一次了,不会弄错的!”似乎为了安抚她,莫小染认真的说着。

    “什么事这么重要,连孩子都不接了?”莫悠然有些奇怪,但是那边莫小染根本不由分说,直接把电话都给挂了。

    路天娥看着她,不知说什么好。

    “曼玉的事,暂时算是解决了,我小姨会去接她的,那边给幼儿园再打个电话就好了,现在來说说我们家的事!”她坐來,很镇定的说,“妈,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

    “我……我不知道!”她犹豫的说,但是声音就已经出卖了她,她是显得那么的心虚。

    “不,你知道!”她很肯定的说,“你不但知道,而且还知道很严重对不对?不然的话,你不会那么急着要跟我们撇清界限,不会急匆匆的想要走,只不过你算漏了一步,沒想到会來的这么快,你走不了了!”

    或许是莫小染的脸色太过严肃了,也或许是她一语中的,总之,路天娥的脸色变得非常非常的难看,她苍白着脸,唇瓣微微的颤抖,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妈,我以为,我们之间虽然谈不上是多好的朋友和婆媳,但是起码也是一条船上的,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她问道,耐着性子说,“有什么,不妨摊开來说,不要压在心底,大家说出來好好解决!”

    她的话让路天娥的心里松动了,她犹豫了一,好像在斟酌怎么开口。

    莫小染也不催她,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急也沒有用,索性不如让她整理好心情,好好的说清楚。

    “我早上接了一个电话……”深吸了一口气,路天娥喝了口桌上的水,然后低声的说道。

    “嗯!”她就知道,肯定跟那个电话有关系,但是具体是什么关系,还是不知道的。

    “电话里说……说……”她说了半天,就是说不出來,手指紧紧的攥起來,放在膝盖上,显得她很紧张。

    “说什么?”莫小染轻声的问,心里也莫名的跟着紧张起來。

    路天娥闭了闭眼,一咬牙,“电话里说,卓越背上了叛国罪,已经逃往国外,现在正在缉拿,a级通缉令!”

    一口气说完,她浑身都开始控制不住的发抖起來。

    莫小染整个人已经瞬间懵掉了。

    她就感觉好像有一颗定时炸弹,特级炸弹,在脑袋里嗡的一爆炸了,在那顷刻间,所有的一切四分五裂,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你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她才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着问道。

    她的声音也是发颤的,几乎是把控不住,努力的扯动唇角想牵起一抹笑容,却发现那是那么困难的事,“妈,你……你开玩笑的吧?”

    “我也希望是开玩笑的!”吸了吸鼻子,路天娥已经有落泪的冲动,“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什么叛国,什么通缉令,但是我怎么都联系不上卓越,连卓广义都联系不上了,这是从來都不会有的事,不会有的……”

    听着她的话,她的声音,莫小染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她的脸,试图找出一丝丝破绽。

    哪怕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她也可以嘲笑她,妈,你的演技太拙劣了。

    可是,她居然找不到,路天娥是那么的纠结,那么的难过,而且她的神情也是那么矛盾和纠结,这绝对不是伪装的出來的。

    “妈,是不是……是不是弄错了?”她小声的说,“也许你听错了呢,也许……弄错了呢?怎么可能嘛!卓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那个人,正义的让人有时候都发指,怎么会……”

    后面,已经说不去了,她已经带着哭腔了,再说只怕是要崩溃的哭出來了。

    “我不知道,我也这么想过,可是你看看外面……也许……”路天娥抬头看了一眼,外面那么多的卫兵,如果弄错了,这些人也弄错了吗?

    “对了妈,是谁打电话告诉你这些的?”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然抬起头來,莫小染问道。

    这事儿真的很奇怪啊,卓越跟卓广义都已经联系不上了,说白了她们婆媳二人差不多是隔绝了,怎么还会有人通知的,确切的说,谁知道的?!

    这种一级的机密,到底是谁传出來的,真的可信吗?

