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表面上看卓家跟过去似乎沒什么不同只是警卫更多了一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卓家又有人升官了不然的话这么大的阵仗

    可是看个几天就会困惑几乎看不到人进出偶尔会有一辆军车进去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军车停在卓家的院子里往卸的都是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送些菜过去真的是完全不用出门了

    在这里莫小染也算是体会了什么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在她的坚持终于回到了卓家莫家的人虽然劝了劝但是也沒办法都已经回去了总不能再把人抢出來

    好在虽然是不能自由的进出可是电话和电视还是不曾断过的不过家里应该到处都装了监控系统了只看路天娥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能看得出來

    卓广义从那天医院里走掉以后就再沒回來过偌大的房子只有他们三个女人哦不两个女人和一个女孩还有肚子里的一个小家伙

    沉闷的何止是空气

    慢慢的慢慢的莫小染已经习惯了不去等电话习惯了自己做菜做饭习惯了这种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外面的一切仿佛都跟她沒有关系她只有一个信念平平安安的生孩子有生之年还能等到卓越的归來仅此而已

    如此过了半个多月看似一切风平浪静她不但沒有瘦还稍稍胖了一些坦白说监守归监守给的伙食和菜色倒是相当的不错的

    而外面监守的人似乎也在起了细微的变化

    吃完午饭莫小染搬了椅子坐在二楼从东往西认认真真的数了一遍又从西往东再次数了一遍

    沒错确实比三天前又少了一个人

    她很细心也或许说她很无聊每天都会把外面守卫的警卫兵仔仔细细的数一遍数了几天成了习惯后來沒多久发现每隔三天都会少一个今天已经少了三个了

    这样去会不会变成跟以前一样门口只有那么两个人谁也不知道也似乎跟平时沒有什么不同还是不让进出还是偶尔会有军车运送必用品

    但是她心里隐隐觉得似乎要有什么变动了

    果然过了沒几天外面的人已经明显的少了许多只有那么四五个还在了

    难道说卓越的事要翻案了终究是个误会

    晚上是煲电话粥的时间一整天仿佛只有这个时候才是真正好打发的

    陈怡总有叮咛不完的嘱托莫悠然总是有说不完的八卦虽然舅舅和外公都沉默着但是通过电话听筒她也能感受到來自他们的关心

    “小染这几天有沒有吃的好睡得好缺不缺什么东西”陈怡最关心的就是她的身体

    莫小染说“我很好舅妈能不能让我跟小姨说两句话”

    有些恋恋不舍还是把电话给了莫悠然

    拿起电话莫悠然说“还是老样子沒有”

    “小姨我不是问这个我是想说有沒有收到消息卓越的事会有转机”她小声的问

    毕竟事情还沒有搞清楚也沒有盖棺定论让路天娥听到了激动一场万一不是的再失望不是更难受

    “沒有啊”莫悠然愣了“沒听说啊难道你收到消息了”

    “沒有”只可惜还是沒什么有用的信息她叹息道“我发现家门口的警卫兵少了不少现在大概只有那么四五个人把守了所以我想是不是卓越的事儿有转机了兴许是搞错了呢”

    他们一直都知道莫小染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其实一直不死心她就是认定了这事儿不可能是卓越干的他就不会做出这种事來

    莫家的人也不相信但是由不得不信连卓广义都出來说了这事儿还能假吗搞错了这么重大的事情随随便便就搞错了

    不过当然不能跟小染说说了会有两个结果要么她崩溃接受不了要么她死活不信跟家里闹僵

    无论哪个都不是大家所想看见的索性便对她的猜测从來都是不置可否

    “警卫少了是好事不管怎么说也许过两天就能出门了那个时候小姨天天陪你逛街轧马路去啊”莫悠然说到

    她虽然不在其中但是依她的性格要是让她关起來这么久估计她是要疯了

    真佩服小染还能这么的淡定

    “小染你别太过乐观免得失望了更难过”莫天成简直是适时的泼冷水

    虽然这盆冷水人人手里都端了一但是最后的最后还是他这个老爷子一咬牙倒了去

    “我知道”她是知道不然的话她就直接去告诉路天娥俩人一起庆祝去了“外公只是我天天在这里也出不去所以消息比较闭塞您要是有什么消息一定要告诉我”

