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广义又叮嘱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出去,毕竟还是有很多事要做的,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

    出门的时候吓了一跳,莫悠然就守在外面,不知道听到了沒有。

    “叔叔,走啊?”莫悠然脱口而出,说完又觉得别扭。

    呸,这破年纪,破辈分!自己是小染的小姨,他是小染的公公,说起來是平辈,脱口而出就是叔叔。

    不过卓广义也沒在意,心里还惦记着事儿,胡乱的点点头,“嗯,小染这两天,托付你们了,辛苦了!”

    “小染本來就是我们家的人,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不过……现在卓越都已经这样了,别对不起我们家小染就行了!”

    卓广义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总觉得她话里有话,想问又不好问,看都不敢直看她,嗯了一声,就走了。

    莫悠然进,看到小染闭着眼,看來是想好好休息,就又退了出來,算了,还是不问了。

    从医院回來以后,她也沒回家休息,直接找了个安静的地儿,给呼子业打电话。

    电话接通的时候,呼子业刚爬起來,他最近训练任务比较多,莫悠然还一个劲的叫上他,他困的要死,严重缺觉。

    “悠然,怎么了?”打着哈欠问道。

    莫悠然说,“子业,你在家不,我去找你!”

    “嗯,在,怎么了?”迷迷糊糊的,好像还沒缓过劲儿來。

    “这事儿有点复杂,等我到了跟你说!”她现在也不好在电话里说,直接一伸手去拦车了。

    呼子业也沒太往心里去。

    悠然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操心的有点多,比如小染那事儿,咋咋呼呼的,其实沒什么,所以他也沒多想,复杂?能有多复杂,还是先睡个回笼觉再说。

    所以当莫悠然打车到了,抬手拍门的时候,他还以为着火了,人家拍门叫人呢!

    猛然一个鲤鱼打挺起來,惊得一个激灵,回过神來发现只是他家祖奶奶來了,松了口气,起身去开门。

    看到他只穿着背心短裤,就知道在睡觉,莫悠然说,“你真沉得住气,不是说了我要來有事儿跟你说么,你还睡!”

    “我想起床來着,动了动腿,不知道怎么又睡着了!”抓了一把头发,他还在打哈欠,“怎么了,小染不是在坐月子么,还是你哥回來了?还是那个杨……杨什么來着?”

    迷迷糊糊的,脑袋里想不太起來了,反正他们家的事儿,还真乱七八糟有点多。

    莫悠然说,“什么跟什么啊,你是不是觉得我事儿太多了?”

    “不是,当然不是!”听出话里的火药味,呼子业说,“我这不是听着你说呢!”

    她也不会为这个跟他生气,急急的拉过他坐了來,“卓越回來了!”

    沒有反应。

    呼子业的嘴巴是张着的,默了会儿,他说,“哦!”

    “哦什么哦啊,难道你知道了?”莫悠然沒想到他会是这种反应。

    “我知道什么啊,他回來了就不是现在这样,动静一定很大,我也不会能踏踏实实的在这里睡觉了!”他眯着眼睛,又想要睡着了。

    不对,也不是踏踏实实,有她在,他踏实不了。

    “我说认真的,你当我放屁是不是!”莫悠然有些來气了,他这样子,摆明了是不相信嘛!

    “我不是不相信,只是这事儿……不可能嘛!”呼子业说,“卓越要是回來了,一定上面都要派去抓人了,就算避嫌不派我们去,也总会有动静的,就算避开我们队,也会听到风声的,可是什么都沒有!所以……不可能!”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題,而是根本上就不可能。

    他是多大的错误,多大的罪啊,肯定会直接抓捕的,哪里会这么风平浪静。

    坦白说,呼子业也很矛盾,从军人的角度,自然是希望能尽快抓捕,起码也搞个清楚,但是从朋友的角度,又怕他被抓住,坐实了罪名,他至今弄不明白,怎么就成叛国罪了呢?!

    “那如果他回來了,你们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呢?”莫悠然接着问。

    呼子业想了想,还是三个字,“不可能!”

    他们的眼线多么的神通广大啊,这个城才多大点儿,你能发现,我们都发现不了,到底是你太聪明,还是我们太蠢?!

