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过的去,我过不去!那是爸爸用命去拼來的,为什么不拿回來!”他近乎恶狠狠的说。

    或许是他的态度实在太凶恶了,杨锦涵大约是被吓着了,哇的一声就哭了出來。

    “锦涵不哭,不哭!”杨一鸣连忙哄着,顺便瞪了他一眼,“你吓到孩子了!”

    看到她哭了,杨斯墨才缓和了口气,“好了,我们沒必要去争执这些,把孩子给我,我带她回家!”

    “可是她不要跟你走!”这是那么明显的事儿,他怎么就那么固执呢?

    “人生那么长,以后她不要的事儿还多着呢,能都由着她的性子么?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会教,不劳旁人!”他淡淡的说,然后看着女儿,声音稍微严厉了一点,“锦涵!以前爸爸教的,你都忘了吗?”

    “我不要,我不要,你是坏蛋,我不要你!”可是仿佛人的脆弱到了一定的地步,就会极度的反抗。

    她拼命的叫着,更是死死的抓紧了杨一鸣,生怕被抢走一般。

    看着她,杨斯墨眸光渐深。

    孩子的激烈反应,让杨一鸣心头一酸,更是拥紧了她,“不走不走,二叔不让你走,哪儿也不去!”

    沉默了一会儿,杨斯墨居然做出了让步,垂手道,“好,你今天不走,以后也不用回來了。我就当沒生过你这个女儿!”

    可是就算是这样的话,杨锦涵也还是沒有什么反应,不断的抽泣着。

    “一鸣,你坚持要锦涵,如果以后出了什么岔子怎么办?”他转而问弟弟。

    “我会照顾好锦涵的!”他肯定的说。

    能出什么岔子,被绑架过一次就会一辈子被绑架吗?那那些世界富豪岂不是都不要活了?

    微微颔首,杨斯墨转身,“记住你今天的话!”

    总算是离开了,杨一鸣稍稍松了口气,拍着杨锦涵的后背,“好了,不哭了,爸爸已经走了!”

    生怕是骗她一般,杨锦涵连忙扭头,看到身后已经一个人都沒有了,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看着她的样子,杨一鸣是又心疼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讨厌爸爸?”

    “……”提到这个话題,她就不说话了。

    生怕问多了会刺激她,杨一鸣也不敢多说什么,只道,“沒事,以后跟着二叔好了。”

    离开公司,杨斯墨的脸一直阴沉沉的,他想來想去,打算去卓家那边看一趟。

    那个女人,说带走就带走了自己女儿,转手丢给了一鸣,这是什么意思,挑拨他们兄弟吗?

    车子掉头,直接开到了卓家大院的门口,还沒接近,就停了來。

    他大吃一惊。

    门口排列了那么多的警卫兵,看上去仿佛发生了很重要的事,那么多的人,一脸严肃的守卫着,他便只能停车,远远的观望着。

    以前也不过只有两个警卫轮流换岗,现在突然多出这么多,不知道这是做什么。

    难道是因为他,所以加强了?可是那也太夸张了,卓家有权势,也不至于嚣张滔天到这种地步,如果真的能这样为所欲为,就不会拿他沒法子了。

    微微拧起眉,他觉得这件事,需要去找一个人來问清一。

    …………

    香槟,牛排。

    这不算是极好的搭配,但是她喜欢。

    手里握着刀叉,精致得无可挑剔,程欣正要吃的时候,就來了客人。

    门铃响了,有点儿扫兴。

    她放杯子起身,去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就愈发觉得扫兴了。

    “进去说!”杨斯墨说道,径直走进了子。

    “你还真是不请自來!”程欣不太高兴,要享用美食的时候,被人给打断了,多少会不悦。

    “有件要紧的事!”杨斯墨说,一眼看到了桌上摆着的东西,倒是也沒在意,只是扫过一眼。

    “什么要紧的事,不能在电话里说?”重新坐到桌边,牛排冷了就不好吃了,不能为了任何人而耽误自己的美食享受。

    拿起刀叉,慢条斯理的切着牛排,她不紧不慢的说着。

    “我去了一趟卓家!”他说道。

    程欣的手停顿了,然后又继续动作,“然后呢?”

    “他们家加强了守卫!”杨斯墨说,“很多!”

    微微拧起眉头,“就这事?”

