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我要车!”她沉着脸说,一脸的不悦。

    杨斯墨说,“你不相信?”

    她不语,显然是不信的。

    “程欣你总认得吧?”他忽然问道。

    程欣?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提起她来了,关键是,杨斯墨居然认识程欣吗?

    “你认识程欣?!”她有些奇怪。

    可跟程欣有什么关系,不是在说卓越吗?

    “如果我告诉你,你亲爱的老公,此刻就在跟你的好朋友在一起,你相信吗?”他似笑非笑的说。

    她当然不信!果断的横了他一眼,“杨斯墨,你到底又想耍什么花招?”

    “我没想耍什么花招,我只不过想了想,觉得你是不是被人耍了?”他若有所思的说,“你说你那老公条件也不差,待遇似乎也不错,怎么好端端的就失踪了,这不是别着想跟你分呢吧?”

    分?军婚有那么好离吗?她摇头,“我不想再听你的胡说八道,前前面停车,我要车!”

    她还以为能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呢,结果却是些根本不着调的理论,白让她紧张了那么久。

    看着她一点都不相信的样子,杨斯墨也不以为意,“我知道,这事儿你相信会很困难,不过你自己仔细的好好想一想,别被你那个老公表现的假象给骗了。我这人有些地方是做的有点过,但是我承认,我也不掩饰,不像有些人!”

    他句句意有所指,小染想要反驳,可是看他似乎很胸有成竹的样子。

    抿了抿唇,她没有说话。

    看来是有点动摇了呢!杨斯墨笑了笑,“我呢,就是好心给你提个醒儿,不过信不信由你,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自己去看看,是不是你想见的人,压根儿就在你的眼皮子底?”

    他也就说到这里,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汽车在高架桥上兜了个圈,又转回去,给她送回了家,看着她车往回走,真就开车走了,都不带犹豫的。

    看着他的车子远去,莫小染有那么一点点迷茫,她该不该相信?

    开门进,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边上的警卫,他们站的那么板正,完全一丝不苟的样子,难道这些也是假的吗?

    失魂落魄的往里走,路天娥从里面出来她都没看见,叫了她一声,也没听见,就是埋头往里走。

    上楼,开房间门,躺在床上,怔怔的发呆,脑子里一直是杨斯墨的那几句话,不信?不信你可以自己去看看啊!

    要不要看,要不要看,要不要看?!

    反反复复的拷问着自己,去看,好像就已经是不信任卓越了,不管他在或者不在,自己都是听了别人的话,对他产生怀疑了,可是不去看,心里又跟猫爪挠的一样,闹心的很。

    卓越,你到底在哪里,就是有难言之隐,起码给我来个信啊,不然的话,你让我怎么坚持去,你以为我当真那么坚强,可以坚持挺去吗?

    我没有那么厉害,我在等你,你知道吗?

    这个问题不会有人回答她,一定得她自己来做决定。

    卓广义回来的时候,看到路天娥不时的往楼上看,电视似乎都没什么心思看。

    “怎么了?神不守舍的?”他有些奇怪的问。

    “神不守舍的是上面那个!”指了指楼上,她说,“回来就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了,别是你想多了,你现在不是已经接受小染了吗,怎么又看她不顺眼了?”他拧起眉头,有些不高兴的说。

    路天娥撇了撇嘴,“我哪里有看她不顺眼,是你自己想多了,我说的是事实。刚才她回来的时候就不对劲,也没看到我,我叫她也没应,上了楼以后就没来过,喏,都这个点了!”

    指了指墙上的挂钟,平时这个时候,她都差不多来准备好晚饭了。

    卓广义看了一眼,然后想了想说,“算了,最近发生的事太多,可能心情太压抑了,总还是要发泄一的,让她一个人静一静也好!”

    其实可能的话,倒是希望她能回娘家待一阵子,起码有人陪着,心情会好点,有什么也能跟家人说说,这边,自己实在跟她说不上几句话啊。

    “小染,来吃晚饭吧!”卓广义朝着楼上喊了一声,若无其事的样子。

    路天娥不会做饭,自己也不厨,便叫了几份外卖,这家,越发的不像家了。

    公公在楼叫,她不是没听见,但是懒散的不想去,小家伙在肚子里踢,似乎在抗议肚子饿了。

    没办法,就算自己不想吃,这小东西总是要吃的,于是又爬起来了楼,“爸,妈!”

