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涵能走,是因为她本来就不是我们家的人,也更是一个小孩子,所以才能求着人家送出去,可是我们不一样啊,我们也长不了翅膀不出去!”她顿了顿说,“更何况,我们为什么要走?”

    “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卓越会做了那样的事,我一定要等他回来,等一个说法,否则的话,我哪儿也不去!”她已经想明白了,不管怎么样,不看到卓越,或者听到他的声音,她就绝不死心。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路天娥怔忡片刻,突然特别的懊恼。

    “妈,我们现在什么都别想,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我相信,一定会给个说法的!”她说道。

    到了晚上,那些卫兵还没有离开,整个卓家宅院,隐隐透着不安的气息,总是让人觉得心神不宁的。

    小染刚洗完澡,她不能让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扰乱自己的生活,她还要照顾好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等待卓越的归来。

    就在她准备睡觉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心头一惊,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会不会是卓越?!

    很期待的拿起电话,却发现里面传来的是莫悠然的声音,刻意压得很低,“小染,你睡了吗?”

    莫小染叹了口气,“还没有,正要睡!”

    “哎哟,你们家那个小祖宗可把我累坏了,坦白说,她可比杨家那个丫头难带多了,那丫头好歹就是不说话,太阴郁,可是这个太闹腾了,一直折腾着要回家,给我累的……”她满口的抱怨着,还不知道莫小染现在的处境。

    默默的听着,也没有什么太大 的反应,她说,“恩,那现在呢?”

    “现在睡着了啊,不然的话,我哪儿有工夫给你打电话!”她理所当然的说,“我可真伺候不了这小祖宗,明儿你就接回去啊!”

    “不行!”她缓缓的说,“小姨,最近我还有事没有办完,肯定是接不回去的,你就辛苦一,帮我多照顾几天,还有小舅妈,帮帮忙!”

    “你干什么去啊,这么匆忙又这么神神秘秘的?你该不是要跟人私奔吧!”她脱口而出。

    “小姨,你说什么呢?!”她皱了皱眉。

    莫悠然点点头,“也是哦,要私奔也没人跟大肚婆私奔啊!”

    “小姨,我现在没有心情开玩笑,老呼给你打电话了吗?”她一点儿逗闷子的心思都没有,懒懒的说。

    “没有啊!”她回答的很顺口,“你就放心吧,一有消息,我一定立刻给你打电话啊!你还真是成了夫奴了,不就半个多月没打电话啊,算什么事啊,你也不理会他不就完了,还不信了,他就不回这个家!”

    莫悠然并不知道这其中的事,自然是理直气壮的说着。

    莫小染沉吟了一,“对,他不会不回这个家的!”

    终于,莫悠然听出了不对劲的地方,“小染,你不太对劲啊,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没有,就是有点儿急事要忙,好了,我困了,我要睡觉了,明天再说吧,晚安!”说完,她赶紧挂断了电话,不敢再说去。

    再说去,她只怕她会把持不住的。

    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足够坚强的女汉子,自己没什么面对不了的,可是现在,却发现自己原来也是那么的脆弱,脆弱的不堪一击,只需要一根小小的稻草,就能把他压垮了。

    肚子里的小家伙开始动了起来,从第一次感觉到胎动开始,他动得倒是越来越频繁了,小家伙,你也不相信爸爸会这么做,对不对?

    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我们都要坚强的,等待你爸爸回来!

    …………

    看似平静的日子,隐隐藏着暗潮汹涌,外面的卫兵就那么的忠于岗位,而路天娥,差不多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小染,你让你家人的把曼玉送回来吧,我受不了,看不到我女儿,我受不了!”她的头发有些凌乱,对于一向讲究的她来说,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让曼玉回来,然后跟我们一起呆在这里不出去,妈,你觉得曼玉受得了吗?”她反问道。

    摇了摇头,她说,“总归有我陪着她,她看不到我,也会着急的啊!也不能让你家的人一直带着,送回来吧,送回来吧……”

    她就一直这样的碎碎念着。

    莫小染知道,她并不是真的让曼玉一定要回来,而是她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回来是肯定要回来的,但是不是现在!”莫小染也很郁闷,每天就这样关在这子里,跟她一间房子,已经三天了,三天来,没有任何的消息,外公那儿也说联系不上公公。

    她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她发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如果说他们都不知道,那是不是还可以抱一丝幻想,是不是弄错了,不然的话,为什么都没有公布出来呢?

