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欣一直看着的。

    因为卓越的嘱咐,自己赶来了,可是看到那么多人的,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

    小染是在她家楼昏倒的,如果被抓到,现在双方家属的情绪都会比较激动的,还是……先等等再说。

    她就这样默默的看着,等着,医院里人来人往,自然不会有人注意到她。

    看着外面的人焦虑的样子,其实说不清什么感觉,心里有一点点的,嫉妒?!

    尤其当护士把孩子抱出来的时候,她真的是蛮嫉妒的,她得承认。

    不管怎么说,那是卓越的孩子,她其实也很希望,自己能为他怀孕,生子,可是一直都没有这个机会。现如今好像命运的鬼使神差,终于有机会走到一起了,多讽刺,自己亲眼看着他的儿子出生,可是自己却不是母亲。

    不要紧,总有机会的,她这样对自己说。

    又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莫小染才从里面被推出来。

    莫天成立刻上前道,“大夫,小染怎么样了?”

    “外公……”唤了一声,声音有点虚弱。

    “外公在,外公在!”莫天成连声的说着,看着她一脸苍白,血色都没有的,心疼的说,“孩子,你受苦了!”

    “手术还算顺利,不过产妇**状态不太好,有**粘连的情况,还有生的时候可能是精神状态不太好,所以要注意产后的保养,坐月子期间,千万不能动气着凉了!”大夫脾气还算不错,交代了不少。

    莫家人连声道着谢,这边莫天成却有点不太明白,什么叫生孩子的时候精神状态不太好?

    不过现在也不是追问的时候,把小染给送回了病房,她虽然很虚弱,但是精神看着还不错的样子,“孩子呢?让我看看……”

    卓广义立刻抱了过来,“看看,长得还是很像妈妈的,多可爱!”

    小染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用脸颊轻轻的蹭了蹭宝贝。

    他们都在安慰她,她知道。

    从她出来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人提过卓越,虽然明明看上去,这孩子简直是卓越的翻版,他们还是睁眼说瞎话的说像她。

    不过,也没有必要去戳穿,就这样,大家彼此心知肚明,挺好!

    闭了闭眼,她六个小时之内只能平躺,还动弹不得,大家很快安排了分工,然后谁留夜照顾,谁负责做饭等等,也还是喜气洋洋的。游之植物控制师

    …………

    卓越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一瞬间突然变得很紧张。

    看着程欣走了进来,他尽量用平和的口吻去问,“怎么样了?”

    “恭喜你!”她挤出一抹笑容,“你当妈妈了,是个大胖儿子!”

    说实话,那一瞬间,卓越的心里是狂喜的,还好还好,但是又不能表露出来,虽然更加关心小染怎么样了,却只能口不对心的问,“你还好吧?”

    “我?我有什么不好,又不是我生孩子!”她讽刺的笑,脱掉外套坐了来,倒水喝。

    听出话外音,卓越也坐到了她的身边,“吃醋了?”

    拉过她的手,“我跟她,也都是过去的事了,以后是我跟你的路,未来还很长!”

    程欣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不信?”他反问。

    “不,我信!”程欣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如果不相信,没有必要会收留他这么久,她一直都相信他。

    “你去看她了?”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卓越说,“我是怕你心情会不好!”

    她摇了摇头,“没有,人太多了,所以我就不方便出现。不过母子平安,你放心!”

    “唔!”他应了一声,其实这个时候,他应该补充一句,我更在乎的,是你的平安,可是由衷说不出口。

    小染刚冒着危险生他们的孩子,他不在身边,已经感觉很罪孽了,如果再说出这样的话来,真的无法原谅自己,哪怕只是做戏,只是为了任务。

    程欣有点失望,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话,可是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无理取闹。

    与其争议那对母子和自己,谁在他的心里更重要,倒不如摆出宽宏大度的姿态,把他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掌心里!

    “你也累了,去休息一会儿吧!”卓越说道,看着她有些疲惫的脸,“今天真的是意外。”

    摇了摇头,程欣说,“你不觉得很古怪吗?”

    “什么?”

    一个蓝天

    “这么多天了,为什么她突然今天跑上来,还是直接跑上来拍门,就好像笃定你一定会在一样,她怎么会知道的?”程欣看着他,拧着眉头说。

    卓越愣了,“你总不会以为我自己告诉她,然后让她来抓我的吧?”

