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是你?”她挑了挑眉,依然是怀疑,但是好歹是有些动摇了。

    “当然不是我!”杨斯墨整理了一自己的衣服,“你想想,如果真的是我,我还敢来见你吗?还敢提要进组织的事吗?”

    想了想,似乎也是,但也不完全十分的信任他,杨斯墨这个人,不值得信赖。

    “不管是不是你,总之,你最好不要给我动这个歪心思,否则的话,不但组织跟你无缘,你也会死的很难看!”她冷冷的警告着。

    “话不用说的那么难听吧!”杨斯墨有些不满,微微皱起了眉头。

    “有句俗话叫先礼后兵,我只是不想大家最后闹的很难看,提前给你打声招呼罢了!”她说着,站起身,看起来是打算走了。

    看到她起身,杨斯墨立刻道,“怎么,你打算走了?”

    “嗯!”她应了一声,“没有特别的事,不要来找我,还有,也别自作聪明的去惹是生非!”

    还是不忘多叮咛一句。

    “那我的事……”

    “你的事我记着,有机会我肯定会提的,只要你表现的足够好,还怕会没有机会为组织效命吗?”她淡淡然的说,然后将一张钞票推在了桌子上,“这顿我买单。”

    “不用不用!”杨斯墨连忙说,“我来好了!”

    他不差这点小钱。

    “还是分清楚点比较好,公是公私是私!”她说。

    程欣快步走了出去,杨斯墨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她快步离开的背影,真的很有点好奇,为什么这么神秘的组织,就这么信任这个女人,就连想进入组织,都要经过她的考核。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就算他存心播弄是非,可莫小染还是没做到让他满意,这件事居然没有闹起来,还被压了去,看来,不得不佩服那女人对卓越的执着。

    …………

    小染在家里坐月子,自然是舒服极了,陈怡很体贴,方方面面伺候的周周道道的,莫悠远也回来了,几乎全家人都围着她转,可就算是这样,心里有一块阴影,也是挥之不去的。

    “小染!”莫天成推了推们,伸头看看她还没睡,就走了进来,“没睡啊?”

    “整天躺着,我的骨头都要锈掉了,外公!”她撑了撑靠起来,“好不容易学的那点东西,全还给您了!”

    莫天成笑起来,“怎么,这还不死心,还想继承衣钵呢?”

    她也笑了,继承衣钵这事儿,还真是都忘的差不多了,自己自从怀了身孕以后,就没有再惦记过了。

    “能笑就好!”看着她,莫天成感慨着,“你从医院回来以后,就没怎么笑过,就算偶尔笑笑,都是勉强的!”

    “是吗?”莫小染有些惊讶,她以为自己已经掩饰的够好了,可没想到,还是被外公看了出来。

    “外公,我没事的,可能生完宝宝有点累吧!”她想了想说。

    “如果只是累,就好好休息休息!”莫天成说,“不过,你是我一手带大的,有没有心事,我还看不出来吗?小染,你是不是还在担心卓越?”

    突然这样提了起来,莫小染愣了愣,然后摇摇头,“惦记肯定是有一些的,不过也没有用,我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现在怎么样了,担心也是空担心。外公你放心好了,我会调节好自己的!”

    “那就好,不过可不要嘴上说说,心里憋着啊!别像你妈妈一样,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不知是不是最近年岁越来越大了,所以也越发的想起以前的事。

    小染这孩子,真的是命不太好。出生没多久,父母就出了事,一路还算平安的长大,本来以为嫁了人一切就好了,可没想到,却又遇到这样的事,真的是命运多舛啊!

    “我妈妈?”提起自己的父母,永远都像个大谜团一样,自己什么都不清楚,“外公,能给我讲讲爸爸妈妈的故事吗?”

    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难得没有震怒,莫天成说,“会的!等你坐完月子,身体好起来了,外公慢慢的给你讲!不过现在,你最主要的,就是调养好身体,然后好好的休息!”

    “嗯!”她点点头,乖乖的躺好。

    …………

    小染睡得迷迷糊糊的,最近不分白天黑夜的睡,所以经常醒过来会搞不清是什么时候,有点时间错乱。

    好像是在做梦,又似乎不是,梦魇一般的,她闭上眼,眼前就是卓越的脸,慢慢的朝着自己靠近,可是还没等她伸出手去摸到,忽然他就被一把拉开了,然后挡在他面前的就是程欣。

    “我们早就在一起了,是你插足我们中间的,你是第三者,是你打扰了我们的幸福!”程欣怒斥着。

    “不,我不是,不是我!”她尖叫着,双手挥舞着醒了过来,一身汗。

    这时候,恰巧月嫂也抱着孩子过来了,“又饿了呢,小家伙胃口真好,幸亏你这奶水够足,不然的话,这奶粉就要吃掉不少的!”

