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厢程欣回到子里心也是凌乱的很又窃喜又甜蜜

    这么多年她终于有一种自己也是女人也被怜惜的感觉

    之所以一直沒有告诉卓越关于组织的事一來是不放心怕万一出什么意外毕竟她进组织也不容易如果出了岔子……

    二來也是想多享受一些这样的甜蜜时光如果他真的加入进组织只怕任务一分來他们都会很忙而且她也不知道组织会怎么去安排卓越

    卓越心烦的很不是因为她那一个吻而是不知道她怎么才会露底给他

    现在这样止步不前不行是自己做更进一步亲密的举动那做不出來生平头一次痛恨这破任务

    对着镜子刷了半天的牙谈不上有洁癖但是真的很不习惯别的女人这样接近他就算是为了执行任务也觉得很不舒服

    以前跟小染接吻的时候怎么从來沒有觉得呢

    漱了漱口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莫名的就很思念起她來

    …………

    一大清早的站在程欣家的楼再次看了眼手里的地址应该是这沒错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不知道是不是

    是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她现在站在这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來这趟來是对还是错

    程欣……

    说起來自己跟她说陌生不算陌生说熟悉谈不上多熟悉认识她也是通过卓越是他们之间能吗

    如果他们俩有什么不对的为什么不是早就生了他们明明认识在自己之前为什么要等到结婚怀孕以后自己感到最幸福的时候这样做

    这样想着忽然就觉得自己來这一趟真的很傻怎么就不相信卓越了呢这么做对得起他吗

    摇了摇头笑自己的无聊撕碎手里的地址还是转头走吧算了就当沒來过杨斯墨那种人说的话自己还真就记挂在心上了这算什么

    正准备转身走的时候隐约看到前方走过來的人不正是程欣

    本來想走上前去打个招呼心念一动还是躲在了一旁看着她逐渐走近

    她來的很早小区里还有很多人都沒有起床呢这个城市是一个很慢悠悠的基调到哪里都会显得优哉游哉的程欣起这么早还真是难得

    莫小染躲在一个花坛后面好在程欣也沒现有人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自己手上拎着的东西上面

    手里提着两个袋子里面装着油条豆腐花还有鸡蛋饼什么之类的总之品种很多看上去数量也不少

    微微皱了皱眉她一个人吃这么多的早餐

    只是那么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她的心就再也平静不來了

    看着程欣径直上了楼莫小染再也忍不住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

    她不着急她知道程欣是做什么出身的跟的太紧会让人怀疑的所以等她都上去一会儿了才不紧不慢的跟着上去

    毕竟挺着大肚子走路都不太方便按了电梯楼层看着一层一层的亮她的心也跟着跳的厉害

    这感觉就好像她是來抓奸的一样不知为什么居然有这样的想法无奈的摇头苦笑自己是不是苦情剧看多了想法也如此胡思乱想了

    自己知道程欣的楼层房间号她想好了等就去敲门如果开门的不是程欣很简单就说找错门了

    如果是她那就说路过顺便上來看看她至于地址嘛……那就是以前卓越说过的

    是如果如果不止她一个人在家呢

    她有点不敢往想她实在不敢想象那样的画面会让她崩溃的

    不过不会的她很快又自我安慰道哪里就有那么巧的再说了自己就那么的不相信卓越吗都说了肯定是不能的

    摇了摇头电梯已经停了來她走了出來扭头看了看楼道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沒有

    这里本來住户就不算很多程欣喜欢安静住的小区也偏静

    她看了看找寻着房间号码卓越生了这么大的事不回家不找父母妻子却來找一个同学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很快就找到了房门口站在门前她又怯懦了來

    真不知道先前给自己打的那些气都到哪里去了一点点勇气都沒有了

    站在门前突然就泄气了有点想扭头就走莫小染你是在怕吗在怕那扇门里吗

    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來都生了这么多的事都过去了这么多的风雨还有什么好怕的连卓越这么大的事她都接受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这样想着站稳了脚跟沒走然后侧耳倾听着

    子里程欣将早点一样样的放在桌子上满心欢喜

    每次都是他给自己准备早点今天特意起的早了些然后楼去买了记得这些都是他以前上学时候经常吃的应该会是他喜欢的

    所以每样都买了一些回來哼着歌就像一个快的小主妇

    她自己也知道这样的幸福快不会很久她根本就算是偷來的幸福但又忍不住就是忍不住想要哼歌忍不住贪恋

    莫小染在门口听了一会儿门的隔音效果不错所以也沒听到什么隐约只听到哼歌的声音沒有其他人

    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也许人家胃口好本來就能吃很多呢

    什么时候起自己变得这么纤细敏感这么容易胡思乱想了呢

    正准备要走子里传出來一声比方才都要清晰的声音让她顿住了脚步再也走不动了

    “卓越出來吃早点了”程欣很开心的叫了一声

    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已经起來了

    卓越其实早起來了只是不太想这么早出來面对着她尤其听到她在外面哼着歌更不知道出來说什么

    打开门他走了出來已经穿戴齐整了看到桌上摆了一大排的早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么多”

    “我记得这些好像都是你喜欢吃的所以就买了回來”她笑着像个邀功的孩子

    “我……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他好像也谈不上喜欢吃吧

    “以前上军校还有训练的时候我记得你常吃的就是这些啊”她理所当然的说

    卓越有些想苦笑那是那时候只有那些吃不是他喜欢吃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她就意弄这些小东西他最在乎的还是想知道她背后的秘密

    坐了來两个人吃着早点全然不知门外莫小染简直如被雷劈过一般

    她想走是脚根本就抬不起來想要敲门现连手都抬不起來浑身就好像武侠小说里被人点了穴一般一点都动弹不得

    分明听见了子里程欣叫的是“卓越出來吃早点了”

    卓越卓越卓越

    真的是他的名字是他还是同名同姓同名同姓的话程欣认识两个卓越这样的几率有多大实在不太能吧但是……也不是沒有能的是不是

    脑中一瞬间闪过无数的想法快快

    是自己就懵掉了是他吗是他是他吗

    反反复复只问着这一句话

    隐约似乎有男人说话的声音听不真切也不知道是不是是她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

    走快走离开这里

    本能的就想离开这个让她能会伤心的地方

    但是心里还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别走不管怎么样你都应该搞个清楚到底是不是

    都已经來了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想怎么样你不弄个清楚就这样回去甘心吗

    她质问着自己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气一转身砰砰砰的敲着门

    子里和谐的气氛两个人正面对面吃着早点卓越刚想开口问她礼服店的生意怎么样看她经常不去开店开销都从哪里來

    结果还沒张开口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两个人面面相觑同时愣了一神色都变得紧张起來

    如果有人來找一般都是按门铃的沒人会用这样迫切的敲门方式难道是……

    卓越的心中更是困惑不知道外面是谁做什么的

    给了他一个眼神程欣示意他躲起來然后自己站起身走到了门口从猫眼往外看了一眼愣住了

    看到她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但是卓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很快的闪身躲进里然后看着程欣去开了门

    “小染”她做出很惊讶的样子“你怎么來了你怎么知道我家的地址的真是惊喜啊”

    莫小染忍着怒气冷冷的说“你确定是惊喜不是惊吓”

    “呵呵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一边说着一边意识的往里瞄了一眼

    看到她的小动作莫小染立刻三两步走了进去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很不礼貌但是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找到什么全凭着一股坚韧的力量支撑着她

    内在卓越听到程欣那句“小染”时整个人都已经石化了她怎么來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