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鸣开着车,还是觉得很纳闷,好端端的,早上还在说拒绝他接走的事儿,为什么会去这么会儿工夫,突然就转变了?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究竟来。

    这厢,莫小染还在劝锦涵,这个比较困难点,要不伤了她的自尊心,又要明白你现在确实不能再住在这里了。

    “锦涵!”她唤了一声,“这两天,住在莫老师家,开不开心?”

    “开心!”她很高兴的点头,这只怕是妈妈过世以后,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了。

    “那,莫老师如果有事拜托你,你能答应老师吗?”她小心翼翼的问,

    “会啊!”她点了点头,也不看动画片了,认真的看着她。

    莫小染看着她那明媚的眸子,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骗人的老巫婆,瞬间罪恶感满满,可就算这样,她也必须要跟她说清楚,不能这样的拖延去,只会情况更糟糕。

    深吸一口气,她说,“是这样的,大人总会有一点自己的事,有时候,大人也不会什么事都能称心如意,也会有没办法的时候,现在莫老师就是!”

    “什么意思?”秀气的眉头皱了起来,她不太理解。

    “就是说,老师现在有件事很为难,想拜托锦涵能不能先去二叔家住几天?”她双手合十,做拜托的样子。

    小家伙立刻警觉起来,一脸警惕的说,“莫老师,你也不要我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连忙否认,果然小家伙是十分的敏感啊,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像刺猬一样,“只是老师这几天家里有事,所以……我也很为难啊!”

    “那老师去忙自己的事好了,我会乖乖的,不会吵你,也不会热婆婆生气!”她理解成了另一个样子,总之,就是不肯走。

    莫小染有些为难了,“不是的,婆婆也会不在的,家里没有人在,所以,锦涵不能一个人呆在这里,会很危险的,你明白吗?”

    眨了眨眼,还是很不明白的样子。

    没两分钟,她忽然一咧嘴就哭起来,“莫老师,你不要我了,我知道的,妈妈走之前,也是说让我乖乖的,你不要我了……”

    她这一哭,让莫小染更加乱了,“不是老师不要你了,是实在没法子,我也很为难!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如果不喜欢,我就不会接你回来住对不对?”

    她这样的安慰着,还是有点作用的,抽抽噎噎的,好容易总算是止住了哭泣。

    “我跟你保证,只是去二叔那,不用回你爸爸那,好吗?”她举起手,认真的承诺着。

    “没有用的!”黯然神伤,小小的脸上,原本不该有那样成熟的神色,“老师,我答应你!”

    虽然她答应了,可是莫小染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这么懂事的一个孩子,自己却好像欺骗了她一般。

    用力的抱了抱她,“锦涵,老师一定会有机会就去看你,如果可以的话,还会接你回来住的!”

    “真的吗?”她一脸的惊喜,就好像听到了什么让人开心的好消息。

    认真的点了点头,算是对她的承诺。

    锦涵总算是破涕为笑,就在这个时候,小染的手机响了起来,里面传来杨一鸣急匆匆的声音,“小染,你家怎么了,我要被扣留了!”

    “什么?!”她大惊失色,立刻拉着锦涵和收拾好的东西走了出去。

    刚走到大院门口,就看到了杨一鸣,他现在的样子有点狼狈,被按在了墙壁上,动弹不得,只露出半张脸来,“小染,我在这里!”

    “你们……”莫小染惊骇不已,快步跑了过去,“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快放了他!”

    “任何擅闯者,都以扰乱政务罪论处!”其中一个卫兵一脸酷酷的说。

    杨一鸣还很不服气,“扰乱什么政务,你们是什么人,我要报,报警!”

    “拜托,谢谢你们放开他,他是我朋友,我是让他来接走他家的小孩的!”她好声好气的说。

    不管卓越的事是不是真的,起码这些警卫兵是真的,跟人家硬碰硬,绝对没有什么好处。

    “小染,你干嘛要拜托他们,有什么好怕的,我就不相信,光天化日之,他们还敢乱抓人么!”杨一鸣压根儿就不知道怎么回事,还能理直气壮的说。

    莫小染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在说话了,然后对一旁的卫兵说,“抱歉抱歉,你们也只是奉命办事,如果闹大了,也是不好的对不对?一场误会而已!”