    看來,他是着实不肯相信了。

    深吸一口气,莫悠然是一定要把这事儿整明白的,如果只是普通的男人经济立场或者政治立场的问題,她个小女人,不懂。

    但是如果是情感方面,婚姻方面的,别想蒙混过关。

    “你听我说,我是亲耳听到小染跟她公公说的,你说这事儿还能假吗?”她低声的说,好像怕隔墙有耳一样。

    果然这句话还是有些作用的,呼子业愣了愣,整个人都清醒了起來,“你是说,小染跟司令,说了?”

    “是啊!”莫悠然点头,“要不我來找你呢!”

    伸手一戳他的脑门,这个呆货!

    “你还记得小染生产那天送进医院的事儿不,我不是跟你说过,她是昏倒了被别人送进医院的吗?”她接着说,呼子业连连的点头,“她就是那天看到了卓越……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所以气得昏倒了!”

    “……”呼子业怎么觉得,越听越离谱了呢?

    “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谁?”他立刻问道。

    “我沒听清!”她也无奈,毕竟是偷听的,医院又比较乱,人來人往的,她不是站在隔间,站在外面一准什么都听不到。

    她想了想又说,“不过我知道小染那天昏倒的地方,你陪我去不?”

    呼子业还沒回过神來,“陪你去什么?”

    “陪我去看看啊,万一能揪出那个狐狸精呢!”她简直是摩拳擦掌,“这对奸夫**,让我抓住了,有他们好看!”

    呼子业哭笑不得,“悠然,现在还沒定论呢,什么奸夫**!”

    “你别想给他开脱,他要是敢对不起小染,我就一刀把他给卡擦了!”用手做了一个手势,呼子业只觉得背上一寒,意识的用手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这女人!怪不得说女人狠起來是很可怕的,果然很可怕。

    “又沒卡擦你,你害怕什么!”瞥了他一眼,莫悠然想了想又说,“你放心,如果你有那一天,我一定不会卡擦你的!”

    “谢谢啊!”呼子业笑了笑,可是觉得怎么沒那么简单。

    “不用谢,咱俩是什么关系,我怎么会让你卡擦那么痛快呢,要做,也是用指甲剪,一点一点的剪掉,这样才够深刻!”她再次笔画一个动作,呼子业的汗都要滴來了。

    “悠然,我们不是在讨论卓越的事儿吗?怎么讨论到什么指甲剪上面去了!”他立刻转移话題。

    她这小脑袋都是怎么想的,看來以后自己要把家里的刀具啊,指甲剪啊,通通都给藏起來或者扔掉,保不齐哪天她心血來潮尝试一呢?

    “哦,对!”她回过神來,讨论的太兴奋,都忘掉了,“那你到底是陪不陪我去?!”

    “我可以陪你去,可是你觉得,去了能查到什么?”他总得先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说。

    “能查到那个**是谁啊!”她很理所当然的说,“小染是在那里看到昏倒的,肯定就在那个小区里,一准沒跑!”

    “那么大的小区,你要找到什么时候?”

    “一家家慢慢找嘛,不着急,肯定能找到!”

    看起來,她还挺有信心的,不过呼子业就沒她那么自信,“悠然,你打算一家家敲门吗?”

    “不然呢?”她倒是反问起來。

    扶额叹息,呼子业说,“不如先查查那天小染是被谁送进医院的?”

    “你认为那个**会送小染进医院?”她有些不相信。

    “你不要张口闭口都是**,还沒确定呢!”听着真别扭,呼子业说。

    莫悠然想了想也是,“那总有个代号吧,我也不知道是谁,叫y吧!”

    “……”呼子业无语,还是淫的代号,随她吧,总比那什么好听多了,“不一定是那个人送的小染进医院,不过或许至少能知道,她是在哪个单元昏倒的,又或者……更多的消息!”

    莫悠然兴奋的一拍他的后背,“真有你的,真是聪明,对,就这样!那我立刻就去医院找找!”

    “别急!”呼子业说,“等我洗漱一,陪你一起去!”

    不管怎么说,他也很好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听起來倒好像是卓越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恰巧被莫小染看到了,然后抓奸抓到了气到昏倒,怎么听着,都觉得不太可能。

    先不说卓越会不会是这种人,单就回來了不找兄弟不找父母,而找外面的女人?怎么都说不通。

    还有就是,怎么就会这么巧被小染抓到了,她都住院了,难道卓越会不着急吗?

    这件事疑点太多了,悠然其实说的也不明朗,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

    洗漱完毕,换了身衣服,那厢莫悠然已经等不及了,催了好几次,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呼子业有些汗,她这样子,估计抓到人什么都不问,上去就要跟人打架了,还是看着点好!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