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里的汤,是专程从莫家拎的,陈怡一早起來炖的。

    这些事,本來保姆就可以做,可是她不让,非要自己炖,既然如此,卓广义也就不嫌麻烦,特意过來拎一趟。

    说起來惭愧,这种事也应该是婆婆做的,可是路天娥就是一富贵命,从來沒有这样伺候过人,就算她有心,也无力。

    “上面的是粥,待会儿就喝了,面的是汤,歇会儿当点心吃好了!”这是陈怡说的,他倒是也记住了。

    “谢谢爸!”莫小染点了点头,倒是能看出來眼睛有点红。

    “小染,你是不是沒休息好,怎么眼睛红红的?”他故意不动声色的问道。

    “啊,沒有,可能伤口有一点疼,夜里会醒几次吧,其实还挺好的,月嫂把宝宝照顾的很好,夜里都沒有怎么哭过!”她连忙说道。

    点了点头,卓广义说,“那就好!不过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月子里,可最忌讳落病根了,会带一辈子在身上的。要是心里有什么不痛快,什么憋屈的,就说出來,别往心里去啊!”

    “沒事儿,爸,你们都对我那么好,我有什么委屈的啊,挺好的!”她强颜欢笑,挤出一抹笑容。

    虽然是笑,那笑有多勉强,也看的出來。

    叹了口气,看看周围也沒什么人,这是单人病房,月嫂抱着宝宝去检查听力什么的了,莫悠然自然不放心要跟着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说话倒是方便多了。

    “小染啊,有些话呢,爸爸一直觉得不知道怎么跟你开口,说实话,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说出來,但是我瞧着,你这孩子就是太老实了,什么都往心里藏,所以想跟你聊一聊!”他双手轻轻放在膝盖上,慢慢的说着。

    小染的心里有点紧,隐约猜到他要说什么,想听,又不想听,抿了抿唇还是说,“爸,你说吧,我听着!”

    “卓越这件事,我知道你是委屈了,卓越这孩子,我从小看到大的,可以说,算是我一手拉扯大的,要说这事儿,我也不相信。但是现在也找不到人,让你这样的守着,似乎对你也不公平……”

    话还沒说完,就被她打断了,她有些惊讶的说,“爸,我不离婚,我不想离婚!我刚生完孩子,我不要在这个时候离婚,我也从來沒想过要跟卓越离婚!”

    她突如其來的一阵叫,把卓广义吓了一跳,愣了愣,“我……我沒让你离婚啊!”

    “那……”她听到他这样说,才缓來,可是他刚才的意思是?“那您的意思……”

    “哦!”他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看我,沒说清楚,倒是吓着你了!我的意思是,你月子既然是回娘家坐,就不要想太多,好好的坐月子,也许坐完月子,或者再等等,卓越就回來了。也许事情并沒有那么糟糕,老天也不会那么残忍,是不是?”

    他的语气又轻松起來,“你看孩子这么可爱,卓越为了孩子,也不会忍心做出格的事,所以……”

    话还沒说完,就看到她脸色不太对劲,眼眶已经红了,眼睛里还泛着晶莹的光泽。

    卓广义有点懵,想不明白她这是为什么,“小染,你……”

    “爸,我知道你是好意,也是想开解我,谢谢您!可是不瞒您说,我总觉得,卓越……不会回來了!”她说着,声音已经哽咽起來,“他不要我和孩子,不要这个家了!”

    “你这……你这孩子……”卓广义有些慌了,本來是劝她的,怎么越劝越哭了呢,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要开这个口,唉!

    他有些忙碌,去抽纸巾,“小染你别哭啊,你好好说。我知道卓越的事儿让你很难受,但是要哭也不是这个时候哭啊,卓越会回來的,就算为了你和孩子,也会回來的!”

    小染不说话,只是掉着眼泪,她知道不应该哭,可是那天在程欣家看到他,看到那些陈设的一幕幕就会闪现脑海,让她控制不住的想要掉眼泪,她委屈!

    如果卓越真的是犯了什么错,自己还能找理由给他开脱,还会想着是不是搞错了,可现在……分明是他回來了,却不回家,却在外面和别的女人,让她能怎么想?

    莫悠然已经学会尝试抱孩子了,笑盈盈的从外面回來,大夫护士都夸这孩子长得虎头虎脑真可爱,听力测过了也沒问題,黄疸也合格的。

    结果一进门,就看到小染在床上哭,卓广义手足无措的样子,登时火就起來了,“干什么,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家也太欺负人了吧,这是产妇,坐月子呢知不知道,怎么这个时候还要惹得她哭,不让人好过是不是?!”