    她说的也确实是有道理,所以他们互相对望了一眼,这才松开手。

    杨一鸣得到自由,立刻整理了衣服,刚要开口,被莫小染一把拉了过去,“我不是让你在路口等着,你这是干什么?”

    “我不是着急嘛!”他说,“我刚到路口,就看到你家墙外站了这么多当兵的,还以为你家加强戒严发生什么事了呢?”

    顿了,方才的情形,他也看出来不太对了,这不像是保护,倒像是禁锢呢?

    “小染,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突然让我来接锦涵,是不是跟这件事有关系?”这完全是一种天生的敏感性,虽然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直觉这两者之间是有关系的。

    “你别管了,我都说了是我们家的私事!”她说,“好了,东西我都收拾好了,你带着锦涵走吧!”

    杨一鸣刚拉过锦涵,结果方才的那几个卫兵又走了过来,“禁止任何人进出这个宅子!”

    “你们有病啊!”杨一鸣登时就火了,张口就骂。

    人家立刻就荷枪实弹的对准了他,你这明摆着挑衅啊。

    莫小染一把按住还跳跃的杨一鸣,“你好了,能不能不闹了!我就是让你来接锦涵,没让你给我添那么多的事儿,我求你了还不行吗?”

    她都已经够烦心的了,他这还一个劲儿的添堵,就差吼出来了。

    果然,杨一鸣不说话,他没想到小染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之间,被镇住了。

    “小染,你没事吧?”他小心翼翼的问。

    摇了摇头,扶了额头,她走过去轻声细语的说,“这小姑娘这么小,你们不是也怀疑什么吧?她不是我们家的,是我这个朋友的侄女,你们不信的话,可以查一查。你们来的太突然了,所以我来不及把她送回去,只能打电话让她家人来接她,请你们放她回去吧!”

    “没有接到上级指令,任何人不许……”还是那句很官方的语言。

    “不许任何人进出这个宅子!”她都能背来了,有些懊恼的说,“我想,你们所收到的任务应该是,不许这座宅子里有相关亲属关联的人,不许随意进出吧?”

    “这……”对方也说不清了,听着有点儿绕口。

    “行了,我也不想为难你们,我保证足不出户,你们看,我都不会迈出院门一步,可是这小姑娘,求求你们能不能放她走?根本跟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关系!”莫小染说道。

    其中一个卫兵皱了皱眉,想了说,“你等等啊!”,然后立刻走到一旁用无线电台联系上级。

    过了一会儿,他走过来敬了个礼说,“你好,这个小姑娘可以走,但是你们都必须要留来,还有……不许带走任何的东西!”

    说着,指了指杨锦涵身上背着的小包包。

    莫小染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那是她自己的东西,怎么就不许带了?一点小玩具小零食而已!”

    她终于有点儿愤愤然了,一把拉开锦涵的小书包给他们看,“你们看,你们看!”

    顿时,卫兵也有些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满意了吧,他们能走了吧?”她气呼呼的问。

    杨一鸣还在发愣,就听到莫小染催促着他,“快点啊!你快走啊,带锦涵回去吧,好好的照顾她!”

    “可是你……”他还是有点放心不。

    “你什么你啊?!跟你有什么关系啊,管好你自己跟锦涵就行了!”用力的推了他一把,然后自己反倒是往后退了几步。

    挥了挥手说,“再见!”

    杨锦涵已经哭成了一个小泪人,虽然之前再三保证不会哭,可现在,还是眼泪掉来了。

    强忍着,要不然自己也会哭出来的。

    她心里压抑的很,但是不能哭也没有机会哭,她必须要坚强起来,否则的话,永远不会知道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真相,她只需要一个真相!

    眼看着他们走远了,她转过身松了口气,跟卫兵道了谢,这才往子里走去。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路天娥整个人就跟老了一圈儿时的,显得特别的憔悴,“送走了?”

    “嗯,送走了!”她点了点头,也很是疲惫。

    “小染,你能那么顺利的送走她,能不能也送送我,送送你自己?”路天娥突然两眼发光的问道,显然,她把这个当做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我们离开这里,才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啊!”路天娥还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但是,莫小染直接给了她一个答复,“办不到!”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