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染也不管了,一直往里走,看都不看程欣一眼。

    她听到声音了,她确确实实的听到了男人的声音了,她一定要弄个清楚!

    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餐桌上摆着的早点,分明是摆成了两份。

    这时,程欣已经追了进來,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莫名的有点心虚,“小染,你这是干什么?”

    “你在吃早点?”指着桌上的早点,她淡淡的问。

    程欣笑了笑,“是啊,呃,你吃了沒有,要不要一起吃?”

    沒有回答她,小染接着问,“你自己一个人在吃?”

    “是啊!”她意识的回答,当看到桌上明显摆出的两份说,“嗨,你不知道,一个人其实很寂寞的,所以我有时候就会像小时候过家家一样,摆出來两份或者三份四份,自己跟自己玩。你不要笑我幼稚哦!”

    她笑了起來,莫小染却沒有笑,她极为冷静的说,“不介意我参观你家吧?”

    也不等她回答,其实介不介意,她都要“参观”定了。

    径直的走到卧室,直接推开门,看到里面空荡荡的,被褥还有些凌乱,程欣不好意思的抓抓头,“我还沒有整理,这……让你见笑了。”

    莫小染继续走到客房推开,里面也还是沒有人,但是床上很整齐,就连被子都是叠的方方正正的。

    她仔细的看了看,确实沒有其他的人,甚至连东西都沒有,这才退了出來。

    “小染,你这是干什么呢,一大清早的到我家,突然这样参观,我还真有点……不太习惯呢!”如果不是做贼心虚,程欣的脾气还真是够好的。

    这哪里是参观,分明是查房了,她都沒有发脾气,越发的有古怪。

    环视一圈,她似乎也沒再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不可能,她不可能听错的。

    想了想说,“程欣,我刚才在门外,好像听到你跟人说话來着,你家有客人?”

    “怎么可能!”程欣连个顿都沒打,多年的素质训练不是盖的,先前的那点慌乱也都调整好了。

    卧室沒有,客房也沒有,她相信,卓越应该已经躲好了。

    “你不是不知道,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住的,再说了,你也看见沒人了。”程欣说,“小染,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我能误会什么?”她反问。

    “不然的话,你这是做什么?搞的好像……來抓间谍一样!”她呵呵的笑着,很含蓄的指出她的不礼貌。

    莫小染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点过了,但是她顾不得那么多。

    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够淡定够镇静了,能够理智的面对卓越这件事所带來的所有负面影响,可是她却发现,自己不过是压抑了去而已。

    一旦找到一个导火索爆发,她还是会控制不住的,比如现在。

    “是吗?那你就当我在玩抓间谍的游戏好了!”她笑了笑,“程欣,你最近有沒有……”

    “有沒有什么?”

    “有沒有看到卓越?”她还是理直气壮的问了出來。

    程欣说,“沒有,当然沒有!不是听说卓越已经出了事吗,难道他回家过了?为什么问我有沒有见到?”

    这撒起谎來,真的眼皮都不眨一。

    “沒什么,只是想着卓越现在也不知道去向,也许,碰巧,你看见了呢!”她想了想说。

    “太开玩笑了!”程欣笑,“如果我随随便便都能碰到卓越,我想,你现在也能看见他了,不过应该是在你不想看见的地方!”

    她默然,突然觉得程欣说的也对。

    杨斯墨说的,她就真信了,如果卓越真的回來了,为什么要找程欣,这一点就说不过去,而且他來找程欣,不怕冒着风险吗?就算可以不在乎家人,难道可以不在乎他自己吗?就不怕被抓去?

    这样想着,忽然觉得方才在外面听到的声音,会不会是自己的幻听,她已经开始出现了幻觉了,是不是?

    脸色有点苍白,她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了,只觉得这里的空气闷的让人窒息。

    转头往外走去,厨房的门是大开着的,里面一览无遗,可是卫生间的门却是虚掩着,露出了一条缝隙。

    顿时,心生狐疑,说都不说,直接一伸手就将卫生间的门给推开。

    程欣看到,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卓越只可能藏在卫生间了,这要是发现了,不是闹出世界大战來?!

    她其实有那么一瞬的矛盾,又不想让莫小染知道,又想让她知道,很想看看,如果她知道了爆发,卓越会是什么态度,会在他们之间,选择谁?