    “小染,过来吃饭吧!”卓广义坐在主位,用手划拉了一。

    走过来坐,看着桌上的外卖有点不好意思,“爸,我今天有点累,所以没做饭,我……”

    “小染,不用解释,本来就不需要你做这些,我考虑过了,你生的时候,愿意回娘家就回娘家,不想回,爸爸给你联系月嫂和保姆,你就尽管放心好了!”卓广义直接开口说道。

    坦白说,这个公公对自己还真的是挺好的,她笑了笑,“我打算月子还是回去坐,这样方便一点,而且据说刚生的时候大人都比较辛苦,我怕家里太吵,妈也休息不好!”

    路天娥连忙说,“我没什么的啊,不用拿我当挡箭牌!”

    卓广义瞪了她一眼,她才吐了吐舌头不说了。

    真是越老越能耐了,大半辈子了,一直都是自己压他一头,现在倒是要怕起他来了。

    “小染,你放心,不管卓越会不会回来,以后会怎么样,爸爸永远都是你的爸爸,也会一直照顾你的!”卓广义想着,有必要表个态,不说怎么样吧,起码让她能安心一点。

    “嗯!”她低头吃着饭,默默的点头,知道大家都是为了让她宽心。

    …………

    程欣有些了这样的日子,虽然卓越大部分的时间不能楼,可是她依然甘之如饴。

    他每天会在家里做饭,也会安安静静的坐着看电视,程欣觉得,只要能在自己的家里看到他的身影,就已经是一种幸福了。

    可卓越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他身上肩负着任务的,不是来泡妞**的,不过一点点的渗透,这程欣却是一点端倪都不给,又不能太过火,免得被发现了就功亏一篑。

    靠在他的身上,程欣慢条斯理的掰着桔子,将上面白色的脉络一点点的撕干净,然后送进他的嘴里。

    “酸,我不喜欢吃!”他皱了皱眉,扭开头。

    “不酸,我尝过的!”程欣坚持,还是要送进去。

    勉为其难的吃掉一个,一脸的纠结。

    看着他似乎很痛苦的样子,程欣都有些困惑了,“真的很酸吗?”

    见他点头,便往自己的嘴里咬了一半,甜甜蜜蜜的汁水就顺着舌尖蔓延。

    “不酸啊!”她说,“你尝尝我这个!”

    说着,把自己咬了一半的桔子硬要送给他。

    “不要,不吃!”他扭过头,想要避开她的“攻击”,看着他拒绝,她更起了玩心,一个翻身爬到他的身上,开始往他的嘴里塞。

    卓越自然不让她得逞,几次以后,她气喘吁吁的佯怒道,“你是不是嫌弃我?我咬了一半,就不肯吃了?”

    “当然不是!”他果断的否认。

    “那就吃给我看嘛!”难得一向硬朗的她也会撒娇,一双眸子盯着他,显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拧了拧眉,卓越一脸拿你没办法的样子,把那一半吃了去。

    眼看着他听话的吃掉了,程欣笑了起来,脸色有些酡红。

    这时候,她才发现,方才打闹的时候,自己已经攀在了他的身上,整个人几乎是挂着的。

    双手搭着他的肩膀,一条腿在沙发上,一条腿在他的腿上,感觉着他的身体和热度,脸色就更加红了起来。

    气氛明显就不对了,卓越自己能感觉的到,可是这时候把她推开又不妥,便觉得有点尴尬。

    程欣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胸前明显的起伏,她含羞带怯的看着他,从来没有跟他有这么近的距离过,跟组织说吸纳他,其实也有自己的私心,这样才能把他长长久久的留在身边,真的跟他在一起。

    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真的是很动人,一直都是最吸引她的地方,只一眼,就让她无法自拔了。

    她微微的闭上眼睛,然后仰起头,朝着他的方向往前伸了伸,睫毛轻颤,就像展翅的蝴蝶,而红唇轻启。

    她抹了淡粉色的唇彩,泛着浅浅的亮光,看上去就像成熟了的蜜桃,等着他采撷。

    看着她的唇瓣,不知道为什么,卓越想到的却是小染,她从来不用任何化妆品,所以嘴巴一直是干干净净的清爽感觉,要么就是牙膏的味道,别的女人的……他似乎连尝的兴趣都没有。

    可是,她就这样的迎上前来,自己推开或者拒绝,似乎都不合适,让他吻上去,又有点勉为其难,最重要的是,他的任务不能就这样中止在这里啊!

    看着她期待的样子,轻轻的靠近,克制着自己心里的反感,想着就这么碰一,不湿吻,就算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