    她气死了,小染这个时候多关键啊,本來进医院就搞的很吓人了,都沒计较了,结果这才刚生孩子啊,就让她在这里哭。

    卓广义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小姨,跟我爸沒关系,是我自己不争气,我听说这叫什么,产后抑郁症,沒事儿,我沒事儿!”她摇着头,抽出纸巾擦眼泪,然后吸了吸鼻子,“行了,我会克制自己别胡思乱想的!”

    “真的?”很怀疑的看看她,又看看卓广义。

    “真的!”她很认真的点点头。

    想了想,又似想起了什么,然后看向莫悠然,“小姨,今天太阳挺好的,你跟月嫂抱着宝宝去问问护士,我听说可以给婴儿游泳來着!”

    莫悠然有点狐疑,太阳好跟游泳有什么关系?

    “婴儿游泳对智力发育好,你去看看!”她催促着,莫悠然也只能点头,“哦!”

    这才离开。

    看着她离开了,莫小染才对卓广义说,“爸,现在只有我和你,我有个事儿,很认真的想问您,您如果知道,一定要坦白的告诉我!”

    卓广义怔了怔,看她那么严肃认真的样子,问題似乎很严重,便点了点头,“你说,只要爸爸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

    “卓越真的是犯事儿了吗?”她以前从不怀疑,可是现在,也不由得迷茫了。

    这个问題,让卓广义很是诧异,“不是小染,你什么意思?卓越犯事儿这事儿,是爸爸说的吗?难道爸爸希望他犯事了吗?”

    看他似乎生气了,莫小染连忙说,“爸,我不是怀疑您,更不是……我只是……”

    “小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那就不妨直说,你从來都不是吞吞吐吐的人。”卓广义觉得她还是话里有话。

    “爸,我不是怀疑您,我只是觉得卓越这事儿太蹊跷了,军婚……如果我不同意,是不是就不能离?”她小心翼翼的问。

    “小染,你这是怎么了,张口离婚闭口离婚的,你……想说什么?”他迟疑着问道。

    “我其实就想说,如果我不同意离婚,卓越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会不会也算犯了法?”她接着问。

    “理论上是,不过爸爸都让你绕晕了,小染,到底怎么了?”他很着急的样子。

    深吸一口气,她想了想,把小姨支出去,不就是为了问个明白吗?自己是个藏不住事儿的人,心里有什么,就一定要问清楚,否则就很难过。

    “爸,我……我看到卓越了,他回來了!”她犹犹豫豫的说了出來。

    卓广义的两眼瞪的那个大,“你说什么?你说你看到……看到谁了?!”

    “我也知道这很不可思议,可是,是真的!”她绝不开玩笑。

    “你会不会看错了,上次不是也说好像看到了,但是看错了吗?”卓广义想了想说,“如果卓越回來了,不可能不回家,就算不敢回來,也不可能不联系家里,更何况你现在是这么重要的时候,小染,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所以……”

    “爸,我真的沒看错,真的是卓越。我的老公,我分的清楚,我……”她说不去了。

    “你别激动!”连忙安抚她的情绪,卓广义说,“好,就算你看到的真的是卓越,他人在哪,跟你说什么了,为什么不回家?”

    她的脸色变得有些忧伤起來,“他什么都沒跟我说,他甚至避着不见我……”

    看她忧伤的样子,卓广义的眼眸渐深,担忧的看着她。

    “我……我不知道您知不知道,他以前有个军校的同学叫程欣,我跟卓越结婚的时候,她也來过,我在她家看到卓越的,而且……他们之间好像真的有什么!”她沒有说去,拼命的忍着,不然又想哭了。

    从來不知道,自己也可以有这么多的眼泪,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女汉子的说。

    “所以你昏倒,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是吗?”沉默了一会儿,卓广义说到。

    “是!”她点头,“我沒用,我沒撑住,好在宝宝沒事!”

    不然的话,她得自责内疚一辈子。

    “小染,你不要多想,这件事爸爸一定会弄弄清楚,如果是真的,一定把卓越揪出來还你一个公道!”他显得有些愤愤然,“但是你想现在,什么都别想了,都交给爸爸,好吗?!”

    她点点头,想了想又说,“爸,不要闹大,也不要跟任何人说,我们两个人知道就好!我怕卓越……会有危险。”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