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走出来,路过了地停车场的入口时,呼子业几乎出于直觉就往看了一眼,停在里面的一辆车,看着有点怪怪的,好似刚停进去,但是也没人车。

    不过只是想了,微微眯起眼睛,还是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们逐渐走远,卓越舒了口气,看来这关是过去了。

    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你上来吧!”

    上了楼,看到程欣就坐在沙发上,脸上没有一丁点表情,他想了,走过去,“怎么了?”

    “你不能呆在这里了!”她忽然开口说道。

    愣了愣,卓越轻声的说,“生气了?”

    “不是我生气了,而是这里你已经不能呆了,不安全了!”她说道,“我不管是什么原因,是不是巧合,但是很显然,最近已经有不少人盯上这里了,而盯上这里,很明显是因为你,不管怎么样,这都不是一件好事,你得走!”

    点点头,他说,“我明白,是我连累你了,你放心,我这就走!”

    说着,他就站起身来。

    眼看着他站起身要回房,程欣突然站了起来,从身后一把抱住他,有些恼怒的说,“你怎么还是这样,你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点的,你就不能哄哄我?”

    “我……”卓越转身,“你说的是实话,没有错啊,我确实不应该留在这里连累你了!”

    “我是怕被你连累吗?”她气呼呼的说,“我如果怕被你连累,一早就把你赶走了,还会留你到现在?!我还不是为了你,如果让人找到了,你不是功亏一篑了?我怎么样都没关系,可是你被找到,事情就会很严重了!”

    他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正因为你关心我,我也要替你考虑!当初我贸然来到这里,是考虑欠佳,没有为你多考量一点,现在是应该离开了。”

    “你说的是什么话,我不怕被你连累!”她说。

    “可是……”

    卓越的话还没说出口,她突然踮着脚尖主动印上他的唇,用力的吻着他,胶着他的唇瓣,片刻以后才分开,“没有什么可是,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错愕了会儿,卓越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必,如果我连累了你,真的会过意不去的!”

    “你这会说这样的话,当初就不该来找我,既然招惹上我了,就别想再逃开!”她一脸认真的说,“你知不知道,能被你连累,也是一种幸福,如果现在让我跟莫小染换一个身份,我也是愿意的!”

    “你真的愿意?”卓越看着她反问道。

    她毫不犹豫的点头,他不会明白,自己曾经多渴望能名正言顺的做他的妻子,多渴望能这样跟他在一起。

    卓越摇了摇头,“你会后悔的。如果换了身份,现在跟我厮守的,可就不是你了!”

    “你敢!”她越发的小女儿态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里确实不适合长留了。不管小染和子业他们,是不是巧合,还是真的知道了什么,留在这里只会越来越危险。今天是险险躲过了,如果一次呢?”卓越说,“所以,我还是要搬走的!”

    “我知道,所以我说你得走!”程欣想了想,“你放心好了,你的地方我会给你安顿好的,不用你操心!”

    “什么地方?”他立刻警觉的问道。

    她却吃吃的笑着,卖起了关子,“现在不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总之,肯定是一个安全的好地方!”

    看着她,他没有再追问去,但是隐约觉得,自己可能越来越接近最和新的部分了,这个时候,真的不能出一丁点的差错。

    他想了想说,“对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小染真的是知道我在这里,那会是怎么知道的?”

    “你告诉她的!”程欣毫不犹豫的说。

    卓越也不反驳,只是瞪着她,瞪了一会儿,她果然撑不住自己笑场了,“好了好了,你别瞪我,我知道我错了还不行么。可是这件事,我都没有告诉过第三个人,还会有谁知道,不是你就是我了!”

    她偷偷的撒了个小谎,这件事,明明是跟组织上汇报过的,不过她也相信,组织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摇了摇头,卓越想了一会儿说,“在小染来之前,还有人曾来过,你记不记得?”

    回忆了一,她拧着眉头说,“杨斯墨?!”

    “对,我们都忽略了这个人,也许他早就知道了呢?”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可能性了。

    自己跟爸爸通过电话了,小染很明显是知道也确定自己在这里,才会追过来的,也才会发生后来的事的,但是杨斯墨为什么这么做,他就不太想得通了。

    “不过,如果真的是他,他的动机,我还真的不太明白了!”他又接着说道。

    提到了杨斯墨,程欣忽然觉得事情有些豁然开朗了,她咬着牙说,“我知道!”