    她笑了笑,解开哺乳文胸,然后将孩子抱进怀里。

    生理的本能,一凑近妈妈的怀中,小家伙的脑袋就四处的寻觅,然后准确的找到食物源头,一口含住,贪婪的开始吮吸起来。

    “那你先喂着,我去把宝宝的小被子拿出去晒晒,还有尿垫什么的!”月嫂笑着说。

    她点了点头,自己喂奶也确实不习惯边上有人看着。

    子里只剩她跟孩子,小家伙吃的有滋有味的,她看着孩子,心里软软的。

    长得可真像卓越啊,眉毛眼睛,无一不像的,如果卓越看到了,会喜欢吗?应该会的,这是他的孩子啊!

    不应该再想的,自己真的不应该去想可能会不开心的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体,照顾好宝宝。

    一手轻轻的拍打着,想想人生也真是奇妙,刚开始还什么都不会,现在也能很娴熟的抱过孩子,并且学会了哄孩子。

    突然传来了一阵音乐声,她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是手机。

    家里人不让她用,但是没有手机实在是太寂寞了,她已经够寂寞了,不能让自己太胡思乱想,偶尔的,手机还是很必要的东西。

    转头找了找,发现就在床头柜上,伸手去拿,距离有点远,稍稍一用力,“噗”小家伙的食物被硬生生的拔出了,一撇嘴,“哇——”不干了。

    赶紧又送了回去,这才止住哭泣,生怕被夺走一般,用力的吮吸起来。

    小染拿起手机看了看,一个陌生号码,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没眼力见,打扰自己儿子吃饭。

    不过她还是接起了电话,“你好?”

    奇怪的是,电话里却没有声音传来,再看看手机,明明是接通了的。

    “喂?喂?”她喂了两声,“听得到吗?”

    可还是没有回音,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连杂音都没。

    “奇怪!”她自言自语,觉得可能是打错了,或者对方的手机不小心自动拨出的?

    挂断了电话放在一旁,心里觉得怪怪的。

    刚放来没一会儿,然后电话声音就又响了起来,拿过来看了看,还是方才那个号码。

    也许是刚才线路故障,对方没有听到?又或者自己没有听到对方的说话?

    这样想着,便还是接了起来,“喂?听得见吗?喂喂?”

    非常诡异,还是没人说话的声音,任凭她怎么说,就是没有。

    这次,莫小染有点生气了,因为小宝宝都停止了吃奶,有些奇怪的看着她,瞪着眼睛,有点迷茫。

    果断挂了电话丢一边,觉得有点来气,难道是谁恶作剧?!

    不过想着,万一对方要是再打来呢?可谁这么无聊,给她一个在坐月子的人打恶作剧电话?

    她想不到,也想不通。

    正在想着,电话真的又响起来了,一赌气真的不想接,但是想想又觉得不甘心,宝宝扭过头,似乎也在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看着孩子,她直接把电话拿起来,果然还是那个号码,她毫不犹豫,接起来开口就骂,“你有病啊,打骚扰电话很好玩吗?你就这么无聊,无聊回家玩泥巴去,别跟我这儿捣乱!”

    本来想直接挂掉的,想了想,反正接听又不收费,干脆就丢在一旁,也不挂,看着你能撑多久,既然你打骚扰电话,那就让你浪费浪费电话费。

    丢在一旁,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但是电话居然一直就没有挂,慢慢的,她看着电话的表情也起了变化,开始变得迟疑,困惑。

    电话对方没有声音,可是时间长了点,隐约能听到微微的呼吸声,很浅薄,但是仔细听,还是可以听得到的。

    这就说明,对方有人,而且一直在听着,不管她说什么,甚至开口骂人,都很认真的在听着,这人要干什么,是变态吗?

    她想着,迟疑的,把手机重新又拿了起来,“喂……”

    电话里,隐约还能听到自己的回音。

    “你到底是谁?”问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不知为什么,她就想到了他,直觉的就觉得是他。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只是一种直觉,单纯的直觉!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