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用力过猛力的反作用她跌进他的怀里脸上红彤彤的但是眸子是异常的坚定

    “沒事”他笑淡淡的“外面又不是龙潭虎穴我不是好好的进來的”

    张开双手他显得很自若的样子

    “别笑了”她拧紧眉头这个时候看到他这么淡然的笑是一点都不轻松“这沒什么好开玩笑的你不拿自己的性命当回事不要紧别连累我”

    他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來“原來是这样那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连累你的我这就走也不会回去了你尽管放心好了”

    顿了顿又说“这些天对你的打扰我表示很抱歉对不起有机会我会补偿给你的再见”

    说完他就准备要走

    可是她一只手紧紧的拉着他的手腕都不曾松开过用力挣脱了她的力气到底是不及他的一就挣开了

    他微微一笑然后快步的朝着门口走去可是程欣的速度更快以极快的速度窜到了他的面前然后一把抱住他的腰身“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沒有这个意思你就不能明白一点我的心思吗”

    近乎恼火的说着然后突然踮起脚尖用力的吻住他的唇

    这是第一次她这么主动也是唯一的一次更是他们接近距离最近的一次

    程欣紧紧的贴着他的唇瓣同样紧紧的闭着眼睛不敢去想不肯去想就这样贴着感受着他唇瓣的热度

    其实说起來他的唇瓣当真不算是多温热的相反还有一点点的凉意沁凉的触感贴着她的唇软软的让她一颗慌乱的心在瞬间服帖來

    卓越沒有动也沒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微垂眼眸看着紧闭着眼睛贴在自己唇瓣上的程欣

    她的眉头微蹙显得是那么的紧张抱着自己的双臂勒得那么紧生怕松开他就跑了一样

    许久许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程欣终于慢慢的慢慢的松开他低头大口的喘着气就是不敢抬头看他

    卓越也不说话一时间空气静的仿佛只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我……”她有点慌乱也有点懊悔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以后该怎么相处怎么面对

    “为什么”他淡淡的问

    为什么这个时候他居然还在问为什么难道他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吗

    本來潮红的脸在一瞬间变得煞白她别过脸“是我一时冲动了你就当……什么都沒发生过吧”

    “你可以当什么都沒发生过吗”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揽住她的腰身在她耳边轻轻的呵气“为什么不早点这么做”

    也不知是他的话还是他的热气挠得她心里痒痒的脑中轰然一声仿佛炸了

    他这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早点这么做

    抬起眼有些迷茫的看向他他微勾唇角露出浅淡的笑意

    他一定不知道他这样笑的时候真的是很迷人

    以前在军校也好还是在部队也好他都是比较严肃的看上去很严苛也很难接近的样子

    所以一直以來她都是在角落里默默的注视着他从來不敢接近可是现在的他突然之间好像这么容易接近了几乎抬起手就能碰到触手可及

    如同被了魔咒一般她缓缓的抬起手來抚摸上他的脸颊快要触碰到的时候又仿佛猛然惊醒快的要缩回去

    但是还來不及缩回去就被卓越一把抓住然后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

    掌心贴着他的面颊感受着他的热度程欣却有些心灰意冷“那又怎么样你是有老婆的不久还会有孩子”

    所以说他们之间是怎么都不可能的到底是晚了一步

    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卓越说“那又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以我现在的情形我跟她之间还能有什么未來”

    “你……”大约沒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程欣迟疑了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是东西”他笑“可是这种事我也沒有办法我想你也许不知道我之所以娶她是因为她的外公和我爸爸是故交两边老人的撮合我也不讨厌她所以……可是如今这样的形势也许老天注定了我跟她是不会长久的吧”

    “别说”一手挡住他的嘴巴她一脸认真的说“别说这样我会有罪恶感你一天都沒离婚都还是别人的丈夫我是断不会做这种拆散人家庭的事”

    松开手她转过身去整理货架上的礼服心里有点凌乱

    卓越沒有动站在原地看着她“你以为你不在我跟她的家庭就不会散了吗你以为我在国内还会有出头之日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双手捂住了耳朵她闭上眼睛“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他果真就不再说了缓步朝着她走过去看着紧紧捂着耳朵的她双手放在她的手上然后缓缓的滑落“傻瓜难道不是你先捅破这层纸的吗”

    程欣浑身一震快的转身扑入他的怀中“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一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沉默无话

    …………

    小染坐在公交车上靠着窗心里惦记着方才的事儿

    程欣特意打电话让她过來说是有事要说结果就是给了她这么一小盒澳洲橄榄油说是可以预防妊娠纹

    然后再三道歉说自己店里忙走不开只能叫她來麻烦倒是不麻烦就是有点哭笑不得

    看着手里的那瓶油自己跟她也算不上太熟络的关系难为人家还这样记挂着自己她还安慰了自己几句说什么卓越不在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想來想去总觉得有点不对卓越的事说起來也算是高度机密除了自己家的人只怕杨一鸣看到了那些警卫兵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怎么知道卓越不在的

    这个卓越不在可是有很多种含义的她是说他出任务不在了还是知道这件事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他已经失踪两个月了眼看自己就快到临产的日子了难道真的等不到他回來了吗

    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宝宝你知道爸爸到底在哪里吗

    仿佛小家伙有感应一般翻了个身活动了一

    这个时候她都会莞尔一笑她知道自己不是孤单的起码还有人陪着她

    车子转过街角眼角一撇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浑身一个激灵本能的喊道“停车”

    司机当然不会理会还沒进站呢

    “停车司机停车快停车”她眼睛紧紧的盯着车外的那抹影子拼命的叫着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过去是个孕妇手捧肚子满脸焦急瞬间有点害怕万一是要生了呢

    不敢再犹豫赶紧停來打开车门她以尽可能快的速度了车然后朝着街对面跑过去

    说跑呢是有点勉强毕竟走不太快但也是以她尽可能快的速度了

    看着她麻利的车又朝着街对面跑过去看來是沒什么问題了司机暗暗的骂了一声“神经病”又重新开车了

    她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个人想喊又不敢喊

    只怕身边都跟着便衣万一自己一喊害的卓越被抓住了怎么办

    那个人走的并不快也不知道身后有人在追距离眼看着是越來越近莫小染屏住呼吸激动不已

    “卓……”她几乎要叫出他的名字伸出一只手想要搭上他的肩膀那个人突然回头

    冷不防的看到身后有个孕妇一脸激动莫名的看着他还朝他伸着手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一退“干什么”

    “对对不起……”眼眸中的光芒瞬间熄灭伸出的手也无力的垂落來她脸上的喜悦顷刻间好像被一盆冷水给浇熄了一样“是我认错人了”

    “哦哦”那人看着她侧着身子赶紧走了

    看她的表情怪吓人的

    莫小染怔怔的盯着他的背影真的挺像的难怪会认错

    可是卓越你到底在哪里我真的……好想你

    心里的希望全部幻灭方才支撑着她的那股力量似乎也荡然无存了整个人的筋骨仿佛都被抽去了一般一点点力量都沒有

    这时手机响了起來

    慢慢的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莫悠然打过來的接起來有气无力的说“喂小姨”

    “小染你有时间过來一趟吗我在咱们家附近的红磨坊茶馆有点事想跟你说”

    有什么事还要在外面不能回家说的

    莫小染蹙了蹙眉“什么事”

    “子业给我打电话了他回來了”她顿了顿“你要过來不”

    脑子里瞬间就变得清明起來她立刻说“我马上就到”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