    卓越一脸狐疑的看着她,却见她的目光显得无比的阴狠。

    对于卓越,程欣是一心的爱慕,所以也是全心全意的付出,可是杨斯墨不同,只有利益关系,而且私心来说,她不太喜欢这个人,所以对他也是诸多防备,以至于这么久,都没有介绍他进组织过。

    如果说这件事是杨斯墨做的,她一点都不惊讶,因为他嫉妒卓越,或者说,他希望能够因为把卓越给捅出去,而自己进入组织。

    如果真的是他,她不会放过他的!

    …………

    莫小染恢复的很快,马上就可以出院了,出院的手续办完,简直是隆重的不行,包的严严实实的出院。

    她看上去气色还不错,也好像精神很好,之前的事就跟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至少从表面看来,还是很让人放心的。

    莫家的人没人知道这件事,除了莫悠然,当然,她也不会说出来,虽然憋的真的很难受。小染还在坐月子,她不会不知道分轻重缓急,在这个时候去问她。

    出了院回到莫家,事先说好了坐月子就在莫家的,房间都已经收拾好了,住了进去,月嫂就安排在隔壁的房间。

    看着自己熟悉又陌生的房间,小染很有些感慨,这才短短不到两年,感觉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小染,喜欢舅妈的布置吗?”陈怡小声的问,“没问你的意见,做了点改变,你要是不喜欢,我就给改回来!”

    墙上贴了许多可爱的卡通壁纸,到处都是小玩具,还有吊着的风铃什么的,俨然一间婴儿房。

    莫悠然忍不住说,“嫂子,你弄错了吧,这是小染的房间,宝宝的在隔壁呢!”

    “没弄错,两边都弄了的,这样宝宝不管在哪里,都能看得到很多漂亮的画,还有很多好玩的玩具了!”陈怡想的可周到了,一早就准备了很多。

    小染有些感慨,到底还是自家人好,轻轻的拥住她,“谢谢你,小舅妈!”

    “喂喂,还有我呢,这些日子,我也没少忙活哎!”她是没少忙活,除了去医院陪她,还要跑出去抓“奸夫”。

    听到她的抗议,莫小染笑了起来,也抱了抱她,“谢谢小姨!”

    “这还差不多!”莫悠然虽然这样说着,还是软声道,“好了好了,快去床上歇着,别站着累坏了,你现在开始,就要老老实实的躺着,吃饭睡觉都在床上,不能楼!”

    她知道,坐月子有很多禁忌的地方,看来是要老老实实呆一个月了,点了点头,“知道了。”

    莫悠然这才满意的颔首,一旁,陈怡惊呼一声,“哎哟我的汤!”,匆匆忙忙的楼去了。

    两个人对望一眼,默默的笑。

    走到床边坐了来,莫悠然握住她的一只手说,“小染,我知道你这孩子学会了什么事都往心里藏,不过我跟你说,你不想说归不想说,可是别把自己闷坏了,也别想太多,这世上,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没什么过不去的坎!现在对你来说,天塌来,都没有你养身子重要,所以,好好休息,知道吗?!”

    她微笑着点点头,“我记得了!”

    这才放心的拍拍她的手,莫悠然说,“那我也回房收拾一了,反正家里就这么大,有事你叫一声,不行就打个电话!”

    “知道了!”她笑,知道家里人关心她,也都变得啰嗦起来了。

    看着小姨离开,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门上,那扇门……已经早都换掉了,不再是那个雷死人不偿命的铁牢门了。

    现在回想一,还是会忍不住笑起来,只是笑意只到唇角,就慢慢的消失了。

    结婚的时候,他们直接把新房的门给卸了,后来又装了牢房的铁门,现在回想一,真没想到,那就影射着自己的一生,都被牢牢的锁住了。

    可是,他对自己那么的上心那么的关切,又为什么要那样做?她很想问一个解释,可却连去问的勇气都没有。

    深吸一口气,不能让自己太过难过,无论如何,为了孩子,她也要坚强起来。

    传来了宝宝的哭声,隐约听到月嫂哄着孩子的声音,“哦,我们小宝贝饿了,带你去找妈妈啊!”

    她微微的笑了起来,起码,她还有孩子!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