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小染她……”莫悠远他们是眼看着卓广义和那卫兵一起走的。

    其实作为他的身份來说,身边有那么一两个警卫兵不足为奇,可是这一次的感觉特别的奇怪,就好像他不是自己走,而是很无奈的被押走的。

    “算了,还是先分配一!”莫天成说道,“悠然,你的事情比较少一些,你就多守着几天,切记别胡说八道,小染受不了刺激!”

    “我知道了!”莫悠然点了点头,破天荒沒有反驳。

    莫天成又转头对莫悠远说,“再让陈怡來照顾几天,跟悠然轮流换换班!”

    “嗯!”莫悠远也是沒有意见的,这会子,陈怡还留在家里等消息,给小染炖补品呢。

    一旁,路天娥香说我也來照顾一,但是她说不出來。

    沒有办法,她根本不可能有完全的人身自由。

    顿时显得比较尴尬,你们家的儿媳妇大着肚子生病了,居然连个伺候的人都沒有。

    “亲家,对不起!”骄傲如路天娥,能让她说出这句话來,也是极不容易的了。

    莫天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对不起,能对不起什么呢,这事儿,也不能怪她啊!

    留了莫悠然在医院照顾着,莫天成和莫悠远先回家了。

    一路上,老爷子耷拉着脸,默然无声,莫悠远就知道事情不太好,不但是不太好,而且是相当的不好。

    能让卓广义都束手无策很为难,而且又那么难以启齿的事,只怕是不寻常的。

    关键是,卓越怎么了?!

    这是重点,好像一切都是围绕着这个问題來的。

    好容易到了家,陈怡立刻迎了上來,很关心等问,“小染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晕倒呢,是不是血糖不足,还是营养不够啊?你说我这给她炖什么汤好呢?”

    “陈怡!”莫天成唤道,“这两天你跟悠然去医院照顾小染,但是呢,多余的话不要多说,也不要多问,反正照顾好她就行了!”

    “哦!”陈怡愣了,应了一声,她自然也不是多话的人,只不过老爷子这么特意吩咐,反而让她有点战战兢兢的感觉了。

    “爸,卓越到底怎么了?”莫悠远差不多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是不是……”

    他想说,是不是牺牲了?

    大约也只有这个,才会让小染这么大的反应。

    想想也是,这么长的时间沒有任何的回音,连个信都沒有,而且看着卓家人脸色都不太自然,难保不是出了什么大事的。

    往后靠了靠,莫天成知道他想说什么,摇了摇头,“沒有,至少目前还沒有!”

    “这个……什么意思?”莫悠远拧起眉头,“难道是受了重伤了?”,什么叫目前还沒有?

    “听说过叛国罪吗?”莫天成淡淡的说。

    犹如惊雷,炸过一次莫小染,又炸了莫家人一次。

    陈怡惊了,“国……什么罪?”

    沒人回应他,莫悠远立刻道,“开玩笑啊,搞错了吧!”

    叛国罪?!这种东西,只有在电视上看见听说过,也只有过去的战争才听过,现在,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三个字。

    莫天成沒有反驳,只是说,“你看着像开玩笑吗?”

    门口的两个卫兵,还有卓家人的脸色,以及小染这反常的电话等等,无一不显示着,,出大事了!

    这,反而都沒人说话了,彻底沉默了來。

    如果是别的,也就算了,但是这算是大事,很不得了的,也很难去摆平的事,问題是……怎么会这样。

    “我还是不相信!”许久,莫悠远才憋出这么一句來,“虽然打交道的次数不是很多,但是我绝对不相信,卓越会是这样的人!”

    莫天成道,“我也不信,可是有用吗?我们说,又不能代表一切,到底还是要看证据的。”

    “证据,难道现在就有证据了吗?”莫悠远反问。

    老爷子说,“总之,卓广义说,通缉令已经发來了,但是因为卓越的身份特殊,这件事特殊,所以只是秘密进行的,并沒有公开來。而且……毕竟卓广义的身份在这里,所以小染他们才沒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目前这样,也只是为了拘捕卓越,所以把卓家给监守起來了。”

    “这已经是最大的伤害了!”莫悠然说。

    陈怡是最沒有主意的,“这可怎么办,现在他们家这样,要不要把小染接回來住些日子,不然的话,谁來照顾她啊!”

    “你以为说接就接那么简单吗?”摇了摇头,莫天成叹了口气,“总之现在在医院里,反倒是件好事,你跟悠然轮流去照顾她,但是千万别提卓越的事了,不能再刺激她!”

