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哪?”上了车,看着程欣,他有点儿无奈。

    自己差不多就算露出眼睛和鼻孔了,在她的坚持,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这看着简直跟出门打劫的似的,不是更招人注意么。

    眼睛上面还被卡了一副眼镜,看着总觉得怪怪的,平光眼镜,可是视觉怎么看过去,都会好像人是斜着的一样。

    “程欣,我们到底去哪里,你总得告诉我一声吧?”再次用手推了推眼镜,还是不太习惯鼻梁上突然多出这么个东西,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你还怕我卖了你么?”她斜睨了一眼,将自己也稍微整理了一。

    “还真有点。”他也同样的开玩笑,“这么神秘的地方,真的一点都不能透露?”

    他一直的问,程欣犹豫了,“不是不能透露,只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到了就知道了!”

    说完,她也不再多说什么,发动车子开动了。

    一路上自然还是很顺畅的,最后车子停来的时候,他特别的惊讶,没想到居然是疗养院,最关键的是,还是之前陈蜜的弟弟陈烨所住的那家。

    怎么会是这里?他满心狐疑。

    “这里……地方是有点特别,不过也因为比较偏,所以相对要安全的很多,你就不要太计较地方了,暂时委屈一?”原来,她是觉得地方太委屈他了,所以不太好意思说出来。

    卓越倒是觉得无所谓,地方什么的,但是为什么会是这里?

    车子缓缓的滑进了停车场,然后停了来,程欣并没有领着他从疗养院的正门进去,而是从后面的一个偏门走了进去。

    他来看过陈烨几次,还真没注意到,这边还有个偏门的。

    闪身进去,仿佛并没有人注意到,里面同样的一栋楼,感觉跟疗养院里面的员工楼差不多,可是又好像小了不少。

    熟门熟路的进去,程欣掏出钥匙打开一扇门,回头看他,发现他还在仰起头张望,唇角微微一勾,“我知道你心里有无数的问题,这些我都会慢慢的告诉你。不过,现在你还是先进来再说!”

    卓越点点头,跟在她的身后进了子。

    一进,她就立刻过来把门关上,卓越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子里的摆设,就被她一把抱住,她腻在他的身上,窝在他的怀里,愈发的喜欢他身上的味道,“这里虽然简陋了点,但是相对要安全的多了,为了以后的长久,还是先忍一忍吧!”

    双手松松的环住她,这样不至于太亲昵,又不会好像嫌弃她一样,他侧头看了看周围,果然是摆设比较简单,不过却也足够的宽敞,“这里比我想象的,要好的多了!”

    松开手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回头一脸认真的说,“我还以为我们要去哪个山洞呢!”

    “噗嗤……”程欣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真会想,这个时候,你让我去给你找个山洞,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本来想着,要是有个山洞,就此藏匿一世,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哎!”他摇头叹气,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儿。

    “你真的这么想?”程欣的眼睛晶晶亮,他有些不敢直视,别过脸去,“可惜一切都是枉然的!”

    “那倒也未必。没有山洞,不是就不能厮守的,只要你我愿意!”她说着,顺手打开了子里的灯,“这里光线不是特别好,有一点点暗,但是也因为这样,不太引人注意,有得有失,你只能委屈一点点了!”

    卓越说,“你几时见我这么娇贵过了?有的住,还挑剔?”

    她就笑起来,也是!相比以前所受过的苦,这点算什么,只是有些感慨,都经历过那么多了,却背叛了最初的选择,那些经历,都算什么?

    坐在沙发上,她有些不想动,“卓越,你有没有想过,你那么做,其实也挺后悔的。”

    “后悔什么?”他想喝水,端起来看看空的,自发自觉的去烧水,一边漫不经心的说,“做都做了,就没有什么后不后悔的,你是知道我的,后悔就不会去做,做了就不会后悔!”

    “可是现在毕竟失去了很多……”比如他的家庭,他的事业,甚至可能还有未来。

    “可也得到了一些!”插好插座,回转头看着她,“不是你说的,有得必有失。既然都已经做了,事情也都成过去式了,还想那么多干嘛,往前看!”

    她点头,也是,都已经这样了,不管他后不后悔,都只能往前走,没有退路了。

    坐了会儿,她站起身说,“你就在这里住来好了,我会常常来看你,给你送些东西的!”