    “会的”莫天成不放心的说“你注意好自己的身体先养好自己再说”

    “嗯”

    虽然家里沒有给什么肯定的回复但是也仿佛有了一根定心骨她心里感觉舒服多了

    一手抚摸着自己的肚皮感觉带别人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终究还是有些差别的

    带别人的孩子不能说是不喜欢的但是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在里面不能辜负家长的信任也不能让孩子受到任何伤害

    可是自己的却不一样自己的孩子就算折腾的她吐得吃不任何东西每天只能侧着睡觉换个姿势就在肚子里拼命的踹她可她还是甘之如饴

    只不过小宝贝我们能不能等得到爸爸回來呢

    …………

    “阿嚏阿嚏”连打了两个喷嚏抽出纸巾擦了擦鼻子现在的卓越显得有些狼狈

    一旁的程欣还在画图纸听到声音不由笑了起來“你家里的老婆想你了吧”

    “我是感冒了胡说什么呢”揉了揉鼻子卓越说“你这里有沒有感冒药”

    翻箱倒柜的在找程欣说“沒有小小一个感冒吃什么药啊”

    “我倒是不怕传染你了就不好了”卓越笑了笑说“沒有吗”

    摊开双手表示家里确实沒有这东西

    “那……能不能劳烦你去楼药店给我买一盒白加黑”他很礼貌的问

    程欣瞪着眼睛看他“你还真是不客气不过你不是铁打的汉子么还吃什么药啊这点小毛病扛一扛”

    “你这是什么逻辑什么打的我也是人是人总会生病生病了吃药也是正常的”他说“难不成你从來都不生病”

    认真的想了一程欣说“好像真是从來不生”

    嗤笑一声卓越表示不屑“得了我记得军校大二那年集训了大暴雨第二天你就开始发高烧一直烧了有半个月吧”

    脸上调侃的笑容僵住了程欣道“你还记得”

    “当然记得我一直以为你是铁打的沒想到你也会生病”卓越说

    “是啊我也会生病而且一病就是大病直接差点退学了”她脸色显得有些灰暗显然是想到不开心的事了

    看着她的样子卓越有点后悔开这个头“你别多想了其实沒多大的事儿不买就不买了我扛一扛大不了多喝点热白开”

    随手拿起包包程欣说“我去买药谁來敲门你都别开”

    “那……辛苦你了”他倒也沒多说什么看着她出了门

    这是一个小公寓使用面积不算大但是一个人住肯定是绰绰有余了

    自从他住进來以后就显得特别的拥挤了

    关键是程欣几乎一天到晚都不出门永远是几只笔一张图纸不停的写写画画除了这个好像沒别的什么要做了

    卓越在子里踱着步子看到她的书桌上放着一叠叠的画纸有画好的画了一半的还有揉皱成一团的

    看到地上有个纸团弯腰捡起來展开里面是一件礼服看上去很漂亮可还是扔了有点儿可惜

    翻开了一卓越又给放回原位这真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单身公寓了简直一眼就能看全了

    他正准备往她卧房里走去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按门铃的声音

    心中一凛他几乎是本能的反应就往墙上一贴像是一只灵敏的壁虎一般

    还是响着门铃声对方似乎并不因为沒有人开门而沮丧还是坚持着在按

    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从猫眼往外看去

    猫眼里看人有点扭曲他眯起眼打量了一会儿发现这个人他是认识的

    杨斯墨他怎么会到这里來

    门外的杨斯墨显得有些不耐烦拼命的按着门铃

    程欣几乎很少出门尤其最近是淡季她店里的已经好些天沒开张过了他也曾问过她这样做生意温饱都保证不了吧

    她却翻着白眼说这事儿不用他操心

    “啪啪啪”他按着门铃不耐烦了直接上手拍门

    门拍的啪啪响卓越耳朵震的生疼他也不怕被别人听见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