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染从醒过来以后,就几乎没怎么说过话,她心情不好,很明显的。

    有了莫天成的吩咐,莫悠然就算满肚子的牢骚,也不敢在她面前说什么,只能小心翼翼的照顾着。

    “小染啊,这两天有没有觉得好点儿,宝宝动的多不多?”简直是没话找话,她一边给莫小染削着苹果,一边说道。

    小染低着头,一手抚着自己的小腹,也只有这个小家伙,才能让她有安心的感觉。

    “喏!”把苹果递给了她,难得不是跟她抢,莫悠然说,“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人一辈子,该过的坎总要过,日子还是要过去的,就算为了孩子,你也别想太多了!”

    她只能点到为止,多余的话,也不敢多说。

    卡擦!清脆的一声,她咬了一口苹果,慢慢的咀嚼着,眼睛空落落的望着面前的地面,一句话都不说。

    这种过于沉默的态度,是最让人忧心的了。

    莫悠然叹了口气,也不再说话,起身把苹果皮给倒了。

    “小姨……”幽幽的,似乎听到了声音。

    “啊?”莫悠然转身,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和着自己跟她说了半天的话当放屁,扭脸她倒理会自己了?

    “呼子业,有没有再给你打电话?”抬起眼睛望着她,她轻声的问道。

    小染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以说是无喜无悲,但是这种丝毫不带一丝期望的表情,让莫悠然心里有点乱打鼓。

    她咬了后槽牙,“没有!”

    “哦!”听到回答了,居然也不多问,就这样又垂眼眸。

    慌忙转身去倒垃圾,简直不敢回头看她。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不爽了,生怕刺激到她,可是明明就是摊在明面儿上的事,就算你不去触碰,摆着就是摆着,不会因为你不戳它,它就不存在了。

    此刻,莫小染的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昏倒前卓广义的话,已经确认了,是真的,是真的!

    如果换做旁人,她一定告诉自己,那不是真的,可是卓广义是谁,她的公公,卓越的爸爸,他总不可能没搞清楚搞误会了吧?

    卓广义在部队里好歹是有威望的,现如今却也弄得跟半个囚犯差不多,如果不是真的卓越犯了天大的事儿,怎么会这样。

    可是卓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她不想相信,一个字都不想相信,她只想立刻找到他,问出一个究竟来!

    是不是有谁陷害,还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突然就凭空消失了一般?

    “小染,如果呼子业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帮你问个究竟!”倒个垃圾的工夫,莫悠然想了很多,最后狠狠心像是了决定,转头回来这样跟她说。

    逃避也总不是解决的办法,是不要刺激她,但也不能让她压抑着,憋屈着,也总得适当的情绪释放一。

    终于,她的唇角微微勾起了一丝笑容,“好!”

    …………

    杨一鸣带着杨锦涵,终究是有些不太方便的。

    虽说孩子还小,可是自己也不能放着她一个人在家里,万一出点什么事,自己会内疚一辈子的,但又不能不去公司。

    想来想去,最后决定还是把锦涵一起带去公司,好歹在自己身边看着会好一点。

    好在大哥几乎是从不去公司的,这样也不会碰面了。

    这样想着,抬手揉了揉坐在自己旁边的锦涵,他温声道,“锦涵,跟二叔去公司,要乖乖的听话,不要吵二叔工作,知道吗?”

    “好!”她点头,玩着手里的玩具小熊,很是乖巧。

    小染是有功劳的,没有她的话,锦涵从来没有这么乖巧过的。

    他稍稍松口气,很快就到了公司里,直接进了副总裁专属电梯来到办公室,进门就直接进入了办公状态,对锦涵说,“你乖乖自己玩,二叔要开始工作了!”

    “嗯!”应了一声,便窝进沙发里,真的就很听话。

    杨一鸣很快投入到工作中,压了几天的事要处理,他不停的看着文件进行批阅,然后见各个管理层。

    不一会儿,整个公司都传遍了,副总裁带着个小女孩来上班呢,看起来粉雕玉琢的小女娃,跟副总裁有几分相像,不会是他女儿吧?

    可是副总裁连女朋友都没有呢,但是如果不是的话,又是谁家的呢?

    这种小道消息,往往就跟长了腿似的,一路的跑,两个小时以后,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公司门口,杨斯墨从车上走了来,仰头看着公司的方向,微微眯起眼睛。

    “总裁,听说副总裁今天带了个小女孩来上班,听样貌身形描述,跟小小姐很吻合!”一旁的保镖汇报道。

    杨斯墨点了点头,“知道了!”