    人生有时候总会有一些特别残酷的事,比如说,你怀抱希望和梦想的时候,会有人出现,并且打破。

    傍晚的时候,一辆车子开了进来。

    灯光很是明亮,开着远光灯,直接速度很快的拐了进来,门口的卫兵一反常态,连拦都没拦。

    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让子里的两个女人如梦初醒,快的以自己能尽到最快的速度来到门口——

    车子停了来,车门开了,从后座走来的,正是卓广义无疑。

    失去联系了这么多天,终于,终于再次看到了卓广义。

    虽然看到不是卓越的时候,莫小染略略有些失望,但是,总算有一个回来的了,也是个好消息,不是吗?

    于是,她朝着公公快步走了过去,一旁的路天娥更快,直接一阵风似的冲了过去,双手变成拳头捶打在卓广义的身上,“你个天杀的去哪里了,这么多天都联系不上,你是要逼疯我们吗?”

    皱了皱眉,卓广义说,“注意点影响!”

    “我还要什么影响,我都快活不成了!”她哭着说,又哭又笑。

    莫小染知道她心底的压力,不过这样,确实让人看着很尴尬。

    她走过去拉过路天娥的手,“妈,不要这样儿,爸爸都回来了,有话进去慢慢说!”

    说着,对卓广义微微颔首,然后在前面走进了房间。

    卓广义走进来,将外面的大衣脱掉,看了她们两个人一眼,径直走到沙发,坐了来,点燃一颗烟。

    “你不是时候你都解严二十年了吗?”路天娥看到他抽烟,忍不住出言讥讽。

    可卓广义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吱声,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

    烟雾缭绕,萦绕的他整个人云里雾里一般。

    “家里情况怎么样了?”他直接开口问道。

    “怎么样了你还不清楚啊,你说说你都去哪里了,别跟我说你办公去了,鬼才信!”路天娥憋了这么多天的火,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发泄的渠道。

    莫小染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当初他们会离婚。

    这样的一对夫妻,一个只能承受,一个只知道欺压的,能长久才是奇怪的,也难为卓广义这么多年几乎不还口,从来不还手。

    “路天娥,你给我闭嘴!”卓广义难得的发火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絮絮叨叨!”

    他一吼,瞬间把路天娥给镇住了,本来想反驳,但是那句都什么时候了,让她动了动唇瓣,到底还是把话咽去了。

    摊开双手,莫小染说,“爸爸,家里现在就这么个情况,一目了然,您都能看得见。想必,您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看着卓广义的样子,就觉得这件事他应该知道,可是……为什么迟迟到现在才回来呢?

    而且卫兵肯让他直接进来,是不是就代表事情还有转机的?

    “爸,外面突然多了好多的警卫,他们说……说卓越犯了事儿,所以接到上级的指示,我们都不能随意的进出,是真的吗?”她一脸认真而焦灼的看着他,等待着一个答案。

    卓广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睛里的神色是那么的复杂,就好像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怎么说一样。

    “小染……这个……”他刚说了几个字,又狠狠的抽了几口烟,显得有些烦躁。

    “爸,没什么不好开口的,我都已经听到了,无非这件事是真的和不是真的,我听着就是,您也甭为难,尽管直言,我宁可听不好听的真话,也不要听好听的假话!”她很诚恳的说,尽量让卓广义没有后顾之忧的告诉她。

    “小染,你是个好孩子,我们家,对不住你!”他叹了口气,只留这么一句话。

    莫小染心头颤了颤,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真的了?

    看着他的烟头忽明忽暗,映照在他的脸上,他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的。

    虽然已经心里大抵有数了,可她还是想要一个肯定的答案,“爸,你的意思,这事儿,是真的?卓越他……真的犯事儿了?!”

    她不敢说那三个字,只能含糊的替代了,她的心都在颤抖,在滴血,怎么会,怎么会!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