    “知道了!”陈怡连连点头,她肯定会守住自己的嘴不说的。

    “哥,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了?”莫悠然突然冷不丁的一问,莫天成和陈怡都愣住了,“什么事?”

    莫悠远也是一脸惊讶的样子,“什么事?”

    “哎,杨斯墨的事啊!”她很理所当然的说,“你不是说出去两天,不是去办这事儿了吗?”

    顿时,莫悠远的脸色变了变,一旁,莫天成拧起眉头,“悠远,不是让你不要管么,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爸,我沒有,我只是想去当年你们去的那个地方看看,我并沒有对杨斯墨做什么!”他顿了顿,“我也做不了什么!”

    “当年的地方早都翻天覆地了,你还能做什么!”叹了口气,莫天成摇摇头。

    一手撑着头,也不想对他发脾气。

    这简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杨斯墨的事还沒完全摆平,那边卓越又出了事,一个比一个大,这都不知道是怎么了。

    “改天是不是真得去拜拜,家里的事端简直不断啊!”莫天成叹息着。

    “爸,求神拜佛也沒用,当务之急是照顾好小染,我是觉得,卓越那事儿咱们也插不上什么手,摆不了什么道,只能顺其自然等着结果了,但是那个杨斯墨那事儿,得彻底摆平了,对了,我今儿都沒见到杨斯墨那孩子,忘了问了,反正以后不能再跟这种人扯上关联,也别让他在这个时候再整出什么幺蛾子!”莫悠然男的这么冷静的分析。

    莫悠远认真的点头,“爸,悠然说的对,您也不能心软了,我们不说害人,起码总得保护好自己,不能再这样的被动了,必须主动还击,让他以后不要再來骚扰我们家了!”

    已经够烦的了,再加上一个杨斯墨的话,得烦死。

    “我……老了,我不管了,你们看着办吧,总之,不要做事太过火就行!”叹了口气摆摆手,莫天成也觉得实在是太疲惫了。

    …………

    杨一鸣把锦涵接回自己家,仿佛又回到了刚接她的日子,但是又好像哪里不太一样了。

    她太安静,安静的不寻常,刚开始的时候是顽劣的不像话,但是现在安静的不像个普通的孩子。

    也不是说有多内向,但就是一个人安静的看电视,安静的吃饭,话都不多。

    就如此刻,杨一鸣一边对着笔记本电脑办公,偶尔抬起头,就看到她坐在那看动画片。

    “锦涵!”他叫一声,她也会应,但是目光一点属于孩子的童真都沒有。

    心里有点浮躁,脑子里闪过很多的事,一幕幕的掠过,速度很快很快,快的让他几乎抓不住,最后是他去接锦涵的时候,小染家的那副情形。

    实在太奇怪了,为什么那么多的警卫?就算以前,也沒有这么的多啊,多的有点超乎寻常,而且还不许任何人进出?!

    看小染的样子,似乎很紧张,也很焦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想了想,他推开电脑起身,走过去,看着小家伙,然后说,“锦涵,二叔能不能跟你说几句话?”

    她也不开口,就是点点头,转过头來看着他。

    “你在莫老师家,有沒有觉得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他认真的问道。

    她瞪着眼睛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他说的不一样的地方是哪里。

    “那……你知不知道外面那么多的警察叔叔是什么时候到的?”他又问道。

    沒想到,这次她居然说了出來,“是昨天早上!”

    “昨天早上?”他有点高兴了,这样算來,也就是刚发生这事儿沒多久,小染就给他打电话了。

    果然是有问題的,不然的话,不会守卫突然增加,她就打电话让他來接走锦涵,一定是她事先也不知道,所以在知道的第一时间就让他來接锦涵了。

    “那莫老师有沒有说什么,还有她家里人,沒为什么这么多警察叔叔吗?”他继续问。

    杨锦涵想了想,然后放手里的遥控器,“二叔,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她这样很小大人的一问,反而把杨一鸣给问住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说,“我只是想关心一你莫老师,想知道他们家到底怎么了,万一是有坏人要來呢?”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给她呢?”她反问道,小脑袋歪了歪,顿时杨一鸣语塞了。

    现在的孩子,实在太早熟了,聪明得简直不像话。

    挠了挠脑袋,杨一鸣说,“也对,那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你要不要顺便问声好?”

    “不用了!”她却转过头去。

    “不用了?”杨一鸣有点惊讶。

    “要是莫老师惦记我,会给我打电话的,她不给我打电话,一定是很忙很忙!”她一脸认真的说。

    杨一鸣张大嘴巴,手里的手机滑落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