    门还是推开了,里面空无一人,连淋浴房都是空的,根本不可能藏人,看來,真的是她的错觉了?

    她扭过头,看了一眼卫生间的镜子,镜子中的自己,脸色煞白。

    一步步的往外走去,她听到自己的声音说,“对不起,打扰了!”

    程欣说,“沒事儿,你这就回去吗,要不要我送你?”

    话还沒说完,就看莫小染已经走到了电梯间,正好电梯到了开门,她就这么走了进去,一言不发。

    长长的舒了口气,这事儿总算是过去了,可是奇怪的是,卓越躲到哪里去了?

    她刚一走进门,就看到卓越从卫生间里出來,顿时吓了一跳,“你……你……”

    他刚才不是不在里面的吗?

    卓越说,“你忘了以前在军校学的技能了?不说上房揭瓦,这点基本的藏身都沒有,还做什么特种军。”

    想了想也是,看來方才他是躲在房顶了,上面装修的管道铺设上,自己倒是留了管子在外面,恐怕就是那上面吧,自己还真沒想到。

    那要是方才莫小染往上看呢?

    不过自己都沒想到往上看,就更不要说她了。

    “为什么不见她?”程欣问道。

    “我沒想过要见家里的任何人。”他说,“我也不想给他们带來麻烦,也不想再有什么纠葛,尤其是她。”

    “可是她现在都已经怀孕了,你这样做,会不会有点残忍?”程欣接着问。

    “就当是我欠她的吧!”他叹了口气,然后说,“毕竟以后我们是要在一起的,我把所有的一切担子都卸來了,你呢?”

    “我……”她迟疑着说不出口,然后想了想说,“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不过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我不想对你有所隐瞒,我们之间,不应该再有秘密!”

    卓越等的就是她这句话,点点头说,“不管你有什么秘密,或者有什么不能启齿的,我都愿意与你一起分担!”

    都听到他说这样的话了,很难不动容,程欣说,“你來,我慢慢的说给你听!”

    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了來。

    …………

    莫小染坐着电梯一路往,脑中闪过方才在房间里一幕幕的画面。

    苍白的脸色,唇瓣一丝血色都沒有,如果现在她从电梯中的反光镜里看自己一眼,一定会吓一跳。

    双手垂在身侧,紧紧的握成拳头,一颗心就好像拧起來了一样疼。

    她是沒有看到任何人,可是那叠的方方正正的豆腐块,分明是卓越的习惯,分明是他的风格,还有地上來不及收起的男拖鞋,还有……还有卫生间镜子里反射出來他的脸。

    闭了闭眼,虽然只是一个后脑勺的弧度,她也足以认出,那是她的丈夫。

    为什么沒有当场戳穿,为什么沒有叫他,沒有认他?

    她本來设想过无数的画面,想过自己如果真的抓到了,会怎样的大哭大闹,怎样的质问,怎样的甩门而去。

    可是都沒有,所有这一切,都沒有发生!

    她远远沒有想象中的坚强,也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坚强的多。

    在那一瞬间,她想到的居然不是自己为什么会被背叛了,想到的也不是卓越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想到的却是,如果自己戳穿了,大闹一场,卓越会不会因此就暴露了,那么苦心躲了这么久,也就会被发现了,而这一切的原因,都是自己去闹了这么一场。

    所以她冷静的转身,走出去,还能说对不起打扰了,接着进电梯。

    真是很佩服自己,能做出这么一连串流畅的动作,甚至不露一丝痕迹,自己都要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只是心好痛,肚子也好痛,一只手紧紧的捂着腹部,她感觉自己全身上都痛,热乎乎的感觉将自己包围,好像是从腿上延伸上來的。

    有点撑不住了,电梯怎么这么慢,她想回家,现在哪里都不想去,她只想回家!

    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电梯的侧面,弯腰,这样似乎就能舒服一点。

    “叮!”电梯门开了,她抬起头看了外面一眼,正要上电梯的人,看到她的脸色吓了一跳,步子就顿住了。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都把人家吓到了。

    扯了扯唇角,想要说声对不起,结果话还沒说出口,整个人就直直的倒了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外面的人吓坏了,按着电梯按钮不让门关上,一边叫道,“女士,女士,你怎么了?”

    再看看她身湿漉漉的一片,尖叫起來,“來人啊,快來人啊,有人要生孩子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