    说着,她往门口走去。

    卓越一把抓住她的手,往回一拖,然后松松的环着她的腰身,“你不住在这里?”

    瞬间,程欣的脸上一红,双手软软的抵着他的胸膛,“我还有别的事要做,我会常来看你的。”

    “不能留来吗?”他故意问道。

    “别为难我,卓越,你知道我有不得不走的理由。”她心里很挣扎,自然也是想留来一直跟他在一起的,可是也不可能,她还要经常跟组织保持联络的。

    “什么理由?”

    “我会告诉你的,我现在有点儿事要处理一,等办完了,就回来找你。”她说,“对了,冰箱里有一些买好的东西,你随时可以用,尽量别出去!”

    卓越不松手,她无奈的在他脸颊吻了吻,然后他才放开,程欣恋恋不舍的开了门出去,心中轻叹。

    和他在一起以后,真的是越发的黏糊了,自己很想丢开一切,就这样跟着他,可又不可能。

    本来两个人还可以窝在她的小窝里,安安稳稳的和乐上一段日子,她就是想把对他的考察再延长一段时间,这样就能更多的单独相处了。

    可是偏偏有人要打破这一切,偏偏有人不如她的愿,那就不能怪她不客气了。

    想到这里,微敛眼眸,满是不悦。

    发动车子,一边随手发了个短信出去:老地方见。

    车子开的很快,她办事从来是讲求速战速决,对付人也是,不喜欢拖泥带水的。

    她到的时候,对方还没到,点了一杯素咖啡,然后静静的坐着,试图用素咖啡来平复自己的心情,真的很暴躁。

    这一次,他是点到自己的脾气上了,原本没打算计较的,可他偏要挑起事端来,这个人,原本就不该留。

    不一会儿,杨斯墨就来了,戴着宽大的魔镜,他进门就直奔着她的位子来了。

    高高的座椅背足可以阻挡人的视线,看起来还是有些私密空间的。

    “这么着急找我?”他微笑着,显然觉得是有好事的。

    程欣不耐的抬眼,“我只是想警告你,不要做一些小动作,你也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什么意思?”他似乎有些惊讶。

    “不要在我的面前演戏了,收起你拙劣的演技!”她冷冷的说,“你敢说,你没去跟莫小染说什么?”

    “莫小染跟你说什么了?”他却反问道,“我跟她之间一直都是私事,似乎并不牵扯到你吧?你跟她的关系,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试图把一切撇的一干二净,程欣冷冷一笑,“杨斯墨,不要以为我抓不住你的把柄,卓越的事,难道不是你告诉莫小染的?除了你,还有谁会这么做!你以为闹出这种事,你就可以踢开他进入组织了吗?我告诉你,做梦!”

    “你凭什么认为是我说的!”杨斯墨却抵死不承认,“也许是他自己想老婆了,自己去说的呢?再说了,你们的什么事,关我什么事!有什么,都赖到我的身上来!”

    深吸一口气他说,“程欣,我是想加入组织,但是你也说了,我还没入,你也不是我的上级,不要老是用这种命令的口吻来跟我说话,我对组织的敬畏,不是对你的敬畏!你谈恋爱不要谈的脑子都没了!”

    他这是第一次用这么重的语气去跟她说话,程欣的脸色瞬间变了起来,桌子的脚猛然一踢,杨斯墨意识的往后一缩,抬手就要把桌上的咖啡泼出去,却被她一把扣住手腕,一秒,已经将他按趴在桌子上,“跟我动手?!”

    她的动作利落无比,就算是杨斯墨这样的大男人,也没什么反抗能力,直接就被拿了。

    他被按在桌上动弹不得,有些难堪,但是难听的话都已经甩出去了,也收不回来,只能硬着头皮说,“你就是整死我,我没做的就是没做!我怎么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还有……他出不出事,跟我也没关系!程欣,我想入组织,跟他入不入似乎也没太大的矛盾,你怎么就这么对我有成见!同样都是为人效命的人,你就不能公平对待点!”

    女人做事真是,太过感情用事了,自己比卓越差在哪里?他敢说,他绝对是比他还够资格的,可偏偏就因为私人感情,她就这么的偏心。

    如果以后能进去,一定不能跟她做搭档,这样会被感情用事的她给害死的。

    沉默了一会儿,程欣才慢慢的松开手,重新坐了来,杨斯墨赶紧直起身子,活动了身体,脸上有点讪讪的。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