    他抬脚,信步往电梯里走去,本来是想去找一那个女人的,现在看来,倒是省略了一步。

    算她聪明,不然的话,自己还真的要再会会她。

    “副总裁,总裁他……”秘书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推开了。

    杨斯墨径直走了进来,一挥手,保镖便把守在门外,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了。

    “哥?!”杨一鸣猛一抬头很是惊讶,一秒,小家伙已经以快的速度扑进了他的怀里,“不要!”

    微皱眉头,杨斯墨冲着她伸出了手,“锦涵,过来!”

    “不要!”继续把头埋在了杨一鸣的怀里,甚至不去看他。

    小熊也掉落在地上,看都没敢多看一眼。

    杨斯墨的面色阴沉,这孩子,越发的叛逆了。

    以前只要自己瞪瞪眼,她就会乖乖听话,可是现在,似乎说什么都没用了,都是那个女人害的。

    “别让我再重复一遍!”他今天来,就是打算把她带走的。

    “哥,你别这样!”杨一鸣轻轻的搂着锦涵,然后忍不住说道。

    “本来就没有你什么事,谁让你带她来公司的!”杨斯墨很不爽,不知道很危险吗?

    自从绑架事件以后,杨斯墨总觉得,只要出门就是不安全的,时时刻刻会有人盯着锦涵,准备绑架她,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我要带她来的!她也喜欢!”杨一鸣回答道,“哥。她不是你的宠物,你不能一直关着她!”

    “我没有关着她,她可以唱歌跳舞,也可以画画弹琴,她要什么,我都给她!”杨斯墨不认为这样又什么不对,自己已经做的够好了,有多少孩子想要学点兴趣的东西,都求而不得没有那个条件。

    “她要自由!”打断他的话,杨一鸣说道。

    突然就收声了,杨斯墨沉默了,冷笑道,“自由?!那是什么东西!”

    “哥,你变得好可怕你知不知道?总之,锦涵不会跟你回去的!”他决定了,如果大哥还是这样执迷不悟,他绝对不会再放任他把锦涵给带走。

    “这件事由不得你,锦涵是我的女儿!”杨斯墨特别的生气,一个是他的女儿,一个是他的弟弟,都是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却联合起来对付他。

    “姓莫的女人给你们灌了什么**汤,让你们这么帮着她!”杨斯墨冷声说道,“别忘了,我才是你们的亲人!”

    “不记得的人,好像是你!”杨一鸣怒斥道。

    看着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杨斯墨忽然想笑,往后退了几步,靠坐在沙发上,然后点燃了一根烟,“你是什么时候把她接回来的?”

    这话是问杨一鸣的,他倒是没想到,他会快自己一步,不过也对,在莫小染的眼里,杨一鸣要比他可靠的多。

    “我以为,那女人不会这么轻易的把锦涵交出来,要用来做交易的!”他淡淡的说。

    杨一鸣看着他,忽然道,“哥,你听我一句劝,我不知道你跟她有什么恩怨,但是能不能别再计较了?”

    扭过脸,杨斯墨看了他一眼,刚好吐出个眼圈,烟雾缭绕的。

    他说,“你知道莫家老头,跟我们爸爸,是什么关系吗?”

    愣了,杨一鸣没反应过来,“什么?”

    “你知道爸爸为什么一直闷闷不乐郁郁而终吗?”他又问道。

    一直以来,这个秘密从来都是他一个人的,不曾告诉过一鸣,是希望他能不要背负这个担子,但是显然,他实在是太轻松了,轻松的一直在帮仇人。

    “什么意思?”杨一鸣不太明白。

    “当年爸爸和莫家老头一起干过一笔大单,但是被莫老头一个人给私吞了,爸爸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而且什么都没得到!”杨斯墨说,“你说,属于爸爸的,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它拿回来?”

    他这样问,把杨一鸣给问懵了,他没想到会跟爸爸有关系。

    “所以,你绑架了小染和她家里人,就是为了向莫老爷子施加压力?”他问道。

    “不错!”他点点头,然后指向他,“不过这一切,都被你们俩给搞砸了!”

    如果这不是他嫡亲的人,他一定会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功亏一篑!

    “哥,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要揪着不放?再说了,上一代人的恩怨,跟小染他们没有关系啊,你又何必迁怒于他们,小染是真的想要帮助你和锦涵,你为什么不能退一步想想呢?”

    对于过去的事,杨一鸣倒不是很纠结,他在爸爸身边的时间并不多,因此也很难体会爸爸究竟是有多郁郁寡欢。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