    “当然不是!”程欣摇摇头,“我怎么可能会怀疑你,我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她会这么肯定的样子,会不会是有人跟她说什么了?”

    “有人?什么人?”她这样一分析,卓越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今天是一整颗心全挂在小染的身上,担心着她的安危,所以才没有往深了想,现在她这么一说,自己也觉得好像是不太对劲。

    “你在我这里的事,组织上是不可能泄露出去的,知道的人只有一个——杨斯墨!”她认真的分析着,没有发觉自己无意中泄露了什么。

    也或者说,她原本就打算告诉他组织的事,所以才不在意的说了出来。

    卓越很快抓住问题的关键点,“组织?什么组织?”

    “哦,这个回头跟你说,正是要跟你说的事!”程欣说道,“不过杨斯墨有很大的可疑。”

    不能细问,不然就会被发觉了,卓越不动声色,自己努力了这么久,总算有点突破了,看来很快就能接触到核心了,这件事很快就应该有个了断了。

    “恩,你这么一说,杨斯墨确实很可疑。不过他为什么要对小染说?”他想了想,有什么动机吗?

    “不知道,也许是嫉妒你?”想了,程欣觉得也只有这个理由说的通了。

    杨斯墨一直想进组织,但是都被她挡了来,她根本不会引荐他,可是卓越就不一样了,显然杨斯墨自己也意识到了,也许是因此不甘心,所以才这么做的?

    “嫉妒我?”卓越则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之前跟杨斯墨也算打过几次交道,那个人不说自大的不可一世吧,也是自傲的不行那类的,若说嫉妒,他还真没看出来。

    “也许是吧,不过不管是什么动机,我决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她的眼神变得狠厉起来,就好像最初的最初,卓越认识的那个程欣。

    这次只是莫小染找上门来,也幸亏没发生什么,如果次他再为了个人的一己之私,把重要的事情泄露出去呢?

    这个人,留不得!

    “程欣,你说的,我不是太懂!”卓越皱着眉说,“什么组织,还有什么嫉妒,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我觉得,我好像越来越不了解你了?”

    末世之女主不让座

    程欣微微一笑,“我不是也曾觉得我不太了解你吗?不过不着急,我们有很多的时间慢慢的相互了解。”

    “你愿意对我说?”他装作很惊讶的问。

    “我以后还要跟你一起走很长的陆,怎么会不愿意!”她说,“不过我今天真的很累了,先去歇一会儿,然后再告诉你,好吗?”

    她太疲倦了,需要好好的休息和整顿,才能做最后的决定。

    卓越有点失望,等了这么久,还是没等来关键性的答案,不过也不能急,都已经到这份上了,也不在乎多那么一时半会儿。

    “你好好休息!”在她额头吻了一,看着她进了卧室,目光逐渐变得深邃起来。

    有得选择的话,他现在就想起身出门直奔医院,这个时候,自己应该陪在她的身边的,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这个遗憾,只怕一辈子都弥补不了了。

    他这辈子都为自己的职业而感到光荣,也从来不曾后悔过,但是此刻,却觉得是那么的痛恨自己的职业,不能陪在她的身边。

    小染,对不起!他在心中默默的说了无数遍。

    …………

    夜深人静了,医院里还是比较热闹的,尤其是妇产科。

    婴儿的啼哭声,还有人走动的声音,好在她住的是单人病房,不然的话一定会吵死。

    小小的婴儿床就放在边上,她侧了侧脸就能看到那粉嘟嘟的小脸蛋,真的跟卓越很像。

    卓越……

    想到他,心就忍不住一阵阵的绞痛,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自己好想问个明白,可是她现在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卓家特意请了月嫂,所以夜里基本上不用太折腾,有月嫂在照料着,但她时不时还是会醒过来,看看孩子。

    只是看着,心内复杂不已,又感动又难过,无声的,眼泪就顺着眼角这样的滑落来。

    月嫂毕竟还跟这家不太熟悉,夜里照顾孩子那是一把手,一切都默默的看在了眼里。

    第二天卓广义一早过来看孙子的时候,就跟雇主说了,“看着你们家也挺照顾儿媳妇的,可她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夜里偷偷哭了好几次,这样可不行,产妇坐月子可不能掉眼泪啊,会落病根的,我是外人不知道情况不好说,要不您劝劝?”

    听到月嫂的话,卓广义也是一愣,没想到小染会夜里偷偷的哭,“知道了,谢谢您!”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