    “难道不奇怪吗?”他反问。

    举起杯子,浅浅的抿了一口,程欣不说话了,继续吃着牛排。

    她这不紧不慢的态度,让杨斯墨有些烦躁,如果不是原因特殊,他绝对不会跟这样的人合作。

    好不容易吃完,然后用餐巾擦了擦嘴,她才转过身道,“他们家本來就是军人,加强警卫,有什么奇怪的?”

    “但是人太多了,而且不像是守卫,更像是监禁。”他顿了顿说,“当然,我分不清这其中的区别,也可能……是为了我?”

    程欣微微一怔,旋即笑了起來,好像听到什么可笑的笑话,“杨斯墨,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说实话,就现在的你,还不足以去动用部队上的人,一个警察局就可以把你解决了!”

    她的话,让杨斯墨不高兴了,他沉脸來,“别忘了,你我是一条船上的人,你说我,未必不是说自己!”

    “我?!”她扬了扬眉,“不不,我跟你不一样,我在暗,你在明,你跟我是完全不同的!”

    “你这么说,是要撇清关系吗?”杨斯墨的眼神顿时变得阴鸷起來,“现在就想分的那么清楚了吗?”

    看着他,程欣站起身,“别着急啊,沉住气!这才哪跟哪,你就沉不住气了。还沒弄清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手搭上他的肩膀,她说道,“不用太紧张,就算卓家加强警卫,也沒什么稀奇的,我查一看看,不过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因为你!”

    “真的?”他有些怀疑。

    “如果你不相信我,也不会跟我合作了对不对?”程欣说道,“就算你不信我,也要信上面儿,放心吧,不会丢你杨斯墨不管的!”

    “我不是担心自己,但是总觉得这事太过蹊跷了!”他微敛眼眸,“还有,你上次说那块玉,不是真的?”

    “我说那块玉是真的,但是未必是你想要的那东西!”程欣说道,“不过也沒关系了,单凭那块玉的价值,也算抵得上你父亲的半生操劳,值得了!是不是里面的,你又何必在意。”

    摇了摇头,杨斯墨显然不这么想,“不,我要的就是里面的东西,不管是多便宜还是多贵重,否则的话,就沒有意义了!”

    愣了会儿,程欣笑着摇头,还真是有够固执的人。

    不过这种极端的性子,也恰好合适,所以才会选上他。

    卓家加强了警卫么?她还真的不知道,看來,是要好好的查一了。

    …………

    医院里,这个病房显得是那么的特殊。

    每天都有两个警卫把守着,医院里的人,都以为这是什么高级军属或者干部,却不知道,这不是保护而是监视。

    莫小染对这些都不在意了,她知道,现如今连她的手机里都装了监听器,一旦卓越打电话给她,上面就会收到。

    她说不清什么滋味,又想接到他的电话,又不想接到。

    无论他犯了天大的错,她也想等一个答案,一个他亲口给的答案。

    可是如果他真的打给自己了,还能逃得掉吗?

    “小染,最近这两天气色好多了,不过你得多补血,你贫血可有点重!”莫悠然拎了汤來,“你舅妈给你炖的,趁热喝!”

    “小姨……”

    她刚唤了一声,莫悠然就到,“还沒有给我打电话。”

    她就什么都不说了,叹了口气,默默地喝汤。

    莫悠然也叹气,每一次她來医院,她都是这样的问上一句,纵使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自己都不好意思回答了。

    可是能怎么样呢,卓越失踪了就是失踪了,头一次知道,一个人可以人间蒸发的这么彻底,一点儿消息都沒有,连带着呼子业也很久都沒有消息了。

    这是怎么了?!

    莫悠然最近这些日子也睡不好觉,每天躺在床上就翻來覆去的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一夕之间好像一切都天翻地覆了。

    但是任凭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一个答案來。

    看着她喝着汤,莫悠然说,“小染,别想了!再不济,你当他死了吧!”

    “噗……”直接喷了出來,莫小染瞪着眼睛看她,几分恼怒。

    知道她会生气,但是她不得不说,“不管怎么样,现在的情况就是联系不上他了,就算联系的上,又怎么样,这种罪名,不枪毙也是一辈子的牢了,你想怎么样?!”

    她知道,她当然知道,可是那也不能当他死了啊。

    人活着,就还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沒了。

    “我知道他还活着,不管是一天还是一辈子,我都等去!”她一脸认真的说。

    莫悠然心疼,也感慨,“小染,一辈子啊,不是随口说说的,一辈子!”

    “我知道!”她点头,“小姨,我心里都明白,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我就是想亲口听他跟我说,想要一个解释,仅此而已!”

    她都这样说了,莫悠然只能不说话了,还能说什么?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