    “我不知道,是个匿名的电话,但是说的很肯定,后來就挂了!”她心里很是慌乱,毕竟家里沒个男人也沒个主意。

    她不敢跟莫小染说,毕竟是媳妇儿,如果知道老公犯了这么大的事,不定有什么反应,她也沒有能力带着她离开。

    想來想去,既然是是非之秋,不如先带着女儿离开避避风头,看看情况再说。

    所以她在街上走了一圈,想了想又回來收拾东西,结果就这么个工夫,已经走不掉了。

    “匿名电话?!”莫小染想了想,“妈,不是骗人的吧,也许这些卫兵,也真的只是凑巧加强戒备了,跟那个沒关系?”

    她这样一说,路天娥也愣住了,困惑的看着她,“可能吗?”

    莫小染沉默,她也不知道可不可能是不是这样,但是尽量往好的方向去想总是沒错的,人,总不能先把自己给逼死了!

    努力让自己镇定來,然后看着她说,“妈,你听我说,现在只是那么一个匿名电话,谁打來的还不知道,虽然我们联系不上卓越和爸爸,但是沒有消息不代表就是坏消息啊,也许恰恰是好消息呢?”

    顿了顿,她接着说,“所以,我们不能自己先乱了,要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现在,路天娥整个人已经懵掉了,完全沒有一点主意,只是听着她在说,一边点着头。

    “妈,不就是不能出门吗?我们就当好好的放个假,在家里歇一歇,我会让小姨和我娘家那边照顾好曼玉的,你就放心好了,至于卓越的事,我会想办法查清楚的,总之在事实真相出來之前,我们一定都要镇定,要坚强!”她双手搭住路天娥的肩膀,一脸坚决的说。

    路天娥傻了眼的看着她,咬了咬唇,“好,你说的,我听!”

    她笑了笑,然后说,“妈,等我们中午还是吃面条好了,我给你打俩荷包蛋!”

    木讷的点点头,现在其实路天娥是一点儿想法都沒有。

    “你帮我先照顾锦涵,我去楼上拿点儿东西來!”她说着,然后走过去揉了揉杨锦涵的头,匆匆上楼去了。

    关上房门,她靠着门板,整个人都快虚脱來。

    天知道她方才是有多大的意志力才撑着自己沒有倒去的。

    现在的她还怀着身孕,受到这么大的打击,完全是用意志力撑着自己,拼命的让自己镇定來。

    这家里一共就俩大人一个孩子,路天娥已经是沒有主意了,自己再昏过去,谁來撑起这个家?越是这种时候,她越不能倒去。

    别看方才她跟路天娥说的那么肯定,其实自己心里也特沒底。

    她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突然就得到了这样一条消息,想给卓越打个电话再试试看先。

    拨了出去,还是千篇一律的关机,关机!

    卓越啊卓越,你到底在哪儿,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连个电话都沒有,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沒事的,一定沒事的,对不对?!

    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然后定了定心神,给杨一鸣打了个电话过去。

    好在这边倒是马上就通了,杨一鸣显然有些意外,“小染?”

    “杨一鸣,我有件事想跟你说!”她一脸严肃的说。

    从电话里,也听出她的口吻不太一般,杨一鸣怔了怔,“什么事,你说?”

    “你有时间吗,过來把锦涵给接走!”她说道。

    这样的直截了当,杨一鸣一时都沒有反应过來,“怎么了,是不是锦涵惹祸了,还是惹你生气了?怎么这么突然?”

    莫小染摇头,“沒有,锦涵很好也很乖,但是你最好赶紧把她接走,我这儿有点急事,应该暂时照顾不了她了,所以,你接走是最好的选择!”

    “这样啊,好,你等等,我马上就來!”说着,他就准备挂了电话。

    “你等等!”莫小染又连忙唤了一声,“你过來的话,到了我家巷子口给我打个电话,我带着锦涵出來迎接你!”

    “这么隆重?不用了,我去找你就好了!”他说道。

    “不不,你给我打电话,总之,你听我的就好!打了电话,我把锦涵给送出來,你接走!”她尽量说的很详细,别有什么疏忽的地方。

    “小染,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他终于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我怎么听着,好像跟交代……”

    他想说交代后事,想了想有点不吉利,就沒说出來。

    “不是,反正是我们家自己的一点儿事,你就甭管了,记得我说的话!”她嘱咐道,最后挂断。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杨一鸣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不过,既然她这样说了,又这么着急,自己还是走一遭去看看好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